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六百零六章 双宗之战(终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零六章 双宗之战(终四)(1 / 1)

徐辉杰他们一边在外警惕兽王宗门人的巡逻,一边焦急地等着里面六角赤焰蟒的接应。

石武见前方迟迟未有动静,他问道:“徐长老,你是否记错了位置?”

徐辉杰看着周边草木确定道:“这是我昨夜出来的地方。”

石武见徐辉杰如此笃定,也就继续在这陪他等着。

待过去半刻时后,徐辉杰终于见到前方日阳月阴阵开启,他激动地正要跟现出身形的六角赤焰蟒说他们已经取回了玉清花,谁知耳边同时传来六角赤焰蟒的怒骂之声。其蛇躯上的许寅和那头花斑猛虎二话不说就朝他左右两侧的关肃和夏茵茵攻去。六角赤焰蟒更是用头顶最长的那根赤角往石武脑袋刺去。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徐辉杰根本来不及去劝阻。

石武也没想到里面驭兽宗门人出来就是相杀,而且听其语气是把他们看成了兽王宗之人。这么近的距离石武不能身化雷灵带关肃和夏茵茵逃开,在没有他灵力提前护佑的情况下,那些雷霆之力和雷灵状态下的速度对关肃二人造成的伤害不会比前方杀招来得小。

石武别无他法只得将自己的身子先移动到关肃三人前方,同时心念一动将体格伸展变大,以自身后背一挡许寅三者杀招。

砰砰砰三声,是许寅的青色法棍重重砸在石武背脊,是那头花斑猛虎咬在石武后颈,更是六角赤焰蟒的尖锐长角刺中石武背心。可三式杀招得手的他们没有任何喜色,反而满脸愁容。

许寅握着法棍的双手已经发麻,那花斑猛虎四颗最锋利的灵牙现出一道道细小裂纹,六角赤焰蟒虽然只是被反震之力震得蛇首晕眩,但一股绝望之感自它心中蔓延。

望着石武投来的眼神,六角赤焰蟒不得不承认,即便是自己全盛时期亦非眼前这十丈巨人的对手。

六角赤焰蟒悲叹道:“我驭兽宗亡矣!”

许寅听闻六角赤焰蟒凄凉之语,他亦准备杀身成仁:“老祖快走,我来挡他!虎意临身!”

只听许寅一声召唤,那头花斑猛虎面露悲恸之色,随即向前一扑直接钻入许寅体内。许寅

身子膨胀的同时脸上身上皆现出花斑虎毛,他之双目变成了慑人的棕色,其双手粗壮指甲尖锐如虎爪,他口中厉喝道:“死守宗门!”

许寅说罢双掌一合口中念咒,他赫然是要用在与灵兽融合的状态行自爆之举。

石武刚想说你们驭兽宗都这么莽撞么,谁知许寅直接来了这一出。石武赶紧收起到嘴边的话,他迅疾转身,右手食指在许寅合上的双掌间轻轻一挑,许寅才蓄到一半的自爆之势直接被石武打断。

许寅身子倒飞口吐鲜血,那头花斑猛虎亦从其体内滚落出来。幸好六角赤焰蟒以蛇躯接住他们,否则他们就要掉下一旁山道了。

此时才反正过来的徐辉杰焦急喊道:“焰蟒老祖,许长老!这是我们的援手啊!他是拜月宫忆月峰大弟子石武!”

“石武?”六角赤焰蟒听到徐辉杰此言,它惊疑道,“他真是援手?”

在六角赤焰蟒蛇躯上的许寅也朝石武望去,拜月宫空冥大典上的记忆涌出,眼前的蓝衣修士与记忆中的那个少年郎重合在了一起。他狂喜道:“你果真是石武!”

石武也在这时恢复了正常形态,他对六角赤焰蟒和许寅作揖道:“焰蟒老祖,许长老,方才我为了护我同门多有得罪。”

六角赤焰蟒转忧为喜道:“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快进来!”

石武此时也感应到有两股灵力正朝这边行来。未免打草惊蛇,石武就先带着林运转他们进入了前方石门,六角赤焰蟒在将石门关闭后又用那块黑白令牌升起那处山道前的阵法屏障。

两名穿着兽王宗服饰的门人随后来到。他们中瘦些的那个白衣修士道:“我就说你听错了嘛,这里怎么会有驭兽宗的援手,还什么拜月宫。”

另一黑衣修士道:“可我刚刚确实有听到有人在喊什么援手和拜月宫啊。”

那白衣修士拍了拍身旁的黑衣修士道:“老郭,一定是你昨晚喝的灵酿还没醒呢。那拜月宫自己都不保如何会派人过来援助驭兽宗。何况他们真能让驭兽宗有勇气出来打倒还好了。也就容圩长老引那王猛出来过一次,其余时候他们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这日阳月阴阵内。我们每日在卯时、酉时前再怎么叫阵他们就是不出来,真是没劲。”

那被叫做老郭的修士也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他笑了笑道:“我们去别处看看吧。”

那白衣修士嗯了一声道:“走吧。”

驭兽宗蛇道之内,徐辉杰等人正站在六角赤焰蟒的蛇躯上。

六角赤焰蟒边带着他们过去广场边听徐辉杰讲述他在迷雾之森中的经历。讲到后面的徐辉杰情绪激动地给石武下跪道:“石武,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必死于迷雾之森,更别说能带玉清花回来救宗主了。”

六角赤焰蟒见徐辉杰提起玉清花,而且看样子是石武取得了玉清花,它很想知道这其中的过程。

石武忙扶起徐辉杰道:“徐长老莫要如此。我此次也是运气好,我还在外围区域时就听到中部区域甚至是更里面的灵兽一众躁动。然后我在碧眼银狼的领地遇到了蓝儿,它应该是从中心区域跑出来的灵兽,它的腹袋中就有一朵玉清花。”

石武说着的时候发现蓝儿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然后他就感应到蓝儿对眼前这头六角赤焰蟒的畏惧。他轻抚着蓝儿的脑袋,以心音对它道:“不要怕,这是我公孙大哥义兄的宗门,这头巨蟒不会伤害你的。”

石武的话对蓝儿来说还是有用的,它即便是身子发抖还是会回石武道:“不怕。”

石武知道蓝儿胆小,他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帮它克服,他只能不停地安抚它。

六角赤焰蟒开口道:“对不起石武道友!方才我和许寅见徐辉杰伤成这样,你两位同门又一人扶着他一条手臂,我们只当他被你们劫持后胁迫着过来,准备趁虚而入攻打我驭兽宗。”

“焰蟒老祖言重了。”石武半开玩笑道,“不过说真的,你们刚刚那三式杀招要是我没抗下来,你们就是亲手杀了盟友啊。”

六角赤焰蟒埋怨许寅道:“许长老,你和你的本命灵兽太过冲动了。”

正在调息打坐的许寅闻言一愣,他身旁趴着的花斑猛虎碍于六角赤焰蟒的威严不敢做声。许寅冤枉道:“不是老祖您先骂起来然后我才和花虎冲出去的么?”

六角赤焰蟒咳嗽一声道:“好你个许寅,老祖不要面子的吗?”

许寅哦了一声道:“老祖我错了。”

“你错个屁,你现在这么一说谁都知道是我错了。”六角赤焰蟒没好气道。

石武他们听后都笑了出来,不过从许寅和六角赤焰蟒的对话中也可以听出,他们的心情比之先前轻松了很多。

六角赤焰蟒在又绕过一个路口后就带着石武他们回到了驭兽宗广场上。

石武他们齐齐走下,看着空旷的广场,石武问道:“驭兽宗的门人呢?”

许寅回道:“前面放出去了一批,没想到被圣魂门当成了暗算宗主的手段。如今剩下的那些门人在轮流维持日阳月阴阵的运转。兽王宗会在每日卯时、酉时聚集门人攻打日阳月阴阵,他们撑下来后就进行灵力的补给。”

“那你们驭兽宗每日的灵石丹药消耗会很大吧?”石武道。

许寅回道:“嗯,本来可以撑半年的。但圣魂门那条毒计太狠了,为了帮宗主抵御灵毒,我们的灵石丹药都在成倍地消耗。”

石武明了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帮王猛宗主解毒吧,一切等他醒来后再说。”

石武的话也是如今六角赤焰蟒他们的心声。

石武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将蓝儿抱出,关肃夏茵茵他们也是在这时才看清蓝儿的模样。

见蓝儿只是一头半尺长的小兽,身上绒毛还被污泥粘在了一起,六角赤焰蟒他们都是微微皱眉。

夏茵茵好奇道:“这就是迷雾之森中心区域的灵兽吗?”

蓝儿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它四肢趴在石武手掌上,一刻也不愿离开他。

石武抚了抚蓝儿的小脑袋,对夏茵茵他们道:“你们别看它个头小,但它在那罗盘失灵之后于迷雾之森上空为我指明了方向。要不然以我找路的本事,说不定现在还在迷雾之森里面乱转呢。”

关肃三人对石武的方向感还是很了解的,他们听后亦是感激地看向蓝儿。夏茵茵更是对蓝儿说道:“谢谢你呀。”

蓝儿偷偷瞅了夏茵茵一眼,在石武心音的鼓励下,它怯生生地说了“不用谢”三个字。

石武又在众人面前夸奖蓝儿道:“你真棒!”

若是那豹脸老者在此,它一定会比石武更为激动,因为蓝儿终于会说新的三字语句了。

驭兽宗一方六角赤焰蟒他们都对蓝儿的身份没多大兴趣,他们的目光都注视着蓝儿腹袋内的玉清花。

石武主动说道:“蓝儿,可不可以把你腹袋中的玉清花给我?”

蓝儿却出人意料地摇头道:“不。”

石武还是首次被蓝儿拒绝,他耐心道:“为什么啊?”

蓝儿摸了摸肚子,嘟着嘴委屈道:“吃肉。”

石武这才想起自己答应过它,在接到关肃他们后就给它吃肉的。如今都到驭兽宗了居然还没兑现,他惭愧道:“好好好,我先给你吃肉。”

石武说着就从纳海囊中拿出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凝气期金露玉灵肉。他将这些灵膳玉盒齐齐打开,五道金芒绽放,现出里面有着似花瓣似火焰印记的金露玉灵肉。石武说道:“吃吧,都归你了。”

蓝儿蹿下石武手掌来到那五只灵膳玉盒前。它把那五块金露玉灵肉都闻了个遍,最后先抱起土属性的那块金露玉灵肉啃了起来。那酥脆鲜香的金露玉灵肉一下子就让它推开了通向味觉新世界的大门。它一口接一口地咬着,不舍咽下地在嘴里咀嚼,直至把小嘴包的都鼓起来才吞下。可它实在包的太多了,即便石武已经在帮它捋着后颈,它还是被噎得喘不过气来。

石武问关肃他们谁身上有清水。可他们都已经辟谷,唯一凝气期的林运转前面也都是在行旅门飞舟上一路被招待过来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谁带有清水。

许寅见状说道:“我去后山帮你们取。”

石武见蓝儿噎得脸都憋红了,他说道:“来不及了。”

石武直接取出纳海囊中的蓝玉灵液,打开琉璃瓶后对蓝儿道:“这果液效用很强,你喝一小口就停下啊。”

蓝儿在石武倾斜瓶口时心领神会地喝着,总算是用蓝玉灵液把喉口的金露玉灵肉给咽了下去。

石武松了一口气道:“这些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你慢慢吃嘛。”

蓝儿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在石武要收起琉璃瓶时,它一只爪子抓着金露玉灵肉,一只爪子按着那琉璃瓶。

石武听到蓝儿的心音:“吃喝。”

“你要就着金露玉灵肉喝蓝玉灵液?”石武惊奇道。

蓝儿笑着点头道:“吃喝。”

石武问道:“你刚刚喝下蓝玉灵液时不会觉得身体难受吗?”

蓝儿原地跳了跳,兴奋道:“好受。”

石武感应到蓝儿体内确实没什么异样,他只得说道:“那你吃喝吧,但一有不舒服你可得停下来啊。”

获得石武同意的蓝儿开心地吃上一口金露玉灵肉就喝下一口甘甜清爽的蓝玉灵液,别提有多痛快了。

石武他们就看着蓝儿巴喳巴喳吃下五块金露玉灵肉,喝了差不多半斤蓝玉灵液。

蓝儿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示意石武可以收起蓝玉灵液了。

石武提起那只琉璃瓶,他都想找人来试试这里面的蓝玉灵液是不是流失效用了,不然蓝儿怎么可能一下子喝下半斤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这些事现在都得往后稍稍,他见蓝儿已经吃饱喝足,他指了指蓝儿腹袋中的玉清花问道:“这朵花可以给我了吗?我要拿它救人。”

在蓝儿眼里这玉清花难吃得很,它才不要呢。它直接从腹袋中取出玉清花递给了石武。

石武慎重接过的那一刻六角赤焰蟒他们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石武问向六角赤焰蟒道:“焰蟒老祖,这是传说中的玉清花吧?”

六角赤焰蟒看到每一朵花瓣上都有如宝石般的蓝色颗粒,它激动道:“应该是的!王猛有救了!”

可这时六角赤焰蟒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它不知道这玉清花该怎么解毒。它说道:“石武,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玉清花,你问下这头小兽该如何使用。”

石武拿着玉清花问向蓝儿道:“这花是怎么用的啊?”

蓝儿回道:“吃。”

“吃?只要吃进去就行了吗?”石武问道。

蓝儿点了点头,重复道:“吃。”

周围的人都对这灵智不高的小兽抱有怀疑,石武沉下心来,细想过后他突然回忆起三火南焰狮也说它的祖辈吃过这玉清花,那就说明这玉清花应该是内服的。

为了以防万一,石武对六角赤焰蟒道:“焰蟒老祖,你先让我用玉清花在王猛宗主体外试一下。”

六角赤焰蟒伸出它那条赤色蛇信,它小心翼翼地将裹着的王猛在蛇信上放平。

蓝儿在那条赤色蛇信出现时就一溜烟钻进了石武怀里。

石武看着俨然成了血人的王猛,他神色凝重地以玉清花先在王猛脸部血咒的上方缓缓移动,发现两者皆无反应后,石武更加确信这玉清花需要内服。石武看着失去意识身上满是血咒的王猛道:“王猛宗主这状态如何服食玉清花?”

六角赤焰蟒说道:“我能够与他体内本命灵兽蓄林鹿沟通,若我们想好了办法,它可以操控王猛的身体配合我们。不过还有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王猛身上的血咒已经到了一触即破的状态。我怕蓄林鹿操控王猛的身子一动,王猛就会化作一滩血水。”

“难题真是一茬接一茬啊!等王猛宗主好了我一定要去外面让那些兽王宗的人也做一道难题。”石武这句似在对自己说的话落在关肃他们耳中和驭兽宗一方耳中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见识过石武在群灵城手段的夏茵茵和关肃知道外面兽王宗的门人大限将至,而驭兽宗一方只是觉得石武在为眼前的棘手问题找一个宣泄口。

石武他们随后就在广场上讨论着如何让王猛服食玉清花。

期间许寅提出可以让宗内长老用水系术法将王猛肉身冰封,只留下嘴部位置,这样子蓄林鹿只要操控王猛张开嘴巴就行。可六角赤焰蟒提出了异议,说血人状态的王猛体内灵力殆尽,需要它通过蛇信输入灵力才能让他元婴暂时不被灵毒侵染。王猛体内的灵毒对灵力的吸摄极为可怕,若宗内长老使用水系术法冰封王猛肉身,势必会断开它输入王猛体内的灵力。它不能确定自己要提前输入多少灵力才能维持到长老们施展完冰封术法,再由蓄林鹿张开王猛的嘴服食玉清花。要是王猛在任何一个阶段被灵毒侵袭元婴,那就是必死之局。

被施放过灵毒也服食过灵毒的石武知道,六角赤焰蟒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石武想着要是王猛可以有自己的恢复之力就好了,可他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他立刻排除。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沉溺于这种想法那么他一辈子都不会找出正确解救王猛的方法。

时间很快就靠近了傍晚酉时,外面兽王宗门人不知是用了什么音波类的法器,他们的叫嚣之声穿透日阳月阴阵来到驭兽宗上空。

“驭兽宗的乌龟只会躲在龟壳里么?哈哈哈……”

“驭兽宗宗主王大乌龟死了没有啊?下次还敢不敢出来逞威风了?”

“我兽王宗以后就是迷雾之森外唯一的宗门了!”

……

徐辉杰听着那些挑衅之语,他问向石武道:“石武!你有办法救宗主吗?”

“我还在想。”石武回道。

徐辉杰从石武取回玉清花开始就在心中将石武认作唯一能救王猛的人。如今许寅他们的方法不能实行,石武又说还在想,徐辉杰只感觉他们被挡在了一扇大门外,一扇即便他们得到玉清花亦无法救回王猛的大门外。越想越乱的他心圈顿现,他情绪近乎崩溃地要冲出去与兽王宗门人拼命,却因体内伤势爆发猛吐数口鲜血。

石武见状立刻以灵力稳住徐辉杰,他看着双目通红的徐辉杰道:“徐长老!我们起码已经得到了玉清花,那就握住了救王猛宗主的钥匙!我们只要找对方法就行了,你相信我,我会救他!”

石武坚定的话语让几欲发狂的徐辉杰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握住石武的手道:“我相信你!”

石武对身旁的许寅道:“许长老,麻烦你先安排一处灵力洞府为徐长老疗伤。”

许寅明白石武的意思,他扶着徐辉杰道:“你先去休息一会,说不定石道友等等就想到办法救宗主了。”

徐辉杰听到这里对石武俯身行礼道:“有劳您了!”

待许寅带着徐辉杰离去,六角赤焰蟒对石武抱歉道:“对不住,这些压力不该担在你肩上的。”

石武摇了摇头道:“王猛宗主是我公孙大哥的义兄,这是我分内之事。”

石武说完就陷入了沉思,六角赤焰蟒和关肃他们也就不再打扰。

“这道难题的死结在于一旦焰蟒老祖撤去灵力,那王猛宗主就会因体内灵力不济导致被灵毒侵染元婴。那我可否以化灵状态直接破开王猛宗主腹部取其元婴,日后再为他找一具合适的肉身?不行!那些灵毒已经围聚在元婴附近,不管我从哪个位置抓取王猛宗主的元婴都会让元婴被灵毒侵染。看来玉清花才是解开这道难题的钥匙。焰蟒老祖说它可以与王猛宗主体内的蓄林鹿交流,也就是说蓄林鹿操控王猛宗主肉身这件事是可以确定下来的。那么问题就在于它一旦帮王猛宗主开口,那些血咒会否全部爆开。假设血咒在它控制王猛宗主开口时就全部爆开,那该怎么办?而且这些都要在焰蟒老祖蛇信输入灵力的状态下进行,若血咒爆开,焰蟒老祖也会身中灵毒。可若不在焰蟒老祖嘴中实行,那是不是代表要转移至别处?”这一系列问题让石武脑中生疼,但他并没有抗拒这些问题,而是一个一个梳理起来,“转移至别处的风险太大了,所以这件事必须要焰蟒老祖共同承担。那我需要为焰蟒老祖提供一个有着足够灵力的条件。用什么?蓝玉灵液!元婴中期的不行,炼傑那时候只是喝了部分元婴中期海玉桃切开的汁液就差点扛不住,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元婴初期的蓝玉灵液才最合适。蓝玉灵液有恢复气力和灵力的双重效果,我需要炼制可以灌满焰蟒老祖嘴中的蓝玉灵液,那样子焰蟒老祖那边的压力会小很多。接下来就是如何让玉清花发挥效用。蓄林鹿操控王猛宗主张嘴这一步避无可避,假设在张嘴的一刹那血咒会爆发,那我提前以灵力包裹玉清花再身化雷灵用灵气引导玉清花至王猛宗主丹田位置。雷灵状态下的我肯定比这些灵毒爆发的速度快!而且有焰蟒老祖和蓝玉灵液相助,王猛宗主自身亦能抵抗数息时间!可行吗?”

当焰蟒老祖、蓝玉灵液、身化雷灵、玉清花这四个关键点在石武脑中串联成线时,石武蓦然睁开双眼口中说道:“可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