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五百四十五章 前仇待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百四十五章 前仇待清(1 / 1)

经过一夜的休整,石武和夏茵茵在朝霞漫天时再次启程。与来时被心圈所困的压抑不同,如今的石武在夏茵茵真情实意的开导下如拨云见日。

那六株沐浴在霞光之中的灌木在石武和夏茵茵离去时对他们轻舞着枝条。尽管石武说它们互不相欠,但它们还是将石武当成了恩人。

石武边与夏茵茵向东飞行边询问她和千手当年从高林宗离开后的事情。

夏茵茵于是就把她和千手传送到须离岛行旅门后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了石武。她也跟石武讲了其在深海灵兽区失踪的那段时间,高林宗不仅将她和千手奉为上宾,还为他们在深海灵兽区建造了一座远距离的传送阵。

夏茵茵怕石武误会,说完之后还解释道:“石大哥,我知道你跟高林宗之间的恩怨。我并不是想劝阻你报仇,我只是想告诉你他们这些年做的事情。”

石武笑着问道:“那你觉得我要不要杀了高旭?”

夏茵茵纠结道:“我先前恨死了高林宗的每一个人,特别是那个设计你的高旭!我巴不得石大哥回来后一巴掌拍死他!可随着我从林澜那里知晓了高林宗的内幕,我突然又觉得他很可怜。他虽贵为宗主,却时刻活在被高林吞噬的恐惧中,还要每日与其相处不被高林看出有任何异常的地方。这就和我那时候被夏老婆子收留,时刻担心着被她卖出去一样。要不是遇到石大哥,我或许比他还要不堪。”

石武见夏茵茵提起灵泉城的过往,他点头认同道:“你这么说的话,高旭倒还真比你好一些。”

夏茵茵脸上一红道:“石大哥,不带这么借题发挥的。”

石武松开夏茵茵过往的小辫子道:“那我看情况吧。至少现在我还没起杀心。”

夏茵茵笑着道:“嗯。”

石武补充道:“若我去到高林宗勾起诸多回忆,我说不定还是会灭了高旭等人。”

夏茵茵不在意道:“那就是石大哥最后做出的选择了,茵茵会支持的。”

石武奇怪道:“可你好像不想我杀人。”

夏茵茵承认道:“我是有那点心思。因为先前的石大哥让我感觉像一把刀,我知道这把刀是护着我和千手的,但刀上的鲜血一直在侵染着你。我怕石大哥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不再是石大哥了。”

石武明白夏茵茵的意思,他开玩笑道:“放心,就算我不再是我,我也一定会护好你。”

夏茵茵有些生气道:“石大哥,我想你可以多为自己着想。”

“好了好了,我会的。”石武敷衍着说道。他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就取出炼傑相赠的那张无极海海图观看。他看到上面标注海渊宗东面方向十万里外有一座名为浮翠城的岛屿。这浮翠城以售卖功法丹药为主,行旅门在此城也设立了据点。石武想着如果他们只以金丹期速度飞往高林宗,那需要的时间怕是要按月数来计。为求方便,他决定带夏茵茵过去浮翠城坐行旅门的飞舟前往。

在与夏茵茵商量好后,石武以灵力将千手海蜈蚣的棺盒固定于身后,夏茵茵则取出水吟剑助力飞行,二者直往浮翠城赶去。

夏茵茵的方向感极好,在石武每次怀疑着有没有行错路线时,都是夏茵茵拿过海图比对后定好正确的方向。以至于后面石武索性将海图给了夏茵茵,让她在前面带路。

二人一路上也遇到了好些个或从对面飞驰而来或一同向东的修士。不知是不是石武将棺盒以灵力固定在身后的缘故,那些修士只是远远看到就迅速远离。石武和夏茵茵对此倒没多大想法。他们于四日后的晌午时分看到了前方的浮翠城。

石武和夏茵茵在临近浮翠城西城门时降落下来。

守城的两个持剑绿衣修士见石武似背着一副棺盒,其中个高的那个双眉微皱着上前道:“不知道友前来浮翠城所为何事?”

石武回道:“我欲在贵城乘坐行旅门的飞舟前往高林宗。”

那高个修士听后说道:“道友若只是乘坐飞舟前往高林宗,那你可以在北城门行旅门的岸口直接购买上去飞舟的玉简,如此还可省下进城的两块中品灵石呢。”

“好。”石武说完就带着夏茵茵向着北城门飞去。

那高个修士在石武还没飞远时就来了一句:“这大中午就遇到个背棺材进城的,真是晦气。”

另一个矮个修士忙劝阻道:“老张,别乱说话。”

那张姓汉子见石武和夏茵茵只是继续向前飞着,耸了耸肩就继续和那矮个守卫收取其他进城修士的灵石了。

石武其实在那高个修士让他去北城门时就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不过既然可以直接购买到行旅门的飞舟玉简,他也乐得如此。至于那高个修士的话语,石武从不在意自己被别人说上两句。

待石武和夏茵茵来到行旅门的岸口,这里已有诸多修士在等候着。

最前面一穿着行旅门服饰的老者一张长凳一张桌案,不知是在饮酒还是喝茶。

石武上前道:“这位老丈,不知今日可有去往高林宗方向的飞舟?”

那行旅门的老者见石武背着一副棺盒,他打了个酒嗝道:“有啊,这里的客人都是乘坐那趟飞舟的,到这的时间为未时一刻。客人是一人乘坐还是两人啊?”

石武回道:“我和我师妹一同前往。不知价钱为何?”

那行旅门老者拿出了一块白色玉盘,以灵力注入后像是在查询着什么。他随后说道:“客人,这去往高林宗方向的十个上品灵力房间和三十个中品灵力房间都已被人买下。现在也就剩下一个普通灵力房间和甲板上空余的三个打坐位置了。你要么先买个普通灵力的房间和一个甲板打坐的位置,等中途的客人下去后再补上灵石购买另一个普通灵力的房间。若你实在不想要甲板打坐的位置,可以先购买五日后另一艘飞舟的玉简。”

石武问向夏茵茵,夏茵茵也不想再多等五日。石武就对那行旅门老者道:“劳烦您给我一个普通灵力的房间和一个甲板打坐的位置。”

那行旅门老者点头道:“一共九千块中品灵石。”

石武一愣道:“九千块中品灵石?”

行旅门老者还以为石武觉得贵了,他解释道:“此行路途遥远,达百万里以上。你甲板打坐的位置确实不贵,只要一千块中品灵石。但你师妹那个普通灵力的房间就比较贵了,需要八千块中品灵石。”

周围同样在等候飞舟的修士脸上多现出鄙夷之色,他们想着石武这穷小子坐不起飞舟那一路飞过去就是,偏偏又要安全又舍不得灵石。

他们倒是误会石武了,石武并不是觉得贵,而是觉得怎么会这么便宜。因为他听夏茵茵说她和千手从须离岛过来时共花了八块六角菱形的上品灵石。他想着这钱肯定是花在请的那名叫萧荣的元婴修士身上了。毕竟对方一上来就给了他们一块可自行抵御元婴中期修士一击的玉佩。虽然这块玉佩在下舟前他们还给了萧荣,但这足以说明行旅门对他们护送的周全。

夏茵茵对这价钱也感奇怪,她在石武付完那九千块中品灵石后轻声问道:“石大哥,这灵石数目对吗?”

由于夏茵茵并未掌握灵气传音之法,所以她这声询问被在场修士听得真切。他们中有些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这两人到底是哪个宗门的弟子,如此吝啬不说,付完灵石之后居然还在行旅门门人面前嘀咕。

不过那行旅门老者倒是没多大反应。石武既然已经付了灵石收了玉简,那就是他们行旅门的客人。对于客人,他们行旅门的宗旨一向都是尊重。

石武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笑声,只是对夏茵茵道:“应该不会错的。行旅门和珠光阁在做生意方面都是童叟无欺。”

那行旅门老者闻言笑了一笑,不再去管他们地继续喝起酒来。

此时一名自夏茵茵来时就注意着她的年轻公子摇扇走了出来。他对着石武和夏茵茵作揖道:“在下乃是浮翠城万家长子万俊,此行是与我家管事一同去往我浮翠城在高林宗的商铺,为其内添置诸多丹药和功法典籍。若二位不嫌弃,可去往我的上品灵力房间休息。”

夏茵茵以前在灵泉城里摸爬滚打多年,万俊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她当先拒绝道:“多谢万公子好意。所谓无功不受禄,我们师兄妹不便打扰。”

万俊转而说向石武道:“这位姑娘,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师兄考虑啊。你那普通灵力房间十分窄小,根本容不下二人进入。可你知那房间为何比外面打坐位置贵这么多么?是因为它可以抵御无极海夜间时不时出现的阴风寒露。若你师兄被阴风寒露坏了根基,到时就悔之晚矣了。”

石武看出万俊对夏茵茵的殷勤,他接话道:“我原本以为万公子是在怜香惜玉我师妹,没想到你竟然是为了顾念我。万公子,你这份好意我实在难以消受啊。”

“哈哈哈……”场间众人听后都捧腹大笑起来。

面红耳赤的万俊刚要让身旁管事教训石武,就看到前方行旅门的飞舟向着岸口驶来。

飞舟之上一蓝衣修士将一个储物袋扔给坐着的行旅门老者后就对下方众人道:“凭玉简上舟,速度快点。”

那行旅门老者接过那个储物袋后问道:“包师兄,要不要来一杯?”

那蓝衣修士回道:“孙师弟,我还在当值,不便饮酒。”

那行旅门老者呵呵一笑道:“这倒也是。”

那行旅门老者在以灵力查探完手中储物袋后,就以灵气传音对那蓝衣修士说了些什么。

那蓝衣修士面色一沉,对上来的万俊和还在排队的石武道:“诸位应该知道我行旅门的规矩。若有人胆敢在我行旅门飞舟上行争斗之事,作为飞舟的掌控者,我包濠有权让他们下去。不管他是什么城主之子也好,宗门长老也罢,以后与之相关的人员皆禁止乘坐行旅门的飞舟!”

众人一听就知道包濠是在说万俊和石武他们。

万俊虽是浮翠城城主长子,可他也不敢去得罪行旅门这等庞然大物。万俊主仆二人商议过后决定在到达高林宗地界时再教训石武一番。

石武因为买的是甲板上打坐的位置,所以包濠在说的时候他正排在队伍的末尾。等他上去飞舟,他和夏茵茵都对下方还在喝酒的行旅门老者作了个揖。

那行旅门老者并没有理会石武他们,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件小事而已。

包濠见再无人员上来,就对下方行旅门老者道:“孙师弟,先行告辞。”

“包师兄一路顺风。”那行旅门老者起身恭送飞舟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