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五百八十九章 顶膳争锋(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百八十九章 顶膳争锋(上)(1 / 1)

接下来的几日,刚升修至金丹中期的夏茵茵就又开始闭关勤修起来。

关肃见状就知道夏茵茵选了后面那条想跟石武并肩同行的路。关肃在佩服夏茵茵勇气的同时也不无感叹道:“爱当真能让一个人迸发出无限潜力。”

正在房内接受关肃指导的林运转听其所言不解地问道:“师尊,什么爱啊?”

关肃打了个哈哈道:“当然是师徒之爱了。你有石道友和我作为师尊,对你来说既是压力也是激励,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

已经服用了第一块凝气期金露玉灵肉的林运转谨记关肃的训话道:“师尊放心!徒儿定不会松懈!”

关肃点了点头后就准备出去房间。

林运转问道:“师尊您又要出去打探消息啊?”

“嗯,前面在宣衣阁都没帮上石道友什么,现在快到顶膳宗了,为师怎么说都要为石道友分忧。”关肃道。

林运转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道:“可是师尊,我感觉那些人根本不愿意透露给你实情。”

“为师又如何不知。但有些事总归要多做才能看到成果的。你好好修炼吧,我先去看看外面可有新上来要去顶膳宗的道友。”关肃道。

林运转哦了一声就继续打坐炼化体内金露玉灵肉的效用了。

出去房间的关肃其实是石武一行中压力最大的。他一直觉得在宣衣阁购买法袍时他没有尽到一个掮客的职责,他就想着在这艘飞舟上多打听些顶膳宗的消息,到时候也可以随机应变。所以他有空就会跟飞舟上行旅门的门人攀谈,这些行旅门门人因他是上品灵力房间的客人还会应对几句,不过在关肃要细问有关顶膳宗内情况和灵膳方面的问题时,他们就都避而不谈了。关肃看出他们的意思,于是就跟他们说若有要去顶膳宗的客人上来还请他们通知一二。

后续关肃虽然与一些去往顶膳宗的客人套上了话,但那些人讲的多是顶膳宗的一些奇闻,比如哪位长老炼制出了元婴后期的灵膳,又比如顶膳宗第三代弟子中以傅远风头最盛,其在火道上的天资万里挑一,即便只是金丹后期修为,但他已经能够做出同阶的金丹后期灵膳,据说他的资质都引起了内隐界宗门的注意……

待关肃明里暗里想要去探寻一些有关顶膳宗灵膳买卖的事情时,那些人都会警惕起来,甚至还会主动问起关肃身后的势力。可当关肃报出是外隐界北部拜月宫门人后,那些人就都只是笑笑,随即就不再与关肃说了。关肃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自然看出他们的笑意中多是轻蔑之意。

由于石武和夏茵茵都在闭关,这些事关肃也就只能在指导林运转时才吐露一二。而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这艘飞舟到达顶膳宗地界。

“各位客人,飞舟即将在一刻时后于顶膳宗外宗山门停靠,这是本趟飞舟的最后一站。因顶膳宗区域内有各地不同势力前来购置灵膳,还请各位客人下去后莫要与人生出是非。此乃行旅门对诸位的善意提醒。”行旅门负责到岸时间的门人发出通知后,飞舟上所有客人的玉简都亮了起来。

这十日时间石武在房内一直尝试着以各种方法填补眉间第二瓣红莲印记。不管是用火系术法直接注入还是服用从群灵城内获得的带有火属性的丹药,可这些都没有在第二瓣红莲印记内留下一丝火灵之力。

石武也在一次次失败后开始自我纠正,他原本以为这第二瓣红莲印记对应的是喉口正下方两寸位置上的第二颗血色圆球。可当他再次服下一枚火属性的丹药,以灵力运送到第二颗血色圆球附近后,他清晰地感觉到第二颗血色圆球确实吸收了这枚火属性的丹药,但这枚丹药内的火属性瞬间扩散至其余八颗血色圆球上。

石武也发现在这九颗血色圆球吸收了那枚火属性丹药后,他眉间第一瓣红莲印记闪过一丝光亮。

天劫灵体见状帮石武分析道:“难道是你第一瓣红莲印记内的火灵之力还未存够?所以你运用火系术法或者服下火属性丹药才不能在第二瓣红莲印记内留存?”

石武也想到过这个原因,可他总觉得问题不在这里。他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回道:“不应该!我前面在蓬莱城上空以千丈身躯形态化身火灵,我当时就有一种圆满的感觉。”

“圆满的感觉?”天劫灵体问道。

石武点头道:“嗯!怎么说呢,就好像这些火焰已经行至巅峰可以任由我从心所欲。”

天劫灵体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石武,我们雷族有阴雷、阳雷等多种分支,你这九瓣红莲印记会否代表着九种不同的火焰类型?”

石武闻言如醍醐灌顶,他很想去请教天魂内的凤焱,可当他看到凤焱面容痛苦地处在打坐之中,石武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天劫灵体见状劝慰道:“石武,起码可以确定你的路是对的。等凤焱大哥状态好些我们再从他那里打听一下。”

“嗯!”石武在心中做定之后耳边传来行旅门飞舟玉简内的通知,他起身道,“走吧,顶膳宗快到了。”

待石武出来,他看到关肃和林运转已经在飞舟的甲板上了,石武走过去询问道:“关道友,茵茵呢?”

关肃回道:“茵茵姑娘自那日上来后就又开始闭关了。”

石武疑惑道:“她不是刚升修至金丹中期么,这也太勤奋了。”

林运转问石武道:“师尊,勤奋不好吗?”

“也不是说不好吧。只是我在拜月宫有个师姐,她当初就是太过勤奋导致身体适应不了修为的增涨,差点危及性命。”石武想起以前林青的情况,心中有些担忧道。

关肃道:“我想茵茵姑娘有石道友给她的资源,应该不会遇到这等情况。石道友如果还不放心,也可以等她过来后劝劝她。”

石武听后点了点头。

行旅门的这艘飞舟缓缓停下,负责到岸时间的门人再次拿出玉盘通知道:“顶膳宗外宗区域已至,此处乃是我行旅门飞舟停靠站点,还请客人们交还玉简后依次下去飞舟。”

这声通知结束,飞舟上所有房间大门尽数开启。这是行旅门飞舟到达最后一站时的惯例,这样也可以提醒没有留意到玉简通知的客人。

夏茵茵自房门开启后才走了出来。她看到石武三人已经在甲板的下岸处等着她了,她匆忙地赶了过去。

石武见夏茵茵气色并无异样,就放心道:“茵茵,虽然勤快修炼没错,但还是要注意身体。”

夏茵茵心中一暖道:“多谢石大哥关心。”

石武看到前面的客人都下去了,就拿出玉简道:“好了,我们也下去吧。”

随着石武御空飞下,他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只见这里停靠着二十几艘行旅门的飞舟,而远处的山脉之间错落有各种洞府屋舍,其上来往之人多如牛毛。

关肃他们亦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

关肃感慨道:“这才只是顶膳宗的外宗啊!”

石武道:“走吧,但愿此行可以顺利些。”

石武说完就带着关肃他们与周围那些下去的乘客向着顶膳宗外宗大门飞去。

此时人群之中突然有人出声道:“是中州行旅门总舵的飞舟!”

石武他们循声望去,看到右侧空中出现了一艘比之他们那艘大上不止一倍的巨型飞舟。在那巨型飞舟停下来后,这飞舟上只下来一个儒雅修士和一名妙龄少女。

“怎么是她?”石武看到那妙龄少女后脱口而出道。

关肃问道:“石道友认识?”

石武道:“我和这名女子在赤日门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我当时用了换形之法,她应该认不出我了。可她不是在外隐界南部么?她爹怎么会放心让她在这时候出来乱走的。”

原来这妙龄少女正是赤日岛上行旅门管事宋夏的独女宋萍儿。石武记得当初炼傑分了一份元婴中期海玉桃给那宋夏,从炼傑和宋夏的关系来看,宋夏不可能不知道广虚道人他们为了争夺那一瓣海玉桃付出了什么代价。所以石武不明白宋夏为何不护在宋萍儿身旁,还让她到了这外隐界东部。

宋萍儿显然也从人群中注意到了石武投来的目光,她看到石武那双眼睛感觉有些熟悉,但配上如今这张脸,她却是完全认不出了。

宋萍儿身旁的儒雅修士问道:“萍儿师妹,你和那公子认识?”

“方元师兄,我只是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宋萍儿道。

方元轻笑一声,带着宋萍儿瞬移来到了石武等人身旁。方元问石武道:“不知这位小友是哪里人士?跟我萍儿师妹可曾相识?”

石武改变声线作揖道:“我乃是外隐界北部人士,与这位姑娘并不相识。”

宋萍儿听到石武的声音就确定这人非是那日在珍烩坊遇到,又在炼傑三千岁寿诞上献出奇果的星璇宗风暖。

宋萍儿说道:“方元师兄,我们还有正事呢,就不要在这逗留了。”

方元一听也是,他对石武等人道:“那就不打扰小友们了。”

那方元话音刚落,附近就有二十几股灵力波动生出,二十几道身影随即瞬移来到。他们异口同声道:“属下参见方元管事。”

方元见是行旅门众飞舟的操控者,他笑了笑道:“诸位同僚无须多礼。”

石武正欲离开就又感觉到后方来了一股起码是元婴后期修为的灵力波动。一袭青衫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名赤眉公子瞬移出现。

那中年男子笑着道:“多年不见,方道友风采依旧啊。这位可是文泽前辈新收的宋萍儿姑娘?”

方元见到来者神情庄重地作揖道:“方元见过傅道友。小师妹,这位是顶膳宗傅清前辈,乃是外隐界十大灵膳师之一。他身旁的是其公子傅远,是外隐界公认的灵膳奇才,就连虚灵子前辈都说他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宋萍儿和行旅门众元婴修士对那傅清父子行礼道:“见过傅前辈傅公子!”

傅远回了个礼后,傅清哈哈笑道:“远来是客,大家就不用这么拘礼了。方道友,随我过去顶膳宗内阁吧,我虚灵子师尊已经等候多时了。”

方元闻言就对傅清道:“有劳傅道友引路了。”

傅清正准备带着身旁的傅远瞬移,就看到傅远正盯着离开的石武背影看着。傅清问道:“怎么了?”

傅远回道:“我体内的火灵根受到了某种感应。”

傅清疑惑道:“哦?什么感应?”

“它在畏惧那人。”傅远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感到不解。

傅清笑了笑道:“远儿,你一定是刚做出元婴初期品级的火灵须根肉导致体内灵力不稳才产生了这等错觉。”

方元等人听到傅远的话后还觉得传闻中的灵膳天才不过如此,可一听傅清说才是金丹后期的傅远已经可以做出元婴品级的灵膳,他们这些元婴修士眼中的惊诧之色顿显无疑。

傅远自语道:“也许吧。”

傅清见石武一行过去了外宗山门,也就不再理会地对方元道:“还请方道友跟着我的灵力一同瞬移过来。”

方元双指点在宋萍儿肩头道:“好。”

随着傅清瞬移离去,方元亦在后面带着宋萍儿一同跟上。

再说石武四人来到顶膳宗外宗大门就看到前方有三条通道。最左边那条通道上并没有多少修士,石武看到走在上面的那些人都身带贵气,有一两个还回首轻蔑地看着已经排到山门外那条通道上的修士。

石武觉得既然左边通道人少那就先过去问询一下。

通道口的两个顶膳宗门人笑着恭迎道:“请您出示我顶膳宗的入宗玉牌。”

石武回道:“我并没有入宗玉牌。”

那中等身材的顶膳宗门人脸色明显落了下来,但另一高个汉子还是很有耐心道:“那请您出示外隐界各区域前十宗门或者背后世家的身份证明。”

石武问道:“这条通道只给外隐界各区域前十宗门或者厉害的世家开启么?”

那高个汉子回道:“嗯,不过您如果与我们顶膳宗有相熟的长老或者客卿,也可以让他们过来接您进去,不过只限您一人。”

那高个门人说完之后旁边那个中等身材的门人就小声道:“于师兄,你何必跟这人多费口舌。他们肯定是初来我们顶膳宗不知晓我们顶膳宗的规矩。”

那于姓门人道:“张师弟,正因为他们不清楚我们才要跟他们说明。这也是师父安排我们在此的原因。”

那张姓弟子不耐地摇了摇头,他一直觉得在这当个守门弟子对他来说就是大材小用,他没想到自己这于师兄还当成了一份正职。

那于姓弟子继续对石武说道:“这位道友,如果你不满足以上条件。那么你只能去中间那条通道排队,然后外宗弟子会帮你们登记所需的灵膳。不过我们顶膳宗有规定,非各区域前十宗门或者世家望族,我们顶膳宗一律只提供元婴以下品级的灵膳,还需在登记之时就验明身上灵石好物的多少,以免双方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石武对那于姓弟子感激道:“不知道友怎么称呼?”

“我名于灿。”那高个弟子回道。

石武作揖道:“多谢于道友为我讲解。吾名石武,来自外隐界北部。于道友,不知最右边那条通道是为何用?”

于灿听后面色一变,他劝说石武道:“石道友,最右边那条通道非是给常人所用。你们若要购买灵膳还是去最中间那条通道吧。”

“好的。”石武说完就带着关肃他们过去了中间那条通道排队。

那张姓弟子等石武他们走后就对于灿道:“于师兄,反正闲来无事,你为何不让他们过去最右边那条三重试炼之路啊。我们也好看个热闹。”

于灿轻声斥道:“张林!师尊让我们过来守门不是让我们给别人脸色看的。而且那条三重试炼之路或许对那些没有身份没有灵石的人是一线希望,但我们如果让那些正常过来购买灵膳的修士去闯,那就是祸害之举了。无论是自己的良心还是师尊那边,你觉得过得去吗?”

那张林腹诽道:“你就会拿师尊压我。那些个没身份没灵石的死了也就死了,有什么好可惜的。”

不过张林面上还是说道:“于师兄教训的是,师弟错了。”

于灿语气缓下来道:“张师弟,别觉得在这守门是件苦差,师尊是在给我们多与那些大宗门人接触的机会。以后我们说不定就能靠这些人脉获得机缘呢。”

张林才不信这些,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石武他们过去中间那条通道排队后,关肃自责道:“对不起石道友,我没能打探到顶膳宗的消息,害你丢人了。”

石武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说道:“没事的。”

关肃看着前面的长队,觉得他们起码得排到傍晚才能进去顶膳宗外宗,他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

林运转看到关肃愧疚的样子,他直接把关肃在飞舟上的经历告诉了石武。

石武听后说道:“是我让你们受累了。关道友,我以前答应过你,会给你一个和顶膳宗公平对话的机会。不管这笔灵膳买卖成不成,等等上去这外宗登记,我都会以拜月宫的名义让他们去通知虚灵子,说我们要跟他谈一笔大买卖。”

“嗯!”关肃感激道。

石武他们一直从午后等到了夕阳西下,好不容易来到外门的待客处,那接待的弟子却比最左边那条通道上的张林还要傲慢。他直接问石武道:“你们哪里来的?”

“外隐界北部拜月宫。”石武回道。

那名弟子写下“外隐界北部拜月宫”八个字后又挠了挠头道:“外隐界北部有这宗门吗?”

石武回道:“有的,差不多四十年前,你们宗主还亲自过去观礼我公孙宫主的空冥大典。”

那名弟子一拍脑袋道:“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宗门啊。”

石武正要说可否上去通传虚灵子就看到那名弟子把记录下的“外隐界北部拜月宫”八个字划掉了。

石武问道:“你这是何意?”

那名弟子道:“对于那些隐世的宗门,我们外门懒得记录,直接以散客对待。你们要何种灵膳什么品级?”

石武道:“我说要多少就有多少?”

“哟,你口气还不小。外隐界北部不是圣魂门的天下么,你们拜月宫就算买去灵膳也没多少用吧。”那名弟子嘲笑道。

石武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那名弟子。

那名弟子被石武看得心里发毛,他说道:“你可要知道这里是顶膳宗!”

石武道:“我要筑基初期至金丹后期永久增加灵力的灵膳各五千份,筑基初期至金丹后期扩张灵脉的灵膳还是各五千份。”

“你这是要当饭吃么?”那名弟子听到石武这话吃惊道。

石武问道:“没有么?”

那名弟子冷笑道:“行啊,一共三百万块六角菱形的上品灵石,拿来吧。”

关肃听后愤怒道:“你在开什么玩笑!就算在珠光阁买这些也不需要这么多灵石!”

那名弟子瞅向石武道:“不是他先开的玩笑么?小子,你还别不服气,所谓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你们那宫主被封修为后就不是什么外隐界第一人了。圣魂门早已经跟我们顶膳宗谈妥了条件,每五十年供应一批灵膳给他们。”

“原来你是仗着这个才如此有恃无恐。”石武明白其中缘由道。

那名弟子也就笑着道:“不错。你要是真有本事,大可以去最右边的三重试炼之路一闯。闯过了我们宗门会以各区域前十宗门的礼仪待之。你们所要购买的灵膳顶膳宗也可以从优售出。你有胆量的话就以灵力注入这块玉牌,在你闯三重试炼之路时你这三个门人也会受到我顶膳宗一时的庇护。”

石武看着那名弟子手中的玉牌道:“你光说闯过去的好处,却一点没提那三重试炼之路的危险,你是很想让我去闯吧。”

那名弟子见被石武看破了心思,他不耐烦道:“你就说敢不敢吧?要是不敢就别在这里浪费我时间,我顶膳宗的外门弟子可比你拜月宫任何一人都金贵得多。”

啪的一声,石武一巴掌甩在那外门弟子脸上,将他打飞了出去。石武对那愕然的顶膳宗外门弟子道:“我不止敢打你,还敢说我拜月宫任何一人都比你顶膳宗虚灵子金贵得多。”

那外门弟子大喊道:“有人闹事!”

可石武此刻已经拿过那外门弟子手中玉牌,一捏之下,最右边那条暗着的三重试炼之路上突然传出一道阴森话语:“好久没人来让我们玩了,小的们,好好享受一番吧。”

话音落下,一双双瘆人的绿色眸子自黑夜中亮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