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六百七十六章 取舍寻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七十六章 取舍寻忆(1 / 1)

“是佛陀金身法相!”

一片大乱的佛门总坛内,众僧人因金身法相的降世而跪地参拜。

一道道金色佛光以明心殿为起始自百身佛法相各个身躯内扑洒而出,伴随着“佛海无边,百身无极”的庄严佛音一起向着整个佛门总坛扩散开来。

正擒着一名僧人的智圆出神地看着远处那尊四十丈高身放金光的佛陀法相。全身染血的他因愤怒变得面容扭曲,他一甩手中僧人目露凶光道:“杀!杀!杀!”

智圆身上涌出一股比之先前还要残暴的杀意,他全身血光与金光同放,不顾一切地冲向那尊百身佛法相。

前路上跪拜的佛门总坛僧众都被智圆撞地横七竖八。

就在癫狂的智圆即将冲进那片涌来的金色佛光内,其身侧突然出现一股灵力波动。

石齐玉瞬移来到,他右掌不待智圆有所反应就按着智圆的面门向后飞去。在智圆挣扎着想要捏印进攻之时,石齐玉收回右掌直接以断罪和凝星血煞剑插在智圆双臂臂弯处。

疼痛临身,智圆还欲以灵力灌注双腿向前奋进,却被双目冷凝的石齐玉脱剑握拳率先打断了踢来的小腿。

同门惨死佛心破碎的智圆在四肢上的剧痛同时传来后再也承受不住地昏迷过去。

石齐玉自语道:“我好像有些明白石武为何要断人骨头了。这果然是制住不能讲理的人最好的方法。”

石齐玉知道一个智圆抵得上身后众多佛门总坛的僧人,要是真到了万不得已时,他宁愿杀了智圆也不会让他被金为所得。

石齐玉断去智圆四肢的举动让周围还未受佛光和佛音影响的僧众在心惊之余亦感受到这白衣公子的果决手段。

石齐玉没有在意那些僧众的注视,他面色沉重地看向前方迅速涌来的金色佛光。他发现这些金色佛光后方的百身佛法相不知是受身躯所制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其移动速度极为缓慢。而先前进去的二十八名元婴境僧人已经没了身影,多半是被金为摄血夺婴融进了百身佛法相内。石齐玉将凝星血煞剑收回身后,他左手提起智圆右手紧握断罪,他正准备带着智圆先行后撤就看到那尊双首四臂的万面佛法相朝他冲了过来。

石齐玉以断罪横立身前,若只是那尊双首四臂的万面佛法相,他有信心灭之以后再行离开。

可石齐玉突然发现了事情的蹊跷之处,在行暮那尊双首四臂万面佛法相即将到达他身前时,行暮后方的金色佛光居然于速度上超过了其所在的法相,好似金色巨浪一般扑了过来。

吃过金为数次大亏的石齐玉暗骂一声及时后撤,这才躲过了那扑过来的金色佛光和里面的庄严佛音。

但石齐玉周遭的佛门总坛僧众则全部被佛光与佛音淹没。

“佛海无边,百身无极!”

“佛海无边,百身无极!”

……

在一声声佛音之中,沐浴在佛光内的佛门总坛僧众双目现出无比虔诚之色,然后跟着咏颂道:“佛海无边,百身无极!佛海无边,百身无极!”

还未被波及的数名元婴境僧众也发现了前方金色佛光的异常。他们正要询问石齐玉这到底是何物,那尊四十丈高的百身佛法相内就传出慧贤的声音道:“此金身法相乃是我众师兄弟一齐凝聚,尔等速速与我们擒下劫持智圆方丈的外敌!”

“是慧贤师叔!”那几名元婴境僧众听出了慧贤的声音。

沐浴在佛光中的僧众于慧贤说完之后就站立而起,全部冲向了提着智圆的石齐玉。

那数名元婴境僧众见到众人的反应也就不再多想地朝着石齐玉攻去。

慧贤的传音中显然动用了佛门法力,让听到的石齐玉产生了先前在万面环佛阵内吸收智圆等人佛力后的那股佛音震耳的感觉。

“滚!”石齐玉大喝一声,清除佛音的同时手中断罪挥斩出一道蓝色剑芒,将身前阻挡的僧众全部驱散。他再也顾不上旁人地带着智圆往外面大罗明王阵冲去。

那些汹涌扑来的金色佛光如蛆附骨般对石齐玉紧追不舍。

石齐玉见状别无他法,他只得从储物袋中取出那枚银色丹药。一口入腹后,其全身银色灵力震荡,在那些金色佛光吞噬过来前他突然速度大增,如风似电般摆脱了佛光追击,一瞬便来到外围的大罗明王阵边缘。

“风灵之力!”那尊百身佛法相内传出金为的声音道。

石齐玉服下的正是其红玉师叔炼制可在短时间内增加速度的风灵丹。石齐玉不再客气地挥舞断罪将面前阵法屏障破开一道出口,带着智圆出了佛门总坛所在范围。

石齐玉看着身后涌荡在大罗明王阵内的金色佛光,他不敢久留地带着智圆向北方瞬移逃遁。

对于石齐玉来说,此次并非像生死劫时那般只能靠向死而生的意志拼出一条活路。他是心有不甘,毕竟只差半寸距离就能灭杀金为。但事已至此,远离战场才是他最正确的选择。他们石家人都有一种心性,那就是承认过往的失败再想尽办法于下一次对战时取得胜利。

而且此战石齐玉靠断罪斩去金为魔佛恶相双臂,主动权其实已经掌握在他手中。加上他从蝎菱君等人的记忆中知晓石武夺走了金为佛陀三十二相之一的七处隆满相,他可以肯定自己的同生劫中有着石武这个助力。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带走金为想要摄血夺婴的智圆,再把与金为相关的信息找一个可靠之人传递给石武。

在大罗明王阵恢复如初后,百身佛法相上的金光已经遍布佛门总坛内外。

通过无量万面佛法相行至阵法前的行暮见石齐玉吞服丹药逃脱,他暗恨道:“居然被他给逃了!”

百身佛法相内的金为传音说道:“无妨。我从一开始也没想过可以留下他。毕竟他手中有着断罪神锋,而且元灵门内门弟子岂会缺少丹药相助,他能逃出生天是注定之事。”

“可他带走了佛尊魔佛恶相的双臂!”行暮显得比金为还要激动,他不容自己的信仰受到亵渎。

金为看着在金色佛光与庄严佛音笼罩下的佛门总坛所有僧众。他右手向着东方轻轻一握,正跪在佛门总坛东面方向上的僧众们就诡异地干瘪萎缩下去。自他们肉身中被挤出的鲜血顺着一条暗红色的灵力通道传回金为胸口卍字血印,而他们的佛门法力和魂魄则融合于外面的百身佛法相之中。消化着这两股力量的金为缓缓说道:“或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石齐玉说我是他同生劫的应劫之人,其实那时候于我而言还是有转圜余地的。可当他用断罪夺走我魔佛恶相双臂,我知道,这真正的同生劫开始了。这同生劫中不止有石齐玉,还有夺走我七处隆满相的石武,往后我与他们之间只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行暮尚是首次听闻与石武相关的事情,在听到石武夺走了金为佛陀三十二相之一的七处隆满相后,他现出了比今日见到石齐玉夺走魔佛恶相双臂还要震惊的表情。

金为收束心神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虽然智圆被石齐玉带走了,但这里的人足够给我当年那件事的答案。行暮,跟我一同过去佛门总坛禁地。让我看看金先生到底是对我有恩还是如你所说,他只是一时兴起将我救出,然后给了我一段有如家畜般的记忆。”

“弟子遵命!”比起无幽谷安插在佛门总坛内应的身份,行暮显然更承认自己是佛门弟子,而且是一个信仰大自在无量魔佛的弟子。

已经只剩元婴的阿二被百身佛法相的金光控制地不能动弹,他一听金为要去探寻当年的真相,他立即劝说道:“金为,你莫要再做傻事!你毁我肉身已经犯了谷中大忌,若你再去窥探谷主,怕是真的要落至万劫不复的下场。”

行暮闻言眉头紧皱,金为则是笑着看向阿二道:“万劫不复?一个是只能躲在外隐界的炼神期修士,一个是即将找到过往开启飞升之门进入内隐界的大自在无量魔佛。他配给本尊万劫不复的下场么?”

阿二被金为说得愣在了那里,他对金先生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与敬佩。如今金先生被金为说得如此不堪,阿二怒道:“既然你这么有本事,为何不现在就把我杀了。你还不是怕金先生发现我出事后找寻过来!”

金为不慌不忙道:“你放心,就像本尊当年在无幽谷时说的,本尊恩仇必报!”

金为说完就以百身佛内的佛力覆盖在阿二元婴之上。他在百身佛佛光的包裹下与行暮一同过去了佛门总坛的禁地位置。

二人畅通无阻地来到一处地上有着巨大卍字金印的别院。等二人走至金印前,别院四周的围墙内亮起一道道佛家咒印,佛门总坛的醒世钟自主地敲响起来。

可这些钟声已经等不到去回应它的人了。

金为感慨道:“本尊潜伏佛门总坛二十五年,曾经无数次想进入此地。可本尊知道智圆那个老狐狸十分狡猾,除了你和慧贤外,他对谁都留了一份怀疑。就像现在,本尊一过来就会引起警世钟示警之音。行暮,是否只要本尊以慧贤的灵力与你一同注入这卍字金印就可打开禁地入口?”

行暮再次震惊于金为对佛门总坛的了解,他恭敬道:“回禀佛尊,确实如此。”

“下方禁地中还有被佛门总坛囚禁之人吗?”金为道。

行暮回道:“据弟子所知,还有九名元婴后期和十二名元婴中期的十恶不赦之徒被关押在内。”

金为听行暮称里面关押的人都为十恶不赦之徒,他呵呵笑道:“好一个十恶不赦之徒。”

行暮顿觉失言,他惶恐跪地道:“望佛尊降罪!”

金为不以为意道:“起来吧。大自在无量魔佛不需跪地之徒。我以慧贤的佛门法力与你配合开启禁地。”

“谨遵佛尊法旨。”行暮说完便起身站立。

金为心念一动将胸口卍字血印内的慧贤元婴召出,再将身外金色佛力通过慧贤的元婴注入前方那个巨大的卍字金印内。

在一旁恭候的行暮在金为动手之后就配合着一同注入佛力。待那卍字印中充满二者佛力,那巨大的卍字印顿时金芒大放,四周墙壁内亮起的佛家咒印也都隐没下去。

佛门总坛内钟声不再,恢复寂静之后那道卍字金印升起三丈,现出了正下方的台阶。

金为在看到那些下去台阶时脑中闪过一阵剧痛。他看到过此地场景,他恍惚间想起自己当时似乎手脚被缚,由佛门总坛的僧人押送进来。

织梦无痕阿大在金为脑海中编织的记忆于他从行方那里知晓自己从未去过无量寺后就出现了裂痕。他灭去无量寺潜入真正关押他的佛门总坛就是为了找出过往真实的记忆。

金为忍着疼痛向前走着,他每走一步就好像能听到脑海里的记忆与真实记忆冲突后碎裂的声音。他脸带阴森笑意地走到宽阔的过道内,墙壁上幽暗的灵石灯盏照在他刻有“恶种”二字的脸上,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两边禁地监牢内的关押之人听到外面许久没有过的脚步声,有的监牢内开始对外传出骂声,有的监牢则是响起锁链拉动之声,紧接着就是佛光闪烁,一道道闷哼声传出。

金为左手边监牢内的年迈修士在硬抗佛咒临身痛苦后就受到了其它监牢成员的敬佩称赞,他随后傲气道:“你们这些秃驴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刘敖要是求饶一声就跟你们姓!”

“刘老好样的!”在那刘敖说完之后,一众被关押着的囚徒都发出了热烈之声。

刘敖对着外面忽明忽暗的过道骂着:“老子不过看上齐云宗宗主夫人,想纳她为妾。她不从老子,老子把齐云宗上下杀光有何不对!你们这群秃驴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抓了我又不杀我,说什么让我在这佛咒监牢内忏悔!我忏悔个鬼!若老子有一日能出去,我打不过你们这些老的也能杀了你们佛门总坛那些小的!哈哈哈……”

“刘大哥说得好!反正这些秃驴不敢杀我们,只要我们一有机会逃出……”金为右边那处禁地监牢内那疤脸恶汉正说着就突然捂住了嘴巴再也不敢发声。

其它监牢内被刘敖所鼓舞的囚徒也在兴奋大叫的下一瞬止住了声音。

因为他们看到刘敖出现在他们的监牢外,他身上锁链不知被何人褪去,但他却比有锁链时还要凄惨。只见他的下巴怪异地耷拉下来,明显已经被人捏碎。他身上一直照有一层金色佛光,每向前一寸就有一根骨头断裂的声音从他体内传出。

先前还喧闹不堪的禁地监牢转眼只剩下咔咔咔的清脆声响。

监牢内还有不信邪的,只听一处监牢内的有人大喝道:“不就是死么!有本事你就把我们全杀了!老子元婴出窍之后看你能耐我何!”

谁知那人刚说完就被一道金色佛光从监牢内抓出,这次连锁链都没解开,那人直接是被金色佛光从锁链上扯断四肢拖出来的。

那看起来是个硬汉的光头男子忍不住大声哀嚎,却被那道金色佛光直接掰断了下巴,只剩下喉口发出呃呃呃的叫嚷声。

金为在鲜血的滴答声与断骨的脆响声中来到了一座空着的监牢前。

金为将刘敖和那光头男子扔在一旁的走廊内,先前的两道金色佛光直接如咒印般把他们定在原地。金为对着其余监牢内的囚徒说道:“我今天心情很好。你们谁再硬气的我就送他一份机缘,我会将他身上的骨头一根一根掰断,然后把他肉身内的鲜血吸摄一空。至于你们期望的以元婴逃脱,你们也大可以试试。”

金为这番话一出,禁地监牢内再无人敢发出一声。

金为打开牢门走入进去,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他心头。他捡起地上垂荡着的佛咒锁链,往昔的记忆破开织梦无痕阿大所灌注的那些记忆,重新填满覆盖其上。

金为闭上双目,他在脑海中看到了咬破舌尖施下密咒的自己:“记住!佛门金身为始,魔佛恶相为终。起始亦是终!只要有了这些作为根基你定可以找回一切!”

金为看到密咒一出,他先前所有的记忆都变成了空白一片,最后只剩下佛门金身与魔佛恶相两处关键信息。

记忆闪过,金为看到自己手上脚上捆满了锁链,两个佛门总坛的僧人拿着法器过来,也看到了跟这两个僧人一同进来处在他们上方戴着金色面具的金先生。

“戒嗔师兄,今日就让师弟来过过手瘾,让这‘恶种’知道我戒妄的厉害。”一名僧人说道。

戒嗔听后就把手上尖锐法器递给了戒妄道:“你可得看着点,要是弄花了,以后把这佛门‘恶种’展出去的时候说不定又有人要说我们佛门总坛滥用私刑呢。”

戒妄拿起法器嘿嘿笑道:“师兄放心,我的手稳着呢。”

戒妄说着就手持蕴含佛门法力的尖锐法器在金为面部的“恶种”二字上用力扎着。那尖锐法器让金为脸上“恶种”二字流下了金色的血液,戒妄兴奋道:“放眼整个外隐界也只有我们中州佛门总坛才能擒住这恶种。等今年佛典之时我们就把这恶种拉出去游街示众,好让外面的人知晓我们中州佛门总坛的威势。”

戒嗔听后亦满脸笑意道:“说得好!”

戒嗔话音刚落,他们二人就被隐于上方的金先生定在了那里。

金为看到了金先生伸过来探查的手掌,他知道对方在进行搜魂,而他的记忆也停顿在了那里。

金为睁眼问向行暮道:“我看到金先生在戒嗔戒妄对我用刑之后在我身上行了搜魂之法。他后面是如何带我出去的?”

行暮道:“金先生在知晓佛门总坛耗费了诸多元婴境界的僧人擒住佛尊后就起了兴致。在我和慧贤师弟照旧开启禁地入口让弟子对您进行每日的佛法刻印之刑时,金先生从我那边直接瞬移进入。后来他连我都没通知就把戒嗔戒妄先行扔了出来,而后一掌一个并不留情地将我和慧贤打晕。我之所以知道佛尊的记忆是金先生派人注入的,实乃我进入佛门总坛成为内应之前,我就被织梦无痕阿大编织过一段不属于我的记忆,这才骗过了佛门总坛的搜魂之法。而且金先生事后对我说过,他救佛尊只是因为不屑于中州佛门总坛的自大,想以劫走您让中州佛门总坛成为一个笑话。”

“原来如此。”金为也觉得这确实符合金先生的行事作风,他又问道:“我在施展密咒后就忘了先前所有的事情。你们在无极海抓捕我时我可有说什么?”

行暮回忆道:“弟子不知您当时对智圆等人行的是兵不厌诈之举还是说的实情。我记得您说过,您是在内隐界受人偷袭后被打落至外隐界的。您诧异于我等信奉无量万面佛却以无量万面佛的部分法相攻击于您。您还说无量万面佛亦是您之所属,希望我等可以相助您布置沐海浴佛阵身化魔佛共入内隐界,为内隐界的佛门创立新的大自在佛门法相——魔佛恶相!”

行暮在言说“魔佛恶相”时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弟子当年执迷不悟,还成了擒拿佛尊的一员。真是罪过罪过!”

金为对此并不在意,他知道行暮已经完全信仰大自在无量魔佛。他对其说道:“佛门金身为始,魔佛恶相为终。起始亦是终!你将在与本尊同行之路上看到本尊先前与你所说的一切。你亦会在魔佛之路上成就一番佛门功业。”

“弟子谨记佛尊教诲!”行暮激动道。

金为扔下手中锁链道:“那你就先以这里剩下十九名元婴修士的鲜血浸染你的双首四臂无量万面佛法相吧。”

行暮双目放光道:“弟子领佛尊法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