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七十三章 行踪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七十三章 行踪(1 / 1)

屋外照进来的月光只照出石武半个身子,另一半于黑暗中的他默默看着那些缩进地里的根须。

那黑衣人见缠绕双腿的古怪根须突然解开,他又感知到石武就在身后,手中匕首向后一掷的同时夺门而出。

在普通人看来迅疾无比的匕首于石武眼中却如孩童投掷树枝一般,他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轩浩然,从纳海囊中取出一块中品灵石捏碎后就让轩浩然在这灵气充盈的屋内好好睡着。然后他反手抓住飞来的匕首手柄,在那黑衣人刚逃至门口时就从其身后一把将其拎起飞至天上。

那黑衣人在空中忍不住道:“仙……仙人?”

石武不曾回他,只是带他飞至轩林两村交界处的月桃树前。

石武将那黑衣人丢在地上,把玩着手里的匕首道:“镇国公的目的是我还是整个轩家村?”

那黑衣人还沉浸在刚刚被石武带着飞起的震撼中,他不由问道:“您真是仙人?”

石武以引火术将手中匕首化为一滩金属液体,然后双指一弹,那滩金属液体在他灵气的带动下不断拉长,直至形成一根尖锐长针抵在那黑衣人的咽喉。石武冷冷说道:“是我在问你。”

那黑衣人被石武这神乎其技的手法给吓呆了,但他身为死士,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他毅然决然地以咽喉向着那根长针抵去。

“好一个国公府的死士,和当年的天煞十三星一样狠。”石武在那黑衣人要触到那长针时又将长针收回插入地面。

那黑衣人听到天煞十三星的名号,敬佩之中也有不解道:“当年那十三位前辈全都死了,大渡船也爆炸了,为何你和那杀人魔王阿大居然没死!”

啪的一下,那黑衣人的数颗牙齿连同蒙面黒巾被石武一掌打落,石武如野兽一般盯着那露出真容的丁羽道:“你没资格提我阿大爷爷!”

丁羽口吐鲜血,但犹是不惧道:“呵呵呵,我连死都不怕,有什么不敢提的!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等不到十八年的。”月光之下,石武的脸开始变得阴冷下去,“你既然不怕死,那我等等就把你的魂魄抽出来,然后以阵法把它困在万里之深的地下,让你每一日都受着地气煎熬之苦,直至魂飞魄散,世间无存!”

丁羽确实不怕死,因为他已经将命卖给了镇国公。但面对石武这等狠辣的做法,他慌了。他只是这辈子为镇国公卖命,不代表他要为镇国公牺牲他往后的生生世世。

丁羽害怕地跪在地上,抽着自己嘴巴道:“我错了!求上仙放过我!”

石武道:“我可以给你一个自戕的机会,但我要知道一些事情。”

对于丁羽来说,能痛痛快快地死已经变成了奢侈,他满口答应道:“上仙尽管相问!”

“先回答我先前的问题。”石武道。

丁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道:“镇国公原本认为您和阿大已经葬身于东江之中,可后面从秦国那边传回消息,说是上一任的点杀剑阿大重出江湖。镇国公于是就将牵扯进雷行山一役的人全部查了个遍,后面查到你名为石武,还跟秦都石家有些牵扯,但在石家演武场一役后便失踪了。石家后来势大,镇国公的探子几次都无功而返,最后他就在晋国之内部署暗线。我和我上司的任务就是假装成背井离乡来到丁家村的猎人母子,然后由我混进轩浩然的队伍。根据情报显示,您和轩浩然交情极为深厚,若您还活着,肯定会出现在轩家村。可在这过程中,我们也收到了您被收去仙门的消息。上报之后镇国公大发雷霆,他让我和我上司在此留守,一旦发现你的行踪可自行定夺。”

“你上司这么想我死?”石武想起那对准心房的一刀,再问道,“你们多久与镇国公联系一次?”

丁羽见石武处事之法与江湖经验居然一点都不像是个新手,他心中震撼的同时说道:“因为镇国公的势力开始被皇帝陛下削弱,我上司只想完成任务回去晋国都城。以前是三个月联系一次,现在改为了六个月。上次与镇国公联通消息还是在两个月前。”

石武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了。”

只见石武将手中那根长针又熔回了那把匕首,只是他手里额外多出了一根细针和一两银子。他将细针刺入了丁羽的肩胛骨,又将匕首和那一两银子递给了丁羽。

丁羽不知石武这是何意,但他不敢反抗,然后接过了那把匕首和那两银子。

石武道:“你母亲染上重症风寒,于今晨死于家中,你万念俱灰之下退出了轩浩然的狩猎队伍,决定带着你母亲的骨灰回去故乡。我给你三日时间,你找一处无人认识你的地方自行了结。这一两银子是让你在死之前找人处理好你后事用的。”

丁羽明白了石武的意思,他抓紧手中匕首和那一两银子,对石武道:“上仙,丁某去了。”

石武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他。

望着丁羽远去,石武转身看向月桃树那三个成人都抱不过来的粗大树干,他对月桃树道:“出来吧。”

月桃树灵就隔着月桃树与石武面对面看着,不管这石武是不是真的,她都不愿意出来与他接触。先前那手掌上的火焰就不说了,现在她看到石武对那黑衣人的所作所为,月桃树灵简直怕的要命。她当年答应了安戌会好好守护极难胜地这个家,她就觉得应该从她根植的轩林两村开始守护,所以在一到金丹期后就将那些根须延伸至每家每户下面,只要一有外来人想对村里人不利,她就会暗中现出根须相助。今晚的她是看到石武和轩浩然都醉了才会那么光明正大地冒出根须去阻止那黑衣人,谁知道石武醉酒是假,一石二鸟是真。

月桃树灵懊恼道:“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奸诈狡猾!”

可月桃树灵还没有说完,她就看到石武将手掌放在了她的树干上,她顿时吓得现出真身道:“你不要动手啊!我出来了。”

但石武却没有去在意月桃树灵的话,他体内的印沁和凤焱同时睁开眼睛,因为月桃树内有他们熟悉的味道。

凤焱道:“小家伙,告诉石武,这棵树里有古怪。”

印沁则是道:“这棵树体内有与九瓣寒莲子相似的味道。”

天劫灵体不知道该传他们谁的的话,最后还是按着凤焱的话道:“石武,这棵树里有古怪。”

石武也感觉到了树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他看向一身粉衣的月桃树灵道:“你是这棵树的树灵?”

月桃树灵见石武不相信的表情,立刻就说道:“怎么?不像?”

石武盯着月桃树灵道:“我接触过的那些灵植即便是金丹期的也很少有你这样开智的灵体存在。”

月桃树灵得意道:“本姑娘在你还是个娃儿的时候就开智了呢。”

“是因为我娘亲吗?”石武说出自己的猜测道。

月桃树灵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她不太确定道:“应该是,但那时候我也没看清,只看到那是一位身穿白衣的神仙姐姐。她将灵液滴在我的树干上后我就化成了树灵形态。我也是在那次之后才开始结果的,就是你们小时候抢的那种。”

石武看着这一株长势极好的月桃树,突然笑了笑道:“两村的孩子还会比武争你树上的仙桃吗?”

月桃树灵摇摇头道:“现在我每年都能结一树的果子,根本不需要他们争了,不过也少了那时候的乐趣。好在我答应了白衣……答应了别人,要好好修炼,守护这个家,才不至于那么闷。”

听到月桃树灵提起白衣二字,石武问道:“对了,跟你一起的白衣仙人是谁?你们怎么知道我进了拜月宫?还从临涛馆后院拿了两坛桑落酒送给浩然。”

月桃树灵深深记得安戌警示过,不能将那一晚有关霍灸和他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就闭着嘴摇着头。

石武语带威胁道:“我不是没杀过金丹期的灵植。”

月桃树灵一听瑟瑟发抖,但还是摇头道:“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就算你杀了我也不行。”

石武赤焰气旋起,手中三十二层火网融合而出道:“说还是不说!”

月桃树灵坚决道:“其它我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我答应别人不能说的事情也绝不会说。我受你娘亲恩惠化成树灵,死在你手中也无可厚非。你动手吧。”

石武手中烈焰化作了一条振翅火龙,他又问了一遍道:“当真不说?”

“那人对我有教化之恩,我不能说。”月桃树灵念着安戌白衣飘飘的身影,闭上了眼睛。她本体就在石武身侧,她完全可以用那卷《木灵困仙阵》将石武困住,可她觉得自己受了石武娘亲的恩惠,她不能这样以怨报德。

那条振翅火龙在月桃树灵身旁环绕了三圈后,石武问道:“那人可跟我父母失踪有关?”

月桃树灵回道:“绝无关系!”

石武最终还是将那条火龙收回,他说道:“睁开眼吧,跟我说说你能说的事。”

“不杀我了?”月桃树灵先睁开一只眼睛道。

石武道:“既然和我父母之事无关,我也没必要追根究底。而且我怎么说都为你树上的果子拼过命,你也算是看着我和浩然长大的,我不会动你。”

月桃树灵松了一口气道:“可你和以前比起来变化太大了。”

若月桃树灵知道石武经历过什么,它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石武没有解释,他只是道:“你树干之内有东西在召唤我。”

月桃树灵将捆住的火红灵子释放,那枚火红灵子第一时间飞到了石武面前。在石武的手掌碰到之后,那枚火红灵子就想带着石武往西南方向过去。

石武将那枚火红灵子握紧,按着它的提示向着西南天空一飞而起。可随着他越飞越高,阻力也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要冲破夜空撞上隔绝凡人界和外隐界的阵法屏障了。可那枚火红灵子还是没有停下的迹象。

石武暗道:“看样子它要带我去的地方是外隐界或者内隐界。”

石武见现在还不是时候,先将火红灵子收入纳海囊,然后又飞回了月桃树前。

石武问道:“那一晚,你在吗?”

月桃树灵知道石武说的是哪一晚,她不敢将霍灸和安戌的事情说出,只是道:“我并不在场,但那时我远远看到你家上空出现了一条龙的灵体,还是一条青龙!”

石武目中现出寒光道:“你确定?”

月桃树灵拼命点头道:“嗯!”

石武今日有了与父母失踪有关的消息,他对月桃树灵作揖道:“多谢。”

月桃树灵还礼道:“我那时候还很弱小,根本不敢靠过去。”

石武理解道:“嗯,我明白的。”

月桃树灵见现在的石武又像是年少时那般,就问道:“石武,你真的是石武吗?”

石武知道月桃树灵被他现在的行事手段给吓到了,他说道:“我对你们来说还是那个石武。”

月桃树灵听着石武如打哑谜一般的话语,她说道:“若以后找到了你娘亲,帮我跟她说声谢谢。”

石武点头道:“好!”

说完,月桃树灵便没入了月桃树内。

在石武也准备离开时,月桃树灵又探出脑袋道:“对了,轩家村和林家村你大可以放心,我会守护好的。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没人能伤害这里的人。”

石武笑了笑道:“谢了。不过我可没有什么适合灵植的东西给你。”

月桃树灵半开玩笑道:“那你下次回来时帮我带些就是了,反正我会在这里很久很久的。”

“一言为定。”石武答应下来道。

见石武御空离去,月桃树灵轻声道:“原来你还是儿时的那个少年呀。”

回到轩家的石武将那间小屋的屋门轻轻带上。好睡的轩浩然已经在床上睡成了一个大字,石武好不容易找了一处地方躺下,闭目之后其雷霆气旋内的天劫灵体便说道:“那树灵应该还有秘密!”

石武以内视之法道:“与我父母无关的事,我问来也没有意义。现在有这枚火红灵子还有那条青龙的消息就已经很好了。”

天劫灵体见此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翌日清晨,在床上醒来的轩浩然伸了个懒腰,他好久没有在打完猎后睡得这么香了。他以为旁边闭目的石武还在睡着,就先轻手轻脚地起了床。

其实石武并没有睡着,他在脑海中想着事情。虽然有月桃树灵的保证,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要去晋国都城一趟,将镇国公布置在暗处的势力全部拔出来。

辰时一到,轩浩然就来敲门让石武出来洗漱吃饭了。

石武起身看到墙上挂着的那根树棍就笑了起来。他记得轩浩然当时就说要把这根树棍挂起来给后辈讲他们当年抢仙桃时是如何地英勇。

石武出去与轩浩然一家吃过早饭后就说道:“叔叔婶婶,浩然佳秋,我明天就要走了。”

轩浩然一家听了,不舍道:“这么快?”

石武道:“嗯,事情比较急,还是早些办完为好。”

“那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轩浩然问道。

石武不确定道:“不知。”

轩浩然知道石武现在已经是他们眼中的仙人,他感慨道:“那时候我们约定长大后一起去闯荡江湖,但最后我还是留在了轩家村,而你却已经到天上仙界闯荡了。”

石武想起过往种种,对轩浩然道:“浩然,这世上没有仙人的。那些不过是比你们多一些法力的修士罢了,抛开修为不谈,他们的心性或许都不如你。你可以敬他们,但并不需要畏惧他们。”

轩浩然笑着道:“得,以后要是有仙人敢威胁我,我就报你风里侠士石武的名号了。”

石武忆起儿时两人风云双侠的名号,也笑道:“嗯!你就说你是火纹灵膳师石武的至交好友!若这个名号没有打响,就问他风里侠士风暖认不认识!”

“要是两个名号别人都不认识怎么办?”轩浩然打趣道。

石武道:“那你就什么都别想,拔腿就跑。”

“哈哈哈哈……”石武一说完,一桌子人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在离开轩浩然家后,石武就过去了二蛋他们家。兄弟二人现在各自盖了一间大屋子,说是为以后娶媳妇用的。

他们见石武来了,忙迎着石武准备进自己屋子坐。

石武不知道到底该去谁那,最后就在院子里和他们一起坐下。

石武道:“我明天就要走了。”

二蛋哥俩都有些意外道:“小武哥,你才回来没多久啊。”

石武见这兄弟二人都长大了,他笑着道:“我这不是事情多嘛,等我下次回来争取待的时间长些。”

二蛋哥俩听完就都跑去自己屋里将他们收藏的鹿茸和熊胆拿了出来。

石武见了道:“你们这是……”

二蛋的大哥抢着将自己的鹿茸递给石武道:“小武哥,以前一直是你护着我们,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这是我加入浩然哥队伍后的珍藏,你拿着。”

二蛋也将藏了很久的熊胆拿出来道:“小武哥,这熊胆是浩然哥分给我的,说用处可大了,你收好。”

石武笑着道:“那我可真收下了。”

二蛋哥俩认真地点着头。

石武将这一对鹿茸和两只熊胆收入纳海囊中,然后拿出四盒舒筋活脉丹和两盒灵草壮骨丹,他又将十个红灵果分给二人。他跟他们说了这些东西的用法效果后,二蛋哥俩都兴奋地跳了起来。

石武又给了他们两块中品灵石,说是可以蕴养心神,兄弟俩也没跟石武客气地收下了。

就在二蛋兄弟俩摩挲着那块中品灵石时,外面轩浩然的大伯匆忙进来,他说丁羽的老母亲昨晚病逝了,让他们都过去看看能有什么能帮得上的。

二蛋哥俩平时和丁羽关系不错,正好石武这时候也要去找轩佑闲了,就与他们一起出了二蛋家。

轩佑闲昨晚帮石武挡了不少酒,石武去找他时他还是睡着的。等听到媳妇说是石武来了,他赶忙起身穿衣洗漱。

客厅里,石武调侃道:“佑闲叔,您以前可是能跟我爹拼酒拼到最后的。”

轩佑闲被提起过往,笑着道:“佑闲叔老了。倒是你,你小子怎么没继承到你爹爹的酒量啊。”

石武挠头道:“还不是因为当年我爹帮我准备的那几坛练酒暖身的松竹酒都被你们喝了去。”

轩佑闲立马撇清关系道:“这可是你爹爹自己拿给我大伯的,我大伯连一滴都没让我尝啊。”

石武听后笑了一声道:“佑闲叔,小武明日就要走了。”

“这么快?”轩佑闲惊讶道。

石武道:“小武有些事情要去解决。”

轩佑闲没有细问道:“好吧。”

石武将舒筋活脉丹和红灵果拿出来后,轩佑闲就知道石武是真要走了。他看着那些东西道:“希望你下次回来的时候是和你爹娘一起,到时候佑闲叔可要去你家敞开了喝。”

石武点头道:“好!”

月桃树灵还在修炼的时候就看到石武又来了,她还以为他有什么事。可没想到石武径自从她身旁走过,看其样子,是往林家村去的。

八年过去,林玦两鬓之间也多了些许白发。看到石武来到,他也有些意外。但听到石武带回林青的消息,林玦是惊喜万分。

在见到石武拿出一大堆东西说是林青托他带回来的后,林玦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石武说林青修炼地极为勤快,现在已经到了筑基后期,离金丹大道也只是一步之遥。

林玦听后拜托道:“小武啊,没想到你最后还和青儿成了同门。望你以后能多加照应她。”

石武答应道:“林叔叔您放心,林青是我永远的朋友。”

林玦道:“多谢了。听说你是前天回来的吧。”

“是的,不过我明天就要走了,是故早些将林青交托的东西送过来。”石武道,“林叔叔,既然事情已经办妥,小武这就回去了。”

“嗯,一路保重。”林玦送石武出门道。

石武对林玦拱了拱手便回去了临涛馆。他将临涛馆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又用清水将那些锅碗瓢盆都洗了一番。直到日暮西垂,石武拿了一个酒盏来到院子中央,他从后面院子里挖出四坛桑落酒。他给自己开了一坛,就着月色边喝边倒,直至醉倒在桌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