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是三百六十一章 宗门大比(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是三百六十一章 宗门大比(上)(1 / 1)

短短一刻的时间,石武就从收到许露消息的欣喜若狂变成了如今争吵过后心如刀绞。原本心意相通的二人随着各自大步向前变得越行越远,或许有一方早已背离了本心,但终有一方会心有不舍地停下脚步。

已经走入绿玉传送阵的石武还是忍不住地转过了身,可他看到的只有一个远去的背影。石武直至那个背影彻底消失才随着绿色光柱的升起传去了忆月峰。

可即便回到了忆月峰,石武还是没有从刚刚的争吵中抽离。他站在绿玉传送阵内,有那么一瞬想要去新月峰或者观月峰,他想当面告诉林青和唐云他喜欢的人是许露。可在各种混乱的思绪涌过之后,石武还是走出了绿玉传送阵。即便他手中已经拿起了与林青的传音玉佩,却也只是一直按着,没有说一个字。

正在为明日宗门大比检查着随身法器的林青看到床头石武的传音玉佩亮起,拿过来后却没有听到任何言语。她奇怪地问道:“小武你找我?”

石武看着那亮起的传音玉佩,听到里面林青的话,他想了想后回道:“嗯,我就是想问问你明日的宗门大比准备地怎么样了?”

林青回道:“差不多了。在这里先恭喜你了,师尊说同辈之中无人可与你争锋。他让我们尽量争取名次,多获得些宗门奖励就行。”

石武现在对宗门大比都兴致乏乏了,但他还是鼓励林青道:“一起加油吧。我先去打坐调息了。”

“好。”林青觉得石武的语气有些怪异。她其实很想借此机会问石武是不是喜欢许露,这个问题已经萦绕在林青心头好些日子了。那一日她看到石武看许露的眼神,那是一种藏不住的喜欢。不过林青最后还是选择等石武自己告诉她。

与林青一样欲言而止的石武叹了一口气,他将身上的传音玉佩放回了火纹花的枝条上。他刚刚确实想开口,但一想到明日就是宗门大比了,他不能因为许露的醋意而去影响林青和唐云的准备,这样子做太过自私。他如今只想等着宗门大比过去后再跟她们说清楚,这样子加上自己要上去内隐界,即便她们对自己有情也会慢慢淡然的。

可许露那句“有些事情越拖就会变得越糟糕”一直在石武脑海中回荡,弄得他心中焦虑不已。或许现在的许露本尊对石武没有任何感情,但却是把石武看得最透彻的。石武此人太过照顾别人感受,这种人到最后只会苦了自己。许露今晚的种种表现就是针对石武的这种性格做出的施压,她要石武心乱如麻,越是不愿在宗门大比期间对林青和唐云说清楚,那么对她许露的愧疚就越深。许露对于石武会死在自己手中这件事没有任何怀疑,就像月凌飞说的,她要解决的麻烦只有林青。好在她已经从石武这里了解了他与林青的过往,她有信心,即便真在天干位最后的比试中遇上林青,她也有绝对的把握击溃林青的内心,让林青输得彻彻底底。

这些事情是深陷情感困境中的石武不会知晓的,他太过青涩了,若这时候有他父母或者阿大在侧就好了,许露的这点微末伎俩如何能骗得过他们。可有些事情终究是要石武自己去经历,自己去探索。而这情根深种的傻小子探索出的道路就是要让许露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他要去为了她挑战金丹初期的木属性金露玉灵肉。为此,他再一次进去了绿玉传送阵内,过去了落月峰的肉库。

第二日的太阳如往常一样升起,但比太阳起的更早的是拜月宫内那些一晚都没睡着的弟子。

二月初二,凡人界的龙抬头之日,也预示着外隐界的拜月宫弟子中将有一人龙飞九天。

拜月宫通知下去聚集的时间是在巳时,但一些弟子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在辰时就早早地来到了广场之上。而他们也看到了眼前的广场已经被隔出了二十二个宽阔擂台,上面分别以十天干和十二地支标明了擂台名字。

随着时间的临近,拜月宫越来越多的弟子门人来到了广场上。他们按着各自山峰所在排好了长队,虽想表现地镇定,但在看到那些擂台之后一个个都心情澎湃起来。即便知道自己不一定能获得宗门大比的第一,但想着自己等等就要站在这擂台上与人争夺那些荣耀的名次,他们就兴奋地摩拳擦掌。

月凌飞在巳时之前带着木非一起过去了宫主殿,今日的他心情特别舒畅,好似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日子。木非在知道此次计划不用自己出手后也变得十分轻松,他跟在月凌飞身侧就等着好戏开场。只是二人到达宫主殿后,木非在这里看到了那光头的王猛,神情一下子就变了。他庆幸着还好月凌飞没有采纳他的建议让他直接出手去杀石武,不然这有本命灵兽在身的王猛可不是他能轻易对付的。他也在暗道着公孙冶果然是条老狐狸,即便开启了封山大阵还专门找了王猛过来为石武保驾护航,生怕自己会对石武出手。

月凌飞见到宫主殿内多了一人,摇着金色折扇问道:“这位是?”

公孙冶也不避讳道:“这是我结拜大哥驭兽宗宗主王猛,是我邀其前来观礼的。往年还会有各个附属宗门的宗主一同过来,只是现今拜月宫情况特殊,也就能免则免了。”

月凌飞对王猛拱了拱手道:“王宗主好。”

“少宫主也好啊。”王猛不痛不痒地说了一句,抬了抬手就当是回礼了。公孙冶虽然没有提起,但柳菡却还是在王猛昨日来之后就把月凌飞的所作所为全说了。王猛听了当时就要去找月凌飞算账,还好公孙冶好说歹说地给劝了下来,不然王猛怕是昨日就已经用拳头跟月凌飞问过一次好了。

月凌飞见王猛如此怠慢自己,手中摇着的金色折扇缓了下来。而后木非又以灵气传音告知了月凌飞有关王猛的底细,在听到王猛是元婴后期修士时月凌飞还没有太放在心上,可又知道对方有一头本命灵兽后,月凌飞倒是不得不注意一下了。

公孙冶见王猛丝毫不遮掩对月凌飞的鄙夷,生怕二者在今日闹出什么事端,他从中调解道:“少宫主,宗门大比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这就过去吧。”

月凌飞猜想公孙冶叫这王猛过来无非是防范木非和自己,可这次他在这场游戏中的手是干净的,他更是在前面就命令木非绝不能擅自出手搅了这场好戏。他要欣赏最后一战中石武死在许露手上后公孙冶等人那精彩的表情,特别是他们还没半分理由怪到他月凌飞头上。

月凌飞越想越是开心,也就不去跟王猛这下界野修置气了,他点头道:“公孙宫主请。”

说着,公孙冶便示意王猛带自己瞬移过去广场位置,而月凌飞也是被木非带着瞬移而去。

待他们四人出现后,广场上的门人弟子齐刷刷地安静下来。五峰掌座则是上前与公孙冶和月凌飞行礼。

公孙冶回礼过后就望向下方五百多名拜月宫弟子,他知道这些弟子都在等着今日,但他也同时知道,今日是属于石武的。可等公孙冶看向忆月峰那块时,那里被观月峰和落月峰弟子的队伍隔着,那块空荡荡的场地上并没有石武的身影。

月凌飞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主动问道:“公孙宫主,这时间快到了,为何石武不曾过来?”

月凌飞此言一出,一些关心着此次宗门大比动静的弟子也发现了这次的热门人物石武并没有出现。

新月峰队伍中的林青和满月峰队伍中的许露其实是最早发现的,林青回想起昨晚石武的空白传音,在自己说完这次宗门大比以石武为尊后,石武却说了一些鼓励她的话。她开始担心石武是不是与木非那一战受伤未愈,不准备参加这次宗门大比了。

满月峰队伍中的许露则是心中埋怨道:“不是吧,我只是略施小计拿捏了一下他的心他就如此消极了?哼!没用的东西。要不是月凌飞言明了只能在宗门大比结束后才能开启阵法上去内隐界,我昨日就可以杀了他的。”

这里知道石武动向的或许只有观月峰队伍中的杨一帆了。石武早在卯时的时候就上去了观月峰一趟。那时还在打坐的杨一帆听得是石武唤他,也就出了自己的屋舍。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石武那么狼狈的模样,只见石武灰头土脸的像是被人用火系术法打过一般,不过石武眼中却闪着激动欣喜之色。石武给了他一个储物袋,说是让他在宗门大比结束后再转交给他表姐许露,说许露拿到后就一定会明白他的心意。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后石武就走了,只留下一脸茫然拿着储物袋的杨一帆。

现在杨一帆见石武没有出现,想必肯定跟这储物袋中的东西有关,或者说跟他表姐许露有关。

唐云见杨一帆在那傻愣着,轻拍他肩膀道:“杨师兄想什么呢?”

杨一帆见是唐云询问,脸红道:“在想小武兄弟怎么还没来。”

唐云也是奇怪道:“原来是担心小武哥哥啊。我也觉得这次闭关出来以后小武哥哥有些怪怪的。”

杨一帆很想告诉唐云,石武喜欢上了自己的表姐许露,可他又觉得自己这么说的话会不会太过小人了。一番争斗过后杨一帆还是没有说出口,他觉得这种感情上的事还是由石武自己说为好。

高台上的公孙冶走过去询问了一下柳菡和赵胤,柳菡和赵胤又分别去询问了许露和赵辛,不过二人皆说自己不知道石武为何没来。赵辛还提出可以以传音玉佩询问一下。不过公孙冶想了想后还是作罢了,他记得莲清子“蜂鸟观海,未知深浅”的批言,还让他万事随缘。那么石武参加也好,不参加也好,都是随缘之举。

公孙冶走回去问月凌飞道:“少宫主,巳时已至。是由少宫主来宣布名单和规则还是由我来?”

月凌飞没想到公孙冶竟然真的准备撇下石武,他不知道公孙冶打的是什么主意,但他可不允许他的完美计划就这么被破坏了。

月凌飞打开折扇轻摇了两下道:“还是我来吧。”

公孙冶没有异议道:“好。”

月凌飞一脚踏出,凭空而起地飞至众弟子前方,他朗声道:“诸位拜月宫弟子,今日乃是五十年举行一次的宗门大比之日,目的就是为我拜月宫下宗提供一个鱼跃龙门的机会。无论哪位弟子获得宗门大比的第一,都可以进入内隐界上宗成为内门弟子。这等机缘也只有内隐界的拜月宫可以给你们,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珍视这次机会,拿出所有实力来为之一搏。成了自然是鲤鱼化龙,输了你们也不要气馁,因为我与公孙宫主已经商议过,此次每一个参与者都可获得十块中品灵石和三盒对应灵根属性修为的金露玉灵肉。而宗门大比的前三十二名奖励就更为丰厚了。宗门大比第一名可获得金丹期法器法袍法宝各一件,金丹期丹药十颗;第二名可获得金丹期法器一件,金丹期丹药五颗;第三名可获得金丹期法宝一件,金丹期丹药两颗;四至十名可获得筑基后期法器法袍各一件,筑基后期丹药五颗;十一至二十名可获得筑基后期法器一件,筑基后期丹药三颗;二十一至三十二名可获得筑基中期法器一件,筑基中期丹药两颗。”

听完月凌飞对于此次宗门大比的奖励,在听到进入前三十二名打底都有筑基中期法器和筑基中期丹药之后,下面的弟子眼中现出了炙热,这是前面几次宗门大比都没有过的丰厚奖励。

月凌飞见下面弟子都忍不住在窃窃私语,继续说道:“奖励的丰厚对应的就是规则的改变。这次你们不再是自行抽签,而是由我和公孙宫主帮你们随意匹配对战。有些凝气期的说不定直接对上了筑基期,有些筑基后期的或许会在头一轮就遇到同样筑基后期的对手。你们也许会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才是凝气期就要跟这些筑基期的人去争。那本少告诉你,因为这本就是个不公平的修真界。一命二运三天赋四门派五世家!你们在此能有鱼跃龙门的机会,就已经站在不公平的修真界中那获利的一方了。你没有别人修炼的时间长,你没有别人的修为高,那你只能挨打受罪,这就是修真界的规则!有这种弱肉强食心态的人上去内隐界后才能继续一往无前的修行,才能兑现这宗门第一该有的天赋。我希望你们就是我想要找到的那个人,说!你们要不要参加!”

“要!”广场下面那些弟子的情绪被月凌飞彻底调动了起来,仿佛这时候不喊出来就已经输给了别人一样。

月凌飞点头道:“好,这是你们各自的对战序列,分天干和地支两大阵营,最后两大阵营的第一人会决出此次宗门大比的头名。”

说着,月凌飞手中金色折扇一拍那本名册,上面各弟子的名字序列和所分配的擂台一一被月凌飞以灵气分成一块块灵气令牌,直接飞至各峰所在门人的上空。

月凌飞道:“去找到你们的灵气令牌,然后准备今日之战吧。”

原本公孙冶还在想着该怎么跟这些弟子解释这次没有以抽签的形式安排对战。可月凌飞这一出不仅将一切归为物竞天择的修真界规律,还让这些弟子觉得本该如此。看着下面那些在积极寻找着自己灵气令牌的弟子,公孙冶对月凌飞道:“少宫主果然才智过人。”

月凌飞将夹在扇中写着“石武,地支,亥三”六字的灵气令牌递给公孙冶道:“公孙宫主过奖了,这是石武的灵气令牌,出场位置在地支亥位,时间是安排在第二场。公孙宫主应该来得及去让人催一催睡迟了的石武。”

公孙冶没有接过那块灵气令牌,他肯定月凌飞对石武别有所图,不然不会这么费心费力地帮石武整这一出。

可就在公孙冶准备拒绝的时候,一身忆月峰大弟子服饰的石武从空中落下,他将手放在月凌飞拿着的灵气令牌上:“原来我的令牌在这里。”

石武的出现无疑让高台上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毕竟他前面一次上来还是为了揍月凌飞,而月凌飞那次也是因为某种原因才罢手的。现在看他们二人一人拿着灵气令牌的末端,一人拿着灵气令牌的首端,他们真怕二人一言不合就又打起来。

石武见月凌飞看到自己后反而没有松手的意思,他笑着道:“少宫主,这上面写着‘石武,地支,亥三’,这是我的灵气令牌。”

木非也在旁边以灵气传音提醒道:“少宫主,计划要紧。”

月凌飞率先放手,哈哈笑道:“我知道的,我刚还以为你睡过了头,正准备让公孙宫主派人给你送过去呢。还好你来了,这次宗门大比你可要积极争取第一哦。我还指望着你成长以后成为我拜月宫上宗一有利臂膀呢。”

木非一脸古井无波地听着月凌飞的话,可他心里是不得不佩服月凌飞这演技,真是骗了人还能让那人帮着数钱。

石武也果然应下来道:“好啊!对了,既然少宫主如此看好我,不知我可否不要先前少宫主说的那些奖励,而是换成另一个要求呢。”

月凌飞现在只要石武能去参加宗门大比,石武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下来。不过他知道石武和公孙冶都不是什么蠢人,他轻摇折扇道:“你先说来听听。”

石武直言道:“若我有幸获得宗门第一,那我愿意以我对上宗的忠心和火纹灵膳师的身份立下道誓,换灵鸢宫主与公孙宫主见上一面。”

包括公孙冶在内的所有人都对石武的话为之一怔,他们知道石武这等于是要将自己卖给拜月宫上宗了。

而与那些知情者表现不同的是,拜月宫的弟子都惊诧于石武说他就是火纹灵膳师。

月凌飞面上也装作惊讶道:“你就是那火纹灵膳师?”

石武点头道:“是。”

月凌飞顺势看向了公孙冶和柳菡,这种好似首次知道石武身份的反应让公孙冶和柳菡对其表示确定地点了点头。

月凌飞装作为难的将金色折扇合上又打开,打开又合上道:“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清楚,但公孙宫主和柳菡掌座应该是知晓的。下界前任宫主灵鸢在拜月宫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在那场大战中立下不小功劳的同时也身受重伤,最后被拜月宫上宗赐了一处洞天福地休养生息。”

“可不可以?”石武只想要个准话。

月凌飞想了想后将那金色折扇打开道:“我不能保证,但想来灵鸢宫主这么多年肯定已经恢复了大半。我可以帮你去跟我父亲请示,若捏碎灵鸢宫主留下的玉佩后她有所回应,那么应该就可以让公孙宫主与灵鸢宫主见上一面。”

公孙冶有些发懵地站在那里,他知道月凌飞说的话半真半假,但若真可以这样让他和灵鸢见上一面,那他也值得了。

石武见月凌飞答应了,恭敬道:“多谢少宫主成全。”

月凌飞轻摇折扇道:“你也别着急谢,你火纹灵膳师的身份确实不错,实力更是出众,但我相信这里的拜月宫弟子都不会轻易让你获得宗门第一的。”

月凌飞的话一说完,下面那些弟子中很多人都虎视眈眈地看着高台上的石武,他们不愿服输,更不愿看到石武在台上像是已经赢得了宗门第一一般。

石武自然知道这是月凌飞的激将之法,他扫过下面众拜月宫弟子,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这次都不会手下留情,他要拿到这个宗门第一。

石武握紧手中的灵气令牌,飞去了地支亥位的擂台旁。

月凌飞是真没想到石武最后竟提出了这么个要求,这样他不仅安下了石武的心,还间接安下了公孙冶的心。他似乎已经看到结局一般大笑着对那些手握灵气令牌的弟子道:“宗门大比,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