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百三十七章 贵客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三十七章 贵客至(1 / 1)

辰时未至,郭飞的屋舍大门便被人敲响。于床上看了一夜玉简的石武以郭飞的声音问道:“是谁?”

门外一年轻的声音响起道:“是我啊飞哥,邹山。”

石武记起郭飞的玉简中这邹山是靠着家中长辈与刘丰有旧,这才进的护卫所。而且刘丰也对郭飞示意过,要其多关照这邹山,邹山也一直将郭飞看成是老大哥。石武问道:“你有何事?”

门外的邹山觉得今日的郭飞有些奇怪,但他昨晚听到了张梅与郭飞吵架,就想着郭飞可能因此心情不佳。邹山说道:“飞哥,珠光阁的人巳时就要到了,刘伯伯他们已经去了东城门等候。我们也出发吧。”

石武一听珠光阁的名号,心中莫名想起杜子嘟那唇红齿白的玉面公子形象。他嗯了一声道:“我马上就来。”

石武于桌上镜中对照过后,确定自己与郭飞样貌别无二致才出了屋门。

门外等候许久的邹山见石武脸色不佳,鼓励他道:“飞哥,你以后肯定是个大才!别为了一时的得失而气馁啊!”

石武看着眼前满脸真诚的黑瘦小伙,笑了笑道:“放心,我没事的。我答应了大师兄,以后会好好当差专心修炼。”

“嗯,那就好!”邹山见“郭飞”重新振作的样子,喜不自胜道。

石武不得不佩服这郭飞在护卫所的交际手段,这上头之人器重他,下面之人也真心对他。石武想着要不是郭飞为了张梅去追杀自己,说不定最后还真能坐上刘丰的位子。

石武在邹山的陪同带路下直接从护卫所内部的传送阵传去了灵泉城东门位置。

等二人从传送阵出来,灵泉城东门已经站满了灵泉城管理之人。他们匆匆过去了护卫所刘丰的旁边。还好他们来得也不算晚,在刘丰看到他们二人来到后,他们护卫所便独独缺张梅一人了。

石武尚是首次看到灵泉城这么多人聚集,他猜测站在最前面穿着一身鎏金紫龙袍头戴云纹追月冠的便是灵泉城城主夏文竹了。而那人旁边正与他低首说话之人石武倒是认识,正是炼石所的头号人物,外号厉鬼张的张厉。

石武看了看周围,发现这里的人可以用衣饰来分别,他们护卫所的衣饰乃是碧青色法袍,炼石所的那些是黑色法袍。至于还有的那两拨人一拨是和城门口赵潼一样穿着蓝色法袍,剩下那一拨则是穿着暗黄色法袍。

石武还在联系郭飞玉简内的纪录猜想那些穿暗黄色法袍的人分管哪一类事宜,那穿着鎏金紫龙袍的夏文竹竟然穿过人群向着石武这边走来。石武假装镇定地垂下双目,心中实则无比震惊。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引起了对方的怀疑,他双手已经放至身前两侧,时刻准备施展雷霆速法逃离。

可石武发现他旁边的邹山竟然比他还要紧张,就差没全身发抖了。

待夏文竹来到他们护卫所人员的前面,刘丰带领众人作揖行礼道:“护卫所参见城主!”

石武只得跟着刘丰行礼,一丝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夏文竹道:“贵客即将来临,你们就不要多礼了。丰儿,我昨日让你挑选两个机灵的队员招待珠光阁的贵客,你可挑好了?”

刘丰道:“弟子已经挑选完毕。郭飞邹山出列!”

石武一听郭飞名字,立刻和邹山昂首挺胸地向前一步,站在了护卫所那方人员的前面。

夏文竹打量了石武和邹山一番,在他们耳边轻声道:“珠光阁的许老前辈乃是连我都要敬畏三分的人物。他今日带着他独子前来,你们的任务就是替我好好服侍他家公子。若服侍好了,他开心了,我自然就开心。若服侍地不好,那灵泉城的面子就丢了。所以以后你们是被灵泉城重点培养还是只能在城里当个小杂役,都在你们自己手上。”

“多谢城主抬举!多谢大师兄厚爱!”郭飞模样的石武当先恭敬作揖道。

邹山紧随其后,与石武说着一样的敬语。

夏文竹见状不由得多看了石武一眼,而后示意刘丰他挑的人还算机灵。夏文竹道:“丰儿,你带着他们两个随我一同过去前面吧。许老的飞舟应该快来了。”

刘丰小声道:“可我们护卫所还有一人未至。”

夏文竹面上闪过一丝波澜道:“你这护卫所管事人未免太过和善了。”

“是我的错。”刘丰主动揽责道。

夏文竹见刘丰这话说得有些蹊跷,这时他又正好看到张梅扭动着腰肢从不远处过来,对方看到他后还立刻躲在了人群后面。夏文竹立刻明了道:“丰儿,有时候同门之间不是这么帮的。算了,你们三个先过来吧。”

刘丰此招乃是绵里藏针,他身为夏文竹入灵泉城时就带着的门徒,与张厉张梅自然早就相熟。张厉来此之后也身居要职,若是他直接在这么多人面前报出张梅名号,那等于是堕了张厉的威风。而刘丰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后,夏文竹肯定会去探个究竟。这样子夏文竹不但知道了是谁如此不守规矩,还会觉得他刘丰顾念同门之谊。

石武瞥了一眼身前的刘丰,感觉要不是对方灯下黑将自己认成是郭飞,自己进城以后这护卫所的刘丰便是头个难缠的敌人。他心里对刘丰多出三分忌惮的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切要小心谨慎。

在三人跟着夏文竹去了前面之后,张梅才从护卫所队伍的后面露出身来,她还在担心自己有没有被夏文竹发现。等她忐忑地来到护卫所一队位置时,她看到刘丰三人已经跟着夏文竹过去了最前面。她不解地问旁边队友道:“张玺,大师兄带郭飞和邹山去干嘛了?”

张玺羡慕道:“城主让大师兄选两个人接待这次来的贵客,大师兄就选了他们二人。”

张梅心中嫉妒道:“凭什么是他们两个?”

张梅平日一直将郭飞看成是围着自己的一条狗,她心情好了就赏他些甜头,心情不好就让他滚得远远的。昨晚因为郭飞没有完成她交待的任务,还敢跟她顶撞,她就出去找了自己城里的姘头风流快活了一晚上。她正要过来刺激郭飞呢,哪知道郭飞竟然被刘丰安排了那么好的差事。

张梅这一声“凭什么是他们两个”说的极响,就是旁边炼石所的人都投来了目光。

夏文竹此时正好回到了前面张厉的旁边,他笑着对张厉道:“小厉啊,家里的狗若为了主人对外面的人吼叫得凶,我会很开心。可这条狗若只是在家里养尊处优,甚至还敢在我背后冲着我叫,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办?”

张厉那蜡黄的脸上满是汗珠,他知道夏文竹已经对张梅起了杀心,可他就一个至亲妹子了,他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夏文竹轻轻地拍了拍张厉的肩膀道:“算了,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找个时间好好管教管教她吧。”

“多谢城主!多谢城主!”张厉如释重负地低首道。

夏文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突然,他双目一凝地看向远处空中,他呵呵笑道:“众人随我迎接珠光阁贵客!”

只见一艘巨大的赤色飞舟于远处乘着云海而来,其前首不知镶嵌了何等法宝,在云层之中光华大放。待飞舟不断靠近,灵泉城东门等候的众人只感觉有一座红色仙山从空中飞来。

夏文竹当先作揖行礼道:“灵泉城夏文竹,恭迎珠光阁许老前辈。”

“恭迎珠光阁许老前辈。”灵泉城众人齐齐行礼道。

只听飞舟之上传来一精气十足的声音道:“文竹啊,你这一声许老前辈可真是把我叫老了。还不快叫我一声许兄让我压压惊!”

“那许兄就快些下来吧。”夏文竹直起身子笑着说道。他看着那艘悬于灵泉城上空的赤色飞舟,眼中不无艳羡之意。

灵泉城的众人也是开了眼界,被那飞舟舟身上的九珠连环图案所吸引着。

一穿着赤色法袍,左边长袖上有一九星连珠图案的俊朗男子领着一神色倨傲的年轻修士一同下了飞舟。随后那男子伸出右掌,那只赤色飞舟就越变越小,直至成了那男子的掌中之物。

那俊朗男子对身旁年轻修士道:“杰儿,这是你夏叔叔。当年爹在外隐界南部时便与他结交,想来是和他有缘吧,我升修后成了外隐界西部珠光阁的管事,他也在不久当了这灵泉城城主。”

那年轻修士知道能让他爹如此介绍的绝非等闲之辈,他恭敬道:“夏叔叔好。”

“好侄儿!”夏文竹哈哈笑道,“许兄,您和侄儿随我一起去城主府上用膳吧。我已经备了上好宴席,只等你们来了。”

“可有元婴级别的灵酿?你知道我许晖是无灵酿不欢的。”那俊朗男子问道。

夏文竹拍着胸脯道:“那自然是有的。当初我闯海窟秘境时获得的两坛灵酿我至今未动,就等着许兄过来呢。”

许晖呵呵笑道:“那好,走吧。”

夏文竹正要领着许晖二人一起进去,谁知那许杰却道:“爹,我刚在赤羽舟上吃过了筑基中期的火属性金露玉灵肉,现在并不想再吃什么,只想去城里逛逛。”

“可是火纹灵膳师制作的那金露玉灵肉?”夏文竹问道。

许杰自得道:“正是!”

夏文竹啧啧称赞道:“侄儿真是好福气啊。我听闻那金露玉灵肉能增加的体魄血肉之力极多,而且自拜月宫隐世以来就吃一份少一份了。”

许杰更加得意道:“我吃的可是我爹从谢灵长老那里购得,而且是火纹灵膳师亲自为我珠光阁少阁主炼制的。”

夏文竹感慨道:“还是许兄有面子啊。”

许晖说道:“其实珠光阁内增加体魄血肉之力的灵膳也是有的,但连谢老都说,同类灵膳中无一可比得上那金露玉灵肉,因为里面有一丝属于本源的力量。”

“什么!”夏文竹震惊道。

许晖哎了一声道:“这事本来也不该说给你听的。奈何那金露玉灵肉到目前为止品级最高也就是少阁主手中的筑基后期,拜月宫自公孙冶修为被封后又选择了隐世,想来那金露玉灵肉是要成绝品了。若那火纹灵膳师能出走拜月宫该多好啊,我珠光阁定会诚心邀请,到时候金丹期材料,元婴期材料只要他开口便是供应不绝。我若是能有幸吃上五块火纹灵膳师制作的元婴后期火属性金露玉灵肉,就是空冥修士我都敢碰上一碰!”

夏文竹憧憬道:“我只要一块就够!”

灵泉城众人见两位元婴高手提起那传说中的火纹灵膳师,又听到许杰刚刚才吃下那筑基中期的金露玉灵肉,他们都羡慕地看着许杰。

不过这些人中自然不包括石武,他这火纹灵膳师正在心里骂着谢灵个老滑头不仅空手套白狼骗自己累死累活做了那么多金露玉灵肉,还不告诉他这些金露玉灵肉是因为有本源之力效果才这么好的。石武不禁想到天劫灵体脸上的红莲印,想着金露玉灵肉内含有的是不是火之本源。

许晖一甩衣袖道:“算了,文竹,命里有时终须有。我们先去喝了那两坛灵酿再说。”

“许兄说的是!”夏文竹回道。

夏文竹又从腰间拿下一枚刻着夏字的令牌,递给石武道:“你们二人陪我这侄儿去城里逛逛。”

石武接过令牌,躬身道:“属下遵命。”

夏文竹点了点头后就拥着许晖过去了城主府。

而许杰在石武和邹山的引路下从东门这边的人群中穿过,这等被关注被众星捧月的感觉让许杰很是享受。

石武感受到了护卫所人群那边张梅投来的炙热目光,可石武却没有丝毫回应。他并不是郭飞,对张梅没有任何兴趣。不过人群尽头的街角,一个单薄的身影却一下子吸引了石武的注意。只见那人穿着一件洗得很白的素服,石武都分不清那是米色还是白色了。他看着她正在勤快地扫着街道,她果真如答应他的那般,不再做昧良心的事了。可石武却看得心酸不已,他发誓一定要带夏茵茵离开这里。

此时走在路上的许杰取出一把赤玉扇,轻摇之后问道:“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石武被邹山碰了碰后才回道:“小的名为郭飞,这位乃是我的师弟邹山,您叫我们小飞小山就行。”

许杰对石武道:“听闻你们这城里的灵泉乃是一绝,不如你带我过去泡上一泡吧。”

石武从其吃的是火属性金露玉灵肉就推测对方是火灵根修士,于是投其所好道:“灵泉城内如今最大的一处灵泉名为奇炎泉,此泉内的灵力隐隐带有一股温和的火属性,想必定能让许公子满意。”

一听是带有火属性的灵泉,许杰哈哈笑道:“带路。”

石武将城主令牌配在腰间之后就领着许杰向那奇炎泉走去。石武庆幸昨晚自己将郭飞玉简内的信息全部看完了。他一边帮许杰介绍路过的一间间大店铺,一边说着里面有哪些奇珍俏货。

那些东西作为西部珠光阁管事之子的许杰自然看不上,但看到石武这只井底之蛙在那夸大其词地介绍,他还是觉得十分有趣的。若他知道他刚刚引以为豪的金露玉灵肉就是他眼里这只井底之蛙所制,不知他会是何等表情。

待三人来到奇炎泉门前,外面迎客的小厮便上前恭敬道:“郭爷邹爷,您们今儿个怎么有空来了?”

石武拍了拍腰间的城主令牌,介绍道:“此乃外隐界西部珠光阁许老前辈的独子,让你们掌柜的将奇炎泉最好的一处包厢腾出来。”

那小厮这才知道许杰才是今日的正主,立刻哈腰道:“许爷里边请。”

许杰摇着赤玉扇,边走边问石武道:“这不是夏叔叔的产业?”

石武解释道:“我们城主说过,他一人之力最多盘活半个城池,若要城池发展的更好,就要引入更多的活水。而他要做的就是先让出部分好的产业,让有实力的人入驻灵泉城,这样子灵泉城才能大而不倒。”

许杰点头道:“夏叔叔果然是个人物。”

那小厮迎着石武三人进去了奇炎泉大厅,这里已有十数人在等着灵泉的修炼位子。

那小厮让三人稍等之后独自进去了后厅,一五大三粗的汉子随后急忙跑了出来道:“小的乃是奇炎泉掌柜吴炳通,隶属外隐界西部福陵山吴家,许公子大驾光临恕小的有失远迎。”

许杰一派优雅姿态道:“原来是吴家的产业。想你家大公子吴鲜与我在珠光阁也有过一面之缘。”

吴炳通一听就自来熟道:“那大家都是熟人了。许公子,您要的奇炎泉天字一号包厢已经准备好了,您请吧。”

“嗯,我刚刚吞服下一块筑基中期火属性金露玉灵肉,就看看你们这奇炎泉到底可以让我消化多少吧。”许杰期待道。

那吴炳通不由得问道:“可是火纹灵膳师制作?”

大厅之中那些修士也都侧耳倾听。

许杰摇动赤玉扇道:“正是。”

吴炳通更加敬重道:“许公子快请。”

许杰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被吴炳通迎了进去。

待邹山也要跟上时,石武却一把拦住了他,而后石武对许杰道:“公子还请慢慢享用,我与小山在外守候。”

许杰对石武这种知分寸的手下很是满意道:“嗯。”

石武作揖之后便目送许杰进去了。

石武在大厅内随意找了处座位坐下,邹山紧挨着坐在了石武旁边。

邹山知道自己刚才差点犯错,他感激道:“飞哥,多谢!”

石武摆摆手道:“大师兄待我如亲弟弟,我对你照顾也是应该的。但你一定要记住,这趟差事我们做好了肯定好处极多,做不好就等着在城里当人人可期的杂役吧。”

“飞哥,我一定会谨言慎行的。”邹山保证道。

石武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正好趁此机会想想该怎么与夏茵茵接触,起码要找个机会将自己的传令玉佩给她。

邹山见石武凝神想着事情,也就没有打扰,径自在那打坐起来。

许杰这一进去就是五个时辰,待他出来时整个人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他边摇着玉扇边对那点头哈腰的吴炳通道:“吴掌柜,你这奇炎泉当真不错!”

吴炳通谄媚笑道:“若许公子喜欢,可以常来的。”

许杰轻摇玉扇道:“好!”

说着,许杰还不忘从腰间一赤色储物袋中拿了五块中品灵石打赏给了吴炳通。

许杰这天字一号包厢的花费早就挂在了夏文竹的账上,这五块中品灵石就是珠光阁给他吴炳通的面子,他笑着收下道:“多谢公子赏赐。”

许杰嗯了一声后就对大厅内起身等着的石武和邹山道:“外面天色已晚,这灵泉内的灵力也让我消化好了那一块金露玉灵肉的体魄血肉之力。我现在整个人都畅快不已,不知你们城里可还有什么更放松的地方啊?”

石武很想跟许杰说,你想喝花酒就直接说,不必如此拐弯抹角。不过石武自己也是隐晦道:“公子想去城里任何地方我们都可以带公子去,但为了不让许老前辈生厌,还望公子告知许老前辈对公子可有什么禁忌?”

许杰明白石武的意思,他非但不觉得石武忤逆,反而觉得这人做事谨慎得体。他说道:“你放心,我怎么说都三十有二了,我父亲也是极为开明的。”

石武一听就直言道:“那望春楼想必可以让公子宾至如归。”

“哈哈哈……”许杰大笑道,“郭飞啊郭飞,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这等会来事的下人了,带路吧。”

石武笑了一笑就与邹山在前面领路。

他们刚走不远,奇炎泉外就来了一位身着白衣的邪魅公子。他手里把玩着一根白色洞箫,腰间配着一枚红色小石,只见那小石中若有一根赤色脊骨在隐隐现着流光。

奇炎泉那小厮一见那邪魅公子,喜笑颜开道:“廉公子大驾光临,真乃我奇炎泉的荣幸。”

那廉公子直接甩出一个储物袋道:“照旧,天字一号包厢,一壶筑基后期清泉酿。”

那小厮接过储物袋后又怯生生地还了回去道:“廉公子,那包厢刚刚被人用过,现在需要五个时辰方能积蓄满灵力,要不您换一个?”

那廉公子不悦道:“换一个?是谁这么喜欢踩在我前面?”

那小厮知道眼前这位乃是天泯宗廉矣最疼爱的小儿子,但前面那位客人更是他们奇炎泉得罪不起的。他支支吾吾地愣是不知该怎么回答。

还好这时候吴炳通听到外面动静出来了,他一见到那邪魅公子就一阵头疼,但还是笑脸相迎道:“今日是什么风把廉公子吹来了啊?”

那廉公子转动洞箫道:“我收到你们城主的消息,说是要盲拍灵泉,就想过来凑凑热闹。这不是看还有两天时间,就准备来你这奇炎泉炼化些火系灵力,哪知道居然还要等上五个时辰。”

吴炳通尴尬道:“廉公子,要不我帮您准备一壶筑基期后期的清泉酿,再陪您聊天消遣消遣时间。”

“吴掌柜,你应该知道我的性子。我廉熔今日不想跟你喝酒,只想知道在我前面的那个是谁!”廉熔以双指按住洞箫孔洞。

吴炳通知道这天泯宗少宗一旦发起疯来自己小命铁定不保,但他也不想得罪珠光阁,他折中回道:“少宗主,那人已经由郭飞和邹山陪去了望春楼。”

“呵呵,看样子还是夏文竹的贵客啊。”廉熔放开握着的洞箫孔洞,向着望春楼走去。

吴炳通在后面追着道:“少宗主,您的灵石……”

“你先收着吧,我明日会来的。”说罢,廉熔的身影消失在了吴炳通的视线中。

吴炳通心中苦闷,他只求这小祖宗不要闹出大动静来,不然珠光阁天泯宗任何一方查将下来,他吴家肯定会将他抵出去背这口黑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