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望春楼风波(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望春楼风波(下)(1 / 1)

周围包厢内的客人见来了位横插一脚的白衣公子,其中有三人一眼便认出了来人身份。他们知道这位小爷可不是个善茬,介于先前许杰在他们面前出尽了风头,他们现在都幸灾乐祸地等着看好戏。

面对那白衣公子的言语威胁,许杰不怒反笑道:“那我今日倒真的要看看,你要如何让我退下去。”

石武见天桥上的二人已成剑拔弩张之势,而自己包厢内的邹山不知何时全身发抖地站了起来。

只听邹山道:“飞……飞哥,怎么办?是廉熔少宗。”

石武听到“廉熔少宗”四字,立刻就与天泯宗的廉矣联系在了一起。他记起郭飞玉简内有关廉熔的记载,此人修为已至筑基后期,但性情古怪,动辄就以手中洞箫杀人。而且因为天泯宗是灵泉城的靠山,夏文竹对他是极为看重。郭飞那块玉简内对廉熔最后的标注便是“敬而远之”。

石武真觉得郭飞这身份哪是给他带来便利啊,简直就是给他找麻烦来的。石武小声对邹山道:“你快回去通知城主,这件事只能他来摆平。”

邹山担心道:“飞哥,城主府离这较远,我只有凝气九层,还不能行御空之术。我怕……”

石武笑了笑道:“你是怕你还没赶过去通报他们就打了起来,还是怕我会被殃及池鱼重伤身死啊?”

邹山差点哭出来道:“飞哥你千万不要说这种话,要不我留在这里你去报信吧。”

石武看着邹山着急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去吧。你飞哥在这说不定还能拖上一会,若是换你在这,说不定不消十息你就要遭殃了。”

邹山知道“郭飞”的头脑极好,也就抓着他的手道:“飞哥,你等我!我先下去通知那蓉妈妈,你一定要尽量拖延。”

石武心中一暖道:“好了,我知道的。”

“嗯!”邹山拉过一旁的翠儿就让其带着从春升道下去了。

石武现在脑海里已经有了三个打算。一是自己先想法子拖上一拖,让等等知道消息上来的蓉妈妈解决这件事。毕竟这里是千穆庄的产业,怎么说也是他们千穆庄的人来调解。二就是等邹山回去上报给城主府,夏文竹和许晖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一个是夏文竹靠山的儿子,一个是许晖的独子,只要夏文竹和许晖来到必定能震住场面。第三便是最糟糕的情况,那就是下面的蓉妈妈不敢参与天泯宗和珠光阁的斗争,充耳不闻当做无事发生,而邹山这凝气九层没来得及过去城主府这儿的两位就打上了。那石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借机将灵泉城大闹一番顺势以郭飞的身份带夏茵茵离开。

廉熔见石武先让旁边的邹山走了,猜测他是让邹山去跟夏文竹通风报信。但廉熔也并未阻止,他很想看看夏文竹过来是帮他还是帮对面那持扇修士。

许杰的步子又向前进了一步,而廉熔的目中亦现出了杀意,他手中的白色洞箫已经被他抵住四个孔洞了。

周围九个包厢内的修士正吃着灵果喝着灵酿准备看二人打斗呢,郭飞样貌的石武就嬉皮笑脸地走出包厢道:“二位且慢!”

石武的声音洪亮,让百丈顶层内的修士都看了过来。

廉熔显然是认识郭飞的,他见“郭飞”不但自己留下来维持局面,还敢挺身而出,也是点头道:“郭飞,数年不见,你倒是多了些胆气。”

若是以前的郭飞,那自然是早就让邹山留在这里,自己回去报信了。要是邹山遭殃身死,他事后也可以找理由跟刘丰说自己是筑基修士,他御空飞行去报信比凝气九层的邹山快上很多。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石武,邹山对他的真挚他感受得到,他不愿那傻小子就这么白白死了。

石武笑着道:“少宗谬赞了。珠光阁远来是客,既然我被城主安排陪同许公子,那即便我粉身碎骨也不能让许公子有半点闪失。”

廉熔听到珠光阁的名号并无退却之意,他那张邪气凛然的脸上现出一抹冷笑道:“你不止增加了胆气,这巴结的本事也长进了,可惜就是变傻了。”

石武哂笑一声道:“比起少宗我傻些也是应该的。不过少宗若在这里跟许公子动手,那就真是傻了。”

廉熔神色一变道:“此话何解?”

石武问道:“这是不是灵泉城最贵的消遣之地,望春楼百丈顶层?”

“是。”廉熔道。

石武又道:“那这是不是瑶琴姑娘的抚琴之处?”

“自然是的。”廉熔回道。

“那就成了!既然这里是望春楼百丈顶层,又是瑶琴姑娘抚琴之处,那便是灵泉城最风雅之地。二位皆是赏琴雅士,若在这里大打出手,那么无论你们谁输谁赢,最后都会落下一个附庸风雅,粗鄙不堪的名声。”石武说完之后没有再说一句,只是留给天桥上本欲动手的廉熔和许杰自己去细品。

许杰当先打开了赤玉扇,而廉熔也几乎是在同时松开了按住洞箫孔洞的手指,随即在手中轻转潇洒地插在腰间。

石武见状心中松了一大口气,不过他现在奇怪的是那蓉妈妈怎么还不上来,按理说邹山下去时她就应该知道动静了。

石武哪里晓得,邹山刚下去就让翠儿去通知了那蓉妈妈。可那蓉妈妈一听廉熔跟许杰对上了,哪还敢上去调解啊。她只是拉着翠儿的手说这望春楼暂时全权交给翠儿管了,千万别跟别人说见过她,而后她就一溜烟躲去了望春楼下面的地窖内。

所以石武这招缓兵之计即便用得再漂亮,若后续无人接应,他还是孤掌难鸣。

石武见那边春升道完全没有人上来的动静,心中暗骂一声的同时,对面廉熔却发话了。

“郭飞,我知道你是想拖延时间,但我乐意看你在那绞尽脑汁的样子。虽然你为我们的名声着想是对的,但这件事总要有个结果。你倒是说说,我们这两位雅士该如何做呢?”廉熔若戏耍蝼蚁一般看着石武道。

石武还没生出多少怨气,雷霆气旋内的天劫灵体却受不了了:“石武!你这都能忍?这人不过筑基后期,就算他有保命法宝,但你要杀他不过杀鸡尔!”

石武被天劫灵体的提议吓了一跳,他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回道:“杀他是容易,可善后就难了。忍就忍吧,反正现在是郭飞的样子。”

“哎,随你吧。要是下次在外面遇到他,你可一定要他好看!”天劫灵体要求道。

石武答应道:“一定一定!”

得到石武的保证后,天劫灵体才稍稍顺气地继续炼化雷霆气旋了。

其实石武心里也在纳闷,想当初公孙冶空冥大典时一人对战十大元婴后期修士,那廉矣在其中也不算多出彩,怎么到了这外隐界西部,就是他儿子廉熔都这么嚣张跋扈。其实石武这对比的对象就错了,对于公孙冶来说,那廉矣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这灵泉城来说,外隐界西部三大宗门之一的天泯宗就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而廉熔作为天泯宗的少宗,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周围九大包厢内的人看到石武被廉熔的话给难住了就感到一阵痛快,石武害得他们没看到天泯宗和珠光阁的对碰,他们就要看石武出丑难堪。

“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石武心中做定之后就对许杰和廉矣作揖道:“许公子,廉熔少宗,既然在这里武斗有失风雅,那么只能来文斗了。”

“文斗?”廉熔与许杰同时重复道。

石武点头道:“正是。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若是在这百丈顶层,许公子和廉熔少宗谁能以手中好物比过对方而赢得美人青睐,那传扬出去岂不是一桩佳话?”

还不待廉熔和许杰反应,石武就对周围九大包厢内的客人道:“诸位都是为瑶琴仙子而来,那就都是文人雅士。这场文斗有诸位做见证那便再好不过了。”

那九大包厢的客人不明白石武为何要拉他们下场,可听石武说只是做个见证,他们也不怕有诈地全部应了下来。

石武于是道:“既然见证人已在,不知许公子和廉熔少宗可敢文斗比试?”

许杰先前因为知道瑶琴仙子对廉熔倾心,还担心这场比试会对自己不公,但石武一番话下来,直接将本该是主角的瑶琴仙子排除在外,当真是让他佩服不已。他见石武帮他做了这么多,他这珠光阁管事之子如何还怕那天泯宗少宗,他直接道:“有何不敢!”

那九大包厢内的修士也都看出了石武的手段,见他又出言相激许杰和廉熔,不禁都在猜测这穿着护卫所服饰的小子是什么来路。

石武其实就是在走一步算一步,他只希望夏文竹和许晖能快点过来。

长藤飘飘的仙阁之内,瑶琴仙子早就在心里将“郭飞”的祖宗问候了遍,原本这里本该属于她的风头全部被他抢去了不说,最后还要让廉熔跟珠光阁管事之子比谁的东西贵重,这不是摆明了要落廉熔的面子么。

瑶琴仙子见廉熔没有立刻回话,便轻声道:“这里是望春楼的百丈顶层,是我说了算的地方。我想……”

瑶琴仙子还未说完,就看到廉熔向她投来了一个要杀人的目光。

在瑶琴仙子看来,她说这些是为了相帮廉熔,可这里不止廉熔和许杰,还有九个看戏的修士。她现在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会被这九人记下,到时候要是传出天泯宗少宗要靠望春楼琴倌偏袒才能赢了珠光阁,那么他们天泯宗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廉熔见那九大包厢内的修士都在看着他,他邪魅阴柔的脸上现出笑意道:“都说你们珠光阁的人最不缺宝贝,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好东西!说吧,怎么比?”

石武见二人都应下,也就说道:“很简单,三局两胜。二位都是筑基期修士,那么就比筑基期的法器,筑基期的法宝,筑基期的丹药灵膳。”

听到石武说是这般比法,廉熔信心满满道:“好!”

石武是知道许杰身上有金露玉灵肉的,他料定这筑基期的丹药灵膳许杰能赢下一局,至于剩下的就看许杰自己了。

许杰也明白了石武的意思。他暗下决定,等这次望春楼风波结束后他就立刻跟自己父亲提议让“郭飞”加入珠光阁。

石武对九大包厢内的修士道:“介于我与许公子和廉熔少宗都认识,那我就不便参与此次文斗的投票。相信九位都知道许公子和廉熔少宗的身份了,我想应该没人会做出有违良心的偏袒。”

那九大包厢内的修士一听,想过去掐死石武的心都有了。敢情这小子是准备拿他们九个垫背,反正最后谁赢谁输都是他们九个投的票。

石武见那九大包厢内的修士有的都在擦冷汗了,他笑着道:“诸位不用担心,你们只要将每一局你们心中赢家的名字写在玉简内,我会在打散之后再与诸位一同观看,所以没人知道谁投了谁。”

那九名修士听到这儿才稍缓心情,他们觉得以后看到“郭飞”这小子就得离远点,不然很可能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这时,石武左边包厢内名为林志的修士突然说道:“以许公子和廉熔少宗的身份,这般比法太过无趣。不如这次文斗的胜者可以拿走比试中的一样物品,这不是更刺激么?”

石武右边包厢内的周献看热闹不嫌事大道:“这位兄台说的是,这样子比才带劲啊!”

石武皱眉看了看左右包厢,他只感觉这两个人是来拱火的。

可天桥上的许杰和廉熔却同时答应道:“如此甚好!”

“好!”那九个包厢内的修士都鼓起掌来。

石武知道事已至此自己说什么都无用,他坐在了包厢内正中的位子上对廉熔和许杰道:“第一局,请二位拿出一件筑基期的法器让这九位修士评判。”

许杰将手中赤玉扇抛飞出去,以灵气注入后那十四根扇骨内爆发出一道惊人的火属性灵力,连瑶琴仙子仙阁前的长条藤蔓都惧怕地向后缩去。许杰介绍道:“此扇全名血骨赤玉扇,取自迷雾之森七只筑基后期奔狼火兽的前腿骨。十四根扇骨经过十年打磨,再放入筑基后期火属性灵植火纹花内蕴养二十年方才取出。最后又以外隐界南部地渊兽的兽皮联合制成,此扇有特殊技能血玉焚海。”

那些包厢内的修士光是听到材料就已心动不已,又听到其制作的过程,不由得感叹珠光阁果然是财大气粗。

在许杰介绍完后,廉熔就将他那根白色洞箫双指一挑展现在众人面前道:“说来也巧,家父廉矣年少时于迷雾之森中斩获一条筑基后期的雪域冰蟒,取其三十丈头骨打磨制成了这只冷雪箫,有特殊技能幻音冰封。”

二人展示完筑基期的法器后都隔空将法器放在了石武那包厢的桌案上,那九大包厢内的修士心中也有了各自的答案。

随着九枚不记名的玉简飞至石武身前,石武收下后再打乱顺序以灵力注入这九枚玉简之内,只见石武桌案上方现出的名字中,五个是许杰,四个是廉熔。

石武便说道:“第一局,许公子胜。”

瑶琴仙子见廉熔输了第一局,心中不忿地想要出言,可她一想到廉熔的心性,她知道若自己再说话,他以后说不定就真的不理自己了。她顿觉委屈,只能期盼着第二局廉熔能获胜。

廉熔对于自己这一局会输倒是没多少意外,毕竟自己这次只是一时兴起才来到这灵泉城,他带的也不是契合他火灵根的法器。不过他对于后面的两场有绝对的信心!

石武道:“第二场比试,法宝!”

许杰赢下了第一场,心中对这第二场也就不太放在心上了,因为他在第三场有一个杀手锏。

廉熔这次从腰间拿下了那块红色小石,以灵气操控在九大修士面前展示道:“这是整条上品火灵根在内的灵泉石,是夏文竹亲自监督一名筑基后期修士炼化出来的。想必来到这灵泉城的诸位不用我多说什么了。”

说完,廉熔就自信地将那枚灵泉石放到了石武的桌案上。

许杰看着那枚上品火灵根的灵泉石,目中透出一股炙热。他来这灵泉城除了陪他父亲购买灵泉之外,第二个目的便是这灵泉石了。没想到对方身上竟然就有一枚上品火灵根的灵泉石,想到第三局自己稳操胜券,许杰心中便大喜不已。

石武看着桌案上那块红色小石,里面的赤色脊骨还在现着红色流光。不知为何,石武心中涌出的却是一股悲哀之感。

许杰这时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攻击类法宝道:“此乃追魂针,筑基后期法宝。可以在锁定敌人的灵气后发出万枚沾染灵毒的细小毒针予以追击,筑基中期以下绝难逃遁!”

石武见二人都将法宝展示完了,便对九大包厢内的修士道:“诸位请投票吧。”

随着九枚不记名玉简飞来,石武这次接住以后都没有排序,因为他知道廉熔拿出的这等滋养灵根类的法宝比起许杰一次性攻击类法宝强上太多。

果不其然,在石武灵力注入玉简之后,里面现出的皆是廉熔的名字。

石武道:“第二局,廉熔少宗胜。”

九大包厢内的修士看着石武桌案上的四件宝贝,想着第三局一结束,许杰和廉熔之间的胜者不但能从对方手中取走一样宝贝,还能与瑶琴仙子佳人有约,他们是又嫉妒又不甘。

石武提醒道:“许公子,廉熔少宗,这一二两局你们二者战平,如果你们现在罢手言和其实是最好的结局。”

廉熔听出了石武的劝告之意,可现在即便他想停下来,许杰也不会同意。他认为最后一局他赢定了,他不仅可以拿到上品火灵根的灵泉石,还可以杀杀天泯宗的威风,何乐而不为。

许杰拒绝道:“不必!既然说了三局两胜,那我就要斗到最后!”

廉熔冷笑道:“那就比吧。”

只见二人同时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灵膳玉盒,打开之后都自玉盒内闪出一道耀目金芒。

“嗯?”石武廉熔许杰三人都疑惑出声。

因为廉熔和许杰手中的灵膳石武再熟悉不过,正是他做的金露玉灵肉,而且还都是筑基中期火属性的金露玉灵肉。

九大包厢内的修士看到廉熔和许杰手中的金露玉灵肉,都激动地站了起来,有三个甚至都出了包厢想要上前。可他们看到廉熔和许杰的目光后才清醒过来,对方可是天泯宗少宗和珠光阁的人啊,他们赶忙作揖道歉又回去了自己包厢。

廉熔看着许杰灵膳玉盒内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金露玉灵肉问道:“你怎么会有筑基中期火属性的金露玉灵肉?”

许杰反问道:“我倒还要问你呢!我这个乃是火纹灵膳师为我们少阁主专门制作的!你的是从哪里来的?”

廉熔道:“圣魂门仇嵬前辈在外隐界北部称尊,拜月宫后续出走的一批弟子中有些便带上了这筑基中期的金露玉灵肉。他们后来被仇嵬前辈收编,家父知道后就为我们去置换了一批。”

许杰心中暗恨道:“这该死的拜月宫宫主,为何放那些门人出来还允许他们带上这么高品级金露玉灵肉!”

石武知道廉熔手中的金露玉灵肉肯定是宗门大比后离开的那一批弟子带出来的。

石武乐见于此道:“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二位不妨就此言和吧。”

许杰和廉熔先前都认为自己这局必胜,现在看着对方手中一模一样的金露玉灵肉,他们都感无奈。

石武说着就将二人放置在桌案上的法器法宝拿起准备送过去。

谁知石武还没走出包厢,他之包厢的左右两边突然窜来一蓝一黄两道身影,破开包厢木门的同时四只手掌重重轰在石武身上。

其中左边那道蓝色身影抢了石武手中的血骨赤玉扇,右边那道黄色身影夺走了那枚上品火灵根灵泉石,随后他们二人没有任何停留地向下遁去。

廉熔和许杰见状立刻飞至石武身前,将其余属于自己的物品拿回后就向下追去。剩下包厢内的七名修士怕殃及己身,也都自包厢走出从春升道下去了。

地上的石武其实在左右包厢那两名修士拱火之时就留了个心眼,但他确实没想到他们竟敢明目张胆地抢夺许杰和廉熔的东西。不过这也正合他心意,他干脆装作重伤地躺倒在包厢内,只等着许杰和廉熔打完回来再说。

可在那些人都离开百丈顶层之后,对面仙阁前的一根根长条藤蔓竟如活了一般悄无声息地向着石武的那处包厢延伸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