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六百一十八章 正轨(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一十八章 正轨(中)(1 / 1)

正准备跟石武说等等过去落月峰喝茶的赵辛听到石武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又见他不似在开玩笑,于是他问道:“诸葛阳哪里有问题?”

石武拿起手中《木灵诀》原本道:“刚刚我在诸葛阳给我空白玉简的时候多了个心眼,我不止在玉简内部拓印下了《木灵诀》,就连玉简外面也覆盖了一层我的灵力。我们过来后我还能感应到我所留的那股灵力从供月峰方向传来,可就在我跟你说话之前,那股灵力消失了。想是他把我拓印的那枚玉简收入了某种特定的储物袋中。”

赵辛惊叹于石武身处忆月峰都能透过供月峰层层法阵感应到那股灵力。不过他还是想不通石武为何会去怀疑诸葛阳。在赵辛看来,诸葛阳进入拜月宫已经有些年月,拜月宫出了那么多事他都依然坚守着宗门,这中间说不定存在什么误会。赵辛问道:“小武兄弟你为何会在那玉简上做标记?是一开始就怀疑上他了吗?”

石武回道:“是因为赵大哥的一句话。”

“我的一句话?”赵辛更不明白了。

石武点头道:“赵大哥在进去藏术阁前跟我说起了拜月宫发生的那场闹剧,你说很多人很多事不到最后都看不清的。当时我心中就生出了对拜月宫门人的区别对待。等诸葛阳在那探知我弟子身份的时候,我就对他起了防范之心。我原本想通过灵气传音让你配合我,没想到你口快先把茵茵他们的信息说了出来,于是我就顺水推舟直接让诸葛阳去帮运转挑选功法。他推荐的这本《木灵诀》是不错,而我在看到其它几部木系功法的拓印玉简后,觉得那《木业功》亦不错。所以我故意让你品评,这《木灵诀》是功法原本,《木业功》是玉简拓印,这势必要涉及功法完整性的问题,你果然考虑到了这一点,而诸葛阳随后说出《木业功》的原本已经丢失也在我的意料之内。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他递过来那枚空白玉简后,我就故意在玉简外面也覆盖了一层灵力,加上我从前就有拿走功法原本的先例,所以我故意把那枚玉简放在架子上,就是看他会不会上钩。”

赵辛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一幅画面,那就是诸葛阳本是个垂钓之人,殊不知他在钓上石武所留小鱼的同时,他这垂钓之人已经被隐藏在海底似凶猛巨兽般的石武给盯上了。赵辛突然觉得眼前的石武有些陌生,或者说,他害怕这从外游历归来的石武。他盯着石武,下意识地来了一句:“你还是我小武兄弟么?”

石武知道自己的所言所行吓到了赵辛,他笑着道:“赵大哥,你我之间一如以前。”

赵辛听到这句也笑了笑道:“你这以前可别是来落月峰要物资那段啊,那时候我估计你没少想揍我。不过后面有一句说一句,我是真拿你当兄弟了。”

石武认同道:“我知道的。这拜月宫除了公孙大哥外,就属赵大哥你帮我最多。”

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赵辛心头,他开怀道:“走,我们回去抓他个现行。”

石武却没有往回走的意思,他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不是收起你的拓印玉简了嘛,我们直接过去把他的罪证找出来就行了。”赵辛道。

石武解释道:“他能在供月峰藏术阁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准备。我想他收走我的拓印玉简后肯定又放上去了一枚。若我是外面势力安插进来的棋子,我也会提前就拓印好藏术阁内所有功法术法以备不时之需。而且我都感应不到那枚玉简上的灵力了,那他所拥有的特制储物袋必定藏得极为隐秘,所以我们抓他现行很难。而且就算我们拿架子上那枚新的玉简质问他,他也可以推说是别的弟子趁着不注意拿走了我拓印的那枚,他最多就是个失职之罪。比起打草惊蛇,我们还不如放长线钓大鱼。拜月宫自从风灵大阵开启后,这里与外界的通信除了柳菡掌门外都被隔绝了。我想诸葛阳暂时也联系不上他后方的势力,那么我们只要在拜月宫再现尘寰之前处理他就行了。比起眼下要完成的诸多正事,他只是个小角色。”

尽管石武这么说了,但赵辛还是好奇道:“那诸葛阳是哪一方势力啊?拜月宫都这样了他还能一直潜伏,他怎么这么有耐心。”

石武听到耐心二字就莫名想到了无幽谷安插在外面的一根根针,他说出心中猜测道:“应该是无幽谷。圣魂门在这已有萧椋师兄,欲欢宗有许露师姐,无量寺的那个内应也已经离开了拜月宫。所以能这么忍的只剩下了无幽谷。”

石武知晓无量寺在拜月宫的内应为新月峰外门弟子赵海,而赵海与赵辛算是生死之交,所以石武不愿提起对方名姓,免得赵辛徒增烦恼。

赵辛想的则是石武既然可以如此平静地说出许露的名字,那就应该已经从那份情殇中走了出来。

念及往事,二人都同情地看着对方。

短暂的沉默后,还是石武先开口道:“赵大哥,你回落月峰吧。我把《木灵诀》给我那徒儿后还要去元叔那边请安,先前我未来得及询问他可有救唐仙人的方法。我就是厚着脸皮也要过去再问上一问。”

“好,那你忙完了就用传音玉佩通知我,我去洞府内备好灵茶等你。”赵辛在石武点头之后就从绿玉传送阵回去了落月峰。

石武则是径自过去了忆月峰后山。石武在将《木灵诀》交给林运转后就叮嘱他按照这本功法上的注释图解先行修炼,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等他过来时相问。

林运转如获至宝地收起那本《木灵诀》,在听完石武的嘱咐后就进去了洞府。

石武见他们三人都开始了修炼,他突然想到自己答应关肃的金丹期水属性金露玉灵肉还没拿给他。他决定等等过去落月峰后就跟赵辛说这事。

等石武带着蓝儿回至忆月峰山顶已是午后未时,他也没想到自己一回来比之在外面事情还多,不过能回家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石武一从绿玉传送阵出来就看到大白兔子正在阵前等着他。那三只灵米馒头应该已经被它全部啃完,石武抱起它时还听到它打了个饱嗝。

元叔依旧坐在长凳上晒着太阳抽着烟。他右肩上的情宙鸢正看着石武,可石武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石武怀中的蓝儿与他抱着的大白兔子隔着衣衫碰到了一起。蓝儿向上蹿升,探出小脑袋后就看到了同样是一身雪白但眼睛是红色的大白兔子。

大白兔子见到如雪貂一样的蓝儿亦是大感新奇,因为这忆月峰山顶除了后面石武带回的三条红灵鱼和偶尔飞过的鸟兽外,这是它唯一接触到的灵兽。

蓝儿感应到石武对大白兔子的友好感情,它对大白兔子口吐人言道:“你好。”

大白兔子并不会说人族之语,它一下子蹦出石武怀里,跳回元叔那边后从长凳上取下半只灵米馒头。它将那半只灵米馒头递向蓝儿,似是想它吃下。

“可以吗?”蓝儿用稚嫩的言语问向石武道。

石武点头道:“当然可以啊,你吃完了还能让大白陪你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不过那边的灵植围栏可别去啊,我当年在那里吃了不少苦。”

“好。”蓝儿说完就跳了下来,在接过大白兔子递来的灵米馒头后就一口一口地吃着。

长凳上的元叔见到此情此景说了一句:“看来这是你的本命灵兽啊,不然也到不了这山顶。”

石武见元叔出言,他快步走了过去俯身作揖道:“元叔好。”

元叔一抬烟杆将石武的身子直了起来,他说道:“前面你抱着那只灵兔我还能看成是那小家伙在对我行礼。现在就你一个人,这礼我就不愿受了。”

“元叔,望您看在印沁于我地魂内短短三十八年就炼化六颗九瓣寒莲子的份上,告知我可有相救唐仙人的方法?”石武为了唐一卓,连先前不愿意提及的印沁都搬了出来。

元叔呵呵一笑,目光似穿透石武肉身落在了天劫灵体身上。

天劫灵体在石武说完后正沾沾自喜,觉得石武还不是要用到它出的主意。可它听到元叔的笑声后就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它立马心无旁骛地不敢再去多想。它觉得元叔一定有那种可以看穿别人心思的术法。

石武见元叔只是笑着并没有言语,他又求道:“只要您为我提示一二,我可以将我那份未曾炼化的鸿蒙之气分一半给印沁。”

元叔对石武摇头道:“在这外隐界,不行。”

“那在哪里可以?”石武追问道。

元叔眼中现出追忆道:“那个地方唐一卓去不了,现在的你也去不了。”

元叔的话彻底打破了石武的期望,他知道若连元叔都下了这般结论,那唐一卓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看着石武失落的样子,元叔说道:“你不是有那恢复灵力和气力的蓝玉灵液么,让他每日喝上一杯,这三十年他应该可以过得舒服些。而且他最大的那个心结也在清醒时被你解开了,剩下的日子只要有家人相伴就好了。”

石武不懂元叔说的“清醒时”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对元叔做了个揖道:“多谢元叔。”

元叔没有去回石武什么,只是在那又抽起了旱烟。看他的神色,似在想着谁。

石武连青竹小屋都没回就先跟蓝儿与大白兔子打了声招呼,他要过去观月峰把这个消息告知唐云。

随着观月峰山顶一道绿色光柱降下,石武的身形出现在了绿玉传送阵内。

先前在外面晒太阳的唐一卓已经在座椅上睡去,他身上盖着一件蓝色的衣服,想是一旁陪着的唐云为他披上的。

唐云见石武来到,她轻轻起身走了过去:“小武哥哥,老仙长怎么说?”

石武低声道:“元叔说在外隐界没有办法。他让我把蓝玉灵液拿给唐仙人,说是唐仙人每日喝上一杯会有助于他的身体。”

“连老仙长都没有办法么。”唐云一直寄希望于元叔,但先前无论她怎么相求就是进不去忆月峰。如今见石武回来,她以为她父亲终于有救了,没想到等来的还是希望破灭。唐云的眼泪直直淌落,那伤感的玉颜看得人心疼不已。

石武拿出盛放金丹中期蓝玉灵液的琉璃瓶道:“这蓝玉灵液你先拿去,后面喝完了你再通知我即可。”

唐云接过那只琉璃瓶道:“小武哥哥,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石武回道。

许是听到了石武和唐云的说话声,唐一卓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他伸手扯了扯盖在身上的衣服,转头就看到了石武。他略带愠怒道:“石武?你小子还敢过来我观月峰啊!”

石武神色一变,他听出了唐一卓话中不对劲的地方。

唐一卓掀开身上披着的衣服,连旁边那根拐杖都没拿他就想站起过去石武身边。唐云见状立马回去扶住唐一卓。

唐一卓喘着粗气纳闷道:“云儿,为何我身子这么虚弱?我的金丹呢?”

唐云哄着唐一卓道:“爹,柳菡师伯说您练功出了岔子,他们正想着办法呢。”

唐一卓哦了一声也没在意这些,他顺手拿起旁边那根拐杖一步一缓地走去石武身边:“你小子才把我云儿屋外的阵法屏障弄坏了,这会儿又过来干嘛?”

“唐仙人,你……”石武发现唐一卓全然忘了先前的事。

此时唐云传音于石武道:“我爹自那三重淬体天劫之后就是这副样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小武哥哥,您别见怪。”

石武听后握着唐一卓的手道:“唐仙人,我就是回来赔罪的。唐云手里的灵液您每天喝上一杯,对您身子好。”

唐一卓嫌弃地甩开石武的手,在接过唐云手里的琉璃瓶后他才笑起来道:“你小子讨厌归讨厌,但这脑瓜子还是机灵的。这是你从老仙长那儿得来的吧。好了,我也不怪你什么了。你饭吃了没,要不要去下面饭堂吃一顿?我让老杨老马给你多打些肉食。”

唐云见唐一卓要拉着石武下去饭堂,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唐一卓说老杨老马的事。石武抢先说道:“唐仙人,我肚子正巧饿了,马叔杨叔的饭食我是最爱吃了。您在这坐着晒晒太阳,我自己去就行了。”

唐一卓还怕礼数不周地说道:“要不让云儿陪你过去也成啊,你小子毛毛躁躁的,我怕你把我这观月峰又给点咯。”

石武知道唐一卓的记忆还停留在他以引火术破了唐云屋外阵法屏障的时候,石武道:“唐仙人您就信我一回嘛,我怎么说都是喝了造化汤的忆月峰大弟子啊。”

唐一卓哈哈笑道:“也是。那你去吧,后面有什么不懂的木系术法可得过来问我啊。这拜月宫除了公孙师兄外,没人比我更懂木系术法。”

“好的!”石武像哄小孩一般把唐一卓哄回了座椅上,看着唐云转过身偷偷抹去泪水,唐一卓抱着那只琉璃瓶欢喜的样子,石武心里很不是滋味。

走在观月峰下去山道上的石武只有一种冷清的感觉,从前时不时传来的热闹声响已经荡然无存。等石武走到观月峰饭堂的时候,这里大门紧闭,周围更是蛛网遍结,看样子已经有很多年没开过了。

“难道观月峰的凝气期弟子都离开了?”石武御空飞起进入了饭堂的后院。后院的地面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石武没管这些进去了前面饭堂。由于饭堂大门未开,这里的光线极为昏暗,但石武还是看到那些桌凳整齐地摆放着,像是等等就要迎来一批又一批的凝气期弟子一般。

石武看着这里熟悉的陈设,待看到那张老杨老马用来打饭的桌台时,石武走过去坐了下来。他以前就是坐在这里,老杨老马不停地给他打着肉食,有次还被唐一卓看到了。

石武在拜月宫每一年的生辰日老杨老马都会为他煮上一碗长寿面,还会对他送上新一年的祝福。他记得那碗面很香,他每次连面汤都会喝得精光。石武睹物思人,他看着两边空荡荡的座椅道:“马叔,杨叔,我想你们了。”

石武在这坐了足足有半个时辰,他想着老杨老马对他的好,也在想着以后若在内隐界遇到二者的本尊,他该如何面对。石武只感觉这个问题比之先前在星辰空间创出拳开寰宇还要难。

石武摇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等以后上去内隐界再说吧。”

石武言罢就起身过去了后厨,那台灵石重碾依旧在那。他一甩上面灰尘,将这台承载着他过往回忆的灵石重碾装进了纳海囊中。

石武这时才看到纳海囊中他那些传音玉佩都在亮着,石武将来自唐云、林青、赵辛、林二狗、柳菡的传音玉佩全都拿了出来。他先以灵力注入唐云那块传音玉佩中,里面皆是唐云给他说的心里话。有对未来的迷茫,有对石武能外出游历的羡慕,石武一直听到了唐云哭着说唐一卓渡劫失败后的种种状况。

石武念起刚才唐一卓的模样,他长叹一声后又拿起了林青那块传音玉佩,与唐云的诉说心事不同,林青的传音玉佩中只有一句:“石师兄,你在外多多保重。”

不知为何,石武在听到这声“石师兄”的时候心中一疼。他外出游历前林青已经闭关,所以他们并未见面告别。石武记得自己最后一次与林青相见还是在她与许露比试之后。林青向他求证了他是否与许露在一起,而他也大方承认。是故他在听到林青让他小心许露的话后认为她是在嫉妒许露,而林青与他作别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欠你的人情已经还给你的女人了,你多加珍重”。

石武握着林青的那块传音玉佩,可许久过后他还是没有说出一语。他最终将林青那块传音玉佩又收了起来。

至于林二狗那块传音玉佩的内容,显然是林二狗将石武当成了追逐的目标。每次林二狗修炼至瓶颈就会对石武的传音玉佩说着自己的境遇,还说如果是石武遇到这种情况肯定很快就能找到解决方法。然后过一段时间,里面就会传来林二狗终于攻克修炼难点升修成功的消息。

石武笑着传音道:“二狗,你这也太厉害了,这才短短三十一年你就到筑基后期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石武随后就拿出柳菡那块传音玉佩,里面只有先前他们在找寻他时发出的“石武是你回来了吗?我听到了你的传音,可为何没看到你进入拜月宫”。

石武想着都已经与柳菡他们见过面了,也就没去回复。他最后才拿起赵辛那块传音玉简,只听里面赵辛一共传了近百条消息给他。不管是石武离开后赵辛对他的想念之情,还是告知石武他即将与万锦喜结连理。赵辛甚至在结亲前还与石武说着他那忐忑的心情。接着石武就听到里面赵辛念着万锦的各种好,还可惜石武没能喝上他们的喜酒。

在石武笑着的时候,他又听到玉佩内赵辛怒气冲冲地说李穆那些个白眼狼修为高了就直接闹着要出去拜月宫,而柳菡掌门偏偏还答应了下来。他说如果石武还在宫里,肯定能让柳菡掌门不放过李穆他们,石武听出了赵辛当时话中的无奈。

赵辛后面的消息就比较轻松了,除了有他厚积薄发凝出金丹,还有赵霖的降生。

石武听到最后赵辛寻找他时的那些传音,他以灵力注入那块传音玉佩后笑着道:“赵大哥,你真是个有福之人。”

石武说罢就将赵辛那块传音玉佩拿在了手里,他走出后厨御空飞起。

石武没有留意到的是,在那间观月峰饭堂里,有两道灰影正坐于以前老杨老马的位子上。它们正是当年老杨老马自戕前以秘法所留的残魂。那时公孙冶擒着月凌飞上去内隐界就发现老杨老马的本尊根本不知晓下界发生的事,他断定他们分身的魂魄没能及时通过六角星芒法阵上去内隐界。

这两道残魂对石武没有一丝加害之心,因此石武双掌中的卍字血印才未曾显现,石武也就没有发现它们。而这两道滞留在观月峰的残魂之所以一直没有离去,也许是在等内隐界大门再次开启的那一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