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七百三十七章 自知而知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百三十七章 自知而知人(1 / 1)

石武进入丁珂那间简陋的平房后就过去玉床上吐纳打坐起来。

闭目的他在心中仔细梳理着这两日所遇之事:“今早天劫灵体告诉我,丁珂昨夜果然出现,他以两道灵力探查进我体内确定了我为筑基后期修士。我相信经过这次探查他对我的怀疑已经尽数消除,他甚至把我当成了同一条船上的人。这从他发现我腰间佩戴着周然相赠的那块青色玉佩,出言提醒我并且让我跟他一起过去值守传送通道就可以看出。如今我在丁珂身边是绝对安全的,那我就要利用他还在珠光阁的这段时间尽可能地以他侄儿这个身份在珠光阁熟悉内隐界的各种事物。至于张献和老周那边,老周没有确凿证据,处于被动的他根本不足为虑。倒是张献需要好好应对,他在我和丁珂身上都做下了标记,虽然他不能在御甲城内动手,但对我储物袋里这颗阵环星石志在必得的他肯定于某处等着了。不过这样也好,对付一个炼神后期可比让印沁灭掉整座御甲城来得容易。”

石武想到此处顿觉轻松了不少,他伸了个懒腰就准备躺在床上睡个午觉。

天劫灵体见石武如此松懈,它不免调侃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会儿比在轩家村时还舒服。你是不是忘了你还陷在一个个局里?”

石武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说道:“除了最大的那个局没有解开外,眼前的局我都有了应对之法,加上我如今的身份,表现地轻松些才是对的。”

天劫灵体疑问道:“你说的最大的那个局是?”

“就是在我身上下注之人和元叔的那个赌局。当那颗阵环星石飞到我储物袋里的那一刻,我似乎猜出了在我身上下注之人是谁。不过现在还不是验证的时候,我要在离开御甲城并且解决完张献这个麻烦后去另外的大城池里打探一番。”石武说出心中想法道。

天劫灵体对石武有着绝对的信心,它说道:“我相信你可以找出那人。但你也要时刻牢记,你还是局中之人,在未登上山巅之前,切莫轻易尝试破局。”

“我知晓的。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他们这个局,起码它让我反推出了很多我想知道的事情。”石武道。

天劫灵体在丁珂昨晚过来试探石武时就非常佩服提前推断出这一情况的石武,现在它听石武说靠那个最大的局反推出了很多他想知道的事,它感兴趣道:“所以你推出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你这么轻松自在。”

石武告诉天劫灵体道:“若一切都是那下注之人安排好的,那我来到这内隐界北部就不是偶然,他想让我一开始就知道拜月宫的劫难在四百多年后。唐云的娘亲是在元婴期被召回内隐界拜月宫的,可那月鱽并没有因此晋升返虚期。也就是说,唐云需要成为空冥甚至是炼神修士才对月鱽有用。血海老祖留给拜月宫的时间只有四百多年,月鱽在这段时间内肯定倾尽所有资源让唐云进行修炼。所以他利用唐云晋升返虚修士的时间只会在血海老祖道誓完结前的几十年。唐云在此期间不会有任何危险。”

石武略过天劫灵体惊诧的表情继续道:“那下注之人之所以要让我推断出这些,是因为他怕我错过极难胜境的开启!可他又不一次性给我整批阵环星石,他要我在北部游历的过程中接触到他布下的其它暗手,进而在局势展开之后落入他下一层的布局。你说过极难胜境是九天十地众多天才人杰争夺机缘的盛会,那么在我身上下注之人所设的赌局很可能大到将九天十地全部囊括在内。”

天劫灵体已经听得呆在了原地,它回过神来后才问向石武道:“这会否太夸张了些?”

“或许真相比我推想地还要夸张。毕竟我未出生前他就开始在我身上布局了。其实有时候我不禁会想,他对我这般机关算尽,他如何通过我赢得这场赌局?我可是完全有可能倒向元叔那边的。直至我知道了石齐玉以及同生劫的存在。我也许只是被那人当成了其它棋子的养料。等到了一定时候,我会被他布下的其它棋子吞并,那些得他恩惠的棋子只会将他视为恩人,那一切就都变得平顺了。”石武说到此处嘴角不经意地流露出笑意。

天劫灵体着急道:“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石武笑意不减道:“若真是这样反而最好,那我就不用去想如何还他给我安排的这些机缘了。我的目标也会变得越发明确,先顺着他的局走下去,向拜月宫和血海老祖报仇后救出唐云,与我父母团聚,再让你和凤焱大哥、印沁各得其所。最后不管生死地去和那下注之人打一场,以宣泄他让我入局的愤怒!当然,万一我这颗棋子在中间步骤就被其它棋子吞了,那我只能在被吞之前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将你们放走。”

天劫灵体生气道:“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同伴!比起被你用性命相护,我更愿意和你一同战死!”

石武忙劝慰天劫灵体道:“你别激动啊,我这不是说万一嘛。我不会放弃任何破局的可能,我在遇到那人其它的棋子时依旧会以全盛状态去迎敌相杀。但我需要为你们留一条后路,一条即便我失败了你们还能存活的后路。”

天劫灵体不愿接受道:“我要的是陪你战至最后,你可别忘了我也是被那人算计才进入你体内的。这笔账我肯定要找他算!”

“行行行,一起找他算!”石武生怕再引起天劫灵体不悦,他跟它说清道,“其实我不是想睡觉,我是要让丁珂觉得我就是个不爱修炼的纨绔子弟。这样子我才能在他带我去珠光阁的时候借机跑去前面那六座高楼熟悉内隐界的事物。”

天劫灵体听后明了道:“你早说啊,我还以为你悠哉惯了呢!”

“我这不是没来得及嘛。这都快申时了,那我先睡了啊。”石武请示道。

天劫灵体同意道:“睡吧睡吧。”

傍晚时分,丁珂想问问石武要不要吃些什么。可他进屋就看到石武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皱着眉叫醒石武道:“你小子怎么这么能睡,你都不打坐修炼的吗?”

石武迷糊地揉了揉眼睛,他从床上起身道:“丁叔,您这宅子和这张玉床真的太舒服了。就算我是睡觉状态灵力炼化的速度都比我在外隐界时打坐来得快。”

丁珂刚刚还在为这宅子心痛呢,现在石武这一顿夸让他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收拾心情道:“你肚子饿吗?”

石武回道:“丁叔,我在过去外隐界前就是筑基后期达到辟谷境界,已经无需进食。但若是丁叔要请我去天香阁吃灵膳的话我自然却之不恭。”

丁珂没想到石武顺杆爬的速度这么快,他可没准备请石武去天香阁吃灵膳。他咳嗽一声道:“我就是过来问你一下,你既然已经辟谷那你为何不好好修炼?若是半年后你家里人收到你在御甲城的消息,来此接你时却发现你还是筑基后期,你不觉得有愧于你家里人吗?”

“不觉得的啊,我当年就是因为不想修炼才跟家里人赌气跑去外隐界的。”石武以纨绔子弟的口吻说道。

要是现在能动手的话,丁珂已经过去拧断石武脖子了,他还会边拧边说道:“我让你不觉得!我让你有这么好的条件都不修炼!”

丁珂努力地控制情绪压下火气,他语气温和道:“嗯,那你就继续睡吧。”

石武爽快应道:“好的丁叔。”

丁珂快步走出了屋子,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弄死石武。

二人互不打扰地又过了一天,丁珂于石武来内隐界的第四日带他一起过去了珠光阁。

石武陪丁珂在传送通道的屋舍内从辰时打坐到了午时,这期间他动不动就起身在屋里走来走去。

前面六座高楼内传来的热闹声响把这传送通道的屋舍衬得越发冷清。

石武一副很不习惯的样子道:“丁叔,您不觉得闷吗?”

丁珂从那日傍晚和石武的对话中知晓石武这纨绔就是个不喜欢修炼的主,打坐中的他并没有睁开双目,而是直接说道:“我已经习惯了。你实在无聊可以靠在墙边睡一觉。”

“丁叔,那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啊?”石武追问道。

丁珂道:“我一般是在这里打坐个五年到十年再休息一两天。不过这次情况比较特殊,我已经恳请王管事在你家人传来消息后通知我。到时是带你出城还是直接让你通过传送阵过去你家里人指定的接送地点都可以。”

“五年到十年才休息一两天?丁叔,你这也太勤奋了。”石武故作惊诧道。

丁珂很想说你这纨绔子弟知道个屁的勤奋,我若不是要当差,我闭关打坐个百八十年都可以。不过丁珂想着自己跟石武非亲非故,没必要去跟石武浪费这口舌。他对石武说道:“离你家里人收到信息还有段时日,你实在觉得闷的话就去前面六座高楼转转吧,里面三十丈区域没有修为限制。”

石武听到这里也就开心道:“好咧。”

丁珂已经在石武身上留下了标记,鉴于这段时日对石武的观察,他并不担心石武会突然逃跑。他只是叮嘱石武道:“去看看可以,但你千万要记住,你在外面是我侄儿的身份,不是什么风家公子,你定要谨言慎行!”

“丁叔,我会的。”石武答应好丁珂就出了传送通道的屋舍。

御甲城内的珠光阁主要由六座百丈高楼组成。这六座高楼三十丈以下区域售卖的是凝气期至元婴后期好物,三十丈至八十丈区域售卖空冥初期至炼神后期好物,八十丈以上至百层售卖的是返虚品级的好物。

这六座高楼全部根据修士的修为进行开放。当然,修为不够的也可以由长辈带着进入相应的楼层。若无长辈在侧则需要有自己家族的令牌表明身份方可上去更高的楼层。

石武循着热闹的人声先过去了最右边那座高楼。他看了看门口有关这座高楼的介绍,原来这里是专门售卖法器的。他看到那块指示牌上显示他需要的炼神法器在三十丈至八十丈区域,但必须通过灵力测试的门廊才能进入,否则会生出警戒声。

石武一想到自己这对外才筑基后期的修为,他不免自嘲道:“得,连过过眼瘾的机会都没有。”

他抱着长见识的心态转身走进这不需要灵力测试的三十丈以下区域,他被眼前的法器规格给怔住了。原来这里的法器是按照刀枪剑戟的种类一批次一批次地展示在单独的柜台中,从下方凝气品级的法器开始一直到三十丈悬于空中的元婴后期法器。而且每个柜台前还会有与陈列法器相关的介绍以及价格。

珠光阁这么做不仅省去了门人为那些客人推荐的繁琐步骤,还可以让客人根据自己喜好自在地挑选心仪法器。他们只要在选中后再找珠光阁门人进行购买即可。

石武御空而起先飞至最受欢迎的法剑区域。他看到这里的客人都在围观一把名为子母琉璃剑的元婴后期法剑。

柜台中子母琉璃剑的子剑为一柄半尺长的金色短剑,母剑则为一把晶莹的三尺长锋。柜台前显示此剑由九品打造师魏能以元婴后期材料琉璃金耗费百年铸炼而成。子剑单独使用时其内有特技琉璃闪,可于敌人不备时释放入眼幻术,能让同等境界的修士停滞一息时间,乃是刺杀的绝佳法器。在子剑与母剑融合后,子剑作为母剑核心可让子母琉璃剑的锋利程度比肩空冥初期法剑,先前的特技琉璃闪也转变为特技琉璃缚。修士在持此剑对敌时只要根据战况注入灵力便可释放出三十六道金色丝线缠绕敌人。此剑最适合金灵根与土灵根修士使用。

悬空而立的石武和那些修士都觉得这把法剑不管是外形还是效用都可以说是完美。

可等石武看到那子母琉璃剑的价格,他顿时傻了眼,因为这把法剑的柜台旁写着“一百三十万上品灵石亦或一枚仙玉”。

“这也太贵了吧。”石武知道这里的上品灵石与外隐界的六角菱形上品灵石相当,他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他感觉自己带过来的家底不要说炼神品级的火系法器了,就是买这些元婴法器都够呛。

石武还不甘心地飞去了法刀的区域。果不其然,但凡带有特技的元婴后期法刀售价清一色都超过了百万块上品灵石。

石武苦笑了一下,他看到最上方有九名修士正在围观一把银色长刀。他就想看看那把长刀是个什么价钱,也好让他以后多出些赚灵石的动力。

谁知在石武飞上去时那九名正在赏刀的修士中有一个身穿青袍的老者用灵力从他身上扫过,石武莫名其妙间就感觉一道威压落在他双肩。

石武不得不装出被那股灵力威压压下去的样子,可他还是不明白那老者为何要对他出手。就在石武落至地面前,一身着赤袍的中年男子飞至他旁边,带他一同飞了上去。

只听那赤袍男子道:“葛琦前辈,大家都是爱刀之人,不必如此以势压人吧。”

那名为葛琦的青袍老者呵呵笑道:“高广小友,这人才筑基后期,老夫只是送他去该去的地方挑选法刀。”

高广道:“那葛琦前辈应当去三十丈以上区域,而不是和我们一样来看这把元婴后期的风灵刀。”

葛琦正欲作色,可他一想到高广的身份,他拂袖道:“罢了,老夫不与这才筑基后期的小辈一般见识。”

葛琦说完就飞去了三十丈以上区域的入口。

其余七名修士见状与高广作揖后也纷纷选择离开此处。

石武感激道:“多谢前辈相助。”

高广笑着道:“你我皆是爱刀之人。只要这把风灵刀没被人买去,那谁都可以过来欣赏。”

石武好奇地看向那把银色长刀的介绍:“此刀名为风灵刀,打造者不祥。原是元婴后期品级,拥有特技风灵护身,在对战时可让持刀者的速度增加一倍。后被祝纹大师班叶获得,并且成功祝纹三次,锋利程度达到炼神初期法刀。售价为十五枚仙玉。”

“这刀居然达到了炼神初期法刀的地步!更是指定要十五枚仙玉!”石武惊讶过后就捂住了嘴,然后他小声道,“前辈,我没打扰到你吧?”

高广哈哈笑道:“没有,我第一次看到这价格和这祝纹成功的次数,我比你还要吃惊。”

石武感叹道:“这班叶大师真厉害,居然可以祝纹成功三次。”

高广赞同道:“这把风灵刀可以说是班叶大师的杰作了。祝纹是在不重铸法器的前提下提升法器的品级,每成功一次可提升一阶品级。但祝纹的难度极大,一不小心就会让法器损毁。一般提升一阶品级后就已经很好了,我真是没想到班叶大师居然成功祝纹了三次。我真的好想买下这把法刀啊,这样我就算对上空冥修士都不足为惧。”

石武其实根本不知道这祝纹是怎么回事。他只是从字面上理解,在抛砖引玉后果然从高广这爱刀之人口中得到了印证。

石武想着这里的法器是买不起了,还是去售卖灵膳材料的地方从基础的开始识别,然后看看能不能做出些好的灵膳来兑换灵石。于是他问向一旁的高广道:“前辈,不知此间何处售卖灵膳材料?”

“你要买灵膳材料干嘛?”高广打量着石武道。

石武赶忙回道:“晚辈名为风暖。我非是要买灵膳材料,而是我家中长辈觉得我是火灵根修士,就想让我先来这珠光阁熟悉一下各种品类的灵膳材料。在打好基础后我就会尝试看能不能炼制出简单的灵膳。

“风暖小友,我和你真是有缘。走吧,我跟你一起过去。”高广说着就带石武飞出了这座法器楼。

石武见高广没有在第二座高楼的底层进入,而是带着他直接上去了三十丈的一处巨型门廊前。

石武心里暗道糟糕,他不确定这珠光阁测试灵力的门廊会不会检测出他体内真实的灵力。他可不想在这时候暴露。

就在石武想着该以何种理由下去时,高广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块刻有“天香”二字的令牌。

在巨型门廊外守候的一名珠光阁门人一见高广就上前相迎道:“高兄,你可算来了。”

高广笑着道:“这才午时一刻呢,你急什么。”

那珠光阁门人见高广身旁带了个俊秀修士,而且还有几分面熟。他问道:“这位是?”

高广为二人介绍道:“这位是风暖小友,与我一样是个有着火灵根的爱刀之人。他正好要过来熟悉灵膳材料,我就想着带他来三十丈以上区域见识见识。风小友,这位是我好友纪开。”

石武对着纪开作揖道:“风暖见过纪前辈。”

纪开还礼道:“珠光阁来者皆是客。风小友不必如此拘礼。”

纪开说完就催促高广道:“还不快些跟我进去。”

高广将灵力注入手中令牌,一道光幕就包围在他和石武体外,他们二人顺利地通过了那道巨型门廊。

高广对石武道:“风小友,我师尊乃是天香灵膳师。我们天香阁与珠光阁之间经常有业务往来,我这次就是帮我师尊前来接收一批空冥中期的金云兽翅膀。”

石武其实在看到高广那块令牌时就有所猜测,现在听到高广说出,他也就说道:“原来如此。”

纪开不想再做拖延,他对石武道:“风小友,这里有空冥至炼神品级各属性的灵植、灵兽以及伴生材料。你可以细细观看,我这边要和高道友检验交付的货物,我们就先失陪了。”

石武恭敬道:“你们去忙,高道友走的时候叫我一声即可。”

“好的。”高广说完就和纪开飞去了八十丈位置的一处包厢内。

石武看着这里一个个分门别类的展示柜台,他双目中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