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望春楼风波(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望春楼风波(上)(1 / 1)

晚风习习,空中的新月在朦胧的薄云后面时隐时现,让这迷离的夜色染上了一抹撩人的情意。

灵泉城内灯华万盏,若一条蜿蜒火龙盘踞在大地之上。

石武与邹山迎着许杰一路向前,在灯光映步之下远远便看到了一棵拔起而起高有百丈的巨树。那棵巨树树干内灯火通明,每一根延伸出去的枝干都有三四丈粗,加之其每根都有二十丈以上的长度,让这棵巨树上的树干远观如悬于空中的道道长街。

石武和许杰还未到那望春楼就被其奇特的外观给吸引住了。

许杰啧啧称赞道:“郭飞,你们这儿的望春楼倒真有点意思,竟然是一株金丹期的灵植。”

石武只是从郭飞的玉简中知道这望春楼是城里最贵的消遣之地,至于里面到底什么样子,是不是金丹期灵植他一概不知。现在见许杰问起,他一时间也不晓得如何作答。

好在邹山来过这望春楼几次,对这里颇为熟悉,他笑着回道:“许爷,这望春楼乃是千穆庄的产业。这株春归树也是千穆庄老庄主亲自派人种下的。”

许杰呵呵笑道:“看样子你是没少来光顾啊。”

邹山见石武对他投来一个让他继续说下去的目光,他就作揖道:“让许爷见笑了,我是来过几次。这春归树内可是别有洞天呢,许爷一看便知。”

许杰摇动手上赤玉扇道:“走着。”

邹山顺势领着许杰在前面带起路来。

石武只想借郭飞身份之便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只要不是与之产生冲突的,他就乐见其成。

三人一进入那春归树,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木系灵力拂面而来。邹山轻车熟路地对旁边还在招呼别的客人的绿裳女子道:“蓉妈妈,这位是我城主的贵客,切不可怠慢了。”

那容貌艳丽的绿裳女子见来的是护卫所的人,又打量了一番正主许杰。她唤了一位姑娘先陪着刚刚那位客人过去了一条树干通道。而后她舍下邹山笑意盈盈地走到许杰身旁道:“这位公子气宇轩昂,一看便是人中龙凤,哪还用人介绍啊。”

许杰被这些话捧得舒舒服服:“我刚刚在奇炎泉内修炼完毕,小飞和小山说你们这里是能让我更放松的地方,不知有些什么?”

那蓉妈妈掩嘴一笑道:“这位公子,我们这望春楼是出了名的一丈一春色。越往上花样就越多,您看到这一个个春归洞了吧,里面都是从天南海北过来的美貌女子。如果您喜欢诗词歌赋,她们便与你吟诗作对。如果您想聊天谈心,她们便可以把真心给你。若是您来到这儿还想着修炼,那我们也可以为您准备各种上好的炉鼎,以双修之法滋养您之修为。”

许杰看着这热闹的望春楼,发现这里的树干位置有一条通向树顶的通道。他问道:“你说一丈一春色,这春归树少说也有百丈,那百丈之上可是你们这里的绝色?”

蓉妈妈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道:“这百丈顶层确实有我望春楼绝色,其被我们千穆庄老庄主赐名瑶琴仙子。”

“瑶琴仙子?好名字。”许杰呵呵笑道,“那我便去那百丈顶层吧。”

那蓉妈妈看了看石武和邹山,确定这两个只是普通的护卫所队员而已,她有些嗫嗫嚅嚅道:“只是……”

许杰摇着赤玉扇,看着那蓉妈妈道:“只是如何?”

“只是这瑶琴仙子乃是极为特别的存在。她不属于任何一个单独的客人,上面百丈顶层有十个包厢,现在已经坐满了九个。这第十个包厢乃是正对瑶琴仙子的仙阁,价钱最贵。而且瑶琴仙子只看与客人是否有缘。有缘者,除了返还所有灵石之外,还会邀请其入仙阁以琴会友。若是无缘者,纵是万千法宝好物堆放在前,她都是视而不见的。”

许杰一听更加心动道:“若真是如此,那本公子今儿个就要一睹那瑶琴仙子的芳容了。”

许杰说着就要上去那春归树顶层,可蓉妈妈却对邹山猛使了个眼色。

邹山想了想道:“许爷,这望春楼有个规矩,每升一丈五枚中品灵石,若要上去百丈,定要先出五百枚中品灵石方可。按照您选的是最中间正对瑶琴仙子的包厢,那起码是千枚中品灵石起了。”

那蓉妈妈只是在那笑着,并没有多言。但其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灵石许杰他们得先出了。

邹山自作聪明道:“许爷您不用担心,这笔账自然划在我们城主的账上。”

许杰手中赤玉扇突然一合,他脸色沉了下来,这里的气氛瞬间就不对了。

石武看着邹山犯错还不自知的样子,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老鸨和邹山确实没说错什么,但如此明码标价后还说是夏文竹出钱,这味道就变了啊。

石武上去打圆场道:“你小子在这瞎鼓捣什么呢?这百丈算个事么?许公子最后可是要在望春楼顶层与那瑶琴仙子促膝长谈的。还不快让人过来带我们一起上去?”

“我……我们?”邹山没反应过来道。他记得前面许杰去奇炎泉天字一号包厢时石武是阻止他们跟随的。

石武见这小子还不开窍,就对那蓉妈妈道:“在百丈顶层听瑶琴仙子演奏的那九人是否都一人上去的?”

蓉妈妈不明白石武为何要问这个,她点头道:“是。”

石武将腰间令牌扔给蓉妈妈道:“那今儿个许公子就要带我们两个一起上去见见世面。这是我们许公子的排场,跟那些俗人不一样的。稍后上来的灵酿灵果也皆要顶级,知道么?”

蓉妈妈慌张地接过那块城主令牌,心中震惊着这护卫所的年轻人竟如此大胆,一下子就做主撒出去三千块中品灵石。

许杰手中缓缓打开的赤玉扇好似也将这里原本凝固成冰的尴尬气氛碎开了一般,他轻摇扇骨道:“小飞,要不等这次灵泉竞拍结束,你就跟我回珠光阁吧。你这等人才我见之欢喜,我保证你在珠光阁的待遇会比这里好上十倍。”

石武作揖回道:“多谢许公子厚爱。但城主于我有恩,我护卫所刘丰师兄又待我如亲弟弟,郭飞不能忘本。只望许公子有空多来我灵泉城游玩修炼,那城主和我就心满意足了。”

“好!”许杰越发欣赏石武道。

蓉妈妈一听珠光阁之名,差点没站稳脚步,她竟然会觉得珠光阁的人出不起灵石。她擦着头上冷汗道:“许爷,小的有眼无珠,望许爷恕罪。”

许杰只是闭目不语,石武帮着说道:“有眼无珠就让个长得好有眼力劲的过来。”

蓉妈妈赶忙道:“翠儿,翠儿快过来!”

只见一身绿衣的乖巧女孩小跑着过来道:“妈妈,何事如此着急?”

蓉妈妈抓着翠儿的手道:“你快带这三位贵客去百丈顶层正对你瑶琴姐姐的包厢。”

“好。”那被唤过来的翠儿也算是个小美人,她笑若桃花地对许杰三人道,“望三位贵客挪步,由翠儿来带您们进去春升道。”

许杰睁眼看了看这翠儿,果然是少女浪漫,让他郁结的心情稍解。

许杰向前迈步之后,石武和邹山一并跟上,由着翠儿带领进入了那春归树的树干。

见许杰愿意上去,那蓉妈妈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暗骂自己真是瞎了眼,怎么就不好好看看别人的行头,那公子手中的赤色玉扇怕都是金丹法器。

翠儿带着许杰三人一起从春归树的树干内扶摇直上,许杰边摇玉扇边漠然地看着那一个个春归洞内灯红酒绿之景,他方才被那蓉妈妈看低,现在他倒是要看看那百丈顶层到底是如何地高不可攀。他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征服欲,他今晚势必要将那瑶琴仙子拿下。

邹山以前撑死就到过望春楼五丈位置的春归洞,可这次竟然一次就跃升至百丈顶层,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随着他们不断升空,他心中也跟着生出一种什么都在他脚下的畅快之感。那传闻中只有富家公子才能听到的仙子琴音等等也要尽入自己的耳中,邹山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石武对这些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这一切都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原本是想从郭飞那里知道有关夏茵茵的消息,然后再找个身份进入灵泉城。哪知道郭飞在拿到纳海囊后说翻脸就翻脸,甚至还以石武和夏茵茵的惨状取乐,石武自然不会放过他。在将郭飞杀了之后,他便取而代之。谁知后续先是碰到刘丰的谈话,再是应付张梅的纠缠,现在更是阴差阳错地成了这珠光阁管事之子的陪玩。他见此也只有随机应变下去,不过这一路他都在想该以何种方式脱身,然后再去和那夏老婆子接触。他回来的目的除了那些灵泉外就是要带夏茵茵离开这里,甚至如果最后没得选,他宁愿不要那些灵泉也要带走夏茵茵。

百丈距离一晃即至,此刻这百丈顶层内琴音袅袅,翠儿便小声地领着许杰三人过去了瑶琴仙子正对面的包厢。

百丈顶层的宾客包厢乃是半月形开放式的,与之对应的瑶琴仙子抚琴的地方一根根长条藤蔓随着里面琴音轻轻飘荡,时不时露出后面以白纱遮面一身碧衣的瑶琴仙子。

一曲抚罢,周围包厢内响起了阵阵鼓掌之声。

有人出言道:“今日听到仙子的琴音,真是让我林志神清气爽啊。”

又有人附和道:“我周献实在三生有幸!竟然可以听到仙子天上仙音!”

对面仙阁内只是传出调整琴弦的声音,对于这些人的赞美之词,那瑶琴仙子置若罔闻。

翠儿将三人领至包厢内,许杰坐下后便对身后站着的石武邹山二人道:“我们此次皆为赏琴雅士,无须多礼,坐吧。”

邹山现在一切以石武看齐,见石武自在地坐下了,邹山才敢小心翼翼地跟着坐下。

许杰问那翠儿道:“方才在下面听说你家瑶琴仙子只会有缘人,不知何种才为有缘人?”

翠儿看了看对面道:“只要客人能听懂瑶琴姐姐的琴音,说出她的心意,她便会与公子相会了。”

许杰自信摇扇道:“倒也简单。”

翠儿小声回道:“客人,瑶琴姐姐在灵泉城十年,至今为止也只有一位公子见过她。”

许杰问道:“那人可在其闺房留宿?”

翠儿摇头道:“从未。”

“那就再好不过了。”许杰笑着道。

翠儿嘴上虽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是暗笑不已。因为许杰这种信心满满的浪荡公子她见的多了,最后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没点本事的如何能入得了瑶琴仙子的眼。她欠身道:“我先下去为三位贵客拿灵酿灵果。”

“去吧。”许杰靠在座椅上道。

石武一听到对方要去拿来灵酿他就头疼,凡人界的酒水他喝了都要醉得不省人事,更别说这外隐界的灵酿了。他提前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与天劫灵体道:“等等要是我逼不得已喝下灵酿,你照旧以雷霆之力将其挥散啊。”

正在帮石武炼化雷霆气旋的天劫灵体道:“我的雷霆之力是这么用的吗?”

“帮帮忙啊,要是我醉了就糟了。你还想不想我好了?”石武恳求道。

天劫灵体以手遮面道:“我怎么就摊上你了。”

石武笑着道:“那就是答应了啊。”

“知道了知道了。”天劫灵体不耐烦道。

见搞定了这灵酿的隐患,石武便再无顾虑。只是现在静下心来听周围包厢内对这什么瑶琴仙子的吹捧之声,他真的很想对他们说,这瑶琴仙子最多就是弹得不错罢了,若真要说天上仙音,那还得属阿绫的琴声。

就在石武心念着阿绫现在过得怎么样时,那瑶琴仙子已经调琴完毕,随后又开始演奏起来。

许杰边听边问石武道:“小飞,你可知这位仙子手中弹的是什么?”

石武回道:“琴啊。”

“呵呵。”许杰的声音不大,却让周围包厢内的修士都听到了,“那自然是琴,不过又与普通的琴不太一样。若我没听错的话,她手上那把乃是筑基初期清幽玉琴。由千穆庄第三十二代庄主千穆秋临于两百七十九岁时所制。这是千穆秋临制作的第一把琴,却是蕴含他琴理最多的一把。”

石武明显感觉到对面仙阁内瑶琴仙子的气息乱了那么一下,他对音律之事并不在行,也就如实回道:“说出来不怕公子笑话,这琴曲我以前就听家里妹子弹奏过。至于这是什么琴,什么人所做,我从未涉猎,不敢在公子面前不懂装懂。”

石武说者无心,但周围包厢内听到的人却个个将许杰看做了眼中钉。

瑶琴仙子此曲奏罢,那些人对瑶琴仙子的琴音没留下多少印象,倒是对许杰和石武的对话颇为介怀。

那林志说道:“中间包厢的客人既然如此懂琴,何不说说刚才瑶琴仙子弹奏的琴音是为何意?”

许杰也当仁不让道:“仙子可是想家了?”

对面仙阁外长藤飘飘,露出琴座上那人一双动人心魄的眼睛,她望着许杰,说出了今晚第一句话:“公子乃是离家之人,我乃是在家之人。”

“嗯?”许杰听到对方的回答,沉思道,“她琴音之中有一抹难言的思念之情。若不是思家,难道是思人?”

许杰以乐理答道:“仙子方才的曲子中思念之意极重。仙子想摆脱那思念之意,就以瑶琴技法抹打散去曲中愁云,曲至中段愁绪翻涌,仙子又以瑶琴技法勾托重而浊之。外弦一二打摘轻柔似诉,内弦六七劈托如拨云见日,中弦三四五抹桃与勾剔层层交互,是一种欲见不能见,欲思断情之感。既然仙子不是思家,那就是在念着某位故人了。”

那瑶琴仙子以手掩白纱道:“公子之音律学识果真非凡。若是平时我定邀公子于仙阁一叙,只是今日我心中之思难解难消,便委屈公子了。”

许杰也是一派倜傥风流道:“既然仙子心有忧思,那我又岂可唐突佳人。”

“多谢公子谅解。”瑶琴仙子于对面仙阁欠身道。

周围包厢内的修士都听得云里雾里,不过随后那些人便又是对瑶琴仙子一顿夸赞。

石武虽然也佩服着许杰的乐理和那瑶琴仙子的琴艺,但在石武心中,他听过最好听的琴音来自阿绫。石武不知道什么瑶琴技法,但他知道阿绫肯定不是那种被条条框框束缚的乐者。那颗天成琴心让阿绫的琴音超脱了技艺指法,直指人心!

这也是为何这外隐界的瑶琴仙子只能在望春楼演奏,而仅仅是在凡人界的阿绫却能吸引炼神期修士争相收徒。

这一刻,石武越发想念阿绫,想念他阿大爷爷和阿九奶奶了。

石武将翠儿端至他桌上的那壶灵酿拿起,没等许杰发话他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邹山早就忍不住了,见郭飞模样的石武都开喝了,他也立刻倒上灵酿喝了起来。一口下肚,他只感觉一股充沛的灵力涌入体内。可这灵酿的品级似乎并不是邹山能喝的,他这一杯下去就有一股头晕目眩的感觉。

许杰因为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那瑶琴仙子身上,根本没去看石武和邹山二人。

在许杰期待的目光下,对面仙阁之内的瑶琴仙子又轻抚瑶琴,她对着众人道:“多谢诸位客人为小女子而来,这将是小女子今晚为各位抚的最后一首曲子。若谁能听出曲中之意,那小女子便破例让其入闺阁一叙。”

此言一出,除了在那想着阿绫的石武外,就连头昏的邹山都激动地直起了身子。

可许杰却是最心动的那一个,他看到了瑶琴仙子对他投来的情意目光,他知道她这个机会是为他而留。

琴音初弹,众人皆闭目倾听。他们脑海之中似都看到了一袭绿衣的瑶琴仙子于月下起舞,其身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包厢内所有闭目之人都不自觉地伸出右手,仿佛自己正与脑海中的瑶琴仙子于空中共舞一般。

可他们之中修为低下者不一会就感觉再也抓不住瑶琴仙子的手了,他们脑海中的自己脱手之后便立刻从空中坠下。他们顿时睁开眼睛不断喘息,好似刚才真的从空中摔下一般。

包厢内那些闭目之人接二连三地睁开双目,最后只剩下许杰一人还在闭目与瑶琴仙子神交共舞,他耳中琴音幻化成脑海中瑶琴仙子的轻柔话语道:“你愿意为我而活吗?”

许杰情不自禁道:“我愿意。”

在许杰说完这句话后,瑶琴仙子的琴音正好于此时停下。只见一道绿色灵力在瑶琴仙子所在仙阁与许杰包厢之间架起了一座繁花盛开的天桥。

四周包厢内的修士见状无不嫉妒生恨。

而石武双手卍字血印在天桥靠在包厢边上时就自行亮起,石武赶紧一把抓住,他盯着长条藤蔓后面的瑶琴仙子,知道对方很可能是邪魅之物。

许杰毫无察觉地踏上那座繁华天桥。

突然,一道箫声如碧海潮生般自下涌来,让走至一半的许杰停下了脚步。

而对面那瑶琴仙子目中神色由欣喜变成了迫切,待一白衣公子吹箫飞升上来,那瑶琴仙子竟主动喊道:“廉郎!”

那白衣公子并没有去看瑶琴仙子,而是看向包厢内的郭飞和邹山,确定这天桥上的持扇修士便是先自己一步进了奇炎泉天字一号包厢之人。

那白衣公子转动洞箫于身前道:“今晚瑶琴仙子佳人有约,还请阁下退后。”

许杰的脸色沉了下去,他从瑶琴仙子那一句廉郎就听出她前面一曲便是为此人所奏。那么他许杰就成了别人的后备。知道真相的他原本不屑再进这瑶琴仙子的闺阁,但来人明目张胆地让他退后。若他退了,那他不仅丢了自己的面子,更丢了珠光阁的面子。

在外隐界西部从未受过这等气的许杰合上手中赤玉扇道:“你说什么?”

那白衣公子双指按在洞箫孔洞之上,丝毫不退让道:“我说今晚瑶琴仙子佳人有约,还请阁下退后。”

“若我不退呢!”许杰向前一步道。

那白衣公子邪魅一笑道:“我总有办法让你退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