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百四十章 平息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四十章 平息(1 / 1)

望春楼底层,手握城主令牌的翠儿靠在春升道旁边,时刻注意着上面的动静。可让她奇怪的是,春升道自从她和邹山下来后就再没有人下来过,而百丈顶层更是没有如她预想中的那般打成一片。她不禁好奇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就连蓉妈妈都去望春楼地窖避难了,她这个代理掌柜可不敢去自讨苦吃。而且她知道邹山是去城主府报告消息的,她现在的愿望竟然和石武出奇的一致,那就是希望城主夏文竹能快些过来。

就在翠儿觉得百丈顶层这么久没动静,那就应该相安无事时,只见一道蓝色身影和一道黄色身影直接从包厢外面飞窜直下。她还以为是廉熔和许杰要出去比试,她赶忙藏在春升道后面,生怕被殃及池鱼。

待那一蓝一黄的身影出了望春楼,翠儿如释重负地走出来道:“出去打就好,那就不关我们望春楼的事情了。”

哪知道她这话刚说完,上面就又有两道劲风袭至,只见一道赤色身影与一道白色身影紧随先前那一蓝一黄的身影而去。

翠儿还在想着到底发生了何事时,春升道内陆陆续续有修士自百丈顶层下来。

翠儿逮着个看起来和善些的修士问道:“这位大哥,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修士见翠儿长得乖巧可爱,也就回道:“出大事了!有人竟敢抢天泯宗少宗和珠光阁的东西,这下可真有好戏看咯。”

说完,那修士就撇下翠儿飞出去看热闹了。

翠儿一脸震惊道:“什么!居然还有这等利欲熏心的蠢货。”

不过翠儿转念一想,只要天泯宗与珠光阁不在他们望春楼起冲突,那就再好不过了。她兴奋地小跑着过去望春楼地窖,准备将这好消息告诉蓉妈妈。

望春楼外,那抢了血骨赤玉扇的林志向着灵泉城的东城门疾驰飞去。他乃是个筑基后期散修,无门无派的他在不久前走运进入一处秘境,得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后听闻灵泉城有新挖出的灵泉拍卖,于是他就想过来凑凑热闹。谁知在望春楼百丈顶层他先是遇到了许杰在那出尽风头,后又看着廉熔和许杰文斗比阔,他听闻二人的修为都在筑基期,在看到他们拿出的那些好物后他就动了要抢的心思。

至于抢了廉熔灵泉石的周献,他本就是个金丹初期的赌命野修,从外隐界南部一路小心谨慎地过来,遇到实力弱的修士就于偏僻之处杀人抢劫,一路下来也是收获颇丰。他在知道这灵泉城有灵泉拍卖后就过来一观,顺带看看有没有肥羊可以搜刮一番。他的理念就是投入越大回报越大,是故他才会出现在这价格不菲的百丈顶层。因为他觉得能出得起这么多灵石的,只要被他盯上一个,那就可以连本带利全抢回来。

林志和周献虽然都不认识对方,但他们二人在包厢内对视一眼后就都知道对方要干嘛了。所谓富贵险中求,二者非但不惧廉熔和许杰,还怨着最后一局廉熔和许杰为何要同时拿出金露玉灵肉,这就导致了廉熔和许杰知道平局的情况下没有将金露玉灵肉放至石武桌案上。害得他们在石武将桌案上东西拿给廉熔和许杰时只能从四件宝贝中抢夺,最后还都只抢到了一件宝贝。不过以他们的性子,一旦动手就算一件都没抢到都是要直接跑的。

由于望春楼离东城门较近,林志没一会就到达了城门口。他将事先就拿出的身份令牌让那些守门修士验证过后就顺利地出了城门。

顿觉逃脱生天的林志见后方赤色身影的许杰被城门口那些修士拦了下来,林志嘲讽他道:“你个二世祖的小鬼,凭你还想跟我斗!”

许杰在东西被抢之后已经气急,在听到林志嘲讽之语后他更是顾不上那些拦他修士的盘问,只说了一句“我乃珠光阁许杰”后就冲了出去。

林志见许杰发了疯一般地追来,冷笑着向百里之外的一处密林赶去。

许杰的修为虽然只有筑基中期,但他从小便受其父许晖教导,更有珠光阁的丰富资源,即便林志是筑基后期,但许杰的速度丝毫不比他慢。

林志见身后那赤色身影越追越近,也是惊讶道:“好一个阴魂不散的小鬼!”

此刻天上的新月已经完全埋于黑云之后,夜色之下弥漫的尽是杀机诡谲。

飞至密林前的林志主动停了下来,他对身后的许杰道:“小子,我看在珠光阁的面子上不想动你。若你再不识抬举,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许杰愤恨道:“从小到大没人能抢我的东西!没人能!”

林志以血骨赤玉扇轻摇道:“你的东西?现在可是在我手上!你有本事的话就来拿吧。”

说完,林志便没入了那片密林中。

许杰感知到那密林中透着一股阴森之感,他知道里面很可能有诈,但他想着自己储物袋内还有诸多筑基后期法宝,他便不再惧怕地跟了进去。

“嘿嘿,没想到你这二世祖还真的敢跟进来!”只见在密林深处的林志取出一面绿色法器,以自身灵力灌入之后将法器拍入地面道,“木灵弑仙阵——开!”

林志话音刚落,四道光柱自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亮起,这片千丈密林内所有的植物都被附上了一层强大的木属性灵力。下一瞬,这些植物突然暴涨拔高,随即以螺旋状盘踞成一千丈灵植囚笼。

许杰双眉微皱,立时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把火红法剑冲向那灵植囚笼的最顶端,以求破局而出。可让许杰没想到的是,在他冲向上方之时,这灵植囚笼内纵横交错地生出一根根若立柱般的粗大枝干。

许杰赶忙以灵力注入手中法剑,一劈那自顶端向自己砸过来的粗大枝干。他手中法剑火焰四起,但那道蕴含木属性灵力的粗大枝干却还是直直地将他向下压去。他只感觉这根粗大枝干似是金丹期法器一般,可还未等他有再多想法,这种粗大枝干就在灵植囚笼内无规则地横生而出。

许杰一个不慎被两道粗大枝干击中背门,好在他身上穿的是金丹中期级别的法袍,在帮他削去四成力道的前提下,许杰还是闷哼一声地向前方飞去。

许杰欲借力打力以手中火红法剑冲出这灵植囚笼,可当他的法剑刺在这灵植囚笼上,不但没有将囚笼破开,反而将他剑上的火焰给震了回去,自他右颈留下了一道血痕。

这下许杰真的慌了,他震惊道:“你为何有金丹级别的法阵!”

于灵植囚笼外自在摇扇的林志哈哈笑道:“你倒有些眼力!此法阵乃是我在一处无名秘境中获得,可惜那秘境中只有这一套木灵弑仙阵和一堆灵石。不然我也不用抢你这把法器了。”

在二人说话之间,灵植囚笼不断旋转收缩,留给许杰闪躲的空间越来越少。更为致命的是,随着灵植囚笼的向下收缩,不止是四处横生的灵植枝干,就连地底伸出的蜿蜒树根都犹如木系绳索法宝般向着许杰抓来。

许杰叫苦不迭地同时,只得不断挥动手中法剑予以抵抗。其实许杰储物袋中还有很多筑基后期的攻击类法宝,但鉴于先前手中法剑的火焰反弹之下伤了自己,他认为在这狭小的灵植囚笼内,一旦他使用那些攻击类法宝,能不能破局还是两说,但他肯定会被波及。如此想法之下,许杰只得不断吞服丹药补充灵力,勉强以手中法剑对抗着那些袭来的木系灵植。

相比之下,林志稳坐钓鱼台地欣赏着木灵弑仙阵内许杰的困兽之斗,他知道只要再等一会儿,许杰不是被万千灵植穿身而亡就是被灵植囚笼爆体殒命。

就在灵植囚笼内许杰被那些蜿蜒树根缠住全身,又即将被灵植树干穿体之时,一道叹息声传了过来。

林志当即心中一凛,一股莫名的危机感汹涌而出。

“逃!”这是林志的本能反应。

可林志刚从地底取回木灵弑仙阵的阵眼法器,他那只拿着法器的右臂就被一人以手化焰斩成两断。

林志剧痛之下还想遁地而逃,一个身穿赤色法袍,左边衣袖上九星连珠图案闪耀场间的俊朗男子蓦然出现。来人一只手按在林志肩头,另一只手于灵植囚笼上轻轻一挥,原本还在不断收缩攻击许杰的灵植囚笼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成了一团飞灰。

里面一身狼狈的许杰看到来人,羞愧地低下了头。

许晖慈爱地看着许杰道:“这金丹初期的法阵要你破开太过艰难了。你能坚持到我过来已经很不错了。”

若许杰没听到他爹那声叹息或许也会这么认为,可他现在知道许晖说这些话只是在安慰他。在他爹看来,自己肯定有破开那法阵的机会。

其实确实如许杰所想那般,许晖在林志出去灵泉城外时就已经瞬移赶到,但他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想看看自己儿子能不能胜过这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当他看到林志进入这片密林,他就感知到这四周埋有阵法法器,他看到许杰在密林前犹豫时心中还是一喜的,因为这表示许杰也意识到了危险。可令许晖没想到的是,许杰随后就不假思索地踏入了这片密林。随着林志开启木灵弑仙阵,许晖冷冷地看着自己儿子被困在灵植囚笼内。可他知道,他儿子储物袋中有筑基后期攻击法宝追魂针,还有筑基后期火系法宝掌轰雷,只要在灵植囚笼未缩小至百丈前施展,掌轰雷可破开木灵弑仙阵一处缝隙,而追魂针就可以追击外面阵眼中心的林志。一旦林志为求自保分神,那许杰便可冲出这木灵弑仙阵。可许杰在阵中完全乱了分寸,除了以手中筑基中期的法剑抵抗砍杀那些灵植枝干外,竟然连拿出法宝破局的想法都没有。许晖看着那千丈灵植囚笼缩小至百丈内,在这期间他有过期待,有过失望,但最后他觉得是自己操之过急了。

断去右臂的林志被许晖一按之下如重山压身,挪不动半寸距离。他吃力地哀求道:“前辈……饶命!”

许晖的视线从许杰身上离开后就变得异常冰冷,他问道:“你可有家眷?”

“没有。”林志如实回道。

许晖摇头道:“那你运气真是不错。”

说罢,许晖右手一抬,埋于东南西北的四枚阵法法器和地上那阵眼法器一同飞至许晖手中。许晖又将林志左手拿着的血骨赤玉扇取回道:“你知道我儿是珠光阁的人?”

“知道。”许杰在场的情况下,林志不敢不承认。

许晖平静道:“那你真是够有胆色的。”

林志知道对方不会放过自己,刚想催动灵力自爆,许晖身上便射出一道赤色灵力钻入林志体内,将林志的灵脉全数震断。现在林志连死的权力都不在自己手中了。

许晖将血骨赤玉扇和木灵弑仙阵的阵法法器递给许杰,可许杰却没有接。

许杰轻声道:“爹,孩儿给您丢脸了。”

许晖知道自己儿子心高气傲,自己刚才不由自主的叹息声一定让他想到了什么。许晖劝解道:“杰儿,败并不可怕。爹当年也败过,甚至还被仇家追杀得四处逃窜。可这又怎么样呢?只要不死,只要还有一颗向上之心,那败便是修行途中最好的台阶!杰儿,我相信你以后肯定会变得比爹还要厉害!”

许杰黯淡的双目现出一丝光亮道:“我真的可以变得比爹还厉害么?”

“那是自然!”许晖肯定道,“你之天赋不弱于爹,你还有珠光阁的资源,说不定日后还能上去內隐界。你一定会比爹更强的!”

许杰目中再次现出信心,因为他爹从未骗过他。他接过了许晖手中的血骨赤玉扇和木灵弑仙阵的全套阵法法器。

许晖笑着抚了抚许杰的头道:“好了,随爹回去灵泉城,让他们知道抢我珠光阁东西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嗯!”许杰点头道。

许晖带着许杰和林志瞬移到了灵泉城的东城门。

城门口的守卫修士都知道了城里发生的事,看到这衣袖上有九星连珠图案的俊朗男子,他们便知道这人乃是来灵泉城做客的珠光阁管事。领头的守门修士问道:“许前辈,可要我们将此人关押进灵泉城大牢?”

许晖感觉到灵泉城西部区域夏文竹的气息,说道:“不必了,我带此人去见你们城主。”

说完,许晖便擒着林志进入城内,入城之后方才再行瞬移之法带着许杰林志过去了灵泉城的西部区域。

相对于林志来说,同是夺宝而逃的周献可惨多了。他出去望春楼后就向着灵泉城西城门逃去,可他手中上品火灵根的灵泉石还没焐热呢,一道紫色身影就出现在了他飞行的路径上。随之而来的就是那紫色身影的一巴掌加之被其一把夺过了那枚灵泉石。

周献虽是金丹修士,但在来人面前如无力孩童般任其拿捏。

因为来人正是这灵泉城的城主夏文竹。他原本还在跟许晖品着灵酿追忆着过往时光,谁知派过去陪着许杰的邹山突然来报,说许杰在望春楼百丈顶层与廉熔对上了。这可把夏文竹给吓坏了,要知道这廉熔是出了名的跋扈,而珠光阁的许杰有许晖撑腰,自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两人要是对上,无论谁伤了谁,最后都是他夏文竹倒霉。

许晖护儿心切,立刻放下酒盏与夏文竹一同瞬移过去。还没等二人进入望春楼就发现很多修士向着东西两个方向追去。许晖一下子就感应到了东面方向许杰的气息,而夏文竹则是确定西面方向有廉熔的气息。他们虽然不知道二者为何背道而驰,但这是他们都想看到的。如此许晖便追着许杰出了灵泉城,而夏文竹则是瞬移来到了廉熔的身后,他发现廉熔正在追击前方黄色身影的修士就二话没说继续瞬移到了那周献的前方。

夏文竹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发现廉熔追击这人手中拿着他送给廉熔的灵泉石,他立刻明白了其中原委。他气不打一处来地甩了周献一巴掌,顺势将灵泉石夺了回来。

廉熔见夏文竹出现,也就饶有兴致地减慢了自己的飞行速度,他要看看夏文竹这灵泉城城主要如何向自己赔罪。

夏文竹将周献擒住后抓至廉熔身前道:“少宗,此人胆大妄为,竟敢抢少宗的东西!我已经将人擒下听候少宗发落。”

廉熔冷笑一声道:“夏城主,你这灵泉城现在可真是出息了啊。我听闻你要盲拍新挖出的灵泉,就想着过来帮你助助兴。哪知道我提前过来就被你的贵客抢了奇炎泉天字一号包厢,而后在百丈顶层被你那好手下郭飞诱使着跟你那贵客来了场文斗。不成想那场文斗刚以和局收场,我的东西就被你这灵泉城内的修士给抢了。也对,这本来就是你夏城主的东西,要不我就物归原主吧?”

夏文竹连连作揖道:“少宗莫要说气话,是夏文竹教导无方,等等一定给少宗一个交代!”

“呵呵,那好!我就看看你要怎么给我交代!”廉熔笑着道。

夏文竹随即以元婴中期修为传音于灵泉城内道:“吾乃灵泉城城主夏文竹,凡是在我灵泉城内的筑基以上修士,还请过来城西位置一聚。”

夏文竹的话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不一会儿,这城西位置便汇聚了数千名筑基以上修士,他们看着夏文竹手中的周献还有空中站着的廉熔,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待在望春楼内跟过来的那些修士一说之后,众人就知道了夏文竹手中的修士竟然胆大包天的抢了天泯宗少宗的灵泉石。在看到衣袖上有着九星连珠图案的许晖押着断臂的林志瞬移出现,他们就知道这肯定是那个抢了珠光阁东西的人。

夏文竹见许晖回来,便说道:“许兄,你来的正好。我这就给你和天泯宗一个交代!”

许晖看了一眼身上透着一股邪魅之气的廉熔,转而对夏文竹道:“文竹请便。但我珠光阁的事我自己来处理。”

“好。”夏文竹于是对下面众修士道,“想必这里很多人都知道我为何会让大家过来。原本我灵泉城新挖出十二口灵泉是件喜事,我也决定用盲拍的形式让这些灵泉落于在场诸位手中。可这拍卖还没开始呢,就有两个宵小之辈竟敢抢夺廉熔少宗和珠光阁许公子的宝物。今日我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说罢,夏文竹全身紫气暴涨,右手一道道灵力涌入周献体内的同时,左手直接穿透周献后背,只见一个与周献一模一样的魂体被夏文竹从周献身体里拉了出来。周献的双目立刻从惊恐变成了茫然无神,而后夏文竹取出一个白色玲珑集玉盒,将周献魂体以术法封印其内,他将白色玲珑集玉盒与那枚上品火灵根的灵泉石一齐递给廉熔道:“少宗,此人三魂被我封在了这玲珑集玉盒内。只要少宗不允,此人永世不得入轮回。”

廉熔笑着接过道:“不错不错!你这处理方式我喜欢!”

夏文竹见廉熔收下了灵泉石和玲珑集玉盒,心中大定道:“赵潼何在!”

赵潼立刻上前道:“弟子在!”

夏文竹将周献没有三魂的躯体扔给赵潼道:“你将此人肉身吊在城门口,让来往之人知道,在我灵泉城行宵小之事的,都是这等下场!”

“是!”赵潼拎起周献的肉身就向着西城门飞去。

夏文竹见对天泯宗的交代结束了,就看向了许晖。

许晖就比夏文竹简单多了,他对众人道:“抢我珠光阁之物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许晖手掌一伸,一股强大的火系灵力挥洒而过,林志身躯顿时化作了一片飞灰。

夏文竹见许晖直接杀了那抢许杰之人,只觉得他太过便宜那人了。不过这是许晖的决定,他夏文竹也不好多说什么。何况这事还是发生在他们灵泉城,他这个城主或多或少都有责任。他对众人道:“这么晚还让诸位客人前来,夏某实在过意不去。我会让城主府下人于诸位下榻之处送去一壶清泉酿以作补偿。诸位先回去休息吧。”

“多谢城主!”众人回过之后便散去了。

当场中只剩夏文竹许晖等四人时,廉熔对许杰道:“许公子,我们文斗已了。若你还欲与瑶琴仙子一叙,不如我们来场武斗如何?”

夏文竹一听顿时心惊肉跳,天泯宗虽然厉害,但珠光阁也不是好欺负的,更何况许晖还在此间呢。

许晖正欲说话,许杰却说道:“不必了,那女子早已倾心于你,我只是不能丢了珠光阁的面子才与你进行的那场文斗。既然我们是以和局收尾,那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吧。若你真的想要武斗,待我修为至筑基后期,我会亲自登门拜访。”

许晖欣慰地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儿子经过方才一役变得成熟了。

廉熔手转洞箫道:“好!我会在天泯宗等你的。”

“嗯!”许杰点头道。

夏文竹见此事如此解决,心中大为庆幸。他说道:“好了。究其原因,都怪我手下那狗奴才办事不周。你们都随我过去望春楼吧,我也好给你们一个交代。”

廉熔和许杰都知道夏文竹要拿“郭飞”作为他们和解的另一个契机,于是都没有多言地跟着他飞去了望春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