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三十七章 所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三十七章 所愿(1 / 1)

极难胜地道灵护境阵外,霍灸捏碎火凤扬入阵内的画面不停地传播开去,让在星河之中潜藏的诸多势力全部看到。他们见霍灸连朱天家的孩子都不放过,不禁想着这以杀入道的杀圣到底扛了多少杀业。

事已至此,大部分势力都停下了对朱天家嫡系血脉的追踪,除了手握凤焱本命魂灯的善慧皇还有无主混沌渊的光主。前者是通过依旧燃烧的魂灯知道凤焱虽与被霍灸灭除的火凤有些关联,但是性命无碍。后者是已经与玄天君做好交易,将那把青龙剑交托一心腹手下带去极难胜地随意一处,而后开始了他的计划。

无主混沌渊外,光主手里拿着从极难胜地传回的光影,而后他身子忽然一沉,面上却现出柔情道:“连儿,不许胡闹。”

光主嘴上虽说着不许胡闹,但双手已经托起来人的双脚,生怕他摔下来。

只见一孩童正勾着光主的脖子,玩闹般地趴在他的背上。此孩童生得水灵,虽看出其是男儿身,但他眉细如柳,双目若天泉灵水般纯净,肤质更是比那仙子还要来得通透细腻。他之眉心处有一深蓝色的水形印记,他撒娇道:“爹爹在看什么呢?”

光主宠溺地将光影打开道:“在看远方的人和事。”

那孩童看着影像中霍灸霸气四溢的言语动作,双目露出孩童不该有的阴毒道:“好一个杀圣霍灸!看得我都想找一处地方大开杀戒了。”

光主似早已习惯道:“连儿,你要杀也得闯了极难胜境再说。”

那孩童惊讶道:“爹爹同意我去极难胜地了?”

光主道:“嗯,不过要等你再融合一道本源之力,这样子爹娘才能放心。”

那孩童兴奋道:“好呀!我洯连终于要去闯极难胜境了!等我成了极难胜皇就拿那柄胜皇刀把霍灸的头给砍咯,再把爹娘和阑飒叔叔一起接到极难胜地去。”

光主哈哈笑道:“连儿,你就别惦念我们这些老骨头了。我们老了,未来是你的。”

洯连摇头道:“爹爹才不老,而且我一旦成了极难胜皇,于公于私我都要拿西南朱天开刀,为阑飒叔叔报夺骨之仇!”

“嗯!”光主点头道,“这也是爹爹为何会同意你过去的原因。你已经将我的光之本源融入你娘亲给你的一方水界中,现在只要将你阑叔叔给的那道风之本源融入,你便能一闯极难胜地了!”

原来这孩子便是光主与水主的儿子,风主阑飒那时候也正是为了他才找去西南朱天欲逼迫朱天君交出凤七的极品火灵根。

洯连在光主的背上又看了一眼极难胜地的方向,而后便被光主背着向下方无尽深渊走去。

极难胜地内隐界,一身白衣的安戌此刻正从极难胜殿中走出。他看到广场上的入刀石内已无胜皇刀,就知道霍灸已经前去外隐界。

安戌远远向外看去,似看到了什么不愿看到的景象。他轻叹一声,将目光收回后向旁边对他躬身的老者道:“罗方,你跟随我多久了?”

一身青衣长袍的须眉老者回道:“随主人已有三千两百九十二年了。”

“这么久了吗?”安戌有些感慨道。

罗方见安戌出关之后情绪有些不对,遂说道:“主人,老仆是否不该唤您出关?”

安戌道:“你并没有做错,只是我想着那道凤鸣之音应该是属于那孩子的,想来他已经身死了。”

罗方听安戌提起过霍灸在凡人界以三灵锁心印封印了一个朱天家的子嗣,他说道:“若对方是朱天家血脉,霍前辈杀之也没有错。”

“没有错吗?”安戌似乎也在问着自己道。

罗方斗胆说道:“主人今日是怎么了,为何对一朱天家的子嗣如此在意?”

安戌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快得我都忘了当初为何会踏上这条修道之路。”

罗方道:“极难胜皇说过,每一个人存于世间都有其特定的作用。好比老仆吧,比起返虚期的修为,老仆这辈子觉得最荣幸的事情便是遇到了主人。与主人一起守护极难胜地便是我存在的意义,便是我的道。主人乃是极难胜皇都赞誉过的全才,术法阵法炼器炼丹样样精通。极难胜皇曾言,极难胜地有主人和霍前辈在便不会乱。只是他也怜惜主人和霍前辈,说新的极难胜皇出现前,需要你们苦上一苦。”

“师尊。”见罗方提到郗汲,安戌眼中现出无限追忆道,“我有时候真的很想问一问师尊,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放弃道化鸿蒙的机会。若是师尊道化鸿蒙的话,他足以成为九天十地第一人,更不会惧那三大天君。”

罗方宽慰道:“主人,老仆说句不多心的话。极难胜皇之远见修为非是一般天君人皇所能比,既然是极难胜皇的决定,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安戌道:“这些我也明白,但师兄如今杀业深重,又十分不喜九天之人。但师尊当年与焰慧皇言明小师弟是个异数,并且允许九天十地所有道成境以下修士都可闯极难胜境,那就说明小师弟很有可能就是九天之人。我真怕师兄一不小心就把小师弟给杀了。”

罗方对于霍灸的行为不敢多加评论,站立于那静默不语。

片刻,一身黑衣的霍灸回到极难胜殿,他将手中胜皇刀立于入刀石中。他见安戌已在殿前,他笑着道:“师弟怎么也提前出关了?”

安戌道:“手下人传音过来,说是外隐界南部现出凤鸣之音,各方势力一同入局造成大乱,这才将我从闭关中唤醒。”

霍灸道:“他们真不该唤你出来的,事情我都已解决。”

“那孩子最后是死在了外隐界吗?”安戌突然问道。

霍灸也没有隐瞒道:“嗯。我不知道他为了活下去用了什么方法去得了外隐界,但那已是他的极限。你先前就看出他只剩两个多月的寿命,他能撑到今时今日也算厉害。”

安戌听到霍灸的回答,问道:“师兄,你觉得我们做得对吗?”

霍灸肯定道:“不对,但有些事必须要去做。”

安戌也知道霍灸话中的意思,他叹道:“让师兄受累了,下次这种事师弟去吧。”

霍灸道:“比起让你沾染杀戮,这杀圣之名还是由我一人背负就好,而且我觉得与外面那些人打交道才是受累。”

“哎……”安戌叹气道。

霍灸岔开话题道:“师弟莫要再管那些扫兴的事。对了,我在外隐界新收了一记名弟子,此人一身傲骨战心,当真是我极难胜地的好苗子。”

安戌闻言就问起了那记名弟子的事情,霍灸便将外隐界南部发生的种种事宜告诉了安戌。

安戌点头道:“此子确实不错,我会帮他准备几件空冥期的水系法宝。”

霍灸哈哈笑道:“那就有劳师弟了。”

安戌接着问道:“师兄提起的那神机峰门人花径轩又是怎么回事?”

霍灸说到花径轩就大有兴致道:“据任星移说花径轩乃是善慧皇的关门弟子,善慧皇言其有人皇之资。”

安戌目中期待道:“那真该让他来一闯极难胜境。”

霍灸道:“嗯!此事我会去安排。师弟你先安心闭关吧。比起我,你更有机会晋升道成境。”

安戌道:“师兄莫要如此,大道面前人人皆有机会。”

霍灸自家人知自家事:“我这一生杀业太重,每次静下来时那些煞气便会引业火着身,要不是在这极难胜地,我或许早就死了。现在我虽然可以以修为压制,但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能晋升道成境了。所以我还不如贯彻杀道,为你和小师弟铺平道路。”

安戌心中难过道:“一定会有办法的!”

霍灸看开道:“这是我自己的事。那任星移怎么说来着,随缘而至,顺势而为。你还不如快去好好闭关。”

“随缘吗?”安戌摇摇头道,“被师兄这么一说,我倒真有一件事情想去做。”

霍灸疑问道:“何事?”

安戌道:“不知为何,我想去看一眼那月桃树,顺带问问那孩子生前有何心愿。”

霍灸也就不强求道:“去吧,可你不要帮我做什么傻事。那孩子虽因我而死,但我不曾后悔。”

安戌与霍灸作揖之后便消失在了极难胜殿外,霍灸看着静立在那的胜皇刀,转身进入了极难胜殿。

凡人界此刻正是午后申时,方才的电闪雷鸣让在外的村民都急急收起了家里晾晒的衣服和谷物。可那浓密的黑云在一道轰隆炸响声后便迅速散去,弄得那些村民都抱怨着这是什么鬼天气。

只有轩林两村交界处的月桃树灵在瑟瑟发抖,因为她知道那人是谁,她都想跪在地上说上仙大驾光临小妖有失远迎了,可她看到霍灸的那只手臂抓着一条残破的龙魂后就凭空消失。她这才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她边以树身吸收着体内灵液,边撑着小脑袋看着天上。她想着既然凶巴巴的霍灸都出现了,那么白衣好上仙会不会出现呢。

就在月桃树灵想得出神的时候,一袭白衣的安戌已经瞬移出现在了她的身旁。安戌见这小丫头认真地看着天空,也就陪着她蹲在那儿看着。月桃树灵没看到她心中的白衣身影,略感失望地叹息一声。等她转身之际看到安戌就在她的旁边,月桃树灵不敢相信地揉着眼睛,等确定那真是安戌后,她激动地上前抱着安戌道:“白衣好上仙!”

安戌似习惯地应道:“许久不见,你又长大了些。”

一身粉衣的月桃树灵退后一步转了个身,亭亭玉立的她梳着两个羊角辫,显得又俏皮又可爱。她天真地说道:“白衣好上仙要是再久些过来,月桃就变成老姑娘了。”

安戌不知道这小树灵哪里听来的话,不过也是被她逗笑道:“那还好我提前出关了。”

“提前出关?上面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我看到那个凶巴巴的黑衣上仙刚刚伸了一只手过来。”月桃树灵说道。

安戌道:“我师兄是将上次在这里灭杀的阵灵龙魂赐给了外隐界的一头碧鳞青蛟。”

“原来是这样。”月桃树灵担心道,“是不是白衣好上仙说的敌人过来了?月桃现在已经是筑基后期了,白衣好上仙带我去并肩作战吧。”

安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你不用担心,有我跟我师兄在呢。你只要好好修炼就行了,等真需要你对敌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的。”

月桃树灵点头道:“白衣好上仙可不要跟我客气,我现在可厉害了。白衣好上仙给我的仙灵髓我还没用就到了筑基后期,等我身上的灵液全部炼化,我再服用白衣好上仙给的仙灵髓,就可以变得很厉害很厉害!”

月桃树灵对于修为的境界还没有特别清晰的概念,也就只能用厉害来形容。

安戌看着月桃树内自己赐予她的仙灵髓,又看到了玉瓶旁边的那枚火红灵子,他问道:“月桃,你能陪我去那孩子的家一趟么?”

月桃树灵见今日的安戌有些奇怪,她点头道:“是去石武家吗?”

“嗯。那孩子是叫石武来着。”安戌想着石武的样子道。

月桃树灵在前面带路,与安戌一同往轩家村走着。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从林家村一起过来的轩浩然和林佳秋,看到他们是牵着手走的,月桃树灵还脸红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轩林两家已经把成亲的日子定了下来,在凡人界就算是一家人了。

月桃树灵偷偷看了一眼安戌,安戌还以为她是怕自己被别人发现了,就笑着对她道:“不用担心,这些人看不到我的。”

月桃树灵担心的自然不是这个,她为了不被看破心思,故意道:“白衣好上仙,我后来想了想,那仙女姐姐很可能是石武的娘亲。”

安戌闻言身子顿了一顿,而后继续向前走着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月桃树灵道:“因为这里就他们家是仙人啊,而且后面石武不知为何感染了寒疾,我还偷偷跑过去看了他一次。那时候我还不懂,只觉得他身上的寒气有些熟悉,可直到我靠着仙女姐姐给我的灵液修炼到了筑基后期,才意识到石武身上散出的寒气与那灵液好像是同出一源的。”

安戌止住了步子,问月桃树灵道:“跟我说说石武吧,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月桃树灵回忆道:“我对他的印象其实也不深,就觉得他特别皮,鬼点子也多。他一门心思就想出去闯荡江湖当个侠客,但他老爹却只想他留在临涛馆做个厨子。他最好的朋友就是轩浩然了,就是刚刚我们看到的那个男孩子。他们两个从小一起玩到大,比亲兄弟还亲。前段日子他们还为了帮轩家村的孩子争我月桃树上的仙桃,硬着头皮和林家村的四个大孩子打架。他们明明都打不过林家村的那四个人了,可石武不想食言,以一敌三之后靠着点杀剑法硬生生把这场架赢了下来。其实我知道,那小子当时就被打得快撑不住了,听说一到家就晕了。好在他恢复地挺快,没几天就又像没事人一样陪着轩浩然往林家村跑了。现在轩浩然和林佳秋的婚事成了,好像是定在明年吧,轩浩然估计是想等石武回来喝喜酒呢。”

安戌突然问道:“月桃,如果石武死了,那个叫轩浩然的会很伤心吧。”

“啊?石武寒疾发作死了?”月桃树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安戌沉默了一会道:“嗯,算是吧。”

月桃树灵有些惋惜道:“我现在结出的桃子数量都不需要他们抢了,他怎么就死了呢。”

安戌在月桃树灵的惋惜声中来到了临涛馆的后院,这里的屋子都上了锁,但院子里却打扫地干干净净,明显是经常有人过来帮忙收拾。

安戌在月桃树灵的指引下走进了石武那间小屋子,里面除了日常洗漱的用具,就是一个柜子和一张简易的木床。

安戌自语道:“若没有那层身份,他和我极难胜地普通孩子有何区别。”

月桃树灵听不明白道:“白衣好上仙你怎么啦?我怎么觉得你从一开始来的时候就很不开心。”

安戌由衷说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可惜了。”

月桃树灵也同意道:“嗯,他确实是个好孩子。要是真让他去闯荡江湖的话,说不定他真能成为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客。”

安戌闻言轻叹一声,就像他曾经亲口对霍灸说的,石武至始至终都是为了活下去,他没有错。在寒疾折磨的痛苦中他没有放弃自己,他想方设法要冲破霍灸的三灵锁心印。他吞下至阳之物,拼了命地去忍受那份炙热。他还在凡人界请动了炼神期修士耗损一半灵力助他冲击封印,更是不知用何法去到了外隐界南部,尽管最后还是命绝印碎的结局,但安戌真的很想收他为徒。

安戌失落道:“你觉得他这辈子还有什么遗愿吗?”

月桃树灵想了想道:“若说有,或许就是不能对轩浩然送上祝福吧。”

安戌点头道:“那你可要与我一同去帮他完成这心愿。”

月桃树灵感念秀翎之恩情,点头道:“嗯!”

安戌望着院子一角,右手一抬间两坛桑落酒便从地底飞出,上面的泥土飞散落下,酒坛安稳地来到安戌手边。

月桃树灵道:“白衣好上仙,我来提着吧。”

“也好。”安戌道。

安戌和月桃树灵以真容出现在轩家村的主路上,他们一个仙颜俊容一个灵气逼人,让沿路看到的轩家村村民无一不为之倾倒。那些村民不由自主地跟在二人身后过去了轩浩然家。

轩浩然家已经新盖了一间大屋子,显然是准备给轩浩然成亲之用。现在他们家日子因为轩浩然出众的捕猎技术过得十分红火,今日他便是在捕到一头三百斤重的野猪后扛着一条野猪腿去了林家。林父林母已经将轩浩然看成了准女婿,本来要留轩浩然在林家吃饭的,但轩浩然说今日是他父母特意让他带林佳秋去他们家做客,林父林母听了便让林佳秋带些糕点水果过去。

轩浩然父母对林佳秋这准儿媳也十分喜欢,特别是轩母,她怎么看怎么觉得林佳秋与自家孩儿般配。他们一家正准备做晚饭呢就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等轩浩然要出门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时,打猎队伍里轩浩然的大伯就敲了他们家门,说是有神仙要来找轩浩然,更有甚者说那神仙是来收轩浩然为徒的。

这可把屋里的林佳秋急坏了,由于林青二人被拜月宫仙人收为弟子,林佳秋知道了这世上是真有神仙的。要是轩浩然当了神仙的徒弟,她可怎么办。越想越急之下,林佳秋竟哭了出来。

轩浩然见之笑道:“你哭什么,就算神仙来收我为徒我也不会去的。有你在,我才不要当什么神仙。”

林佳秋破涕为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不准赖!”

“知道啦。”轩浩然安抚好林佳秋后便和自己父亲出了屋子。

轩浩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安戌,那等神仙容颜让轩浩然这男子都移不开眼了。

安戌主动问道:“你可是轩浩然?”

轩浩然回道:“正是。不知您是?”

安戌道:“我门中收了石武为弟子,他因身上寒疾要急去仙界医治。但他念着凡人界的你,说无论如何要让我送两坛他家酿的酒给你!”

轩浩然一听是石武的消息,双目惊喜地上前抓着安戌道:“是小武让你来的!”

安戌看着激动的轩浩然,没有怪他鲁莽道:“正是,但他应该回不来喝你的喜酒了。”

“这小子!没事,只要他能好好的,什么时候回来都一样的!”轩浩然激动地握着拳头,他全然不在意石武何时能回来,他只要石武平平安安的,他就相信一定会有和石武一起喝酒的机会。

单纯的月桃树灵看得难受,安戌怕她现出异样,遂隔空将两坛桑落酒递至轩浩然面前。

轩浩然这下更加确信石武是遇到神仙了,他感激道:“多谢神仙!要不进来喝一杯吧?”

安戌道:“不必了,这是石武送你的,在此也替他恭贺你新婚之喜。我等还有要事就不打扰了。”

说罢,安戌带着月桃树灵凭空消失在众人面前,留下一脸艳羡的轩家村村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