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三十九章 虚则实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三十九章 虚则实之(1 / 1)

外隐界天空之上,一身蓝衣的任星移由南部海渊宗起始,一边持着手中白玉圭测算方向,一边将修为压在元婴期带着鬼刹的尸体一同向北方飞去。

沿途见到任星移这般阵势的修士纷纷议论着这是哪里来的不要命之人。前面杀圣霍灸之名从南部传开,众多宗门接到消息后都已经止戈休战,这修士倒好,竟然带着一具尸体大摇大摆地于外隐界飞行。

好些个与中州区域尸王宗相熟的修士还想上去与任星移攀谈,但任星移却没有理睬他们,因为他手中的白玉圭越靠近中州区域越开始向着北方和西北两个方向指示。原来任星移是以鬼刹的尸体与白玉圭为引,在寻找着那只火凤的源头。他已经通过其师尊善慧皇的指引,知道他师尊要找的故友并没有大碍。恰逢那时正好有内隐界的西北幽天修士知道任星移在外隐界南部,是故就传音委托他将鬼刹的尸体带回,这才有了前面他与青阳子说的那些。

那几个修士见任星移不曾回应他们,反而不发一语地继续向着中州方向过去。有些个看不惯的就在那说这肯定是尸王宗门人,这等嚣张姿态,说不定是尸王宗准备在中州大展拳脚了。

任星移不知道的是,随着他一路向着中州过去,各种消息也是纷至而来。可直到他行出中州地界,他手中白玉圭还是向着西北方向与北方之间来回转着,任星移奇怪道:“还是两个方向?师尊那位故友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将在外隐界北部的凤鸣之音从外隐界南部传出的。算了,不管如何,他现在肯定是在一处极为安稳之地。”

任星移心中已经推算善慧皇那位故友身处北方居多,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行去了更为靠近的西北位置。

中州区域的诸多宗门都去参加了拜月宫的庆典,但也算是大宗的尸王宗此次却并没有派人前去。因为他们宗门内的长老郭榍与观月峰掌座唐一卓在凡人界发生了冲突,二者动手之后更是恶语相向,听说被唐一卓抢走的那个娃儿还跟郭榍说以后要灭了他们尸王宗。

尸王宗宗主楚傀对这种娃儿的妄语自然没放在心上,但他也知道他们尸王宗跟拜月宫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生性谨慎的他觉得还是不去那庆典为妙,后来他也得到了外隐界北部传来的消息,说公孙冶被十大高手围攻,最后更是被莲花宗的莲清子封印了修为,这一辈子只能龟缩在拜月宫了。楚傀在听到这个消息大为高兴的同时,也收到了从中州去外隐界南部寻找机缘的道友传回来消息。原来此次前去抢夺的机缘简直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那个好不容易活下来的道友还是在最后阶段被一黑影男子所救,听说这次来抢这机缘的都是外来大能修士。楚傀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不得不佩服自己趋吉避凶的本事,他从那道凤鸣之音一出现时便觉得不对劲了。

此刻的楚傀悠哉地于自己洞府内休息着,自从知道极难胜地有杀圣霍灸和一个叫安戌的守护者,他就觉得他们外隐界修士在碰到那些外来大能修士时都可以挺直腰板了。就在他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可以像那些高人一样万人敬仰时,他身上好几枚传音玉佩亮了起来。他听里面道友所说,有一蓝衣修士带着一具尸体在中州区域招摇过市,对于上前询问的修士一概不理,然后有些人就传出这蓝衣修士是尸王宗的人,尸王宗这是要在中州大展拳脚了。

楚傀一听这还了得,这不是摆明了有人要给他们尸王宗下套嘛。在特意问清了那修士的样貌衣着,特别是知道那人只是元婴修为,连瞬移都没领悟后,楚傀再无惧意地召集目前在尸王宗内的六名元婴长老,一齐瞬移去堵截那蓝衣修士。

再说回任星移那边,他一路向着西北方向而去。在与一艘船身印有九珠连环图案的飞舟擦身而过时,他手中白玉圭立刻掉转方向,直指那艘豪华飞舟。

飞舟之上正是从外隐界北部回来的谢灵和杜子嘟,谢灵早就由飞舟外的保护屏障探知到前方有一厉害修士,飞舟上原本透明的阵法屏障竟然在内部变成了可怕的红色。谢灵不敢大意地让杜子嘟回去舱中,他屏息以对,只求对方只是路过。待任星移一人一尸从飞舟旁飞过,谢灵只是正视着前方,连斜眼一看的动作都没有。他知道这种境界高深的修士多是从内隐界下来的,而且脾气极为古怪,千万不能有任何不敬之意。在任星移飞离之后,谢灵总算松了一口气。可下一刻,谢灵就发现那蓝衣修士竟去而复返,目标显然就是他们的飞舟。这可把谢灵吓坏了,他对着舱内道:“少阁主坐稳了!”

杜子嘟听到谢灵的焦急之声,又感到飞舟的速度正在成倍增加,她知道肯定出事了。可她却没有留在舱内,反而大胆地出了舱门。

谢灵见杜子嘟出来了,怪罪道:“少阁主为何不好好待在舱内!”

杜子嘟见飞舟外面的保护屏障都已经变成了危险的红色,她说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既然外面那人如此厉害,那我躲在哪里都一样的,还不如出来看看到底是哪里的修士要对我们出手。”

谢灵一听杜子嘟之言,哎了一声道:“看其一人一尸,极像我们中州尸王宗修士,可尸王宗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厉害的修士了?”

杜子嘟提醒道:“谢爷爷可还记得圣魂门那一个灵气威压就让炼傑前辈跪下的金长老?”

谢灵警醒道:“我们外隐界也是卧虎藏龙啊!”

杜子嘟看着飞舟后面追着的蓝色身影,突然笑道:“说来也是有趣,我们当初把仙酿堆在甲板上都没人来抢,现在飞舟上除了谢爷爷和我之外什么都没,反而惹来了这么厉害的修士。”

谢灵见杜子嘟这种时候还能谈笑风生,佩服她的同时专心操控着飞舟,希望可以早些靠近中州地界。

在后面追着的任星移正在想着该如何跟飞舟上的那两人沟通,善慧皇示意他的是,只要确定那故友在何方即可,切莫惊扰到他。但现在任星移还没有什么动作呢,谢灵就被惊得加速逃跑了。要是他再一个瞬移至谢灵飞舟之前,用炼神期术法将飞舟逼停,任星移真怕飞舟上的两个人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日后他师尊计较起来,他可要在神机峰上思过好多年了。

任星移只得紧随飞舟尾部道:“舟上道友可否停下一叙?”

谢灵回道:“我们与道友素不相识,此青天白日下,道友还是莫要追得太紧。这条乃是中州珠光阁的飞舟,还望道友收起贪念,莫要误了前程。”

任星移一听对方将自己当成了杀人越货的野修,还没等他自报师门,珠光阁的飞舟就已被前方出现的一个个元婴修士逼停了。而来人或身后或身旁都有一具活动的尸傀跟随,与任星移现在简直如出一辙。

只听那群人中领头之人当先说道:“大胆贼人,还不束手就擒!”

谢灵一见是尸王宗宗主楚傀带着众长老来袭,当即就断定后面追着的那人也是尸王宗的手笔。谢灵怒喝道:“好你个尸王宗,趁着我家阁主去内隐界的功夫,竟敢布局截杀我少阁主!老夫已经传音回去,若我与少阁主有任何不测,珠光阁定灭你尸王宗满门!”

楚傀一听就懵住了,他是根据好友传音沿路捉拿冒充他尸王宗修士的贼人,怎么就变成他们是来截杀珠光阁少阁主的了。楚傀听出飞舟上的是珠光阁谢灵,立刻躬身道:“谢老是否有什么误会?”

谢灵见对方逼停飞舟,前后夹击,在他说出恫吓之语后便说是误会了。谢灵冷笑道:“你们尸王宗藏的够深啊。要不是我这次参加了拜月宫的庆典,见到了那一个个深藏不露的宗门,我还真不敢相信,你们尸王宗内也有这么厉害的修士。”

谢灵这句话说的自然是后面的任星移,飞舟外的屏障像是被火焰灼烧般地显现着赤色,足以说明任星移修为的可怕。

楚傀一看谢灵这是将任星移当成他尸王宗的人了,赶忙解释道:“谢老您误会了,我带人前来也正是因为有道友告知我这贼人冒充我尸王宗修士在外隐界招摇。我生怕尸王宗名誉被污,特来擒拿他的。”

谢灵不信道:“擒拿他?就凭你?”

楚傀觉得这老头子今天肯定吃错药了,上来认不清形势不说,还要这般冷嘲热讽。这里有六个尸王宗长老在场,楚傀面上挂不住道:“谢灵,我敬你比我早些晋升元婴后期,所以叫你一声谢老。莫要给脸不要脸!”

谢灵也不惧道:“这里离中州地界已经很近,我珠光阁的客卿长老随后便至,有本事现在就带着你的人将外面的护舟屏障破了。老朽就是拼着自爆都要保下我家少阁主,到时候阁主回来,你尸王宗铁定陪葬!”

楚傀那叫一个气啊,他明明是为了维护尸王宗名誉而来,这下却要背上个截杀珠光阁少阁主的名声。

此时任星移开口道:“诸位稍安勿躁,我并非什么尸王宗修士,更非极难胜地修士。我只是觉得与舟上之人有缘,想看上一眼罢了。”

谢灵道:“外来人,舟上就我与少阁主两人。我与你从未见过,我少阁主更是只有二八之龄。以你之修为年龄,你倒是说说,你跟谁有缘?”

任星移心中一听这少阁主才二八之龄,心中愈加期待道:“可否让在下去舟上一叙?”

谢灵已经知道南部乱局被杀圣霍灸平定的消息,他说道:“我极难胜地有杀圣霍灸前辈坐镇,于南部灭杀诸多外来造乱修士,倒是给你逃了出来。”

任星移听出谢灵口中威胁之语,但他现在急需确认舟上之人是否他师尊故友。任星移客气道:“说起来我与霍灸前辈还有些渊源,就算是看在霍灸前辈的面上,可否让我与你家少阁主见上一面?”

谢灵见对方为了上得飞舟连杀圣霍灸都敢搬出来胡诌了,他非但没有开启屏障,反而在服下一盒灵膳后以灵力加固了阵法屏障的防御。

楚傀对于来人先前假冒尸王宗修士的行为极为不悦,现在听他以霍灸之名说要上去珠光阁飞舟,厉声喝道:“大胆贼人,我尸王宗的名誉岂能被你毁了!”

说罢,楚傀一把将身旁那具紫毛干尸的封印解除,只见那干尸在楚傀的施法之下,一下子便从原地瞬移消失,这头紫毛干尸竟也是元婴修为。

任星移没空跟他们纠缠,他知道那具紫毛干尸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可他头也没回,只是将施在鬼刹尸体上用以掩盖其炼神期修为的术法于一瞬解除。

那具还想以手中利爪抓落任星移头颅的紫毛干尸突感一道磅礴死气扑面而来,将它震飞的同时却没有伤它。紫毛干尸体内元婴巨震之下本能地瞬移回了楚傀身边,颤抖的同时任楚傀怎么操控都不敢再去攻击任星移。楚傀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任星移却没停下,他右手轻抬,于空中写下七个金色的“迷”字,白玉圭一一拂过那七个金字,而后那七个金字便出现在了尸王宗前来的七人面前。

尸王宗七人大骇之下还欲运功抵抗,可看到那个金色的“迷”字后就像沉浸在某种回忆中,呆呆地站立原地。

谢灵见楚傀七人瞬间被制,还在想着他们在耍什么花样时,任星移右手轻触飞舟上的阵法屏障,那赤色的阵法屏障再次恢复透明之色,甚至帮任星移开了一个单独的通道。

任星移踏上飞舟甲板,谢灵便准备自爆掩护杜子嘟离开,却被杜子嘟一把拦住。

杜子嘟对任星移道:“这位前辈既然是冲着我来的,谢爷爷就不要抵挡了。”

任星移还没回话,谢灵抢先道:“少阁主,老朽自爆之力可以挡他两息以上,少阁主还有机会撑到珠光阁的支援。”

杜子嘟道:“谢爷爷,这位前辈身后的那具尸体都能吓退楚傀元婴中期的紫毛干尸,他之术法一瞬间就困住了尸王宗七人,更别说他轻描淡写地就进来了我们珠光阁的飞舟。我想前辈的修为必定是在空冥之上,所以珠光阁那边的支援来不来都一样了。”

任星移笑着道:“少阁主当真聪慧过人。”

杜子嘟施礼道:“不知前辈找子嘟所为何事?”

任星移看到手中白玉圭指了指杜子嘟的储物袋,而后又指向了北方,他心中有了定论道:“我就是觉得你我有缘,但看起来只是半个有缘人罢了。”。

杜子嘟疑惑道:“半个有缘人?”

“正是。”任星移道。

杜子嘟问道:“前辈是想收我为徒?”

任星移直白道:“非也。我们说不定只有这一面之缘,就此别过了。”

杜子嘟见任星移真的走出了飞舟之外,诧异道:“这前辈当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谢灵看着任星移走后恢复如初的飞舟屏障,也大感意外道:“到底怎么回事?”

任星移走出飞舟之外,一伸手便将尸王宗七人面前的迷字收回,以白玉圭点散之后道:“方才得罪了,但我对你们并无恶意。”

回过神来的楚傀等人冷汗直流,他们都知道任星移的修为高出他们太多。楚傀也终于明白他之本命干尸为何不敢再出手了。他说道:“前辈修为确实是高,但前辈截杀珠光阁少阁主一事珠光阁必定会追究!”

只听飞舟上的谢灵说道:“楚傀,这一切皆是误会,我已经与前辈和珠光阁那边都说好了。”

楚傀不知道他们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还是说眼前这前辈已经将谢灵他们控制为了傀儡,但这些都不是他想知道的,他现在只想带着尸王宗门人离开。

就在楚傀准备告辞之时,一道白衣身影蓦然出现在众人中间。

任星移当先拱手道:“神机峰门下任星移,参见安戌前辈。”

谢灵等人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反应,可又觉得任星移话语中的安戌两字怎么这么熟悉,而后他们立刻颤抖着跪地叩首道:“拜见安戌前辈。”

安戌对于任星移的反应还能理解,可他不知谢灵楚傀等人是如何认识他的。安戌说道:“你与他们有旧?”

任星移见楚傀他们难言的模样,就先笑着道:“算是中途相遇,产生了些误会。”任星移于是就把除了此行目的之外的所有事情告知了安戌。顺带还言明前面霍灸在平定南部乱局时告诉过外隐界修士,说他和安戌是极难胜地的守护者。

安戌这才了然,他对任星移道:“我今日找你是想让你将我亲手为花径轩打造的内隐界令牌交给他。望你可以在令师面前转达我与师兄的善意,让花径轩小友一来我极难胜地寻其机缘。”

安戌说完便拿出一块似玉非玉的白色令牌交给了任星移。

任星移羡慕道:“花师弟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我这做师兄的可要嫉妒了。”

安戌笑着道:“以你之天资,不需要去嫉妒任何人的。”

任星移自嘲道:“安戌前辈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师尊在我下神机峰前就告诫于我,说极难胜地最不缺的就是天资卓越之辈,让我切不可骄傲自满。”

安戌道:“善慧皇过谦了,神机峰门人个个皆是人杰之辈。若不是刚刚你于一瞬解开了掩藏鬼刹肉身的术法,我还不一定能找到你。”

任星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如何被发现的,他笑着对楚傀道:“这下你们知道我没有招摇过市了吧。”

楚傀等人只得赔笑道:“是晚辈浅薄了。”

安戌看了看飞舟上的谢灵和杜子嘟,问任星移道:“神机峰的有缘人?”

任星移说道:“半个有缘人。”

安戌道:“若你早些过来极难胜地,我师尊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任星移也很遗憾没有目睹过上一任极难胜皇的风采。”任星移由衷说道。

安戌问道:“不回内隐界?”

任星移打着机锋道:“另一个有缘人好像在北方,我要去看上一看。”

安戌道:“如此便不扰你了。但你最好还是先将鬼刹的尸体收起来,不然真的有些招摇过市了。”

任星移道:“倒也不必,既然安戌前辈已至,那我也就可以瞬移过去了。”

安戌点头道:“去吧。”

见带着鬼刹尸体的任星移向北瞬移而去,安戌伸手以九道灵气注入在场九人体内,特别是飞舟上的谢灵和杜子嘟。待发现他们都无异常后,安戌自语道:“任星移先前将修为压下就是为了不被我发现。然后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现出鬼刹的炼神期肉身,将我引来这里后却说这少女是他半个有缘人。任星移,你或者说你背后的善慧皇到底在找什么?”

楚傀见任星移明明是可以瞬移走的,先前却将修为压在元婴期故意引他们过来,心中不禁骂着外来修士果然奸诈。他也决定以后一定要更加小心,再也不能被人当枪使了。

安戌对着不敢离开的众人道:“你们各行其是吧。”

说罢,安戌便向着内隐界瞬移而去。比起没有仇怨的善慧地,安戌觉得还是先行与佛门好友置换《业果灵清诀》来得重要。

任星移其实在白玉圭指向杜子嘟储物袋时就知道杜子嘟不是他要找的人,而是她的储物袋中有与他师尊故友有关的东西。是故任星移没有在动一物的情况下就离开了珠光阁的飞舟,即便安戌要查探也只会从在场修士入手。

任星移先前说的话自然是虚则实之。不久之后,一直向北瞬移的任星移通过手中白玉圭的指引来到了拜月宫的山门前,只是这白玉圭在这里好似感应到了极为可怕的存在,虽指明任星移要找的目标就在拜月宫内但它左右甩动,似不愿与任星移一起进去。

任星移当即将白玉圭收回属地空间,他见拜月宫护山大阵开启,山门外没有一个守门弟子,他感叹着他师尊这位故友也藏的太好了。

任星移将鬼刹的尸体定在拜月宫山门外的空中,随后以灵气传音于拜月宫宫主殿道:“晚辈任星移,前来拜会拜月宫宫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