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七十九章 赴约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七十九章 赴约(1 / 1)

晋国往东的主道上,一个背后负剑的青年正专心驾着马车。他在途经徐家村的时候买了两块红枣糕。他递进车厢内一块,自己也吃了一块,他倒是没有觉得这红枣糕有什么特别,只是和普通的糕点一样软糯香甜罢了。但车厢内的那人却是一口一口细细地吃完,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就是吃的人不再是以前那些了。

他们一路行过,在已经被除名的齐方城停留片刻之后就继续往东。

因为丁羽先前就认为自己必死,所以在走之前将能送的东西都送给了狩猎队伍的伙伴。现在他身上全部家当除了这辆马车外,就一把剑和石武给他处理后事的那一两银子。是故他们行了几日之后非但没有住过一次店,甚至连吃的都没着落。

石武先前也没注意到这些,毕竟他已经辟谷了。可直到这一天黄昏,石武在车厢内感觉外面的马车摇摇晃晃,他掀开车帘之后就看到马车都要往边上地里去了。他赶紧帮着控制住马车,于路边停稳之后才发现丁羽已经是快饿晕的状态。他这才想到丁羽还是个凡人,是需要进食和休息的。

石武从纳海囊中取出轩浩然在他临走前送的那条鹿腿。他以引火术直接将鹿腿肉烤熟,撕下一大块递给了靠在车座上的丁羽。

丁羽迷迷糊糊地接过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随着食物的补充,他的精神也逐渐好转。他还不时地夸着石武这烤鹿肉真好吃。

石武看到他的样子,就想到那时候韦一刀喝了阿大煮的一碗粥那兴奋的模样。

石武不由得道:“你慢点吃,还有很多。”

丁羽咽下一口鹿肉,开心地点着头。

石武抱歉道:“对不住,是我大意了,没顾虑到你。”

丁羽诚惶诚恐道:“上仙了言重了。我吃了以后就能继续赶路了。”

石武想了想道:“不用这么赶了,只要在腊月二十五前到达秦都就行。算下来还有两个多月,应该足够了。”

丁羽听后也就放心道:“那应该来得及。”

石武问道:“你为什么会想去秦国?”

丁羽在石武面前没有任何隐瞒道:“我刚开始就是想跟上仙一路,看看有没有可以不死的机会。现在的话,我是在听到韦大哥说起那时候您跟阿大前辈的事迹,就想看一看你们走过的路。”

石武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丁羽又吃了一块鹿肉说道:“上仙,如果有机会,您能跟我讲讲阿大前辈吗?”

“嗯?”石武对于阿大的事极为在意。

见石武神色有异,丁羽连忙补充道:“我是从韦大哥跟笑大哥口中听到了阿大前辈的事迹,我觉得比起上仙,阿大前辈才是我能追逐的方向。”

“追逐阿大爷爷吗?以后有机会我讲给你听吧。”石武看了一眼东方后悠悠说道。

丁羽激动道:“多谢上仙多谢上仙!”

石武道:“你也别叫我上仙了,叫我石武或者小武就行。”

丁羽不敢道:“不成,我还没跟上仙到这么熟的地步,等到了那个地步我再这么叫您。”

石武见此也不强求道:“随你。”

丁羽不愧是个身强体健的年轻人,这条鹿腿他一人就吃了一半。

等丁羽吃饱准备驾车远行的时候,石武就道:“你这几日都没闭过眼,去车厢内好好休息吧,我来驾车。”

“啊?”丁羽诧异地看着石武,怯生生道,“您驾过车吗?”

石武想起那时候大壮教过他一次,回道:“驾过的,起码不会像你这样差点翻进田里去。”

丁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那上仙我去睡了啊。”

石武道:“去吧。”

等丁羽进去车厢不久,石武就听到了那如雷般的鼾声,石武知道他是真的累了。

石武默念着大壮以前教过他的:“驾车看重的是力道,抽出去的鞭子力道要准还要带着间隔,重了马儿吃痛会发狂,轻了马儿以为要停车脚力就会放下来。”

石武想好之后便先以左手提起缰绳,右手皮鞭一抽之下,那两匹马儿抬腿便要奔驰,却被石武左手拉着的缰绳死死地擒着。那两匹马儿吃痛地叫着,有些哀怨地转头看向石武。

石武双手抱歉道:“对不住。”

还好丁羽睡得很熟,不然石武这上仙在他心里的形象可要变得有些奇怪了。

石武再次上手就比前面一次好多了,而且那两匹马儿一旦跑偏了,他就以灵气将它们赶正过来。这用灵气来赶马车的活儿天上地下估计就他石武一家了。

一夜疾行,石武发现这驾车和炼制金露玉灵肉一样,需要极度的专心,还好这时是在夜间,道路上也就偶尔窜出个野兔之类的。直至第二日清晨,石武渐渐放缓了马车的行进速度,最后一拉缰绳,让它们停了下来。他学着大壮的手法找了根树枝捆好缰绳插在路边,然后又找了些青草过来喂着这两匹马儿。

这时候丁羽也已经睡了个好觉,他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掀开车帘的时候正好看到石武在喂马儿。

丁羽恭敬道:“上仙早。”

石武对他道:“剩下的鹿腿肉我拆好了放你那个包袱里了,你吃完了可以再睡一会儿,我要上去看看。”

丁羽听石武说要上去看看,就发现他们已经到了雷行山山脚。丁羽知道当年阿大就是在这里杀了齐方城主和铁屠城主,而后引起镇国公的震怒,下达了多道追杀令。

丁羽道:“要不要我陪上仙一起上去?”

石武道:“我们还是留一个人在这比较好,以前我和阿大爷爷韦大哥是赶着马车过来的,等最后下山的时候连个马影子都看不到了。”

丁羽听了道:“那我还是留下来吧。”

“我不会去太久的。”石武说完便从当年的山脚走了上去。他记得那时候这里还有雷行山巡逻的哨卫,而现在除了荒草和窸窸窣窣的虫声外,已经再无人影。石武一路向上,以前的山道大部分都被荒草掩盖了,那些竖立起来的防御栅栏也早已被拆除,等石武走到山顶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不再是以前的样子。

石武走到那处被山石堵住的洞口,忆起当年齐方城主和铁屠城主想用雷行山所有劫掠之物收买阿大和他,最后却被他们一把火全烧给了大壮和阿花。

石武取走了一块山石放入了纳海囊中,他要让自己记住当年阿大和他的选择。

在石武下山的时候遇到了一队官府的骑兵,原来官府自从收回雷行山的管辖后,就在附近安排了一个营的兵力每隔一段时间过来游行检查。他们见石武只有一个人,盘问之下石武只说自己是从晋国都城游历过来,正好看到有座山,想看看山上有没有什么贵重草药。

那些骑兵也就将石武当成了游医,跟他说这里以前是个土匪窝,没什么贵重药材的,让他赶紧走。

石武也就回去了丁羽的马车上。

丁羽见石武回来,就对他道:“上仙,我已经休息够了,我们继续出发吧。”

石武道:“按照这辆马车的速度,我们差不多还行个一日便能到渠丰城。那里有我一位阿姨,当年走的时候她还让我有空过去游玩。我带你去吃顿好的。”

丁羽惊喜地驾起马车道:“能让上仙叫阿姨的,一定也是位高人吧。”

石武于车厢内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嗯。”丁羽兴奋地驾车前行。

一路之上,石武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略过的树影田地,看到那些在田间劳作的百姓时,石武觉得好像一切又都没有变。

晚间戌时,丁羽的马车驶进了渠丰城内。丁羽还想问石武他那位阿姨住哪的时候,石武就从车厢内出来了,他与丁羽同坐在前面车座上道:“我带你去。”

石武按着记忆中的印象驾着马车来到了城主府门前,看着府邸大门上方苍劲的“渠丰”二字,石武道:“幸好阿姨还在这。”

丁羽不知谁是石武的阿姨,但他确信他们到的是城主府。

城主府外的两个门卫看到有辆马车停下,前面还坐着两个年轻人。门卫中年纪稍长些的那个就上前问道:“城主府重地,外人不得闯入。你们有何事?”

石武看了看那门卫,认出这人就是当年他和阿大过来时询问他们的那个年轻人。

石武道:“你们城主八年前就备了一桌好菜,要请我去吃。现在我到了,你去通报一声吧。”

那门卫听着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他仔细打量着石武,惊讶道:“你你你……你是跟那个老丈一起过来吃过饭的少年。”

石武笑着道:“小哥记性倒是不错。”

那门卫也笑道:“谁让你和老丈给我的印象那么深呢。你等等,我这就让人进去帮您通禀。”

说着,那门卫就让一同看护的另一个门卫进去禀告了。

不多时,一容貌华贵,束高马尾,系着赤色披风的女子匆匆从府中出来,见到来人真是石武,她面上又惊又喜道:“我就说今儿个喜鹊叫个不停,原来是小公子来了。”

石武拱手道:“小武记性比较好,记住了渠丰阿姨让我下次过来好好游玩。这次正好路过,就想过来看看渠丰阿姨。”

渠丰城主笑了笑道:“阿姨不似那些想多的人,在阿大前辈那件事之后,阿姨就一直兢兢业业,现在这渠丰城和我一切皆好。”

石武见渠丰城主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以前那般,就知道她肯定还不知道自己大闹晋国都城的事情。

渠丰城主又看了一眼石武身边的丁羽,她看到对方眼藏精光呼吸绵长,身后又背着一把长剑,一看就是内家上品剑客。渠丰城主问道:“这位是?”

石武道:“是一位要一同去秦国的朋友,名叫丁羽。”

丁羽拱手道:“渠丰城主好。”

渠丰城主拱手回礼后便将他们迎了进去道:“你们快请进,外面人多嘴杂,不如我们边吃边聊。”

石武也就带着丁羽一起进去了城主府。

渠丰城主照旧带石武去了会客厅内,她让手下去厨房备菜。

当酱烧鸡,水晶肴蹄,落叶琵琶虾,油爆双脆、梅菜扣肉、鱼香肉丝这六道菜一一上来之后,石武笑着道:“最后一道是莼菜莲藕汤吧。”

渠丰城主也笑了道:“正是。这是阿大前辈跟你初次来时的菜肴,渠丰一辈子都记得的。”

石武问道:“阿大爷爷的事情你听说了?”

“听说了,但那也只是听说而已。我想以阿大前辈的实力,可不会输给那半是朝廷半是江湖中人的石昱。”渠丰城主语气中充满了对阿大的崇敬之情。

石武点头道:“嗯!这一次,我会拿回阿大爷爷的名声。”

渠丰城主见石武并没有内力,而他带着的这位朋友最多也只是内家上品剑客,根本不是先天武者的对手。她劝道:“小公子还需慎重,那石昱怎么说都是先天武者,你这样贸然过去,会吃亏的。而且听闻他大儿子还是一个仙人。我甚至在想,会不会是他大儿子杀的阿大前辈。”

石武道:“石齐玉么?虽然其中肯定还有别情,但斩下阿大爷爷头颅的的确是他。而且阿大爷爷的断罪也为他所夺,我这次回去石家会问出石齐玉的宗门,日后势必要上去内隐界将断罪夺回。”

渠丰城主惊讶道:“你为何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也姓石,难道?”

“嗯。正如阿姨所想。”石武不否认道。

渠丰城主心中大惊地喝了一口茶水,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石武竟然会和靠山王石昱是一家。而且根据石武所述,阿大死时他很可能就在现场。

石武道:“渠丰阿姨,这是小武自己的事情,你听到就当听到了,不需要为我去想什么的。”

渠丰城主看着石武道:“你长大了,阿大前辈肯定会很欣慰。”

石武道:“我这次也会去拜祭阿大爷爷,他现在在他心爱的人身边。”

丁羽听到此行还能一起拜祭阿大,心中就越加期待起来。

渠丰城主给石武夹了一只虾道:“我记得你那时候最喜欢吃这个虾了,来,多吃些。”

石武边吃边问道:“话说怎么不见翠鸢姐姐?”

渠丰城主见石武还记得翠鸢,边给自己夹了一块梅菜扣肉边说道:“东江之上近来不太平,漕帮和那边的官府因为东江龙王的事情纠缠不清,我让翠鸢代表我过去了。”

“东江龙王?是不是大渡船爆炸后出现的那条蛟龙?”石武吃着虾回忆道。

渠丰城主道:“原来你也见过?正是那条黑蛟。当年爆炸之事虽然以大风暴遮掩,但我知道晋国皇室最后是以五十株百年药材,五千头牛羊作为对那东江蛟的赔偿。”

石武问道:“是它在作乱吗?”

渠丰城主道:“不是它,而是看上他的那几个外来仙人。他们几个虽然年轻,但是个个都会飞行,还有厉害的仙法。他们中有人看上了那条东江蛟,已经在那捕了它一个多月了。漕帮将那条东江蛟奉为龙王,是故不想让那些仙人对东江蛟出手。他们出了重金买通了东江镇的官府,希望以朝廷的名义和那些仙人谈。那些镇上的官员当真是被财帛迷了眼,那些仙人哪会跟他们谈啊。他们非但不屑东江镇官府,还越发加紧地捕捉那头黑蛟。后面漕帮见东江镇官府那边收了钱不做事,就将事情告知到了我这里。我只好派翠鸢去了,虽然知道这件事大概只能敷衍过去,但面子总是要给漕帮的。”

石武将事情了解了个大概道:“渠丰阿姨这城主做的也是辛苦,怕是东江镇那边的官员要好好整治一下了。”

渠丰城主道:“小公子说的不错。不过我近年来对于功名之事看得淡了,而且我再过几年就要退下来了,没必要去跟那些仙人掰扯。至于那遥不可及的先天武者境界,也就随缘吧。”

石武笑着道:“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渠丰阿姨这等心境,说不定会官运亨通再晋升先天武者呢。”

渠丰城主哈哈笑道:“那就承小公子吉言了。”

石武见丁羽一直在默默地听他们说话,就对他道:“带你来就是想让你吃一顿好的。你怎么光听我们说话不动筷啊。”

丁羽见石武没有暴露自己是仙人的身份,也就说道:“我这就吃。”

渠丰城主好奇地看着丁羽,她感觉这内家上品剑客看到石武就像仆人见到主人般恭顺,她不由得在想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说不定对方并不是内家上品剑客。

晚饭吃完,渠丰城主就说要去帮石武他们准备客房。

石武也不跟渠丰城主客气道:“渠丰阿姨将客房帮我们备着即可,现在也不算晚,可否再陪我在城里逛逛?”

渠丰城主看了看天上明月道:“好,若是你有看上之物,我可以帮你买下来。”

石武脸现笑意道:“那可就太破费了。”

渠丰城主只是笑笑,没有说别的。

三人出了城主府后就一直由石武带着路,而石武对于街上那些全无兴趣,他按着那一日和阿大走的路寻去了那家叫七弦阁的店铺。可等他来到原本的店铺门口,这里却已经变成了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店。

渠丰城主奇怪道:“你这是要送心爱的姑娘胭脂水粉?”

丁羽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石武,想着能被石武这等上仙相中的女子会是怎样的天仙。

石武大为尴尬道:“不是啊,这里八年前是一家卖琴的铺子,怎么现在变成了卖胭脂水粉的了。”

渠丰城主道:“进去一问便知。”

待三人进去后,这里的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他原本都要关门了,但晚上客人一个接一个地来,也就一直到了现在。等他看到这次进来的是渠丰城主后,他立刻恭敬道:“参见城主。”

渠丰城主道:“免礼。”

因为进来的三人中就渠丰城主是女子,那老板便问道:“不知城主可是要些上好的胭脂水粉?”

渠丰城主点头道:“你帮我来一份,顺带我有些事要问你。”

那老板回道:“城主尽管问。”

渠丰城主道:“这里以前可否是一家琴铺?”

那老板嗯了一声道:“前面这里确实是一家琴铺,不过老板很早以前就不想做了。在他碰到一位豪客以一千二百两银子买了一把梅花断后就立马举家搬去了晋国都城。您找他有事?”

石武听后大为遗憾道:“看样子我跟那把龟纹断是没缘分了。”

渠丰城主听出石武是来买琴的,对其道:“可否要我找都城的熟人帮你打听打听?”

石武摇摇头道:“算了,我原本是想买下后送给我在秦国的一位妹妹,现在即便过去找也没时间了。”

渠丰城主听后也就作罢道:“好吧,这可不是渠丰阿姨小气,是你自己和那把琴没缘分。”

石武笑着道:“渠丰阿姨言重了。”

渠丰城主问了那老板水粉的价钱后便付钱出了铺子,她对石武道:“你可还有什么想要的?”

石武看着衣衫单薄的丁羽道:“渠丰阿姨当年说府上师傅的针线活比外面的要好很多,可否帮丁羽赶制一件冬衣?他这一路来跟着我挨饿受冻的,我有些过意不去。”

丁羽听了赶紧作揖道:“不必麻烦了,我这件衣服还能穿的。”

渠丰城主觉得这上品剑客太过有趣,就说道:“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你们回我府上量体裁衣之后一人一件,明早可以交付。”

石武高兴道:“那真是太好了。”

丁羽见此也就谢过渠丰城主,而后答应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渠丰城主将棉衣拿来之后,石武和丁羽当场就试了试。石武昨夜挑的是一件白色料子的,而丁羽挑的是深蓝色的。

石武看着合身舒适的新衣道:“渠丰阿姨当真没有骗我,这城主府的师傅不但针线活好,这制衣速度也很快。”

渠丰城主道:“你喜欢就好。”

石武道:“渠丰阿姨,这又吃你的又穿你的,真的太过意不去了。”

渠丰城主笑着道:“你这话就生分了,渠丰阿姨第一次见你时就觉得你很面善。你八年之后还能来赴约我就很开心了。”

石武笑着从纳海囊中拿出三盒舒筋活脉丹和十颗红灵果道:“渠丰阿姨,小武无以为报,就礼尚往来送你这些吧。这虽然不是什么仙家丹药,但这舒筋活脉丹可以修复稳固你的经脉,这红灵果可以让你吸收周围的灵力。我不知道它们能不能让你成为先天武者,但就像你说的,随缘吧。”

渠丰城主惊诧道:“你也是仙人了?”

石武道:“我就是个小修士罢了。”

渠丰城主这才明白为何这丁羽在石武面前表现地像个仆人了,她笑着道:“看来我一开始的眼光就不错。”

石武听后摸着脖子笑了笑。

知道石武今日就要离开,渠丰城主亲自陪他们走了一段。

直至走到城门口,石武说道:“渠丰阿姨,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的。”

渠丰城主感慨道:“下次相见不知是何时了,你一路保重。”

石武点头道:“嗯,你也保重!”

等丁羽驾车远去,渠丰城主才和随行手下回到了城主府。而晋国都城那边送来的信件让渠丰城主大为震惊,她想着石武的样子,畅快大笑道:“我看人的眼光真是不错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