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百五十章 虎口拔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五十章 虎口拔牙(1 / 1)

“廉矣?分魂?”石武看着悬于廉熔身前的虚影,心中除了后悔自己经验太浅低估了这些大宗的手段外,还有就是充斥着对廉熔的杀意。

那道廉矣分魂见石武认得自己,更加恳切道:“犬子年幼无知得罪了道友,还望道友看在天泯宗的薄面上放过他。我可以向道友保证,天泯宗绝不会追究此事。”

石武冷冷地回道:“廉宗主,方才你儿子说的可比你动听多了。”

廉矣分魂面不改色道:“我也不瞒道友,我这分魂既然已经出现在这里,那么我之本尊也会在不久之后知晓这里发生的一切。从天泯宗瞬移到这确实需要颇长时间,但道友即便杀了犬子我也有方法将他三魂保住。道友何不止戈于此,那我天泯宗非但不会与道友为敌,日后道友有需要天泯宗的地方,廉矣定会相助一二。”

廉矣分魂看着似有雷霆铠甲着身的石武,心中也吃不准对方能为。

石武没有回廉矣分魂的话,而是举着焰灵囊看向廉熔道:“如何打开?”

廉熔听到石武对自己说话就畏惧地想要后退,可他现在断骨之躯莫说是后退了,就是动上一动都痛得撕心裂肺。

廉矣分魂命令廉熔道:“还不快将焰灵囊的开启方法告诉道友!”

廉熔听后只得说道:“前辈只要以火属性灵力注入焰灵囊表面,而后念口诀‘焰化赤灵,袋开物现’即可。”

石武身形远离百丈后一试之下果然打开了焰灵囊。

廉矣分魂见石武如此谨慎,暗道此人绝不易对付,若对方能够罢手便是大家最好的结局。

石武点头道:“好!你也算完成了我们先前的约定。现在该我完成先前答应你的了。”

廉矣分魂并不知晓廉熔和石武约定了什么,还以为对方是答应得了焰灵囊后就放过廉熔。

哪成想廉熔见石武提起先前的约定就惊慌大叫道:“快拦住他!他要杀我!”

廉矣分魂当即掐诀念咒道:“地阻阴阳!”

只见廉熔和廉矣分魂所处的地面四周突然冒出一个向上聚拢的褐色圆球,眼看着这褐色圆球就要将他们一人一魂保护在内。雷霆速法着身的石武瞬息而至,双手硬碰在那褐色圆球上。

轰的一声,石武的身子闯进了褐色圆球内,而后他身上的雷霆速法在与廉矣分魂碰撞之时竟开始互相消耗。

廉矣分魂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怒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死!”

廉矣分魂的右手一把抓在石武雷霆速法附着的头颅上,在其左手准备掐住石武脖子的时候,石武突然向下一挣,硬生生从上半身的雷霆速法中脱离而出。

“不好!”廉矣分魂心生不妙之感,石武已经一个转身将剩下的雷霆之力化作掌中雷芒扔了过去。

廉矣分魂硬挡之下被逼得连连后退。

石武趁此时机来到廉熔面前。

廉熔脑海中闪过无数求饶之语,但他看到郭飞模样的石武那双杀意眼神,竟吓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石武右手三十二层火网一掌拍在廉熔面门,廉熔面容瞬间扭曲焦黑,他之躯干和剩下来的手脚也在同一时间被烈焰炙烤冒烟。

廉矣分魂撕开身前雷霆,大惊之下全力一掌打在石武背心。

石武闷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横飞出去。他知道现在不宜跟这廉矣分魂硬拼,而且这廉矣分魂等等肯定会施展术法救下廉熔三魂,他脑中闪过一个主意后就捂着心口位置道:“廉矣!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笔账我们来日再算!”

说罢,石武在廉矣分魂面前将焰灵囊内所有物品一股脑地倒在怀里的纳海囊中。他将空荡荡的焰灵囊直接扔到廉熔身旁后就化作一道流光向南飞去。

廉矣分魂没想到石武不仅敢当着它的面击杀廉熔,还能以肉身硬抗下它全力一掌。

最让它痛心的是,被石武术法击中面门的廉熔已经成了一具焦炭般的尸体。

廉矣分魂悲怒交加之下欲追击石武而去,可它又看到廉熔身上飘出了三团有着廉熔面孔的白气,它知道这是廉熔的三魂。

此刻天空突然生出一股可怕的吸摄之力,那三团印有廉熔面孔的白气现出惊恐之状,不由自主地被吸着向上飞去。

廉矣分魂迅速掐诀念咒道:“冥冥天道,往往众生,三魂轮转,我躯护之!”

只见廉矣分魂施法之后,它之魂体上延伸出三道似手臂般的灵力,将廉熔三魂温柔地包裹在内。

随后廉矣分魂双手不断变换法诀,帮着廉熔三魂抵抗着上方的强大吸力。

廉矣分魂知道空中的吸摄之力只能维持三十息时间,只要再过十五息便可保住廉熔三魂。到时候它帮廉熔寻一具火灵根修士的躯体用来夺舍便可让其重生了。

就在廉矣分魂默念着所剩时间时,两道蓝色雷霆突然自百丈外的地底精准射来。一道射向被廉矣魂体保住的廉熔天魂,另一道则是直取黄龙射向了廉矣分魂的头颅位置。

廉矣分魂没想到石武会去而复返,更没想到他竟然会让它在自身和廉熔三魂之间做出选择。可它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它只得任由那道蓝色雷霆破开它保护在廉熔天魂外的灵力,而后在它避开石武对它头颅射来的蓝色雷霆后,它转头就看到那道雷霆刺穿了它身后廉熔的地魂。

两道凄厉地惨叫声接连传出,它们再难抵抗天空中那可怕的吸摄之力,被其吸收至消失不见。

廉矣分魂见时间已过,赶紧将廉熔虚弱的人魂护在了自己的魂体中。并不是廉矣分魂不想一开始就将廉熔的三魂收入魂体,而是空中那可怕的吸摄之力专收亡者三魂,若它冒然将廉熔三魂护在体内,那么就连它也可能被一同吸摄进去。等它护好廉熔只剩下的人魂后,他发现那偷袭的石武早已踪影全无。它愤怒地咆哮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去了哪里!我廉矣一定会将你揪出来!我要把所有与你有关的人都抽魂炼魄!我要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石武原本就是借着廉矣分魂救下廉熔三魂时投石问路,看看可否趁机灭了廉矣那道分魂。所以他在假装受伤遁逃后就以拙劣的土遁之法进入地底,而后折返至百丈距离就施展双雷破鬼术攻击。他见廉矣分魂本能地避开一道雷霆,而那两道雷霆灭了廉熔两魂后,石武就立马捏碎手中传令玉佩转身便跑。他这次已是虎口拔牙,没必要再与廉矣这道分魂纠缠下去。他只等着夏茵茵那边的传令玉佩传来信号便过去与她会和,带她离开这外隐界西部。

在空中急速飞行的石武听着身后传来的威胁之语,他目中坚定道:“那就都等着吧!看是你让我后悔,还是我功法有成找你天泯宗算账!”

说罢,石武不作他想地身化赤色流光迅速向北飞去。

廉矣分魂知道石武早已离去,加上它没有本尊的瞬移之法,是故更追不上了。在它愤怒大吼之时,它魂体内的廉熔人魂现出痛苦表情,它知道廉熔的人魂现在需要巨大的灵力补给。它先将自身魂体内的灵力输入给廉熔人魂后就轻声安慰道:“熔儿别怕,有爹在。爹这就帮你去弄灵力!”

廉矣分魂确定好灵泉城的位置后就迅速飞去,它知道它的本尊也已经从天泯宗动身。

灵泉城内,夏文竹还在进行着第十一口灵泉的拍卖,正进行到一半时,一灵泉所的修士就过来上报说徐达有事求见。

夏文竹疑惑道:“他来干什么?”

那灵泉所修士回道:“他说他知道城主和许晖前辈要找的人在哪里。”

“什么?”夏文竹和一旁的许晖同时一惊,想都没想就瞬移至人群后面的徐达身旁。

徐达见夏文竹和许晖都过来了,就知道“郭飞”给自己的消息果然不假,他心中暗喜着这真是一场大富贵。

夏文竹低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找人?”

徐达回道:“小的自从追随您来到这灵泉城,因失职被您罚在城墙边后就日夜想着如何将功补过……”

夏文竹不想听这些废话,打断他道:“说重点!”

徐达赶忙说道:“我奉了廉熔少宗的命令放郭飞从那处虚影通道离开。郭飞临走前说要给我一场大富贵,就让我来告诉您,您要找的人在护卫所休息屋舍的右手边第一间。”

夏文竹双目一凝,显然对这消息持着怀疑态度。而许晖现在只相信搜魂之法,他将手掌按在徐达的天灵盖上,注入灵力之后就看到了徐达与“郭飞”的对话,还有廉熔将“郭飞”当成猎物的话语。虽然徐达说的与事实有些出入,但确实是“郭飞”让其来告知夏文竹的。

许晖想不通“郭飞”此举为何意,但他觉得应该过去一看,他问夏文竹道:“护卫所在哪?”

夏文竹回道:“许兄随我来。”

夏文竹连灵泉盲拍都不顾了,带着徐达与许晖一前一后瞬移至护卫所内。

如今的护卫所只有三个留守修士在,他们一见到夏文竹和许晖,都恭敬行礼。不过看到夏文竹是带着徐达一起来的,他们心中多有不解之处。因为这徐达早年犯过大错,一直被贬在城墙边上做着骗人进城的勾当。

夏文竹说明来意后,护卫所那三名留守修士就带着他们过去了后面的休息屋舍。

夏文竹指着右手边第一间问道:“那间屋子是谁的?”

护卫所一修士回道:“是郭飞的。”

“啊?”徐达一听大叫出声,心中暗道“郭飞”那小子真是坏到骨子里了,竟然在临死前还要坑他一把。

夏文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冷笑道:“徐达啊徐达,看来你是不想在这灵泉城待了。”

徐达吓得跪地道:“城主饶命城主饶命!都是那郭飞害我啊!”

夏文竹拂袖之时,许晖却道:“那屋子里有人。”

夏文竹亦察觉到里面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他疑惑地领着众人走了过去,却发现房门是从里面拴上的。夏文竹一挥衣袖,整扇大门直接被轰了开来。他当先走入,就看到了床上被绑在一起塞着布团的张玺和张梅。

“怎么会是你们!”夏文竹惊讶道。

许晖眉头紧皱,脑海中闪过无数思绪。他再举起右手,手指勾动测算之下不解道:“怎么会这样!”

夏文竹见许晖也在感叹,便将张玺和张梅嘴里的布团取下道:“你们为何会在郭飞的床上?说,郭飞跟你们是什么关系!”

张玺和张梅如今灵脉骨头尽断,身子更是光条条地在一个被窝里,他们都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夏文竹见二人已成废人,就对许晖道:“许兄,我们一人一个行搜魂之法。”

许晖哎了一声道:“文竹,我们可能有大麻烦了。”

夏文竹奇怪道:“不就是对这两人行搜魂之法么,我们能有什么大麻烦?”

许晖面色凝重道:“我方才以我之上品火灵根查探那施展下去的两千六百枚灵气标记,里面属于廉熔和郭飞的灵气标记显示是在城内,还是静止不动的状态。”

夏文竹现在才明白许晖刚才说的“怎么会这样”是指这个。他问道:“会否是二人从那虚影通道出去后又从别处城门入了灵泉城?”

“绝不可能!因为这二人的灵气标记一个显示是在城东,一个显示是在城西,你觉得这合理吗?”许晖道。

夏文竹摇头道:“以廉熔少宗的性子,他不可能放过郭飞。”

“所以要么是那郭飞隐藏修为后解除了我的灵气标记,然后甩开了廉熔。要么……”许晖有些不敢说下去了。

夏文竹咽了咽口水:“要么怎么样?”

“要么那郭飞炼化了我的火属性灵力标记,再猜出我在廉熔的右臂上也留下了标记,就砍下了廉熔的右臂,将廉熔右臂上的标记一同炼化。我看到的那两枚属于他们的标记在城内静止不动,或许是郭飞故意为之。”许晖说出心中想法道。

夏文竹慌道:“什么!那廉熔少宗岂不是……”

许晖目中生寒道:“就算没死也应该已经被斩下了右臂。好一个郭飞,心思竟缜密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夏文竹惊得一屁股坐在了郭飞的床上,他悔恨地拍着床板道:“那时候我们在望春楼就该杀了他的!都怪那廉熔,说什么给郭飞百年时间也不一定能恢复,还要玩什么游戏,让灵泉城的人在郭飞灵气全无后就活剐了他。妈的,这二世祖自己死就算了还要连累我们!”

在夏文竹说完这些话后,许晖对他投过去一个眼神。

夏文竹明白许晖的意思,若廉熔出事,那他们就该清理这里的痕迹了。他们要在廉矣追究下来前让责任全落在廉熔自己身上。

夏文竹突然笑着对徐达道:“徐达,还有谁知道今日廉熔少宗是从那虚影通道出去的?”

徐达老实回道:“还有四名跟我配合骗人进来的同伴,他们还在虚影通道前等我回去呢。”

夏文竹点头道:“很好!我等等会以你的名义去犒劳他们。还有你们这三名护卫同样有赏。但你们切记要守口如瓶!”

徐达四人欣喜跪地道:“多谢城主!属下定会……”

可他们还未说完,四道紫色灵力已经钻入了他们体内。他们顿觉全身冰寒,眼中最后的光亮也化作了冰花凝固。

夏文竹右手紧紧一握,徐达四人直接从人形冰雕变成了一块块血肉碎冰。

夏文竹冷声道:“只有死人才能守口如瓶。”

张玺见夏文竹连只是听到他说话的三名护卫都不放过,他知道夏文竹绝不会放过接触过“郭飞”的自己。

张梅还不死心地求饶道:“城主,望您看在我哥哥张厉跟随您多年的份上,抹了我记忆留我一条狗命吧。”

“张厉?你不说我还忘了,等我回去城主府就把他给剁了。”夏文竹说话间已经将手按在了张梅的头顶。

许晖也将手掌按在了张玺的头顶,他们除了看到二人巫山云雨的画面外并没有看到郭飞的出身影,待二人将他们的记忆翻看到最后,居然看到了一张与张玺一模一样的面孔。

夏文竹和许晖对望一眼,都猜到那“郭飞”是用了易容之法。

随着张梅被夏文竹冻成人形冰雕碎尸,张玺身形被许晖以火属性灵力化灰灭口,夏文竹叹道:“许兄,这次我们真是吃了灯下黑的亏了!还是一个大亏!”

许晖没有回话,只是闭目想着事情。

良久之后,许晖说道:“那人或许在很早以前就杀了郭飞然后易容成了他的样子回到你这灵泉城。我敢确定他不是用的术法易容,而是将整张面容变换成了郭飞的样子。不管他是谁,凭他隐忍到现在才出手,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就可以看出他是个极为谨慎一步三算之人。而且他要是连廉熔都敢杀,那我们不止要想着应付廉矣,还要以防那人的复仇了。那一日他在望春楼百丈顶层说的话应该是真的。”

夏文竹头疼道:“许兄,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夏文竹话音刚落,令他更头疼的事情就出现了,只听一道威严之声在灵泉城内响起道:“夏文竹在哪!快给我滚出来!”

“廉矣!”夏文竹和许晖惊诧道。

纵是不明白廉矣为何能这么快就出现在灵泉城,但夏文竹和许晖不得不立即瞬移过去。

等二人来到灵泉城上空,他们发现来的只是廉矣的一道分魂,而在那分魂之内,还有一张魂体形态的廉熔面孔。

夏文竹和许晖的心都沉了下去,廉熔果然死了。

夏文竹躬身道:“晚辈夏文竹参见廉矣前辈。”

许晖也是对廉矣分魂作了个揖。

廉矣分魂惊奇地对许晖道:“你怎么在这?”

许晖回道:“一言难尽,廉兄这道分魂是你本尊留给廉熔少宗的保命后手吧?”

廉矣分魂咬牙切齿道:“可终究没有保住熔儿,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小贼跑了!”

“哦?廉兄可否告知那人是向何处逃的?”许晖心中现出一丝希望道。

廉矣分魂将来时的路径告知许晖后,询问道:“许道友为何要问这个?”

“我去帮廉兄看看能否抓到那小贼!”许晖说完便向着廉矣分魂说的位置瞬移过去。

廉矣分魂双眼微凝道:“为何他这般积极?”

夏文竹赶忙岔开话题道:“廉前辈,您分魂内的廉熔少宗极为虚弱,还请过去我新挖的灵泉补充灵力。”

廉矣分魂见夏文竹所言甚是,他想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于是就带着廉熔的人魂随夏文竹飞去了十一号灵泉位置。

随着最后一口有灵力的灵泉出现,这场灵泉盲拍也即将到达尾声。这里还剩的六百多名修士已经有四百多名在十一号灵泉拍卖前就将手中灵石借给了沙通。沙通还等着跟夏文竹邀功呢,他就看到夏文竹恭敬地带着一道虚影飞了过来。

场中的那些筑基金丹修士看到后,不由得窃窃私语议论着那虚影是谁。

夏文竹直接从沙通手中拿过一个蓝色储物袋,以手上灵力写上廉矣二字后就将那蓝色储物袋扔进了灵泉之中。

原本这口灵泉应该是元婴初期的付粟拍得,可夏文竹的这一插手让那口灵泉在拍卖结束后就归了他旁边的廉矣分魂所有。

付粟本欲上前理论,却看到夏文竹态度恭谦地取过那只蓝色储物袋,对着众人宣布道:“此口灵泉由天泯宗廉矣前辈拍得。”

此言一出,付粟和在场所有修士都吓得躬身行礼道:“参见廉宗主!”

廉矣分魂只是随意点了点头就带着廉熔那道虚弱的人魂缓缓没入十一号灵泉中。

“夏文竹,我之本尊已经动身前来。在我本尊到来之前,灵泉城只进不出!违令者杀!”廉矣分魂不容分说地命令道。

夏文竹立刻应下道:“文竹谨遵前辈之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