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百七十八章 十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七十八章 十年(1 / 1)

海猿窟西面区域为海猿一族的圣地。其百里范围内被四块五百丈高的巨石从四面围拢,只留下最上面的开口出入。每一块巨石上都有三队百丈高的海猿兽来回巡逻。

之所以防范得如此严密,是因为这片区域内种植着对于海猿兽来说极为重要的一种灵果——海玉桃。

海猿兽作为靠气力生存在深海灵兽区的海兽,它们每一次对战后需要补充的灵力都极为庞大。而且它们情绪很不稳定,非常容易在不知不觉中就耗光自身所有灵力。为了弥补海猿兽这一缺点,它们先祖就从诸多灵果中千挑万选出了这种海玉桃。此灵果仿佛就是为海猿兽所生一般,不但能迅速地补充海猿兽的灵力,还能在海猿兽吞服下后让它们保持冷静。

待大力海猿王领着黑鳞墨蛟王自东面来到桃林域上方,在那看守的海猿兽队伍单膝跪地道:“拜见大王!”

大力海猿王道:“桃林域中哪个位置有元婴后期的海玉桃?我今日要款待黑鳞墨蛟王。”

那海猿兽队伍中领头的一只银背海猿道:“回禀大王,自这里向西三十里外有两颗百丈大小元婴后期品级的海玉桃。”

“好,我知道了。”大力海猿王说着就先行向西而去。

黑鳞墨蛟王紧随其后,与大力海猿王一同进入了那片海玉桃林。

大力海猿王看着那一株株高低不等的海玉桃树,就连落下去的脚掌都极为小心,生怕会磕碰到它们。

黑鳞墨蛟王见之笑道:“老猿,没想到你平日粗心大意的,这时候却一点都不含糊。”

大力海猿王边走边说道:“老墨,这里可是我海猿一族的粮仓,即便是凝气期的小猿们都有专属于它们的海玉桃。所以我再怎么粗心也不能伤到这些海玉桃树啊。不瞒你说,实在是我们关系到这份上了,换成别族兽王的话它还真进不了这桃林域。”

黑鳞墨蛟王知道大力海猿王说的都是实话。它懊悔自己先前的行为,主动道歉道:“老猿,前面是我不对,那些浑话你别放在心上。”

大力海猿王捶了捶胸口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对朋友一直都是嘴硬心软的。你那些浑话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来,我先帮你摘一颗大的。”

二者说话间就已行至三十里外,大力海猿王看到那棵千丈海玉桃树上垂挂着两颗百丈大小的蓝色桃子。它当先轻爬上树干,于枝条处轻轻一摘,那晶莹的海玉桃就落在了它的手中。它对黑鳞墨蛟王道:“老墨,张嘴。”

黑鳞墨蛟王顺势张开大口,大力海猿王就将那颗元婴后期品级的海玉桃放在了黑鳞墨蛟王的嘴里。

黑鳞墨蛟王以前也吃过海玉桃,不过时间久远品级也没有这刚摘的元婴后期高。现在海玉桃再次入口,那股清爽口感加之充沛的灵力自它锐齿咀嚼下注入它整个蛟躯。

黑鳞墨蛟王情不自禁地闭目,享受着海玉桃带来的美妙感觉。

大力海猿王见黑鳞墨蛟王已经在炼化海玉桃内的灵力了,它就自顾自地摘了另一颗百丈大小的海玉桃。不过它和黑鳞墨蛟王的服用方法不同,它是将海玉桃抓在手里一口一口地吃着,它甚至不需要去炼化就能感受到吞下去的海玉桃自行填补着它灵力缺失的地方。在它服用完海玉桃后,一股舒畅安宁的感觉就自它心底涌出,而它今日出了那么多拳消耗的灵力也已经全部恢复。

另一边的黑鳞墨蛟王在大力海猿王吃完许久后还在炼化着海玉桃内的灵力。大力海猿王知道海玉桃是针对它们海猿一族的大补之物,对于其它海兽来说就没那么好吸收了,它现在很有耐心地在那等着黑鳞墨蛟王炼化完毕。

约莫过去了两个时辰黑鳞墨蛟王才睁开双目。等它看到大力海猿王早就在那等着自己了,它讪笑道:“你刚刚耗费的灵力比我多出许多,可只要吃下海玉桃就立马恢复了。你们海猿兽的先祖太厉害了!选出来的这海玉桃简直就是为你们海猿兽量身定做的。真是太让我羡慕啊!”

大力海猿王哈哈笑道:“有什么好羡慕的。这海玉桃不过是我海猿兽先辈得到的安慰品罢了。”

“安慰品?”黑鳞墨蛟王不解道。

大力海猿王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海玉桃并非是我海猿兽先辈挑选出来的,而是那与我先辈打赌赢了的人修见我先辈脾气暴躁,生怕它们不守承诺,就给了它们这海玉桃的种子。那人修说我们海猿一族以后有个辛苦活需要好好补补,这海玉桃不但可以帮我们海猿一族极快地恢复灵力,多加服用的话还能镇定心神增涨气力。”

“还有这事?”黑鳞墨蛟王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段秘辛。

大力海猿王道:“我族先辈要面子,自然不会说这海玉桃是那人修给我们的安慰品。不过我们每一代的海猿王在查阅先辈们的事迹后都能知晓,只是秘而不宣罢了。”

“那你还真不拿我当外人。”黑鳞墨蛟王笑着道。

大力海猿王勾着黑鳞墨蛟王道:“那是自然,谁让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呢。走,你再去试试那人肉沙包,看他对你的术法有没有帮助。”

黑鳞墨蛟王点头道:“好!若他真能让我的术法提升,那么我就要谢谢紫影蛟将这么好的宝贝带来深海灵兽区了。”

大力海猿王哈哈一笑就和黑鳞墨蛟王一齐动身,向着自己的居所行去。

海猿窟内,大力海猿王居所区域。被藤海草与蛟龙钉固定住身形的石武自左手食指动了一下后就又变成了那副活死人状态。

与外面死气沉沉的情况不同,在石武体内,已经融合成一体的那九千道灵气气旋正与最中心处藏身在《玄雷击杀咒》卷轴中的天劫灵体抗争着。

天劫灵体想借由混合在这一体灵力内的雷霆之力占据主导权,以便在石武苏醒前帮其将这股庞大的灵力驯服。可让它没想到的是,每当它想要与这一体灵力中的雷霆之力联系在一起,这一体灵力就像是有灵识般将那千道雷霆气旋的灵力全部移至离天劫灵体最远的地方。而后这股一体灵力就像是石头般凝固在石武体内,让天劫灵体不能动弹的同时,也让外面的石武失去了行动力。

天劫灵体在尝试几次无果后愤怒道:“焱大哥,这可怎么办?石武体内的灵力阻止我与雷霆之力的联系。而且现在它还将这股灵力固定住了,让我帮都不能帮石武一下。”

天魂内的凤焱也发现了石武体内灵力的异常,他说道:“不要说你了,就是我都失去了与石武身体的联系。我在他进入这深海灵兽区不能动弹后就想尝试用我的灵力去操控他身体离开。可不知是他人魂昏迷还是这一转自爆之力的缘故,我的灵力连天魂入口都出不去。”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在这干等么?”天劫灵体见凤焱都束手无策,心中顿时焦急道。

凤焱回道:“我们确实需要在这等了。印沁说了,那珠光阁阁主身边有一厉害方士,他预测石武七十年后会去珠光阁总部,那么石武现在无论在哪都是一样的。而且我好像看出了在石武身上下注之人的用意。”

“哦?焱大哥此话怎讲?”天劫灵体问道。

凤焱沉吟片刻后道:“你应该也看到了石武面对那大力海猿王和黑鳞墨蛟王强招时的表现。”

凤焱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天劫灵体就气愤道:“这两头海兽着实可恶,竟然把石武当成了它们升修的人肉沙包!”

“那你有看到石武下意识的反应么?”凤焱追问道。

天劫灵体道:“我只看到石武被它们打得骨头碎裂。要不是有造化汤之能,他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凤焱呵呵笑道:“关心则乱,我倒是相信你把石武当成好朋友了。”

“焱大哥何出此言?”天劫灵体不明白道。

凤焱解释道:“它们确实把石武当成了人肉沙包,可石武又何尝不是在下意识中将它们当成了陪练对象。若我没有猜错,石武是在借大力海猿王打在他身上的每一拳将那一体灵力炼化入他身上每一寸血肉中。”

“真的吗?”天劫灵体激动道。

“自然是真的,不然印沁也不会一直作壁上观地安心打坐。”凤焱看着地魂内没有出言的印沁道。

天劫灵体冷静下来后觉得凤焱说得十分在理,它开心道:“那石武苏醒岂不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凤焱点头道:“到时候这外隐界就要出现一个筑基期就有堪比元婴后期海兽肉身的修士了。”

天劫灵体兴奋道:“我真是越来越期待石武苏醒的那一日了!”

凤焱呵呵一笑,不再多说地继续炼化玄天锁链上的鸿蒙之气。

彼时大力海猿王和黑鳞墨蛟王已经回到了大力海猿王的居所区域。大力海猿王拍着定在原地的石武道:“老墨,怎么样,他是一动都没动啊。你先来试试,看看他能不能帮你提升蛟龙水玉弹的威力!”

黑鳞墨蛟王嗯了一声道:“你操控藤海草让其过去万丈之外。”

大力海猿王一掌拍出,那些藤海草带着石武向后飞去,在距离它们万丈远后就停了下来。

黑鳞墨蛟王随即喉口灵气汇聚,其身前半蓝半红的海水自行凝成一个千丈圆球后,黑鳞墨蛟王就将蛟龙水玉弹锁定在石武身上。

万丈之外的石武感应到黑鳞墨蛟王的蛟龙水玉弹,他失神的双目抬起,而后大口张开,一个小水球缓缓地在他身前凝聚,随后那个水球不断变大,直至凝聚成百丈大小后,里面的灵力就开始膨胀乱窜起来。

黑鳞墨蛟王心中震撼,它从没想过会有人修可以模拟出它的蛟龙水玉弹。它不免有些担心石武在多适应几次后会否像它这般凝聚出千丈大小的蛟龙水玉弹。可这种担心在下一瞬就化为了狂喜,只见石武面前的水球自内部爆炸开来,里面所有的灵力都像是追根溯源般汇聚至黑鳞墨蛟王的蛟龙水玉弹中。原本黑鳞墨蛟王只有千丈的蛟龙水玉弹在吸收石武的蛟龙水玉弹后就相应地增大了。

黑鳞墨蛟王狂喜之下直接将身前的蛟龙水玉弹轰向石武的右肩。前面大力海猿王几掌拍下都毫发无损的石武右肩在蛟龙水玉弹临身后就咔咔咔地全部碎裂,他整条右臂都垂荡在那里。

尽管黑鳞墨蛟王知道石武的身子等等就会恢复,但看到蛟龙水玉弹的威力增加,它还是喜悦道:“老猿,看来你真是捡到好宝贝了。”

大力海猿王也笑着道:“是我们一起捡了个好宝贝。”

黑鳞墨蛟王主动说道:“老猿,你海猿窟内有这千丈人修的事情千万不要再告诉其它兽王了。待六十年后十王封地战再开,我们就可以为族群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大力海猿王知道此事关系重大,它拍着胸脯道:“老墨你尽管放心,这好宝贝只属于我海猿一族和你蛟龙一族。”

“嗯!这四根蛟龙钉我就继续留在这以防万一。若是你发现这千丈人修有了异样,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们商议之后再做定夺。”黑鳞墨蛟王提醒道。

大力海猿王对黑鳞墨蛟王极为了解,自从碧鳞青蛟判出蛟龙一族后它就变得十分谨慎,大力海猿王应下道:“老墨你放心,只要他一有什么异动,我一下就把他脖子拧断,然后立刻去通知你。不过依我看来,这人肉沙包怕是再大的动静都没法醒了。你只要等着三十年后我将他送去你蛟龙岭就是。”

黑鳞墨蛟王其实也是这般认为,它说道:“既如此,那我就在蛟龙岭恭候你了。”

大力海猿王捶了捶前胸道:“好!到时候你可得尽地主之谊,带我去你们那升龙池涨涨眼界。”

“一言为定!”黑鳞墨蛟王答应道。

“一言为定!”大力海猿王回道。

黑鳞墨蛟王说完之后就摆动蛟躯,向着东面方向游去。在它离开之后,大力海猿王一个招手就让藤海草把石武拖至身前道:“这好宝贝可以让我海猿一族的整体实力有质的飞跃。明日起便让银背它们按照修为等级来,修为越高的能用这宝贝涨拳的时间越长,就先定三个月一轮为期限吧。”

自那日之后,海猿窟就变得热闹起来。每每有其它海兽路过,总能感觉到海猿窟内拳劲纵横,像是日夜都有海猿兽在操练一般。

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与大力海猿王不对付的猛犸海象王那边,那猛犸海象王一听之下心中大惊,它不愿在六十年后的十王封地战中再输给大力海猿王,就让它的族群也开始勤加修炼起来。

寒来暑往,年复一年,一晃便是十载光阴。

这十年间,外隐界发生了诸多大事,其中多以一个个后起之秀的故事广为流传。

这当中最有名的莫过于一个叫演无烟的年轻剑修。据说他是来自于上九天的外来修士,无人知道其真实修为。他从极难胜地的凡人界一路挑战过来,每次比剑时,他都会将修为压得比对手还要低。可即便是这样,从凡人界到外隐界,剑修之中无人是其敌手。他在外隐界的最后一战是对上东部求剑门门主飞琼,那一战由莲清子作为公证人,飞琼的天琼三变尽出却还是在剑招上败于演无烟。就在一些看不惯演无烟的野修准备合而围之时,莲清子与极难胜地的守护者安戌同时出手将那些野修打退。随后安戌出言相邀演无烟上去内隐界,以参加一百七十年后就要开启的极难胜境。演无烟见外隐界再无修士可磨砺他的剑法,于是就同意与安戌一同上去内隐界。

在上去内隐界之前,安戌特意去了一趟外隐界的珠光阁总部。说来也怪,那珠光阁总部自十年前开始多了一位名为花径轩的算命先生,这算命先生每三个月为一名有缘人行测算之法,教来人趋吉避凶。在安戌到来之后,他们二人相谈了三天三夜。他们聊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但安戌在带演无烟上去内隐界之前,对花径轩留下了“若师尊在此,你定会是我三师弟”的评语。仅仅是这句话就足以引起极难胜地所有修士的无限遐想了。

后来在众人多方打探之下,他们了解到这名为花径轩的修士乃是善慧地神机峰门人。其之所以会出现在珠光阁总部,是因为他在西部灵泉城与珠光阁结缘,后乘坐珠光阁的飞舟过去了外隐界中部。

要说这珠光阁近十年来也是势头正盛,特别是其少阁主杜子嘟,明明只是筑基后期修为,却在体魄血肉之力和蕴含的灵力上都超过了金丹后期修士。加上珠光阁为她量身打造的一系列金丹后期火属性的法器法宝,让她在金丹后期修士中都是无敌的存在。

众人都知道杜子嘟之所以能增加那么多的体魄血肉之力,皆是因为火纹灵膳师为她专门制作了筑基后期的火属性金露玉灵肉。

相传外隐界南部的高林宗内曾有一名叫石武的修士拿出了火纹灵膳师制作的金丹初期至金丹后期全属性金露玉灵肉。其中金木水土四种属性皆有在外隐界南部出现,唯独这火属性的金丹期金露玉灵肉没有一份流出。

而那名叫石武的修士还是杀害天泯宗少宗的凶手,随后他就在一众元婴修士的围堵下杳无音信。有说他是被无极海上的海兽吞了,有说他潜藏于某处勤加修炼时刻准备再出外隐界报仇。不过他们之中更多的人则是期望那石武就这么死了才好,对于天才的嫉妒让他们不想让杜子嘟再获得金丹期火属性的金露玉灵肉了。

外隐界中部,珠光阁总坛内。一身女装打扮的杜子嘟来到一间屋舍大门外,她犹豫了一会还是敲响了房门。

只听房内传出了花径轩的声音道:“子嘟姑娘请进。”

杜子嘟并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外道:“花前辈,听父亲说您要走了?”

花径轩开门出来,轻摇手中落英扇道:“在你珠光阁乐享了十年清闲,安戌前辈来过之后我就不得不上去内隐界了。上面还有很多未来的朋友和仇人在等着我。”

“我们还有机会见面么?”杜子嘟问花径轩道。

花径轩看着杜子嘟身外与任星移相连的那条丝线,他笑了笑道:“有的人一别便是永远,有的人隔再久都会相见。我想我们应该是后者。”

杜子嘟点头道:“看来我爹爹说我能上去内隐界是真的。”

花径轩拿扇敲头道:“子嘟姑娘原来想的是这般啊。”

杜子嘟奇怪道:“啊?那花前辈想的是哪般?”

花径轩岔开话题道:“没想哪般。就是觉得子嘟姑娘聪慧过人,待六十年后得金丹期火属性金露玉灵肉,定能成为外隐界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届时我们在内隐界相见说不定都要以道友相称了。”

见花径轩提起金丹期火属性金露玉灵肉,杜子嘟轻声问道:“他真的会来吗?”

“他?你是说石道友啊。会的,他跟你之间的线还连着呢。等他再出外隐界之时,就是你们外隐界天地变换之日。”花径轩确定道。

杜子嘟知道其父是因为花径轩的批言才发出阁主令让良贞停止对石武的追杀,甚至还准备了诸多礼物等着石武过来珠光阁总部。她也从良贞那里知道了石武留给她的话,可她不明白石武为何会如此仇视自己,明明当年谢灵已经解释过他们之间的误会了。

花径轩见杜子嘟眉间愁云凝聚,他轻笑一声道:“子嘟姑娘,误会之所以是误会,全因个人将事情想到了极端之处。若双方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聊聊,很多误会都能迎刃而解的。你和石武之间就是这般。”

“多谢花前辈解惑。”杜子嘟作揖道。

花径轩摇着落英扇道:“子嘟姑娘客气了,应该是我多谢你们这十年来的关照,花某去也。”

说罢,花径轩一步踏出便已离开中州珠光阁所在。随后他以腰间似玉非玉的白色令牌为引来到了那处飞升内隐界之地。他之身形被令牌上的白光笼罩缓缓上升,他最后看了一眼外隐界,口诵诗号道:“花径成溪英自落,轩来客从染尘烟。石武,是敌是友,我们内隐界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