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五百七十五章 公道难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百七十五章 公道难寻(1 / 1)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刘喆惊骇之余当先反应过来。他护着被断去左臂的刘谨迅速后撤,刚想喊人就发现外面已经站满了城寨居民。刘喆不知道他们是何时过来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看到了多少。

不过刘喆也管不了这些了,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帮刘谨的断臂止血。

刘谨如今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整条左臂被断的他喉口只能发出“呃呃呃“”的沙哑声响。刘谨很想问他爹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他左臂上传来钻心的痛,他不是应该打在林运转身上听着林运转的惨叫声么。可不容刘谨多想,他脸上的灵毒趁他断臂之后体内灵力涣散,又开始发作起来。只见刘谨痛苦地用变形的右掌拼命挠着已经满是黑色血痕的脸庞。他整个人变得狂躁不安,想要发泄却又找不到发泄对象。

刘喆赶紧握住刘谨的右臂,他想让刘谨冷静下来:“小谨你不要动!你左臂没了,爹先帮你止血!”

刘谨一听自己的左臂没了,他一把甩开刘喆的手。他在那里无声地嘶吼着,嘴巴里居然发出了类似于“杀……杀……杀……”的声音。

刘喆明白刘谨的意思,可如今对方修为难测,他如何敢冒然行动。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药,强行给刘谨服下后,刘谨断臂处的鲜血才慢慢止下来。可刘谨的情绪依然很不稳定,他身上透出的疯狂杀意让外面那些城寨居民都感受得到。

刘喆知道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他手掌轻拍在刘谨后颈处,先将他打晕了过去。他随后望向林运转身前的那道蓝色身影,看到蓝芒散去后其内现出了石武的身子。

“怎么是你!”刘喆心中的震惊难以附加。他明明看到石武上去了行旅门的飞舟,按道理此时不可能再出现在城寨中。

外面围拢过来的城寨居民也看清了斩去刘谨一臂救下林运转的人是石武,他们这才知道石武的修为比之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那些在下午说石武是捡破烂的居民都有些不太敢站在前面。

重伤到几乎要昏厥的林运转见是石武来到,他安心地笑了起来:“恩公,我活下来了。”

“嗯,你活下来了。”石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两颗疗伤丹药给林运转服下,再以自身灵气牵引把那两颗丹药在林运转体内全部化开。这过程中石武发现林运转的肋骨断了四根,五脏六腑也有着不同程度的损伤。

石武看到缺了三颗牙的林运转在那开心地笑着,他心中莫名涌过一丝心酸。他说道:“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部交给我。你伤得很重,至少要好好躺两个月。”

“恩公,我想坐着……看他们得到报应。”林运转请求道。

石武将林运转扶着坐了起来,又取出三块上品灵石道:“那你慢慢吸收这三块灵石内的灵力,它们可助你巩固刚才那两枚丹药的药力。”

“多谢恩公。”林运转在接过那三块上品灵石的同时悄悄将绑在右臂上的蓄影石给了石武。

石武也顺势将蓄影石先收入自己袖中。

刘喆知道石武很可能就是那个闯入自己家中的神秘修士,但他还没想明白石武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如今只能抢占先机,只见他恶人先告状道:“你这外来人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我儿!”

石武起身反问道:“那你为何深更半夜出现在林运转家中?”

在围过来的那些城寨居民中,高华已经用灵气传音给刘喆通风报信道:“刘老,是肖兰那丫头大喊着出事了把我们这些人聚过来的。”

刘喆听后狠狠地盯了肖兰一眼。

肖兰正视刘喆道:“刘老,你身为城寨的主事人。为何会与刘谨出现在林运转家中?方才还有杀他之嫌疑!”

刘喆脑海中思绪飞快闪过,他拼命想着应对之策。他暗恨自己太过大意,不应该因为林运转只是个凝气六层的小鬼就放松警惕。现在害得刘谨如此惨状,还让自己陷入被动之局。但他毕竟是活了两千多年的元婴修士,他立刻就通过刘谨的伤情回击道:“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不是因为林运转这小子!”

肖兰和周围城寨内的居民不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喆振振有词道:“林运转这小子通过高华联系我儿小谨,让小谨于今夜子时过来他家。说是要用三角棕鹿的三根鹿角作为交换,想从小谨那儿换些灵石作本钱,要自己去做生意。这件事小谨跟我说后我也是深表怀疑,哪有深夜找人去换灵石的。但我想着这林运转乃是我们城寨的一员,又孤苦无依的,就让小谨去了。可我见小谨许久未归,就放心不下瞬移过来看看。哪知道一出现就看到林运转不知从何处得了一件灵毒暗器,居然直接偷袭我家小谨。你们看看小谨现在的惨状,如果是换了你们,你们会不会一时冲动想杀了这小鬼!”

刘喆说到激动处还用手里拐杖用力地向地面一顿。

高华这时也悲痛地跪地说道:“对不住刘老!我没想到林运转居然这么歹毒!都怪我!我不该念在过去他爹跟我的情分上帮他传这个信的。”

周围城寨居民看到刘喆义愤填膺的样子,又见高华出来作证,他们中大部分人都开始相信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是因为林运转先下了毒手。

刘喆趁势反击道:“肖兰!你倒是说说,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

肖兰看着周围城寨居民怀疑的目光,她坦然道:“我收到了消息,说今晚街尾会出大事。让我听到雷声为号就带城寨居民过来。”

刘喆一听这话,立马逼问林运转道:“好小子!居然用出了这么个苦肉计!快说,你的金丹期法宝从何而来,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刘喆其实已经说得很直白了,这里除了石武外还有谁会给林运转金丹期法宝呢。

林运转无奈地摇头道:“还好恩公跟我说过这世上最不该在意的就是仇人的话。要是换了以前,我肯定已经百口莫辩被气得吐血了。”

石武见林运转淡然应对刘喆的质问,他心有所慰道:“不错。”

刘喆才不管石武跟林运转说了什么,他从石武明明身怀高深修为还一再隐忍就判断出石武应该出自一个大宗,他这种大宗门人处处都要讲一个理字。而刘喆最喜欢应对的就是这种人,他见林运转避而不答,就直接问向石武道:“林运转以前在城寨内还算老实,自从你来到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刘喆矛头直指石武,周围的城寨居民也对石武怒目相视。

石武看着短时间内就可以做到颠倒黑白的刘喆,他庆幸自己留了多手准备。他默默将灵力注入袖中蓄影石中,边等着里面的声音传出边拖延时间道:“我也没做什么。只是给了他一件名为摄魂香的法宝。我跟他说,若有人觉得他无依无靠就肆意欺凌他,那他一定要找机会积蓄最有力的一击!就算是死也要咬对方一块肉下来。”

“果然是你!”刘喆没想到石武居然就这么承认了,他继续施压道,“我儿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多次加害他!不要以为你背靠大宗门就可以任意妄为!你当我们城寨当宣衣阁是好欺负的么!”

周围的城寨居民在刘喆的鼓动下身上法袍光亮闪现,大有一言不合就冲上去搏命的架势。

此时石武拿出袖中的蓄影石,里面已经传出刘喆父子来到林运转家时的对话。不管是刘喆父子一来就说他们的目的是杀了林运转还是刘谨叫嚣着“这城寨是我爹做主的!你这贱种我们想弄死就能弄死”,周围听着的城寨居民都是瞳孔放大不敢置信。

等那些城寨居民听到先前那场骗局是刘谨一人导致,还把他们看成是蠢货后,他们都怒不可遏地看向了刘喆父子。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刘喆直到刚才还把他们当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

刘喆此刻冷汗涔涔,他从未想过有人会这么使用蓄影石。可如今他们父子的对话如铁证一般暴露于城寨居民面前,他脑子嗡嗡作响,慌神之后他大喝一声道:“石武受死!”

只见刘喆周围灵力波动,转瞬间已出现在石武身后,他手中拐杖高举直插向石武后脑。

石武左手护住蓄影石,回转身子的同时右掌轰出直取刘喆腹部元婴。可诡异的是,当石武的手掌触碰到刘喆法袍,刘喆还未有反应,他那件法袍的腹部居然自行扭曲旋转,在石武手掌抓到一把藤条之后立刻断裂,带着刘喆迅速撤离石武的攻击范围。

“嗯?”石武凝视右手中如活物一般的绿色藤条,他又看到远处刘喆身上并无破损痕迹的法袍,他像是在确认什么一般主动松开了手中的绿色藤条。

随后石武就看到那些绿色藤条自主飞向远处的刘喆,在飞至刘喆法袍上后就融了进去。石武双目一亮道:“怪不得炼门主虽与苏密不对盘,但还是对宣衣阁的法袍夸赞不已。这法袍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远处的刘喆不清楚石武为何会释放那些绿色藤条,但他已经惊惧于石武的速度。他深知若不是身上水木双属性的元婴后期法袍相救,他很可能已经是元婴被擒的下场了。

“想逃?”石武见刘喆直接抛下地上的刘谨向着城寨外瞬移逃开,他把两块蓄影石给林运转道,“运转,我去把刘喆擒回来。这块蓄影石听完了就继续给他们听另一块,让这里的城寨居民知道自己被他们当枪使了多少年。”

“是!”林运转接过蓄影石后就看到石武身聚蓝芒,一闪消失。

高华见石武离去,他还想上去夺走林运转手里的蓄影石,却被肖兰等愤怒的城寨居民在他动手前就按在了地上。

肖兰恶狠狠道:“你个狗腿子!都到这时候了还死性不改!”

高华也是身不由己,刘喆在离开前以灵气传音给他,让他找到机会就抢走蓄影石消灭证据,说事后他们刘家必定会重谢于他。高华这才壮着胆子上去一试,哪知道这里的城寨居民已经不给刘喆面子了。

高华只觉得刘喆这次大势已去,他都在心里细数着自己的罪状了。

夜空之中,石武所化的蓝芒身影一次次围追堵截刘喆的那道青芒。

刘喆起初还想跟石武比拼灵力,可他发现即便自己一刻不停地瞬移,石武总能提前出现在他瞬移的位置。他随后越是瞬移越是心惊,因为他发现石武并非是在瞬移而是单纯地在用速度。刘喆只得靠着身上元婴后期法袍的阻挡,一次次险象环生地变换位置,再以传音玉佩通知罗云芹。

石武好几次已经抓到刘喆身上了,可那法袍也是不顾一切地护着刘喆。石武不忍这么好的法袍毁在自己手上,也就边追击刘喆边想着办法。

石武体内天劫灵体知石武心意,但天劫灵体看不惯那法袍一次次利用石武不愿毁它的心理助刘喆逃脱。天劫灵体直接开口道:“石武,你再这么耗下去,说不定林运转那小子都被杀人灭口了。”

石武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回道:“有那些城寨居民在林运转不会有事。”

“那你就准备一直追到那刘喆灵力耗尽为止?”天劫灵体问道。

石武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他回道:“这件法袍起码是元婴后期的,它给我的感觉和刘喆家那株灵植一模一样。刘喆死不足惜,但要我毁了这法袍,我真的有些不忍。”

天劫灵体突然灵光乍现道:“既然和刘喆家那株灵植一模一样,那这法袍就算毁了也可以让宣衣阁的人再做一件啊?何况这东西像是活物一样,它不是仗着你不忍毁它么,你每次从刘喆身上扒一部分下来,到最后看看它是认你这个主人还是认刘喆这个主人。”

石武茅塞顿开道:“好主意!”

石武说干就干,在刘喆再次瞬移出现后,石武一把抓向刘喆胸口,那灵植法袍不出意外地盘踞在石武手臂上为刘喆抵抗。那灵植法袍还以为石武会照旧松开刘喆,可这一次石武却一把将它从刘喆身上拽下来大半。

刘喆惊慌之下立刻瞬移逃遁,他每一次出现身上的灵植法袍就会少一部分,等他身上被扒得只剩一件普通内袍后,石武的右手已经穿透他的腹部,抓在了他的元婴之上。

而石武左手掌中已经凝聚成形的那件灵植法袍还想钻回刘喆身上。石武索性放开那件灵植法袍,紧接着他左手引火术起,他威胁道:“若你回去,我顷刻将你焚之!若你愿意归降,我会帮你找个好主人。”

那件灵植法袍感受到石武手上传来的火焰威力,它在犹豫了一阵后就灰溜溜地从刘喆身上退回,轻轻缠绕在石武左臂上。

天劫灵体见状大笑道:“看吧!就跟你说不能惯着它!”

外面的石武虽然神情严肃,但他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他恭维天劫灵体道:“这方面你当真有经验!”

石武不待天劫灵体继续自夸,他以自身灵力隔开刘喆元婴和肉身的联系,擒着他回去了林运转家。

此时这里的城寨居民已经通过林运转手里的两块蓄影石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石武擒着刘喆回来他们非但没有任何想上去相帮刘喆的举动,反而都在那拍手叫好。

石武把刘喆扔在地上道:“我知道你们城寨的居民都很有血性,所以这人我交给你们处置。他们父子的所作所为想必你们也一清二楚了。林凯从未坑骗过你们,恰恰相反,他才是被害得最惨的那个。现在林凯死了,林运转也差点被刘喆父子杀害。我希望大家可以给林凯一个公道,给林运转这孩子一个公道!”

城寨内气愤的居民虽然听出了石武的意思,但真要他们中的谁出来杀了刘喆父子,他们却是一个都不敢的。

林运转见众人不为所动,他踉跄着站起,对众人俯身作揖道:“各位长辈,家父是清白的。他被刘喆一家坑害,还请各位长辈给他一个公道。”

林运转说完之后,只有肖兰开口道:“运转,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可否先将刘喆一家关押起来,等我外公他们出关后再做定夺?”

林运转握紧手中蓄影石,他不明白为何在这么确凿的证据面前还是这等结果。他不敢想象要是没有石武那一步步的安排,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

其实这结果也在石武的意料之内,毕竟刘喆是城寨的主事人,若要推翻这片天,就需要另一个能服众的人站出来。现在石武最担心的是先前那件事苏密会否是在知晓的情况下选择帮刘家隐瞒下去。

就在石武想去传音与肖兰询问时,一阵咳嗽与拐杖拄地的声音由远及近。

只见罗云芹来到场间,她看着被擒的刘喆和断去一臂昏迷在地的刘谨,她的心在滴血。可她知道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她说道:“这件事是我们错了。欠你们的法袍我们会想办法偿还给你们。至于林凯,我们刘家可没让他去死,是他自己要以命相抵,希望可以让林运转能在城寨内重新抬首做人。他的命不该算在我们刘家头上。”

林运转反驳道:“那今晚他们父子杀我之事呢?”

罗云芹冷冷地盯着林运转道:“那你死了么?”

林运转咬牙切齿道:“难道只有我死了才能定他们罪?难道我只能任由他们杀就不能反抗?”

“你没反抗?我儿的脸,一条左臂,我夫君的尊严地位今日都毁在了你手中,你还不满足?”罗云芹怒声道。

罗云芹不再理林运转,转而看向城寨居民道:“我已经通知苏阁主他们过来了。要是你们还有异议,等等可以听苏阁主是怎么安排的。”

那些城寨居民一听苏密之名,几乎都在心中做好了决定。

石武注意着城寨居民的神情变化,他反而越来越轻松了。林运转的周身已经被石武的灵力包裹。只要苏密一来,不管是寻得公道还是以恶制恶,石武都要把这件事彻底解决。

过了不久,三名老者瞬移出现在场中,其中有两名神色疲惫不堪。

罗云芹当先行礼道:“老身给苏阁主、方长老、李长老请安。”

周围城寨居民也都向那三位老者请安行礼。

最中间那名穿着赤袍的老者赶紧上前扶起罗云芹,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刘喆父子,转而对石武道:“外来人,这是我们城寨的事情,你可以离去了。”

林运转着急地将蓄影石递给那名身着赤袍的老者道:“苏阁主,这是刘喆一家坑害城寨居民,又来杀我的证据。”

苏密接过那两块蓄影石道:“这件事我差不多了解了个大概。你放心,不管是灵石还是功法,或者进入后面宣衣阁修行,他们都可以补偿给你。”

林运转听到苏密第一句时还心怀期待,可苏密后面说的让林运转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震惊地问苏密道:“我要的是补偿吗?他们已经认罪了,为何你不把他们当众诛杀以正视听!”

苏密眼神微眯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我说错了吗?”为寻一个公道的林运转丝毫不让。

砰的一声,林运转身前凭空出现了五个手指印。若不是石武早有防备,林运转现在起码是下巴脱臼的下场。

石武来到林运转身前,他正视苏密道:“你不想让他说话?”

“你很喜欢管闲事。但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管我宣衣阁城寨之事?”苏密又对林运转道,“你是我城寨之人,若你还想在城寨生活,那你就必须接受城寨的规矩。若你要脱离城寨,那你父亲跟你将再无关系,你就没资格帮他去讨要什么了。”

林运转崩溃地瘫坐在地,苏密的话将他置入了无尽黑暗之中。

“林运转,你可愿意以城寨居民的身份加入我拜月宫?”石武的话如一道穿透黑暗的光束将林运转拉了回来。

林运转泪如泉涌,叩首在地道:“弟子愿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