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六百五十八章 闭关前夕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五十八章 闭关前夕(1 / 1)

众人在看到那两块蓄影石上的光亮渐渐黯淡下去后就知道里面的灵力即将耗尽。

石武双手虚空一抓,那两块蓄影石就从洞府大门的正上方来到他手中。

还不待石武收起蓄影石,柳菡就对石武躬身作揖道:“小武,这另一块蓄影石可否交由宗门保管,我想将它作为风鸢宗掌门的传承之物。”

“可以。”石武说完就将左手那块蓄影石递给了柳菡。

柳菡郑重地接过,谁知石武在递过去时他右手那块蓄影石就被旁边的唐一卓伸手拿过:“你小子真是有心。近些日子我记性越来越差,这蓄影石内的影像正好可以让我时不时地拿出来回忆回忆。”

石武体内所剩的灵力虽然可以避开唐一卓伸手夺石的举动,但他这么做的话唐一卓估计就要摔个以头抢地了。所以他还是看着那块蓄影石被唐一卓拿了去。

唐云明白石武用蓄影石记录下先前的一切就是为了有个念想。她走去唐一卓身边道:“爹,这是小武哥哥的,您还给他。”

唐一卓在唐云伸手过去拿时就把蓄影石揣在怀里,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赖道:“我不。”

唐云哄着道:“爹,您这样子大家明年可都不来看您咯。”

唐一卓嘿嘿笑道:“明年小武可在闭关呢,他们估计也要忙自己的事没工夫来看我。”

唐云闻言只感一阵头疼。

柳菡这时将手中那块蓄影石还给石武道:“小武,那这块你收回去吧。”

石武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柳菡掌门,我想唐仙人也就是从我这借过去玩两天。”

唐一卓满意地笑道:“还是你小子懂我。你们可得帮我做个见证啊,这块蓄影石是我问石武借的,我这做长辈的还能贪晚辈的东西不成?”

在场众人因知晓唐一卓的情况,加上石武也在对他们点头示意,他们齐声说道:“我等皆是见证。”

唐云听到这里整个脖子都羞红了。

偏偏唐一卓还应下他们这句然后对柳菡等人道:“嗯,天色不早了,大家就都散了吧。我也要回洞府歇息去了。”

柳菡他们正要与唐一卓道别呢唐一卓就已经进去了洞府,他还从里面把洞府大门关上了。

唐云气得直跺脚道:“爹怎么越来越无赖了。”

石武笑出声道:“所谓老小孩老小孩,就是越老越像小孩子。那块蓄影石就和他心爱的玩具一样,没事的,反正我还要闭关很长时间,就让唐仙人帮我保管吧。”

唐云见石武这般为唐一卓说话,她对众人歉意道:“对不住大家。”

有石武的态度在前,柳菡他们自然不会对唐一卓有什么想法。柳菡说道:“云侄女,那我们也都回去了。这段日子辛苦你多照顾你爹。”

姜谷生适时地对唐云说道:“云侄女,你有任何需要的地方尽管传音告诉我。”

唐云对柳菡和姜谷生作揖道:“多谢柳菡掌门,多谢姜师叔。”

柳菡、年蓉、周演知道石武即将闭关,在祝石武闭关成功后他们就施展瞬移之法离开了。

赵霖不舍地把蓝儿递给石武,她问石武道:“石叔叔,您闭关这么多年,蓝儿也不能出来吗?”

这个问题可把石武给难住了,他回道:“这事我不能确定,但我会去跟元叔,也就是你知道的忆月峰主人老仙长请求一下,看他能不能让蓝儿独自进出忆月峰。”

赵霖见还有希望,于是她说道:“那您一定要帮蓝儿争取啊,我相信那位老神仙人好心善肯定会通融的。”

赵辛呵斥道:“小霖!不可在外妄议老仙长。”

赵辛深知元叔的可怕,他不愿赵霖惹得元叔不喜。

懂事的赵霖哦了一声,又上前和蓝儿碰了碰额头道:“蓝儿,我会天天想你的。”

蓝儿感性地说道:“小霖,我也会把你放在心里的。”

石武见她们感情如此之好,他真的很想把蓝儿托付给赵霖。可蓝儿已经是他的本命灵兽,而且他还不知道解除契约的方法。再加上忆月峰山顶还有大白兔子这一蓝儿割舍不下的同伴,他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将蓝儿交托给赵霖的想法。

赵辛对石武道:“小武,我知道你小子沉浸于某件事就会进入忘我的状态,但如果你练刀练得闷了你就出来找我,我随时沏茶恭候。”

石武笑着道:“赵大哥,你毕竟有妻女要陪,我最多也就白天找你。”

“哈哈,那就说好了白天啊。”赵辛也笑着道。

石武点头道:“好!”

赵辛随后给林二狗使了个眼色。

林二狗这才过去石武身前道:“小武哥,二……林二祝你刀法有成!我也会勤加修炼不给我们这些从凡人界上来的人丢脸!”

“林二?”石武心领神会道,“好名字!”

林二挠着头笑道:“我也觉得是个好名字,是师尊帮我取的。他说你是风鸢宗第一人,他要我以你为榜样成为风鸢宗第二人。”

石武拍着林二的肩膀道:“我相信你可以的!”

此时赵胤走过来道:“小武,刻苦修炼是好事,但也要多注意身体。”

“赵师叔,我知道的。”石武恭敬道。

赵辛牵起万锦和赵霖的手道:“小武,那我们就先回落月峰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尽管通知我。”

赵辛说完之后,赵胤也把手搭在了林二的肩头。

石武嗯了一声道:“好的。哦对了赵大哥,我忆月峰上的关师弟、茵茵师妹、远转三人还望赵大哥在我闭关期间多加照拂。”

“那是一定!”赵辛回过后就和赵胤同时施展瞬移之术带着万锦赵霖以及林二狗回去了落月峰。

关肃和林运转见石武在闭关前还不忘让赵辛照顾他们,他们心中对石武充满着感激。

石武看出他们的心思,他打趣道:“感动归感动,我生辰日可不兴有人哭的啊。”

林运转一听立马抬着头让情绪稳定下来。

关肃则是说道:“石师兄,能遇到你是我关肃这辈子最大的幸事!”

“徒儿亦是一样!”林运转接上去说道。

石武上前抱住关肃和林运转道:“我能遇到你们也是幸事。”

三人想着彼此间的种种,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石武拍了拍关肃和林运转道:“关师弟,今天太晚了,明日闭关前我会过去找你,我还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好的。”关肃一口答应道。

林运转问道:“师尊,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石武抚了抚林运转的脑袋道:“我答应过你爹要护你助你。所以你在忆月峰上好好修炼好好生活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师尊,我会的!”林运转保证道。

在与石武作别后,关肃就带着林运转从绿玉传送阵回去了忆月峰山脚。

石武看着等在这里的姜谷生,他叮嘱道:“唐仙人他们就劳你费心了。”

“这是属下的使命!”姜谷生俯身作揖道。

石武扶起姜谷生:“好了,你也回去吧。”

“属下遵命。”姜谷生随即就施展瞬移之术回到了下方自己的洞府。

最后这观月峰山顶也就剩下了唐云、石武还有趴在石武肩头因与赵霖分别而悲伤着的蓝儿。

石武看了看天色道:“云儿,我先带你回去住处。我等等还要去饭堂那边跟杨叔马叔说一声,毕竟后面十九年都不一定能过去了。”

唐云知道石武每年生辰日都会有这习惯。她见自己已无它事就说道:“小武哥哥,我陪你一起去吧。”

“也好。”石武同意道。

月光铺路,石武与唐云脚步轻快地走在下山山道上。

他们之间已无一丝隔阂,唐云会问石武那套刀法与身法为什么会那么难,她一直觉得她的小武哥哥学什么都很快,不应该被一套刀法和身法给难住。

石武则告诉唐云他这套雷系刀法与步法的结合条件太过苛刻,动不动就会伤筋动骨,要不是有元叔的造化汤,他今天很可能就出不来了。

唐云这才知晓原来石武的修炼这般危险。可她了解石武的性子,所以她并没有劝阻石武,只是让他在修炼的时候一定要多加注意。

石武也郑重其事地应了下来。

在有说有笑间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观月峰饭堂前。

唐云这些年都在照顾唐一卓,她已经很久没来过这了。她看到饭堂周围都被打扫地干干净净,她不由得说道:“姜师叔还真是周到。”

石武取出门灵石打开了饭堂大门,他轻车熟路地走过去老杨老马打饭的桌台,又拿出一块中品灵石替换了桌上灵石灯盏内已经耗光灵力的那块。

当饭堂内的光亮生出后,石武就跟唐云说道:“云儿,你坐我对面吧,这两边以前是杨叔和马叔坐的。”

唐云点了点头就坐过去了石武对面,然后她就看到石武把做面条的那些器具全拿了出来。

唐云想起身帮忙,却被石武拦下道:“今天你也累了,你就坐着休息会吧。我来帮杨叔马叔煮面就行。”

石武手上的动作很快,等他和面揉面结束,他就开始用擀面杖把那些白白的面团擀成一根根细长的面条。

唐云见之说道:“小武哥哥,我说句不多心的话啊,你擀出来的面条粗细长短几乎都一样,这手法可比赵师兄好太多了。”

石武却是道:“自己做和别人做给你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我爹曾经说过,那些客人来我们饭馆吃饭是吃个热闹,而我爹娘、阿大爷爷吃饭只是为了和我一起。我以前不懂,现在越长大越能体会这种感觉。”

唐云理解道:“有时候吃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

“对!”石武点头之后就将面条下在了已经煮沸山泉水的三目聚灵盆内。

等那两碗香气腾腾的面条被端至老杨老马的座位前,石武又在老杨老马的面碗里放入了与他们灵根属性契合的五块筑基期金露玉灵肉。

唐云和蓝儿都看出老杨老马在石武心中的分量。

只听石武说道:“杨叔马叔,小武后面十九年应该会一直处在闭关之中,估计就不能来看你们了。说出来你们可别生气啊,小武这次闭关是要练一套对付内隐界拜月宫的刀法。我也不知道上面会派谁下来,所以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厉害才能有备无患。”

唐云听到这里才知道石武这次闭关居然是为了她。她心中被一股暖意包裹的同时默默地垂下了头。

怎料唐云甫一低头她后颈的上弦月印记内就射出两道金色光束,于饭堂大厅穿梭之后照出了老杨老马座位上的两个灰影。

率先发现这一情况的石武面色大变,他赶紧将手掌伸入那只存放六角菱形上品灵石的储物袋,三万块六角菱形上品灵石内的灵力在《九转化灵诀》的行纳之法下瞬间被他吸入体内。

石武双掌覆盖雷霆之力道:“你们是谁!”

唐云这时也看到了老杨老马座位上的两个灰影,她同时发现照出这两个灰影的金色光束居然出自她后颈。

唐云大骇之下站起身来,那两道金色光束顿时回归她后颈的上弦月印记内。那两个灰影在金色光束消失后也一并不见了踪影。

石武没有出手,因为他心里对这两个灰影生出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他收回雷霆之力道:“杨叔马叔,是你们吗?”

石武展开耳力,可饭堂大厅内没有任何回应之声,他只听到了对面唐云紧张的心跳。

唐云小声问道:“小武哥哥,刚刚那两个灰影是杨叔和马叔?”

石武也不敢确定,他只是说道:“很有可能。你后颈的上弦月印记月凌飞也有,当年公孙大哥过来前杨叔马叔就已经在这里自戕而亡,他们应该在自戕之前行了什么秘法将魂魄留了下来。而你后颈印记内的金色光束或许就是让它们魂魄现行的关键。”

唐云闻言再次低首,可她试了好几次她后颈的上弦月印记内都没有反应。

蓝儿见状就要跳下去以自己的方式搜索那两个灰影的方位,却被石武一把揽回肩头:“蓝儿,不必了。”

石武又对唐云道:“云儿,我掌中的卍字血印一直未有反应,那就说明它们不曾有害你我之心。”

唐云摸着后颈的印记道:“小武哥哥,我这印记是自小就有的,这是否代表我无论如何都逃不开月家的手掌?”

“我不了解这些,但我会努力拦下月家派来的人。即便是……”石武定住心神后才说道,“即便是你被内隐界拜月宫的人抓走了,我也会想尽办法上去内隐界救你!所以你一定要等我!我的朋友不多,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了。”

唐云狠狠地点头道:“云儿记住了!”

石武收回桌上的三目聚灵盆,他将两只面碗递给蓝儿一只道:“走吧,我们送云儿回去后也要过去忆月峰了。今晚睡个好觉,明天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我就开始闭关。”

“嗯。”蓝儿接过面碗道。

石武和唐云走去外面,等石武收起门灵石关上饭堂大门,他们就向着山腰处的绿玉传送阵行去。

石武见唐云的情绪经由刚才的事情有些低落,他就讲起当年的趣事道:“云儿,还记得那次我引火术失控,唐仙人怕我再过去找你特意在各处绿玉传送阵设下陷阱的事情吗?”

唐云见石武提起往事,她轻笑一声道:“当然记得啊,我爹在去找友人过来帮我重新设置阵法屏障时还特意让萧椋师兄在外为我守护呢。”

石武哈哈笑道:“对啊,那时候萧师兄还跟我互探道心来着,真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萧椋的双重身份唐云在唐一卓渡劫失败后就从柳菡口中得知,但萧椋和石武互探道心之事她还是首次知晓。她惊讶地问道:“小武哥哥,那你说萧师兄是向着我们风鸢宗的还是向着圣魂门的?”

石武想起了萧椋对于修真界的看法,他说道:“萧师兄曾言修真界好比一个大染缸,掌局之人往里面添加什么颜色的染料,里面的人就会跟着变成那种颜色。他只能适应着里面的改变,然后与其融为一体。萧师兄要的是属于他自己的颜色。所以你问我萧师兄会向着风鸢宗还是圣魂门,我觉得他两边都不会相靠。他要追求的目标早就超出了风鸢宗与圣魂门这两个宗门的限定。他会为了这个目标不惜一切,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相信若我下次再见到他,他一定会让我刮目相看!”

唐云不知道石武为何会这般笃定,但她也选择祝福萧椋道:“但愿萧师兄能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颜色。”

等二人来到山腰处的绿玉传送阵,石武对唐云道:“你回去休息吧。”

唐云摇摇头道:“我想目送小武哥哥离开。”

石武想着如今的风鸢宗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也就说道:“好吧。”

唐云看着石武走入绿玉传送阵,在石武与她一同挥手过后,一道绿色光柱就自传送阵内升起。

唐云对着里面的石武道:“小武哥哥,谢谢你!”

石武和蓝儿各自端着面碗回到忆月峰上已是晚间戌时。

大白兔子似在等着他们一般趴在元叔的长凳上,待石武和蓝儿一从绿玉传送阵出来,它就撇下还在凳上抽着旱烟的元叔一蹦一跳地来到石武身前。

石武贴心地将自己面碗中的金露玉灵肉夹到了蓝儿碗里,然后才把手中面碗递给大白兔子道:“吃吧,还热乎着呢。”

大白兔子听了就开心地和蓝儿一起吃了起来。

元叔未待石武开口就先说道:“你真的决定闭关钻研雷刀寂灭?”

石武点头道:“是的。”

“如果我告诉你你就算把雷刀寂灭发挥出双倍甚至是三倍的威力依旧拦不住来抓唐云的人。你还练吗?”元叔问道。

忆月峰上空的明月在元叔问出这个问题后就开始被成片的黑云笼罩。

石武不明白元叔为何要在自己闭关前跟自己说这些,但他还是细细地去想了这个问题。他最终仍点头道:“练!”

“为何不回归本心,在火系术法上下下功夫?说不定更有机会。”元叔建议道。

忆月峰上空的黑云越聚越多,里面似藏着一条紫色雷龙时刻准备劈向下方的忆月峰山顶。

石武注意到了空中的异样,他突然对元叔道:“元叔,上面那些紫雷是属于在我身上下注之人的吗?”

轰隆一声,一条紫色雷龙像是被石武的话语激怒一般向他冲了下来。

整个忆月峰山顶都在那条雷龙出现后被染上了紫色。

石武眼中毫无惧意,甚至还收回了看向那条紫色雷龙的目光。

元叔抽了一口旱烟对上面说到:“今日他生辰,我讲几句怎么了?”

谁知那条紫色雷龙完全没有作罢的意思,忆月峰上空的阵法屏障即将迎来它第一波冲击。

“给脸不要脸。”元叔吐出一个白色烟圈,衣袖轻挥之下,那烟圈便直接禁锢住了外面那条紫色雷龙的龙首,不但阻下了它的冲击之势,还让它之龙首现出诡异的溶解之象。

一股股若液体般的紫色雷霆像是这条雷龙的血液倾落在空中的阵法屏障上。

石武镇定自若道:“元叔,你们在外隐界的局已成,那我只能按局中所示去做。我不清楚你为何会突然提示于我,但这一阶段很明显都与雷族有关,那就让我以雷刀寂灭结束外隐界的经历吧。”

元叔握着旱烟杆的手顿了一顿:“所以你跟唐云说的那番话是你在布的局咯?”

“元叔,我这人虽然喜欢把事情想得最坏最复杂,但我从不会把我的朋友也算计在内。我之所以对唐云说那番话是知道这局避无可避,那我就要给唐云留下生的希望。我不晓得你和在我身上下注之人允许我走多远,但我会尽力在这段旅程结束前保下我在乎的人。”石武坚定道。

元叔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去休息吧。”

石武对元叔做了个揖后就径自走去了火纹花身旁。他躺在火纹花为他编织的赤色大床上,看了一眼空中还在被白色烟圈溶解的紫色龙尾后他就直接闭目休息了。

蓝儿先前还在担心外面那条恐怖的紫色雷龙,不过它见大白兔子一直在唆着面条,而石武更是心大地睡着了。它也就放心大胆地边看边吃了起来,它还不时地在心里感叹道:“真是壮观啊!”

深夜子时,天空早就恢复了先前的月明之景。

大白兔子和蓝儿也在吃完面条后就回去了青竹小屋休息。

在月下独自抽着旱烟的元叔看向赤色大床内安睡的石武:“夫武,为护。禁暴戢兵,安人和众。真是个好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