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三十六章 南部之乱(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三十六章 南部之乱(下)(1 / 1)

那柄黑色大刀若利刃切豆腐般穿透了水天御杀阵,刀身直接定住一头要咬向青阳子的鬼魄。随后一道黑影出现,伸出右臂握住刀柄后那头鬼魄毫无反抗之力地立刻爆开。与先前青阳子轰散鬼魄不同,这鬼魄在黑色大刀的灭杀下彻底消亡,其主鬼刹更是吐血不止。

鬼刹此刻哪还顾得上呕出的鲜血,他那对凹陷进去的眼珠子近乎要突出来一样。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那把黑色大刀,他知道是那个人来了,他不由自主地打颤发抖。

那黑影右手持黑色大刀,左手轻拍青阳子的千丈身躯,只见里面欲要爆开的狂暴水系灵力在那只手掌的轻拍下似找到了一个倾泻口,全部向着那手掌汇聚而去。

那黑影将手中凝聚的水系灵力向下一按,原本属于无极海的海水再次出现,比之先前更加蔚蓝。

半人半蛟的青阳子身子渐渐缩小,变回了一开始的样子,直至与旁边那黑影并肩而立。

那黑影体外似有一层层奇怪的灵力波纹,青阳子并不能看清其面貌。

青阳子的自爆之危虽已解开,但外面水天御杀阵携百余名元婴修士形成的绞杀之力仍在收缩,那黑影男子横刀一立道:“散!”

在那黑影男子散字出口,被老毒物以鲜血施展的阵灭之法突然一顿,那八个元婴后期的阵法法器竟同时承受不住地崩碎消散,阵中只剩一臂的老毒物紧跟着吐出一大口鲜血。外面百余名元婴修士重获自由,心中悸动之下纷纷向着青阳子飞去。

那黑影男子转头盯着鬼刹道:“西北幽天之人?”

鬼刹已经惊恐地语无伦次了,他没有回那黑影男子的话,只是嘴中不停地念道:“杀……杀圣——霍灸!是杀圣霍灸!”

霍灸之名于极难胜地的外隐界鲜有人听闻,但在内隐界,特别是外来修士心目中那就是个禁忌之名。因为此人是前一任极难胜皇郗汲的大弟子,他以杀入道,为从圣境修士。自极难胜皇郗汲兵解化道灵护境阵,极难胜地就再没有道成境修士了,可以说有胜皇刀在手的霍灸就是极难胜地当之无愧的至尊。每一个派修士去极难胜地的势力都会告诫那些人,在极难胜地的外隐界和凡人界切莫妄杀,因为你杀一个,霍灸便会杀你方势力十个,你屠戮一城,他霍灸能灭光你所在势力过去的所有修士。这就是霍灸杀圣之名的由来!

霍灸见鬼刹已经有些癫疯,也就没有先去管他,而是看向青阳子道:“你很不错!”

青阳子还不知道这句你很不错代表的含义,他此刻伤势极重,勉强能支起身子拱手道:“多谢前辈救下我等!”

霍灸见状以左手按在青阳子的肩头,一股纯净到难以言喻的灵力灌输进青阳子体内,将青阳子胸口和体内的伤势完全恢复,却让他本命灵兽碧鳞青蛟害怕地瑟瑟发抖。

青阳子不解地以心音问碧鳞青蛟道:“你怎么了?”

碧鳞青蛟看向那道黑影,小心翼翼地以心音对青阳子道:“我感觉此人不喜我,而且他肯定屠过龙!”

青阳子闻言又看向了那黑影男子,这次他看清了黑影男子的面貌。只见那人看着比青阳子还要年轻,但脸上和目中皆现出沧桑之感,仿佛在沉沉地背负着什么。他一头黑发无风飘动,与包裹他健硕身材的黑衣给人一种疏离冷漠的感觉。最为让人印象深刻的要数他左边脸上那两道深深的爪形疤痕。

霍灸对青阳子体内那半张蛟首的碧鳞青蛟道:“我本不喜蛟类生物,因为会让我想到你们体内多少流着东方苍天家的血。但你和你主人的行为很合我意,我极难胜地修士就是要有傲骨战心!你也让我觉得在极难胜地出生成长的你比东方苍天家的那些龙族血脉要好上很多。所以今日我给你一场造化,送你一道龙魂。”

方才还在畏缩颤抖的碧鳞青蛟一听对方要送自己一道龙魂,心情立刻激动起来。而在场的南部修士听到那看不清模样的黑影男子竟然说要送碧鳞青蛟一道传说中的龙魂,皆是觉得不可思议。

霍灸右手胜皇刀横向一划,他们眼前的空间就承受不住地开启一条裂缝,霍灸左手伸入那裂缝之中,他的手臂竟然出现在了凡人界临涛馆的上空。那道被他在凡人界捏碎的青龙阵灵在他左手聚力一凝之后,那还剩下大半条的龙魂被他强行汇聚成形,他左手一抓便将那大半条龙魂从凡人界抽了回来。

那条青龙龙魂也从原本破碎无神的状态变成了有着一丝灵智的状态,霍灸将龙魂递到青阳子面前道:“让你的本命灵兽吞下它!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极难胜地让他们过来是因为他们沾了我小师弟的光,并不是让他们来放肆的。”

青阳子听着这男子的话语,莫名有一种安全感,好似这人在的话就可以解决任何事。青阳子赶紧解开藏龙于身之法,碧鳞青蛟也早已按耐不住地从青阳子体内钻出,将霍灸手中那道破碎龙魂一口吞下。

在那黑影男子隔空抓来那道龙魂后,所有人都知道了此人的不凡。而且他们也隐隐明白鬼刹为什么不跑了,不是不想,而是根本不敢。

鬼刹只剩一头鬼魄在他身旁护卫着,它不想让霍灸靠近,因为它从它主子那里感知到了深深的恐惧,即便它知道来人比它强大不止千万倍,但它还是遵从本能地选择护在鬼刹面前。

霍灸看着那头鬼魄道:“好一头忠心护主的鬼魄!可惜是西北幽天之物,就让我于此地将你散了,以后成为我极难胜地的鬼灵吧。”

霍灸虚空一抓,那头巨大鬼魄不由自主地向着霍灸靠近。在霍灸手中胜皇刀一穿一转之间,那头鬼魄没有丝毫痛苦地消散了。

三道本命鬼魄接连陨灭,鬼刹元气大伤地呕血不止,他叩首求饶道:“霍前辈,小的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行此蠢事。求霍前辈饶过小的,小的可以将所有知道的都告知前辈。”

在场南部修士看着刚刚还如死神般可怖的鬼刹如今像条狗一样在那黑影男子面前讨饶,他们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特别是抱着断臂的老毒物,他原本想着能与青阳子他们一起死了也好,没想到这突然出现的黑影男子居然完全控制住了局面。

霍灸持刀一步一步走到鬼刹面前,鬼刹的心就像被一下一下地锤着,整个身子不住地打颤。

霍灸淡淡地说道:“你且说来听听,看我能饶你到什么程度。”

鬼刹先将幽冥属地内的火焰灵物全部取出,放于霍灸面前,而后才说道:“就是这东西让我们为之疯狂。那日凤鸣之音从外隐界南部响彻之后便下了一场由这火焰灵物组成的火雨。外面都在说西南朱天留了一个不亚于朱雀圣女的嫡系子弟在极难胜地,所以我们……不,是我自己想着如果可以先找到的话,就能拥有朱天家的凤血之力了。我抢夺了近三千枚火焰灵物,发现这火焰灵物可以自行组成铠甲,还有口诀法咒在内,但好似也有其自己的意识。”

“嫡系血脉?自主意识?”霍灸听到这里第一时间想到了石武,他左手光芒闪现,于身前虚空写下数道符印,在符印触碰到火焰灵物上时,霍灸面前出现了石武体内三灵锁心印碎裂消散的画面,霍灸自语道,“那小家伙终究没有回去西南朱天,极难胜地又无道成境修士可以帮他化解三灵锁心印,是那小家伙印碎命绝时最后的呐喊么。”

霍灸将那些火焰灵物拿起,上面果然带有石武的气息,霍灸感叹道:“还是不要让安师弟知道了。他一直觉得那小家伙是个人才,但谁让他是朱天家的人呢,死了也是活该。”

在霍灸自语之时,鬼刹只是听着,不敢有任何多言。直到霍灸问道:“你杀了多少人?”

鬼刹闻言如遭雷轰,他木然道:“请霍前辈灭魂于我!”

霍灸又问道:“是幽天君的意思么?”

鬼刹一听这话,吓得头都不敢抬一下。南部修士都奇怪于鬼刹为何在自行求死,他们不知道的是,鬼刹这举动是不想因为他而让西北幽天所有修士陪葬。

鬼刹连忙叩首道:“这是鬼刹一人所为,与西北幽天毫无干系。若霍前辈不信,您可以对我行搜魂之法。”

“搜魂?你们西北幽天对于魂魄的运用可比我高明多了。幽天君既然敢让你过来就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肯定已经撇的干干净净。我也不跟他多计较了,我会杀你西北幽天五个返虚期修士,十个炼神期修士,就当是给被你杀害的那些外隐界修士陪葬了。”霍灸提醒道,“这还是看在你那头鬼魄忠心护主,你又主动揽下全责的前提下。”

鬼刹知道霍灸所说在极难胜地就是定数,虽了然西北幽天这次损失惨重,但他还是感激涕零地对霍灸叩首道:“多谢杀圣成全!”

言罢,鬼刹深吸一口气,他如枯枝般的手掌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在那些环绕保护着光点的鬼魂痛苦地哀叫声中,鬼刹狠厉地将那光点一抓而熄。鬼刹双目缓缓闭上,其体内与幽冥属地的连接也永久地断开了。

若说先前南部修士还只是震撼的话,那么鬼刹的自戕之举无疑让亲眼目睹的他们都感到那黑影男子的可怕。

霍灸转而对上方极难胜地内隐界传音道:“西北幽天修士给我传个话给幽天君,他西北幽天炼神期修士鬼刹屠戮我极难胜地外隐界诸多修士,但他也算是条汉子,今已自戕而亡。他之尸首我放在外隐界南部海渊宗门前,让幽天君派个人带回去吧。”

等霍灸传音结束,他之身形随后消失,就在这里的南部修士以为霍灸离开了时,一阵阵惨叫声从四面八方传遍了外隐界南部。

“是杀圣霍灸!”

“霍灸!为何会是霍灸!”

“杀圣饶命!我乃离垢地……”

……

等霍灸的身形再出现时,其手中已经拿了一堆火焰灵物。

这一幕让外隐界南部那些修士都看傻了,他们都在想这手持黑色大刀名叫霍灸的男子到底是谁。

霍灸将手中火焰灵物与海渊宗门口那黑衣童子扔下来的两千多枚火焰灵物全部收于手中,在其将手中的火焰灵物汇聚一团后,那些被外隐界南部修士融入体内的火焰灵物都不受控制地离体而出,向着霍灸手中那团火焰灵物飞来。当全部火焰灵物都收归于霍灸手中,从那个火焰圆球中飞出了一只与凤焱放飞时差不多大小的火凤。

那只火凤刚一成形就欲振翅向西南方向飞去,霍灸感知到那只火凤身上三灵锁心印的残痕,更加确定这只火凤是来自于石武身上。

霍灸一把擒住那只向西南方向飞去的火凤,那火凤还不甘地在霍灸手上咬着,但对霍灸造不成任何伤害。

霍灸知道手上这只火凤十有**是石武死后的朱雀第一脉内凤血所化,所有才会有那股能为。他也知道下来外隐界的那些修士就是为了这只火凤,是故他心中有了决定。霍灸看向青阳子,见他伤势虽然恢复,但脸上担心之色却越加显现。他顺着青阳子的目光看向了天际,原来碧鳞青蛟吞下那道残破龙魂后,它之魂体确实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但那道残破的青龙龙魂也开启了灵智。在血脉压制之下,那残破的青龙龙魂竟开始反向想要吞灭碧鳞青蛟的蛟魂,占据它的蛟身。

比起青阳子的担心,霍灸则是不耐烦地对那残破的青龙龙魂道:“是给你脸了吗?”

那残破的青龙龙魂仅仅开了一部分灵智,但听到霍灸之音后却是如临大敌,被霍灸灭杀破碎的画面涌现出来,它竟不敢有任何反抗地被碧鳞青蛟抓住机会完全吞噬。

碧鳞青蛟将青龙龙魂吞下之后,一道金芒从它身上直达其额头青色独角。那只巨大的青色独角开始内敛收缩,在其额头留下一道水形蓝印后,其额首两侧各冒出一只触角,其右爪也渐渐现出第五指,这正是王猛那日说的若碧鳞青蛟再得造化,便可走蛟化龙。

在碧麟青蛟额头双角矗立,左右双爪五指生辉之时,一道贯彻外隐界的龙啸之音畅快发出。来自血脉中的龙魂技能也渐渐觉醒,碧麟青蛟现在的感觉极为奇妙,无论是天空中的云雨还是无极海中的海水,都像是它身体的一部分。它之身形一会儿细小如丝,一会儿长达万丈有余,那种纵横天地的畅快感让它又情不自禁放声长啸。可等它再一次长啸过后,它就感觉有一道冷冽的目光正盯着他。

碧鳞青蛟赶紧变幻身形,化成龙首人身的模样拜见霍灸道:“谢前辈赐予青鳞造化之恩!”

霍灸只是淡淡道:“我还是不太喜欢东方苍天家的血脉,还好你是在极难胜地出生的。若以后让我知道你与东方家的人私下有干系,我会拿你的龙头龙血去哺育无极海中的灵兽!”

青鳞听得是一阵胆寒,只得恭敬作揖道:“青鳞生是极难胜地之灵兽,死是极难胜地之鬼魄。”

霍灸这才从碧鳞青蛟身上收回了目光。

此时,青阳子与外隐界南部修士聚在一起,齐声对霍灸跪地作揖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霍灸将右手胜皇刀放于身侧,左手将那只火凤定在半空。那道黑影中的双手聚在身前,将那些灵气波纹生生撕裂,露出了里面的真身道:“吾名霍灸,与我师弟安戌乃是极难胜地的守护者。救你们是理所应当之事,先前我一直处在闭关之中,刚刚也只是我的灵力虚影而已。你们现在见到的才是我的真身。”

说完,南部那些修士都抬首看向了霍灸,将他的样貌深深地记在了心中。

霍灸没有去管那些南部修士的目光,而是单独对青阳子道:“吾欲收你为记名弟子,随我入内隐界修行。两百年后我会安排你进极难胜境一寻你之机缘。你可愿意?”

青阳子躬身谢道:“青阳子多谢师尊!”

听闻青阳子被这等高人收为弟子,南部众人皆是心中羡慕,但他们也仅仅是羡慕而已,因为他们觉得青阳子值得这份殊荣。

霍灸道:“如此,你便收拾一下随我去内隐界吧。”

见青阳子没有即刻答应欲言又止的样子,霍灸说道:“你大可放心,参与你们南部之乱的外来修士都被我杀了,那只火凤便是一切的源头,我等等会让那些还蠢蠢欲动的人彻底死心。你在意的这些人都可以好生修行,不会再有人敢在外隐界放肆了。”

青阳子解释道:“师尊,徒儿想在外隐界修成空冥修士,与我一道友分出胜负过后再上去内隐界。他是在外隐界修炼成的空冥境,我相信我也可以!”

霍灸见青阳子是因为这个缘由,也就说道:“好吧。你之本命灵兽已经跻身空冥境,想必你在不久之后也会晋升成功。为师随身也没带什么好东西,就先给你一枚传令玉佩。等你上来内隐界后,你自己问你安师叔多要几件趁手的法宝法器便是。”

其实在青阳子心中,霍灸让碧鳞青蛟吞化龙魂便已是一份重礼了,他收起传令玉佩感激道:“多谢师尊。”

霍灸对青阳子点了点头后便右手持胜皇刀,左手擒着那只火凤来到万里之外的任星移面前。

任星移早已恭敬站立,见霍灸来了,他俯首作揖道:“晚辈任星移参见霍前辈。”

霍灸道:“你是善慧皇的入室弟子,按辈分来说你我是同辈的。我只不过比你虚长几岁,你不必如此拘礼。”

霍灸先前与安戌讨论过有哪几人有机会闯过极难胜境,成为他们的小师弟。霍灸当时便十分看重任星移,不仅仅是因为任星移通过了极难胜境中的问心桥,更因为任星移是十地之人。

任星移笑着道:“前辈终究是前辈,礼数还是要的。”

霍灸也不纠结于这个,而是问道:“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会来?”

“我知道会有人来,但并不知道是前辈。”任星移如实道。

霍灸点头道:“神机峰门人果然个个都是人杰之辈。”

“前辈抬爱了。说起来现在神机峰上属我小师弟花径轩最得师尊器重,还言其日后有人皇之资。”任星移有些羡慕地说道。

“哦?那你一定要转告令师,说霍灸希望花径轩两百年后过来一闯极难胜境,里面一定有属于他的机缘。”霍灸有些激动道。

任星移道:“前辈之语我一定带到。但我师尊说花师弟命中有一劫,更留下‘花径成溪英自落,轩来客从染尘烟’的批语,所以到目前为止师尊都让他在神机峰上修行,从未下山。”

霍灸可惜道:“如此便看他之造化还有与极难胜地的缘分了。”

任星移道:“嗯,神机峰门人最重缘字。随缘而至,顺势而为嘛。”

“哈哈,好一个随缘而至,顺势而为。你也好生去修炼吧,我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小师弟。”霍灸说完便不再逗留。他之身形穿透外隐界与内隐界的层层屏障,来到了道灵护境阵一侧。

霍灸透过道灵护境阵以投影之术对极难胜地外围传输影像话语道:“你们的心思我知道,你们派人找的东西现在在我手上。朱雀圣女当年确实留了一子于我极难胜地,但朱廷渊在接她走时我就已抓到那小子了。当时我安师弟仁慈,不忍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所以我就施展三灵锁心印将他朱雀九脉第一脉心脉锁了。你们听到的凤鸣之音是他印碎命绝之声,我手里这只一直要向西南飞去的火凤就是他死后凝聚而成。现在,你们就看着我彻底将它灭杀吧!”

霍灸说完左手狠命一握,那带有石武气息的火凤被其直接捏散,他再以左手一拂,那些散开的火焰灵力全部没入道灵护境阵中。这下子即便九天十地的势力想要抢夺也无能为力了。

霍灸将那些人的心思打碎之后便回去了内隐界中。可不知为何,他明明收到了一个好徒弟,也灭杀了朱天家嫡系血脉的火凤之魂,却还是隐隐有一种失落之感。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