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六百二十四章 雷刀寂灭(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二十四章 雷刀寂灭(上)(1 / 1)

“阿嚏——”才走入绿玉传送阵的石武狐疑地看了看四周,此时落月峰山腰处没有任何弟子身影,他奇怪道,“一想二骂三风寒,这时候会有什么人在想我?”

天劫灵体嘿嘿笑道:“说不定是有人斩断了与你的情丝正在那懊悔呢。或者是别的爱慕你的人在远方思念着你。”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石武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回道。

天劫灵体悻悻道:“要正经你还不快些回去忆月峰,老仙长都在等你过去请罪呢。”

石武揉了揉鼻子想着忆月峰的山顶位置,随着一道绿色光柱降下,他首先看到的并不是元叔,而是等在绿玉传送阵前的蓝儿和大白兔子。

它们一个麻溜地钻进石武袖中,一个直接蹦起让石武下意识地用双手接住。

石武与蓝儿心意相通,原来这小家伙见他炼制完蓝玉灵液就跑了,它就与大白兔子讲了那蓝玉灵液的美味,于是两个小家伙就在这候着了。

石武抬起右边衣袖嗔笑道:“你呀,自己贪吃还要拉上别人。”

在石武袖中抱住石武小臂的蓝儿对他做了个可爱的表情:“是好喝。”

石武见蓝儿还纠正起他来了,他宠溺地应和道:“嗯,是好喝。那你们想不想喝呀?”

蓝儿和大白兔子都双目放光地点着头。

石武神色一转道:“那好,要是你们能帮我逃了元叔的罚我一会儿就帮你们炼制蓝玉灵液。若是元叔不放过我,那你们就没这口福了。”

蓝儿对于元叔还很陌生,不过大白兔子就不一样了。它即刻跳出石武双手,向着青竹大屋一蹦一跳过去。

天劫灵体看得称奇道:“高!实在是高!”

石武不慌不忙地走去青竹大屋前。

今日的元叔并没有将长凳端到外面,而是在门口坐着,以手掌轻抚那只跳到他双膝上的大白兔子。

石武带着右袖中的蓝儿对元叔行礼道:“元叔好。您这么快就看完风景回来了?”

元叔白了石武一眼道:“我虽然年纪比你大了些,但这耳朵好得很呢。”

石武顺着元叔的话说道:“元叔不止耳朵好,那双眼睛也明亮如镜。所以比起在您面前耍心思,我还不如在大白身上下点功夫。”

“人小鬼大。”元叔正色道,“你今日带人闯忆月峰的事我可以就此揭过,但也仅限于这一次。我这忆月峰地方不大,我喜欢清静的日子。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小武明白的。”元叔的话说得如此直白,石武自然不敢再去插科打诨。

那只大白兔子见元叔已经原谅了石武,它毫不犹豫地从元叔双膝上跳下,一下子蹦去了石武那里。

石武生怕大白兔子扑空,也就伸手将它接住。

这就让元叔的脸色不太好看了。他瞅着石武右袖中的蓝儿道:“石武,你有那么多闲工夫去关心别人还不如想想如何帮你袖中的本命灵兽开灵启智。你既然跟它缔结了契约,那就该为它的未来负责。”

元叔的话若有分量一般压在石武肩头。石武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但蓝儿现在看着就像是孩童学语阶段,对于很多事都处于懵懂状态,他还要找寻正确的方法去引导。抱着大白兔子的石武双目一转,他借机向元叔请教道:“元叔,不知您可有什么好方法?”

元叔见石武这小子又准备过来顺杆爬,他没好气道:“你小小年纪就会这些。还好我跟你无甚牵扯,不然我都不知道得被你套进去多少。”

石武见元叔这样就是不准备说了,他哦了一声道:“那好吧。”

谁知石武刚一说完,那只大白兔子生怕石武不炼制蓝玉灵液地又跳了出去准备帮忙。

元叔见了只感头疼道:“行了行了,我真是怕了你了。石武,你们凡人界不是有个词叫见多识广么。你除了喂它灵膳之外,就多带它出去见识见识,将它当成大人一样对待。”

石武在半空中抱回跳出去的大白兔子道:“多谢元叔。对了元叔……”

“你还有完没完了?”元叔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他直接抽出腰间旱烟杆准备上去抽石武一顿。

“不是啊元叔,我就是想问如果我要去练习术法我该去哪里?您先前出去了,天劫灵体说这术法威力太大,怕我一不小心就把忆月峰给毁了,到时候您就真的要打我一顿了。”石武赶紧说道。

元叔听到这里才收回要挥出去的旱烟杆,他指了指青竹大屋后面的灵植围栏道:“老地方。”

石武小声提醒道:“元叔,我现在已经能变成千丈身躯了,那里是不是小了些?”

元叔闻言在长凳上敲了敲旱烟杆的烟头,再从烟袋中取出些烟丝,将烟孔塞满后他用大拇指把冒出来的烟丝往里按了按。他对石武道:“先过来点个火。”

石武听话地上前,以双指引火术将烟孔内的烟丝点燃。

元叔猛地抽了一口,烟孔内的烟丝立即向下燃了大半。他边抽边说道:“这事简单,我针对你把灵植围栏内的宇之道重新规划,让你进去的时候身子缩小千倍。这样就算你能变成千丈身躯在灵植围栏内顶多也就一丈左右。”

这话落在石武耳中只觉得十分新奇。可他体内的天劫灵体却被吓得瑟瑟发抖道:“改变规则之力?”

“改变规则之力?”石武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重复道。

天劫灵体赶忙制止道:“别说话!”

天劫灵体生怕被元叔听见,它心中对元叔的敬畏已经到达了极点。

元叔见石武不再言语,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道:“不敢进去了?放心,灵植围栏不像星辰空间,你是能够自由出入的。而且里面可是有着雷霆速法的解除方法哦,虽然这解除之法对现在的你来说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但当年被那些金丹期灵植蹂躏的仇你就不想报么?”

石武其实是在想天劫灵体说的那句“改变规则之力”,现在听到元叔话语,过往在灵植围栏内受的罪尽皆涌出,他点头道:“只要能自由出入我就不怕。等我帮蓝儿和大白炼制完蓝玉灵液我就进去!”

元叔看着石武体内不住颤抖的天劫灵体,他一边抽烟一边笑着道:“我又没说是你在怕。不过我倒是要先跟你说一声,你这三十一年长了本事,里面的绿色藤蔓也都长了本事。虽然依旧是十丈距离一条,但它们的境界稍稍提升了些。”

石武对此倒没多在意,他想着自己怎么说都能灭杀元婴后期修士了,三十一年前只是金丹期灵植的它们就算再长本事也不可能突破元婴后期吧。

石武对元叔做了个揖后就带着蓝儿和大白兔子回去了自己的青竹小屋前。他把二者先放在一旁的草地上,随后他就看到灵石重碾上的萝卜状灵米馒头只剩三十九个了。也就是说这两个小家伙光是早上和中午就吃了十一个灵米馒头,而且还是在石武早上以金露玉灵肉喂过蓝儿的情况下。

石武在心中自语道:“你们两个的胃口是真的好。”

“对呀。”与石武心意相通的蓝儿听后灵动地回了句。

石武哭笑不得道:“一说到吃的你反应就这么快。”

“蓝玉灵液。”蓝儿期待道。

石武见蓝儿居然又说出了个新的四字名词,他开心道:“好,我这就帮你们炼制。真希望你喝了蓝玉灵液后不止能增涨气力,也能帮你更快地开灵启智。”

说罢,石武就将自己身子扩增至十丈高。他想起在落月峰时张禾喝了蓝玉灵液后不能自控的样子,为了保险起见,他准备在纳海囊中挑一个最小的海玉桃来炼制。谁知心有所感的蓝儿却说道:“要金丹中期。”

“嗯?”石武惊喜于蓝儿和他接触后开始有了更多的词汇,不过他还是担心道,“蓝儿,大白没喝过蓝玉灵液,我怕它会承受不住。”

大白兔子一听就感觉自己被瞧扁了,它一下蹦地老高,对石武进行着抗议。

“行吧行吧。”这里石武一个都惹不起,他将身子一下扩展到了三十丈高。下方的蓝儿和大白兔子渺小如星点,他从纳海囊中取出琉璃瓶以法诀变大后就又拿出金丹中期的海玉桃开始炼制。

片刻之后,下方的蓝儿和大白兔子看着那倾落于琉璃瓶中的蓝玉灵液,它们在那兴奋地一蹦一跳。

石武不一会儿就将一整只金丹中期海玉桃炼制完毕,他想着这百斤蓝玉灵液应该够这两个小家伙喝一阵了。怎料他还没恢复正常体型呢蓝儿就又以心音说道:“我一只,白一只。”

“你……”见蓝儿如此明确地表达意愿,石武都有些怀疑它前面是不是在装的。

蓝儿重复道:“蓝儿一只,大……大白一只。”

石武只得又取出一只琉璃瓶和金丹中期海玉桃道:“好,蓝儿一只,大白一只。”

大白兔子见蓝儿说后石武果然又拿出了一只大果子,它高兴地用前肢抚摸着蓝儿的小脑袋。蓝儿也欢喜地在大白兔子毛绒绒的前肢上摇动着脑袋。

幸好石武现在炼制蓝玉灵液已经到了游刃有余的境界,不然它们是开心了,石武可得累个够呛。

等石武把第二只琉璃瓶中的蓝玉灵液装好,他立刻恢复至正常体型。他生怕蓝儿还有别的新奇想法,不过他也在思考该怎么教它们自己从琉璃瓶中喝蓝玉灵液。

可石武显然是多虑了,蓝儿一溜烟地爬上大白兔子旁边那只琉璃瓶的瓶口,然后像是好客的主人般用身子向旁边一扭。在大白兔子佩服的眼神中,蓝儿和那装有百斤蓝玉灵液的琉璃瓶一齐向旁边倾斜而下。

蓝儿贴心地帮大白兔子拔出瓶塞,然后指着瓶口对大白兔子示意道:“压下来喝。”

大白兔子学得很快,在蓝儿的指导下它用两只前肢下压琉璃瓶瓶口,里面的蓝玉灵液就流进了它的嘴里。

那清爽甘甜的灵液让大白兔子双目放光地一口一口喝着,停都停不下来。

蓝儿见了也就按着刚才的法子把自己那只琉璃瓶放了下来,接着也欢快地喝了起来。

石武先前还有些担心它们,可看到这两只贪嘴的小家伙一点异常反应都没有,他也就定下心来道:“你们在这喝吧,我要去练习术法了。”

那两只小家伙随意地对石武拍了拍前肢,算是跟他道别了。

石武哭笑不得地过去了火纹花身前,他把纳海囊挂在火纹花的枝条上才走去后方灵植围栏入口。以前为了寻求雷霆速法的解除方法而被里面绿色藤蔓鞭打的记忆在石武脑海中不断翻涌,里面十丈外高耸立起如巨蟒一样游动着的绿色藤蔓也似看到熟人般开始舞动着那些粗壮藤条。

石武双手握拳豪气干云道:“风水轮流转,今天也该轮到我来欺负欺负你们这些绿色藤蔓了!”

石武信心满满地跨入灵植围栏,可他的身子刚一进入就像失重般向下坠去,而他眼前那些青草都在迅速变大变高。

石武还没反应过来他头上就有数道凛冽劲风扫过,他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被吹进下方泥土中。

“我真的变小了!”从泥土中钻出的石武看到上方遮天蔽日般的绿藤后,他终于体会到元叔先前所说将宇之道重新规划是什么意思了。

而在距离围栏入口十丈外,那绿色藤蔓上现出了一张妖异脸庞,那脸庞竟然口吐人言道:“奇怪,明明看到有个人修进来的,为何又突然消失了?”

那妖异脸庞边说着边用十多道五六丈粗的藤条来回抽打前方草地,在草地上抽出数十个深有丈许的裂缝后它才放弃了对石武的搜索。因为它觉得没有人可以在被它藤条抽中后不吭一声,刚才那个人修肯定已经离开了。

在那妖异脸庞停下后,它后方竟然又响起了数道不同的声音:“老五,你在前面吵什么呢,噼里啪啦的。”

“老五,你是不是又闲得慌了?”

“我们这里也就老五最有点意思了吧,没事还能看到什么跳过去的兔子。”

……

那张妖异脸庞冷哼一声道:“我闲得慌又如何?自我们有灵识起就在这鬼地方了,我们出又出不去,又没人进来陪我们寻乐子,我们即便已经是空冥灵植也一点意思都没有。”

那妖异脸庞说完先前那些笑话它的声音就都不响了。

在入口位置被抽进裂缝中的石武惊骇道:“空冥期灵植?”

与石武在意那些灵植的修为不同,天劫灵体颤抖地对石武道:“石武,老仙长很可能是道主级别的存在!”

“道主级别的存在?那岂不是和你雷族的雷主一样?”石武道。

天劫灵体双目满是惊恐:“问题是我感觉老仙长还不止掌握一种规则!”

“还能这样?”石武举一反三道,“那我岂不是有机会成为火主和雷主?”

“你这时候就别贫嘴了!”天劫灵体可没有石武这么轻松,它说道,“石武,你以后多小心些老仙长,在他面前莫要那般放肆了。”

石武见天劫灵体在那发抖的样子,他语气温和道:“天劫灵体,你别怕。你这么想,无论谁要对你出手都必须先经过我。等凤焱大哥稳定了我就帮你询问解除你身上限制的方法。若以后遇到危险,我直接放你离去就是!实在不行的话,等我学会了雷刀寂灭我立即找凤焱大哥放了你。”

“你真的愿意这么做?”天劫灵体从没有被人这么关心过,即便是它雷族中的父母亦只是名义上的存在。它们雷族信奉的是实力为尊,在它成为灭像之雷后,它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更为疏离,甚至它父母见到它时都要讲尊卑地对其行礼。天劫灵体撇了撇嘴笑道:“好了,你这般殷勤不就是想学雷刀寂灭么,我教你便是了。”

“多谢多谢。”石武明知天劫灵体是在说笑,他还是一并接了下来。

天劫灵体随后在石武体内正色道:“石武,你要答应我,我教你的雷族攻法不可用在我雷族族人身上!当然,那些惹你的我不管,就当是你替我这灭像之雷教训它们了。”

石武伸出右掌汇聚灵力道:“那我要发道誓吗?”

天劫灵体甩甩手道:“当然不用。”

石武笑了笑道:“嗯。你放心,就是遇到那具象之雷我也只会用火系术法对付它。”

天劫灵体知道石武与具象之雷的仇怨在唐一卓渡劫失败时就已结下,它也不去强求道:“你先化身雷灵状态,我再先你一步掐诀念咒。”

“好!”石武在天劫灵体提醒之后轻喝一声,“化灵!”

他体内所有灵力全部转换为雷霆之力,天劫灵体见状就开始掐诀念咒,石武亦跟在它后面掐诀念咒道:“雷霆之源皆受吾之所驱,聚源为攻!凝三星引月盈,寂灭雷刃——现!”

当“雷霆之源皆受吾之所驱,聚源为攻”这十四个灵族之语和他们二者施展的印诀对应,天劫灵体与石武手中先后向前伸出一柄雷刀雏形。随后三颗璀璨的蓝色光点显现在这把雷刀雏形的刀柄、刀身、刀尖三处位置。在天劫灵体雷刀上的三星无比凝实之后,一轮月影移动至刀柄与刀身中间。可与天劫灵体手中雷刀不同的是,石武手中雷刀不止刀柄与刀身中间,就连刀身和刀尖区域亦现出一轮盈月,石武手中雷刀竟是双月之象!

随着灵族之语的“寂灭雷刃——现”与二者手中印诀配合无间,一股寂灭之气自雷刀之上轰然散出,灵植围栏内的五株空冥期绿藤,甚至忆月峰上除元叔外的所有生灵皆感气息一窒。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