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七十五章 血染都城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七十五章 血染都城(1 / 1)

暴怒飞起的石武直接御空出现在太平镇上方,那些镇上的百姓都像是见了神明一般跪地叩拜。

原本以为石武是因害怕而吓走的年长车夫也跪在地上道:“他是仙人!”

石武落至行旅门门前,进去后对着还未反应过来的笑面佛道:“我要去晋国都城的地图。”

笑面佛手中依旧盘着那串佛珠,他见石武样貌熟悉,笑脸相迎道:“这位公子可是有来过?我们行旅门的地图不二价,若是有人私自仿制倒卖,后果自行承担。”

石武看着笑面佛道:“我是来抢的。”

笑面佛一听提起袖子道:“好小子!连价钱都不问就直接说要抢行旅门的地图,你真是……”

石武右手五指一开,笑面佛手中的佛珠顿时四散飞出。

在笑面佛惊诧于石武竟然先动手之时,他又看到那一颗颗飞散于半空的佛珠已经完好地放于柜台之上。笑面佛当即就想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老者,被称为阿大的老者。

笑面佛已经猜到眼前的年轻人是谁了:“石武?”

“是。”石武承认道。

笑面佛对那些见到这里发生动静而冲进来的健硕汉子道:“都下去,然后帮我去拿一张到晋国都城的地图。”

那些汉子不明白笑面佛为何不让他们动手制住这年轻人,可笑面佛是这里的管事,他们只能听从吩咐地去后面库房拿地图了。

笑面佛趁着地图还没拿过来,问石武道:“见过我师兄了?”

石武回道:“见过了。”

“那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笑面佛从手下手中接过那张地图。

石武看着那张地图道:“晋国不会再有镇国公了。”

笑面佛的脸上现出惊色,他知道石武要干什么,他缓缓将手中地图递过去道:“你知道我行旅门的金面人前辈与晋国皇室的关系。他手上有联通天上仙人之物,你还是要去?”

“去!”说完,石武便拿起地图走出了行旅门的大门。

笑面佛看着离开的石武,感慨地笑了笑道:“师兄,你能遇到他们爷孙俩真是你人生一大幸事啊。”

再次飞起的石武看到地图上标注在北方两千里外的晋国都城,他想了想后从纳海囊中取出那把宗门第一所奖励的金丹期后期飞剑。右手灵力注入之后,石武脑海中现出这把法剑的诸多信息。此剑名为赤魂剑,乃是金丹后期的火系法器,有特殊技能赤焰斩,可以在修士灵气注入后形成一道长达十丈的火焰长剑,以气驭剑可在大范围内杀敌也可以出其不意地在十丈之内取强敌性命。

石武将赤魂剑放至身前,双脚踏上之后灵气注入,一道赤色长虹全力飞向晋国都城。

时值晌午,艳阳高照,晋国都城之内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在这寸土寸金的晋国都城里,有一家七年前开到现在的叫望泊馆的茶水铺子。这里面除了卖茶水点心外,这家铺子的金老板还会时不时地跟客人讲一些发生在望泊沙漠的奇闻异事。那些个中老年茶客最喜欢听的莫过于那段老剑侠勇斗沙漠巨蝎的故事了。他们在金老板生动地讲述中,不自觉地将自己带入成了那老剑侠,挥动着手中宝剑剑气纵横,护着那小侠士与那只巨蝎相斗相争。

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人觉得这金老板就是编的,根本没有那老剑侠和小侠士,更没有那什么巨蝎,纯粹是金老板想出来揽生意的故事。直至有一天那王府里的看护郭正来到茶馆,闲聊时便讲起了自己当年护送玉瑾公主去秦国参加盛德帝五十大寿,在望泊沙漠中确实经历了那一段。只是他说的比起金老板说的还要玄乎,他说那小侠士为了救危难之际的老剑侠,竟在巨蝎体内一口将那些蝎子的王给吞了。最后那小侠士全身像烧起来不说,用清水浇在心口那就是直接冒水汽的。那些客人便问那小侠士后来怎么样了,郭正神秘兮兮地说那小侠士断气之后又起死回生了。那些客人直呼上当,还说这样子那小侠士岂不是仙人了。郭正那时候哈哈笑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望泊馆的生意一直不错,除了将老金一家拉过来开店的郭正会经常光顾外,就连玉瑾都会偶尔带着霁婆婆过来喝喝茶吃吃点心。一来二去之下,老金这茶馆背后的主人是玉瑾公主的消息不胫而走。而有心人问起时,玉瑾也只是笑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也就让那些达官贵人时不时会来老金这店里喝茶联络感情。

今日的望泊馆内又聚了几个衣着富贵的中年人,他们喝着茶聊了一会儿后就觉得不过瘾,唤来老金让他再讲一遍那老剑侠带着小侠士勇斗沙漠巨蝎的故事。

老金跟他们也是很熟了,他笑着道:“你们几个每次来都要听,听了么又不信。”

一个大腹便便的蓝衣汉子道:“金老板啊,你讲的这个我们还是信的,但郭老弟那个就太玄乎了,哪有人全身烫成那样还能活过来的?你老实说,那少年是不是仙人?”

老金回想起石武的样子,回道:“当初那少年虽不是仙人,但他的勇气就是比之仙人都不逞多让的。他和那老剑侠一样,会为了在乎的人豁出一切。”

那蓝衣汉子哈哈笑道:“凡事都有个度的,他们在沙漠里斗斗巨蝎就算了。像是现在秦晋两国准备共同派兵征战北魏,那老剑侠和那小侠士碰到万千军马还敢豁出一切么?”

那蓝衣汉子一说完,周围的相熟之人就帮腔应和,觉得哪有人可以与军队铁骑相抗衡。

老金刚想反驳就听到外面有人满街在喊:“有仙人来了!有仙人来了!”

街上顿时沸腾了起来,老金这里的茶客纷纷扔下茶钱跑出去看仙人了。

老金媳妇走过来收下茶钱道:“去吧,店我看着呢。”

老金一听就笑着亲了自己老伴一口,后脚跟着那些个茶客一起出去了。

晋国都城南门口,以赤魂剑飞过来的石武悬空而立,他看着那些守门将士道:“镇国公府在哪?”

石武不容任何人拒绝的语气让那些受惯了训练的将士都想丢下手中长枪俯首叩拜。好在此时的守门将领来到城墙之上,他对石武抱拳道:“在下乃是晋国南门将军石泉,不知上仙找镇国公何事?”

“来杀他。”石武回了这三个字后就一把将石泉拎起,边飞边说道,“带路,否则格杀勿论!”

那石泉一听对方是来杀镇国公的便已头大如斗,现在又见对方让自己带路,那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会死的很惨。

石武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今日镇国公必死,晋国皇室保不住他!你好好带路,顺带告知我晋国皇族祖庙的方向,我不会为难你。”

石泉听到石武的保证,心中做定之后先将皇族祖庙的大体方位告知了石武,然后专心在旁边指路。

晋国都城内的人都听闻有仙人到访,等他们看到脚踏飞剑拎着石泉从空中飞过的石武后,皆大喊道:“真是仙人!”

人群中的老金看到石武面容,喃喃自语:“这仙人怎么这么像是那小侠士石武啊?”

一旁大腹便便的蓝衣汉子听了,嘲笑他道:“金老板你可真会现学现用,这小侠士还真成仙人了?”

就在那些人随着石武飞剑飞过的路径竞相追过去时,石武已经带着石泉来到了镇国公府宅门口。他将石泉放了道:“去通知你们的皇帝,说有人要杀镇国公,让他要么坐在皇宫内不要出来,要么就派你们晋国最厉害的人过来迎敌。”

石泉知道石武肯定是说真的,连身上盔甲都没整理就飞奔过去晋国皇宫。

石武看着镇国公门口那巨大的金字匾额,一甩手就将其轰成碎片。门口那些还要上前询问的守卫见状吓得四散奔逃,只有一个胆子大的跑进府里去通禀了。

石武大步走进镇国公府,里面虽围满了人,但知道石武是飞过来的仙人后无一敢上前阻拦。

石武沿着镇国公府的主路向前走,那些人就拼命地向后退,直到即将靠近主殿之时,一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若主心骨般稳住了众人,他走出道:“镇国公正在清修,任何人不得打扰!”

石武看着那锦衣男子道:“我听过你的声音!在漕帮的大渡船上。”

那一身锦衣的中年男子正是当年负责爆炸后将大渡船上活口赶尽杀绝的陆离,他一听漕帮大渡船这几个字,立刻就想道:“你是石武!”

随后陆离就对场上国公府护卫道:“拦住他!”

可还没等陆离进去通知镇国公,石武双掌一合一开,如分浪一般将那些围过来的人拍倒在地。

陆离见状大吼道:“强弩手!”

大殿四周的墙上突然出现一排排手持弓弩的黑衣护卫,数百只迅疾羽箭直射石武。

这一气呵成的手段让石武对于镇国公府的防卫也有了个底,不过这些都拦不住石武。石武隔空将大殿门口的陆离擒入手中,以灵气强行灌注陆离体内让他身体膨胀若圆球一般。而后石武单臂一震,将陆离横甩至空中。数百只利箭也在石武手臂的搅动下齐齐向半空中的陆离射去。

砰的一声,陆离的身子在利箭射入后突然爆炸开来,激起的强烈气浪将四周的弓弩手和地上的护卫全都震得吐血昏死。

而彼时的石武已经进入了镇国公的主殿。

虽是正午,但镇国公的主殿内却燃着许多烛光。特别是正当中的牌位四周,被烛光与鲜花一起簇拥着,其上写着爱子威远侯方齐之灵位。

正在主殿内静心打坐的镇国公被外面的那一声爆炸惊醒,可他第一时间看的是正当中的那块牌位,见牌位无恙之后,他才看向了身后,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站在大殿之内。他脸上由不解到威严的转变只用了一息,他呵斥道:“哪里来的杂种!这里也是你配进的!”

石武无声之下隔空将齐方城主那块牌位抓在手中,镇国公不敢置信地看着石武,就在镇国公还要说话之时,石武一把将齐方城主的牌位捏碎,扔在了地上。

镇国公的眼中由愤怒变成了极度的疯狂,他指着石武道:“不管你是谁!你九族之内!不!只要是跟你有关之人,甚至只是跟你说过一句话的,我都要他们死!”

石武看着地上的牌位碎片道:“我动了齐方城主的牌位就要被灭九族。那我大壮哥被你掘了七年的坟,是不是我要把你晋国皇族全灭了才能抵消!”

镇国公眯着眼睛道:“你是石武!”

石武道:“是!”

“陆离!陆离你死到哪里去了,可以收网了!都杀了,全都杀了!”镇国公癫狂地笑着,仿佛多年的心愿终于在今日要达成了。

石武没有再跟镇国公废话,他的身子在镇国公眨眼之间就出现在其身前,折断他双手双脚后石武就将他提了出去。

剧烈的疼痛和大殿之外满地的尸体让镇国公知道陆离和那三百多个护卫到底去哪了。但他仍是咒骂道:“你等着!你那好兄弟很快就要死了!还有那什么韦一刀,还有漕帮,这些与你有关或者办事不利的,都该死!要不是晋帝没有胆量,不敢对秦国开战,我肯定要杀到你们石家,灭你全族!”

石武没有回镇国公一句,而是像拎狗一样拎着他出了国公府。

在听到府内的爆炸声后,原本被围得水泄不通的街道上瞬间空出了大半。只有一些胆子大的在看到御林军来了后还在最外围张望着。

石武看着外面那些御林军,自语道:“看样子皇室是要保他了,就是不知那金面人在何处,能叫来的又会是什么境界的修士。”

御林军头领举剑对石武道:“大胆贼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加害镇国公!”

石武体内灵气气旋暴起,左手赤魂剑出鞘,现出其内炙热剑刃道:“阻我者死!”

那御林军头领知道石武是仙人,但君命难违,他抓紧手中长剑道:“众将士听令,擒杀此人相救镇国公!”

那近三千人的皇家御林军手持长枪,在头领的一声令下,悍不畏死地冲向了石武。

石武以灵气注入赤魂剑,那赤色剑身瞬间拉长了十丈,剑身之上若火焰流窜。石武已经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那么接下来便是他们选择的结果。石武灵气操控下的赤焰斩如割草断枝一般在那群冲过来的御林军中挥过,那些还想在最外面看热闹的民众看到那些残肢断骸,无不吓疯了一般狂奔逃窜。

远处晋国宫殿之上,一名手持龟纹断的老者和一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正观看着主道上的杀戮。

那老者对那金面人道:“此子心性狠绝,对那些军士竟没有一丝留手!”

那金面人看着长街上的御林军被那赤焰斩砍过,若一朵朵血色鲜花般绽开又急速枯萎下去。

金面人道:“这些棋子阻不了他。我们还要保方擎么?”

那老者皱眉道:“不好办呐。方擎虽然被削去了大半兵权,但与秦国一起出兵北魏就势必要用到方擎的那些旧部。若现在不保方擎,那么北魏之战必定事倍功半。”

金面人愤怒道:“方擎到底怎么惹到这修士了!这修士竟然光明正大地来我晋国都城杀人!要不要我捏碎行旅门传令玉佩,让上界仙人下来!”

那老者说道:“这毕竟不是行旅门的事情,就算你捏碎传令玉佩,上面的仙人知道后也不一定会出手的。算了,再这么闹下去没法收场了,由我出面吧。”

“老祖,那人修为未知,您不可轻举妄动啊。”从金面人的话语间可以听出,这老者竟是晋国的开国皇帝方焦,而他手中的,正是当年司马如邕所制的首把绮尾。

方焦说道:“我这筑基后期的修为不就是为了护着你们嘛。而且我晋国气运正盛,我不会有事的。”

说罢,那老者便飞去了主街之上。

国公府外的长街上已经血流成河,后面那些士兵都吓得弃枪而逃。对于那些没有拦路的,石武并没有追杀,可他看到那本该在最前面的御林军头领竟然躲到了最后面。

在那御林军头领看到石武向着自己过来时,他双腿还未跪下就被石武的赤魂剑斩下了头颅,沾染在赤魂剑上的鲜血于空气中弥漫着可怕的腥味。

此时的街道上除了死尸之外再无旁人,方焦持琴自空中来到石武面前:“小友,你杀了这么多人,灭了方擎的威风就行了。再往前就是晋国皇室的脸面了。”

石武看着那把龟纹断道:“绮尾?”

方焦见石武认识此琴,便顺着他的话道:“小友既识得司马如邕所制绮尾,那便是有缘之人。何不坐下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石武将镇国公扔给方焦道:“你问他可以化得了么?”

方焦没料到石武会这么轻易就放开人质,他接过手脚皆断的方擎,对其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可不可以好好跟这位小友谈!”

“太……太祖皇上!”镇国公没想到来人竟然会是晋国开国皇帝。

方焦见镇国公认出了自己,认为这件事等于是解决了。

在方焦似命令一般的目光中,镇国公神色挣扎,像是做了很大地退步一样。他对方焦道:“既然是太祖皇上的命令,那自然是可以的。不过此子必须把点杀剑阿大所葬之处告诉我!我要去拜会拜会!”

方焦见镇国公态度平和,还说要去拜会什么点杀剑阿大所葬之处,于是就看向了石武,期待石武能答应下来。

“哈哈哈……”可石武听完之后就大笑了起来,就连那手中握着的赤魂剑都插在了地上。

不明就里的方焦疑惑地看着石武,觉得这年轻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过他认为既然石武是在笑,那就是可以谈了。

而此刻,镇国公也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方焦只好故作轻松地跟着笑道:“笑就是有的谈了,所以我说大家可以和和气气地嘛。”

“我谈你祖宗!”石武怒目圆睁,像是要吃人一般!

方焦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但石武暴怒的同时手中赤焰斩已经挥出。

方焦见之只得扔下镇国公,以全身灵气催动手中绮尾。

琴音入耳回荡,石武看到周围的一切开始扭曲,那老者竟然变成了阿大的模样,而原本的街道也变成了轩家村的主路。

就在石武身中绮尾幻音之时,那赤焰斩亦飞至方焦身前。方焦双手琴音不断,一道音符屏障随之而起,与赤焰斩一触之后,方焦神色一变间豁出全力让那赤焰斩错身而过。但那擦身的热浪还是让方焦左边面庞灼烧生疼,手中绮尾也连断二弦。

方焦震惊之余对远处金面人道:“胥儿,速速以我法器将此子四肢固定封印!”

金面人闻声迅速从一座座屋檐上飞掠而过,到达街上时手中拿着四根黑色铁棒。

镇国公见方胥出现,面上阴冷之色一闪而过,这几年晋帝对他的兵权削减肯定有这先帝方胥的授意。但现在大敌当前,他只想杀了石武,他大喊道:“太祖皇帝!胥大哥!此子心性狠毒,杀我儿方齐,又屠戮我晋国御林军!万万留不得啊!”

方焦原本见石武此般年纪便有如此修为,对石武身后的势力极为忌惮。但现在听镇国公之言,他思考之下边以幻音困住石武边说道:“胥儿,封他心脏旁边的灵脉!”

方胥一听就知道方焦不准备留活口了。

方胥走到石武身前,金色的先天气劲自他身上轰然升起。他双手抓紧那四根黑色铁棒,对准石武左心房后,那附着金色先天气劲的黑色铁棒直插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全身白色气劲环绕,貌若谪仙人般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场中,他以双手接住两根黑色铁棒,又以胸口接下剩下两根后,手中白色气劲如猛虎出山般一击打退方胥。他随后将身上铁棒拔出,连同手中两根一起扔在地上。他看着惊疑的方胥方焦还有那震怒的镇国公,他挡在石武身前道:“你们不能杀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