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万事俱备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万事俱备(1 / 1)

公孙冶见众人都被那道传送而去的绿色光柱吸引,又看到欲欢宗宗主慕衫眼中闪过的杀意,出言道:“慕宗主,我这宫主殿上的风景如此吸引人吗?”

慕衫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是故媚笑一声道:“何止是宫主殿,自我进入拜月宫山门开始,我就觉得整座拜月宫都变得与别处宗门不一样了,想来是因为有公孙宫主这位空冥境修士在吧。”

行方也是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公孙施主晋升空冥大道乃是我外隐界北部之荣耀,三日后的庆典上还请公孙施主不吝讲道,老衲定会细细聆听。”

公孙冶回道:“大师言重了,诸位先去我宫主殿一叙吧。”

说着,公孙冶便继续引着众人飞去了宫主殿。

石武刚回到忆月峰上连脚都没踏出绿玉传送阵,天劫灵体就急忙让他抬头看天,可石武只是看到几片悠闲漂浮的白云和那耀目却不炙热的太阳。

石武天魂内的凤焱看着昨晚自己放飞那只火凤的位置没有一丝痕迹,而那道凤鸣之音又是从外隐界南部传出的,他一时间也不确定那道凤鸣之音是不是源自自己的那只火凤了。

青竹大屋之外,坐在长凳上晒着秋日暖阳的元叔开口道:“你怎么啦?”

石武忙作揖回道:“元叔好,我刚跟人谈妥了一笔交易,在想着等等要干嘛。”

元叔哦了一声道:“那你就多做点灵米萝卜吧,那小家伙爱吃。这十几日来你忙得很,它也乖乖地只吃着灵米粉。”

石武一听点头道:“好。”

石武边走边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与天劫灵体沟通道:“到底怎么回事?”

天劫灵体则是望向了天魂内的凤焱,凤焱此刻处在极致的冷静之中,他说道:“你跟石武说,印沁见他做金露玉灵肉用火过度,晕过去之后便耗尽这些日子的打坐积累帮他亲手做完了筑基后期的那三份,现在正处在虚弱的打坐中。”

天劫灵体于是就将凤焱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石武,石武虽然听得是半信半疑,但那三份筑基后期的金露玉灵肉确实是帮了他的大忙。

石武感激道:“你帮我谢谢他。”

天劫灵体回完之后便静默不语了。

石武体内,凤焱问印沁道:“是不是元叔?”

印沁在昨夜听到那声凤鸣之音后便一直在思考着,而那时凤焱已经耗尽了前面的打坐积累同时还要克制那些窜出的记忆。如今见凤焱情绪稳定后问起,印沁回道:“元老头最不喜欢破坏规矩的人,他前面的几次试探应该是在发现郗汲的手段越来越超出他的预料后才发出的反击。但上次那道灵护境阵阵灵下来后他们二人之间似乎谈妥了什么,所以这次肯定不是元老头出的手。”

凤焱听着印沁的分析,虚弱道:“好吧,这次凤鸣之音肯定会引过去很多人,幸好石武是在外隐界北部。”

印沁说出自己的看法道:“是有人又想把人引过来,又不想这么快引到现在的石武身上。”

凤焱越发疑惑道:“到底是谁?”

印沁看得透彻道:“是谁都不重要。你现在极为虚弱,这些想来也是无益。为今之计你最重要的就是先压下你的记忆,稳固心神后将外面的鸿蒙之气吸收完。”

“好吧。”凤焱说完双腿盘起,开始静静吸收玄天锁链上的鸿蒙之气。

忆月峰上,石武坐在灵石重碾旁边和面揉面,大白兔子则是跟火纹花一起逗弄着水池里的三条红灵鱼。现在它们之间已经很是熟络,那三条红灵鱼也不似先前那般惧怕火纹花了,还会时不时地拍打起水花溅在火纹花的枝叶上。

石武边捏着灵米萝卜边看着它们在那里嬉闹,觉得它们就像自己小时候和轩浩然他们玩闹时一样。等它们闹得差不多了,石武也就将做好的五十多根灵米萝卜以灵火烘烤,喷香的味道让站在火纹花上的大白兔子直接跳了下来,一蹦一蹦地来到了石武怀里。

石武这时候自己都是饥肠辘辘的,但他还是拿起一根灵米萝卜甩了甩热气后先递到了大白兔子面前,大白兔子一点都不怕烫地用前肢捧起就吃,石武笑着道:“你慢点嘛。”

随后石武帮自己也拿了一根啃了起来。他是真饿了,一口气吃完后又拿了两根吃着。这可把大白兔子急坏了,还好石武吃完了三根就停下了动作,大白兔子这才又啃起自己手里剩下的半根。

石武满足地拍了拍肚子,一想到公孙冶不会有性命之忧,他就更开心了。石武见此刻还是午后未时,睡饱吃足的他记起谢灵跟他说的金露玉灵肉的服用之法,他想着许露赵辛他们都可以从凝气六层的金露玉灵肉开始吃起。但他手上现在没有合适他们灵根的灵肉,是故他拿起赵辛的那块传音玉佩,让他帮自己去弄一些凝气六层至筑基中期的灵肉,还要分别是土木水三种属性的。

随着庆典的临近,拜月宫内来来往往的修士极多。现在的拜月宫广场除了布置庆典座位的弟子之外就属交换法宝丹药的修士最多了。

赵辛自从接收完珠光阁运过来的最后一批仙酿灵果,便被赵胤体恤地轻松了几天。不过他可没闲着,他这几日便专心售卖起石武那九千盒凝气五层的金露玉灵肉,单价为一百五十块中品灵石一盒。消息一出,那些修士一听说是火纹灵膳师制作的,而且售价还如此公道,其中八千份瞬间被抢购一空,很多都是宗门大批量采购过去的。赵辛知道这些金露玉灵肉不愁卖,但没想到竟然可以卖的这么快,随后还有很多宗门过来询问可还有金露玉灵肉,但赵辛想着最后那一千份他要边慢慢卖边用来结交些朋友,就没有那么急切了。就算是那些过来相问的宗门长老,他最多一下子也就卖出去一百份。今日赵辛的落月阁来了位熟人,正是上次帮他购买到黄沙剑的飞霞宗况颉,他也是听说赵辛那里有凝气五层的金露玉灵肉才过去的。

因为况颉先前通过赵辛与石武约好了在石武能做金丹期灵膳时要帮他制作一份雪甲灵羹汤,所以况颉在购入六份金露玉灵肉后便问起了石武的近况。

赵辛小声道:“小武兄弟已经在不断提升自己了。而且你们不是约好的百年之内嘛,放心,我就跟你打个包票,五十年都不用。”

况颉虽然对石武也有信心,但听到赵辛这般王婆卖瓜的行为,还是笑着道:“我也想石武师兄可以快点做到金丹期的灵膳啊。要是他师尊火纹灵膳师能出手帮忙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赵辛很想说这你就别想了,因为火纹灵膳师就是你口中的石武师兄,不过赵辛自然不会将这个秘密透露给况颉。

赵辛转移话题道:“况颉老弟,你边修炼边等着就好了。对了,你刚说的那卖筑基中期木纹剑的朋友到底还在不在啊?小武兄弟可是明言了要让我去买一把筑基期的木系法剑。”

况颉听了忙起身引路道:“赵师兄请。我那好友就在北广场第三个摊位,他来得早,又一直和同门轮流占着那个位置,所以这十几天是真的赚大发了。”

赵辛担心道:“那他不会卖掉了吧?”

况颉笑着道:“不会的,他开价贼狠,没个两千中品灵石是不会卖的。”

赵辛顿时有一种自己被拉过去宰的感觉,况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解释道:“赵师兄放心,有我带你过去,不超过一千五百灵石就能拿下。”

赵辛这才心里顺畅了些道:“那就走吧。”

等二人到了拜月宫广场位置,那里早已挤满了人。北广场上到处都是摆摊的修士,有些没位置的干脆就在广场边上问路过的人要不要他手上的丹药法宝。

赵辛这肥胖的身子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就看到最前面几个摊位人更多。赵辛都想直接跟况颉说要不你帮我把灵石拿过去买回来得了,但他一想到是替石武选了送人的,他就又耐着性子挤了进去。

还好这里很多人都跟赵辛打过交道,知道他是落月峰掌座的亲侄子,前几日还帮着火纹灵膳师售卖了金露玉灵肉,也就打着招呼帮他让了条路。

赵辛边抱拳回礼边和况颉到了第三个摊位前,他对着那摊主道:“听况颉老弟说你这里有一把筑基中期带特殊技能的木纹剑?”

那摊主见是况颉带过来的,也就知道赵辛是诚心想要,点头道:“这位师兄,我这木纹剑是在一处秘境中偶然获得,只要你将灵力注入剑中就可获得此剑法咒,念起之后就能控制周围的木系灵植与你一同攻击敌人。品质虽然是筑基中期,但即便是筑基后期用着也是适合的。”

赵辛想着这些个卖货的都是能怎么吹就怎么吹,不过他也知道这效果方面对方肯定是不会胡诌的,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要是没有特殊技能还敢瞎吹一通来卖,后面买家可以找到他宗门让他又赔灵石又受罚。

赵辛对那摊主道:“你把法剑拿过来先让我看看。”

那摊主见况颉对他点了点头,也就将那把木纹剑递给了赵辛,赵辛拿到手里觉得此剑十分轻盈,而且剑长三尺也适合女子使用。于是他便以灵气传音于那摊主耳边道:“多少灵石?”

那摊主开口道:“一千六百灵石。”

赵辛微微皱眉,不过这个价他也可以接受。

况颉见赵辛面色有异,遂以灵气传音于那好友,一听对方竟然比先前说的私自加了一百块中品灵石,赶忙传音说这就是帮火纹灵膳师卖金露玉灵肉的赵辛师兄,让那摊主快减去那一百中品灵石。

但赵辛已经将装有一千六百块中品灵石的储物袋递给那摊主,而后便收起了那把木纹剑。

那摊主尴尬道:“赵师兄,对不住,要不您……”

赵辛打断他道:“卖东西总归想多赚点,你看在况颉老弟的面子上已经便宜了,我也帮我那好友买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皆大欢喜的事情。”

那摊主听后只得恭敬称谢。

况颉埋怨地看了自己好友一眼,认为他不该贪这种小便宜,而后他便看到赵辛腰间的传音玉佩在闪着亮光,他借故提醒道:“赵师兄,有人传音于你。”

赵辛一看是石武的传音玉佩,立刻拿出来听,在知道石武托他买灵肉后,他想到其中土属性的灵肉肯定是帮他赵辛做的,心中一暖下就拉着况颉道:“况颉老弟,你那好友多赚了我一百块中品灵石,你可得帮我再去挑一些好的灵肉了。”

况颉就怕赵辛生气,现在见他完全不在意,还让自己陪他去挑灵肉,立刻精神道:“赵师兄放心,我虽然因为不是火灵根而无法成为灵膳师,但在家中灵膳师长辈的熏陶下对灵肉有深入的了解,我必定帮赵师兄挑到好的灵肉。”

赵辛一听哈哈笑道:“好!”

拜月宫的热闹气氛一直从晨间延续到半夜,甚至还有修士通宵在广场上占着位置,生怕第二天一早就被别人占了去。

而与这种热闹极为不同的是,莲清子的洞府中充满了一种紧绷的氛围。除了外隐界南部仙灵谷谷主和这拜月宫的宫主公孙冶没来之外,其余外隐界各区域前三甲的宗主皆相聚于此。这或许是他们在拜月宫庆典开始前最后一次相聚,后面便是在庆典上各行其是了。

火灵子盯着一身紫衣薄纱的慕衫,冷笑道:“慕宗主好大的排场,我们都是独自前来,您还带了个长老是何意思?”

慕衫温和一笑道:“火灵子前辈莫要动怒,小女子自知修为低微恐不能参与此战,幸好我之师姐慕纤游历归来,其元婴后期的修为可胜任我于此战中的位置。”

慕衫此话不仅让众人的目光都放在慕纤身上,也让自己脱离了这个战局。

仇嵬看着一脸媚态的慕纤便想起了那日的可怖之感,而且他越来越看不透那金先生了。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却一边要让慕纤参与此局,一边自己要去那忆月峰一探究竟,仇嵬不免想着金先生说的受他掌控的到底是哪三宗。

慕纤在欲欢宗的这段日子里已经将先前吞食的元婴消化,现在的她声音慵懒道:“诸位这般看着我,是想出手一试么?”

火灵子不动声色地敲了敲桌子,赤日门炼傑站起道:“那就由我来帮诸位试上一试吧。”

慕纤看了慕衫一眼,见对方点头同意后,二人就准备瞬移而出。

莲清子却阻止道:“不必去验证了,此局即便是我们这些元婴后期也要联合对战,若她实力不够还逞强入局,死了也是活该。”

众人见莲清子说到重点,炼傑也就坐了下来。

来到这里后便一直闭着眼睛的青阳子突然睁目说道:“莲清子道友找我前来,是想一起对付公孙冶?”

莲清子也不避讳道:“不止我,是在座所有人。”

火灵子闻言在心里将莲清子问候了一番,他先前就准备联合众人将名头和责任都推到莲清子身上。现在可好,莲清子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拉了进来。

青阳子扫过众人道:“你们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宗宗主,以众敌寡未免落了身份。”

求剑门门主飞琼不客气道:“那不知青阳子道友单打独斗可胜过公孙冶?”

青阳子道:“虽没有,但我敢!”

飞琼闻言便冷冷地盯着青阳子,而青阳子也毫不遮掩自己对飞琼的鄙夷之色。

见气氛焦灼,火灵子出言道:“青阳子道友还是别逞强了。你那碧鳞青蛟若是已生五爪双角,我倒是还期待你能胜过公孙冶,但说句不好听的,你那碧鳞青蛟现在左右不着调,你这不是白白送死么?”

青阳子没有回火灵子的话,而是问向莲清子道:“莲清子道友所求为何?”

莲清子回道:“求一稳字。道友你呢?”

青阳子道:“求一战字。”

莲清子道:“道友之战与我等之战不同。”

“不同!我之战是为我心中期望而战,以我自身实力而战。”青阳子道。

莲清子感慨道:“其实也是相同的。”

“哦?道友此言何解?”青阳子道。

莲清子道:“现在的公孙冶修为高出道友许多,你或许可以伤他分毫,但你却必死无疑!所以我可以为道友创造出对你来说既是心中期望而战的环境,又可以自身实力而战的结果。”

青阳子目中一亮,示意莲清子说下去。

莲清子继续道:“此局除了不确定来否的仙灵谷谷主和不擅打斗的虚灵子道友外,连同贫道在此共有九位元婴后期修士,我们愿协助青阳子道友畅快一战!此局青阳子道友主正面攻杀,行阵宗周培道友的风结云阵和天泯宗廉矣道友的仙笛妙音会从旁辅之。其余众道友会听由贫道调配,于关键处挡下公孙冶的术法,尽量达成让道友与实力被我们压在元婴后期的公孙冶一战。”

青阳子道:“如此,你们便只能挨打受累了。”

莲清子道:“挨打受累倒不怕,但丑话要说在前头,在发现青阳子道友支撑不住的时候,贫道和众道友都会寻觅时机出手。不管是了结公孙冶还是用秘术封印其修为,贫道只求一个稳字,是外隐界的稳,也是贫道心中的稳。至于最后所得,无论是元婴开空冥的机缘还是拜月宫的珍藏,贫道一概不取。”

莲清子这话有激将有实言,即便在场的一些人看不惯莲清子,但也被他这番话说得服服帖帖,而原本不屑与他们为伍的青阳子很显然已经被说动了。

青阳子道:“莲清子道友放心,若你们九人这番帮助我还胜不了那公孙冶,诸位道友不管是谁都可站出来出手。”

莲清子道:“既然如此,我们便一起立个道誓吧。”

“可以!”青阳子当先伸手,分出自己的一道灵气飘荡至桌子中间道,“吾青阳子立下本命道誓,与公孙冶此战必拼尽全力,若力有不逮,诸位道友可另行攻击。若违此誓,定教天诛地灭。”

其余众人在青阳子立誓之后纷纷传出自己的一道灵气融合其中,众人的灵气相融之后配合着各自的誓言向上升起隐没在洞府上空。

见道誓已成,青阳子先行告辞道:“诸位,这两日我要调息至最佳状态,就不与诸位多聊了。”

莲清子回礼道:“青阳子道友请。”

说罢,莲清子便打开了洞府内的法阵,青阳子瞬移而出后他又将法阵关上道:“好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免得到时候再生分歧。”

行方当先问道:“莲清子施主为何要这般抬举那青阳子。”

这也是在场多数人想要问的,莲清子道:“若论单独战力,你们中的一些人或许并不惧青阳子,但你们没听到么,他敢一人独战公孙冶。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是有什么杀手锏。青阳子乃是清高之人,那就以清高之人的办法对之,抬举他成为我们最锋利的矛有何不可?”

行方明了道:“阿弥陀佛,莲清子施主果然是深谋远虑。”

莲清子知道行方这句深谋远虑的意思,莲清子为了安下众人心思,便单独以自身灵气立下道誓道:“吾莲清子愿在此局中鞠躬尽瘁,于青阳子不敌时行关键一击。若最后得元婴开空冥之机缘,愿转赠于顶膳宗虚灵子道友。吾若有任何违背之举,定道消身殒。”

说完,莲清子便将手中道誓一拍向上。

见莲清子竟然立下如此狠绝的道誓,众人所有的怀疑都烟消云散。虚灵子此刻又适时地拿出两个灵膳玉盒递给莲清子道:“莲清子道友如此顾念我顶膳宗,我如何能不尽一份绵薄之力。这两盒乃是元婴后期短时间内增加一半灵力和体魄血肉之力的灵膳,还请莲清子道友收下。”

众人闻言虽然感觉虚灵子当真会做戏,不过对于那两盒灵膳倒是很心动。莲清子也不客气地收下,对着众人道:“诸位若没有什么异议,那就于此商讨此战该如何配合吧。”

众人点头之后便开始于莲清子洞府内分析演练起来,他们要在熟悉各自绝招的情况下达到最佳的配合效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