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一十八章 钓鱼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一十八章 钓鱼(1 / 1)

石武转过身后便看到一位耋耄老者带着一唇红齿白的玉面公子站在绿玉传送阵外,石武记得刚下来时并未看到这二人,他心中猜测这老者很可能是元婴修士。

石武回道:“在下正是忆月峰大弟子石武,不知两位是?”

那耋耄老者打量着石武,那玉面公子则是笑着道:“我乃珠光阁杜子嘟,这位是我家谢爷爷。”

那耋耄老者谦虚道:“老朽名为谢灵,不过是一家仆尔,是少阁主抬爱才唤我作谢爷爷的。石武小友莫要真把老朽当一人物了。”

石武看着眼前的玉面公子,总觉得这人身上有一股让他熟悉的感觉。在石武听到那谢姓老者的话语后,他眼中没有任何轻视地拱手道:“谢前辈言重了,就凭您的年龄修为,我与少阁主一样称呼您一声谢爷爷也是应该的。”

谢灵眼中放光道:“小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眼力口才,可比我家少阁主好上太多了,你日后出门铁定吃不了亏。”

石武笑着道:“晚辈就借谢前辈吉言了。”

杜子嘟挽着谢灵的手臂道:“谢爷爷你夸他就夸他,为何又要说我呢。”

谢灵其实单单这一句话就把三人间的关系给拉近了,他实诚道:“所谓熟人好办事,我这不是在帮少阁主拉近乎么。少阁主,你想说什么就对石武小友说吧。”

杜子嘟轻笑一声道:“石武,我想见你师父火纹灵膳师,你可否帮我引荐引荐?”

“啊?”石武没想到这少阁主这么直截了当,可他又不好说自己就是那火纹灵膳师,是故推到元叔身上道,“少阁主,我们忆月峰上门规森严,我那师父火纹灵膳师脾气更是古怪得很,动不动就会给人灌造化汤。我也是运气好才活了下来,少阁主可千万不要上去啊。”

石武这些话半真半假,说得又极为真诚,让一向精明的谢灵都分不清这小子是在糊弄人还是忆月峰就真如他所说的那般。

杜子嘟似早有所料地露出失望之色道:“其实我找你之前也没报多大希望,可那金露玉灵肉实在太美味了,而且居然对筑基中期的我都有效果。正好公孙前辈说你在落月峰山腰处,我这才让谢爷爷带我瞬移过来的。”

石武一听这老者果然是元婴修士,心中一凛的同时也是愈加谨慎了。他觉得还是先走为妙道:“哦,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杜子嘟见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点头道:“你去吧。”

哪知石武刚想离开,那谢灵便拄着拐杖走上前道:“石武小友且慢,先前听人提起小友在那小集会上做出了与你师父一样的金露玉灵肉,不知是真是假?”

石武回道:“那次只是我侥幸罢了,而且我做的只是凝气三层的金露玉灵肉,与我师父做的不能比的。”

谢灵笑了笑道:“小友这般已经很厉害了。不知小友的金露玉灵肉服用到了什么品级?体魄血肉之力增加了几何?”

石武下意识地为难道:“品级?”

谢灵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立刻出言解释道:“这灵膳要按品级次序来吃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老朽见你师父那凝气五层的金露玉灵肉已做至极致,是故才会有所一问。不过看来确实如小友所言,令师性情有些古怪啊,只是追寻火之大道,却未曾注意告知小友这些细节。”

石武也就顺着谢灵的话道:“前辈所言甚是,但我也不好因为这样而去打搅我师父的求道之路。”

谢灵心中已有几分猜测,不过嘴上却是道:“小友可愿听我一说那灵膳的服用方法?”

石武自己倒是没什么想法,在知道造化汤即是道灵液之后,石武在《九转化灵诀》上对金露玉灵肉的需求就不是那么大了。不过他想到许露她们后面还要靠金露玉灵肉增加体魄血肉之力,是故就帮着说道:“请前辈指点一二。”

谢灵这招就是要先留住石武,毕竟石武一走,下次再找就有些难了。忆月峰那处阵法他观察过,不是他这元婴后期可破的。而且他刚刚在宫主殿发现,即便公孙冶已经晋升空冥境,但他对忆月峰的态度还是那般恭敬,这就更加让人深思了。

杜子嘟不知道谢灵为何要留下石武,但她想着既然是她谢爷爷的意思,那就一定有道理。于是他们就在谢灵的提议下一起去了落月峰的饭堂。

三人进入之后,这里的饭堂师傅好像都不待见石武,连带着望向谢灵和杜子嘟的目光都不太友善。

谢灵好奇道:“石武小友跟他们有过节?”

石武回道:“也不算过节吧,就是我以前和这里的亲传弟子做了一场赌注,最后我赢了。这里的大师傅后面就把火撒在了这些人身上。”

石武说的简单明了,谢灵听了也是点头道:“那能理解,我上次赢了我一位师侄的碧落神游衫,他这十年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石武一副遇到同道中人的样子:“谢前辈也是过来人啊。”

杜子嘟插嘴道:“谢爷爷,我爹爹身上那件碧落神游衫是你赢过来的?你不是说那是葛叔叔自愿当贺礼送给我爹爹的吗?”

谢灵咳嗽一声道:“我不这么说你爹爹怎么会愿意拿啊。”

杜子嘟哦了一声道:“怪不得我长大后就没见过葛叔叔了,原来他还生着你的气呢。”

谢灵毫不在意道:“愿赌服输,他还不是想贪我的那条龙鲤。”

谢灵不再与杜子嘟聊过往之事,而是对石武道:“石武小友啊,你师父火纹灵膳师的金露玉灵肉我家少阁主刚刚品尝过了,按照她的描述,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但也正是因为她一开始就吃了凝气五层的金露玉灵肉,导致后面若要增加体魄血肉之力打底就要用凝气五层的金露玉灵肉了。”

石武问道:“我听公孙宫主说,你们珠光阁什么好东西都有,按理说您家少阁主应该不会缺少灵膳吧。”

谢灵回道:“我家少阁主自然不缺灵膳,但灵膳也按灵膳师一样有品级之分。我家少阁主今年二八之龄,从小便服用对应每一阶段修为的上品灵膳。按理说筑基期中期的火灵兽髓羹从材料等级来看不会逊色于你师父这金露玉灵肉的,所以我才会放心让我家少阁主食用。哪知道你师父这金露玉灵肉单单是凝气五层的土属性灵肉所做,便在火灵兽髓羹的效用上再添体魄血肉之力。是故我才会带少阁主过来找你,告知你这金露玉灵肉吃法的同时,我也想求你办一件事。”

石武警惕道:“求我办一件事?”

谢灵拿出一个储物袋,从里面先取出一块与公孙冶当初送给石武时一模一样的六角菱形上品灵石。此灵石一出,落月峰饭堂内无论是那些饭堂师傅还是弟子,都被那光华吸引了过去,窃窃私语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石武不解道:“谢前辈您这是?”

谢灵道:“石武小友,这储物袋里有一百块这种六角菱形的上品灵石,纯度比之中品灵石是一块兑换五千中品灵石,而且是有价无市。除了这种上品灵石外,还有凝气六层至筑基中期的火属性灵肉各两百斤。这些我全部奉送给令师,只愿石武小友可以帮忙说情,让令师每种灵肉都可以做出来两份赠于我家少阁主。”

看着对方拿出如此诱人的东西,石武反而陷入了沉思,他问道:“谢前辈,这是不是太过贵重了?”

谢灵笑道:“对别人来说是,但对我家少阁主来说,那就是物有所值。”

石武终于知道他看到杜子嘟后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他盯着这唇红齿白的少阁主,看着他吹弹可破的肌肤下那张清秀的脸,又回想起他喊自己时那好听的声音,心里不由得想道:“这少阁主若要是个女子,那也是个美人胚子。”

杜子嘟见石武就这么盯着她看,有些不解道:“你看什么呢?”

石武回道:“就觉得少阁主身上的贵气很像我一位婶婶,但样貌又和我一位叔叔有些相似。”

“婶婶叔叔?”杜子嘟感觉莫名其妙道。

石武忙解释道:“少阁主莫要生气。我四叔那张脸是我在凡人界和外隐界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张脸。至于我玉瑾婶婶,那可是一国公主,我第一次见她时都看呆了,而且她年纪也只比你稍大一些。我这般言语是在夸赞少阁主生得俊俏又贵气十足,并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

石武说起阿四和玉瑾的时候,眼中满是追忆之色。

杜子嘟一听也就释然道:“原来是这样。”

谢灵顺势说道:“既然大家这么投缘,那石武小友可否一助我家少阁主?”

石武看着眼前那诱人的储物袋,思虑之后还是推还给了谢灵道:“谢前辈,我没法帮老仙长决定什么。”

“好小子!”谢灵心中暗道,“这小子是一开始就看出我在布局还是说真如他所言一般那老仙长才是火纹灵膳师。”

石武虽然没有看出对方的手段,但他自小就被阿大灌输了很多无幽谷的常识。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谢灵这么主动反而让石武产生了怀疑,石武还是决定退上一步,看对方会有什么动作。

石武拱手之后便起身告辞,但谢灵还是说道:“石武小友,今日就当我们交个朋友。你师父这种金露玉灵肉上品灵根的修士若是首次服用,最好是从凝气一层的开始。按照老朽的估算,差不多是五块正好。而后依次以更高品级的金露玉灵肉按每次十块的数量递增,直至与自己修为持平。而且每次服用的金露玉灵肉最好是与自身灵根属性契合的,这样子体魄血肉之力才会增加到每一阶段的极致状态。若是中品灵根修士,数量减半即可。”

谢灵说完之后就将一枚传音玉佩递于石武道:“这是老朽的传音玉佩,我在拜月宫期间你随时都可以联系我,这些灵肉和灵石我都帮你师父准备着。”

石武见对方这般示好,再不接就真的不识抬举了,石武拿过后道:“我会与我师父提起的,但他答不答应就看他老人家自己的意思了。”

“那就足够了。”谢灵说完之后便不再阻拦石武。

待石武走后,杜子嘟问谢灵道:“谢爷爷,你好像很看重这少年啊。”

谢灵轻声道:“我只是帮阁主找到了一个好女婿的人选罢了。”

杜子嘟一听脸红道:“谢爷爷您又胡言了,他才多大啊。”

谢灵以灵气传音道:“就是因为他看着才十一二岁,谢爷爷才会这么看重他啊!少阁主,这里别宗修士太多,我们说要事时切记以灵气传音,这样子不易被人窥探。”

杜子嘟一听便以灵气传音回道:“好的。不过您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谢灵灵气传音道:“我怀疑根本就没有什么火纹灵膳师,或者说,那石武就是火纹灵膳师!”

杜子嘟目露震惊之色,她以灵气传音道:“这怎么可能!公孙宫主不是说石武才凝气期吗?他如何能做出那么多的金露玉灵肉?”

谢灵灵气传音道:“你没看到公孙冶对忆月峰的态度嘛,他这么说无非是想帮石武掩藏身份罢了。我不知道忆月峰上到底有什么,但从公孙冶是在忆月峰上方渡的天劫,还有那遍布整个外隐界北部的黑云和那突然出现又消失的雷电巨人,这忆月峰上发生什么都有可能。何况这石武还是喝了那造化汤而不死的,这就更加有意思了。”

杜子嘟反问道:“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收下您给的灵石和灵肉?”

“他怕。”谢灵灵气传音道,“此子行事小心,处处都在防着我。但他还是太嫩了些,若真按他说的他师父性情古怪,又如何会让人出售那金露玉灵肉,像我们阁里那些有资历的灵膳师,哪个不是富有非常,怎会看重那点微末灵石。传闻中说那火纹灵膳师是为了追寻火之大道才用低等灵肉做的金露玉灵肉,但真要一心追寻大道的话也不会中途去收石武做徒弟了,既然又收徒弟又做灵膳,如何会不告知他这灵膳具体的效用吃法。所以最好的解释就是石武便是那火纹灵膳师,至于为何都是品级低的灵肉,一是他只有这些灵肉,还是托的落月峰关系,这从金露玉灵肉一开始是从落月峰外门大弟子那边出售就可以看出。二是我觉得他纯粹是为了灵石,这种品级的金露玉灵肉他最为擅长,可以让他短时间内收获很多灵石。他一定是在练一种很厉害的功法,而且这种功法需要大量的灵石。”

任石武怎么都不会想到,在他走后,这初次见面的老者就将他的事情推算了个七七八八。

杜子嘟瞪大眼睛道:“虽然不知道真假,但谢爷爷说的感觉都在理上。您不愧是连我爹爹都尊敬三分的人物!”

谢灵摆摆手道:“少阁主言重了,这些都还是老朽的猜测而已。不过少阁主也可以等着看,反正我的鱼饵已经放下了,就看他上不上钩了。”

谢灵说完便看了看桌上的那个储物袋,按照谢灵的推测,这里面的东西都是石武最想要的,这就是谢灵的钓鱼方式。

杜子嘟佩服道:“果然如谢爷爷所言,这拜月宫甚是有趣呢。”

谢灵将另一枚传音玉佩给了杜子嘟,然后自己收起了那个装有灵肉和灵石的储物袋,他笑着道:“更有趣的还在后面呢。少阁主可以先行回去洞府休息,这一个月里会有很多鱼儿过来的,我们就和后面撒饵的人一起等着看戏吧。”

“嗯!”杜子嘟一扫前面郁闷的心情,开始满心期待起来。

回到忆月峰的石武心中有些纠结,因为谢灵给出的条件太过诱人了,诱人到他刚刚都想直接接过来,但他最后还是拒绝了,因为他觉得谢灵的目的远不止此。石武有一种自己一旦答应就会跟他们牵扯不清的感觉。

石武想着想着就回去了青竹小屋,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关于珠光阁拿一百块六角菱形的上品灵石作为报酬给石武的传闻就在拜月宫漫天飞了。

也只怪落月峰饭堂那些人与石武不对付,他们见那老者拿出六角菱形的上品灵石后就在关注了。在谢灵离开前他们就派了个胆子大地上前跟谢灵询问了个大概,那谢灵也自然亲切地全盘说出了,这下可将那些人的嫉妒之心全部激发了出来。谢灵走后,那些饭堂师傅有说石武走狗屎运还不识抬举的,有说火纹灵膳师怎么会收石武做徒弟。更有甚者还说石武就是忆月峰老仙长的亲儿子,这才会喝造化汤不死,才能如此大的机缘。反正现在石武这名字是拜月宫除了公孙冶和柳菡之外别人讨论最多的。

赵辛也是在听到传闻后第一时间通知了石武,听着赵辛在传音玉佩里说的那些,石武气愤地回道:“赵大哥,你们落月峰饭堂那些人也太能说了吧?我爹叫石临涛,我娘叫秀翎,我怎么就成了老仙长的儿子了?你管不管得了你们落月峰的人?管不了的话下次我去你们落月峰饭堂,一个看不过眼跟他们打起来你也当没看见就成。”

赵辛听了忙回音道:“小武兄弟你别生气啊,我这就让我伯父去跟那边的大师傅说道说道,指定给你出口气!不过换句话说,小武兄弟,他们这也是嫉妒你。这珠光阁可真是肥的流油啊,他们的灵石灵肉不赚白不赚。我听说他们只要凝气六层至筑基中期的两份金露玉灵肉,宫主反正要你做一份给他们的,你顺带帮着一起做了不是正好吗?”

石武抓着玉佩回道:“这道理我也知道,不过我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但具体的又说不出来。”

赵辛说道:“你做好了最多交货的时候我去帮你交就行了。而且这可是在拜月宫啊,难不成他们还能掳走你?我看这生意可以做,对了,这单我不需要任何分成,纯粹是帮你这朋友。”

石武笑着道:“我刚想说你这么积极是不是想分成,你就先说不要分成了,这可把我憋坏了。”

玉佩那边也传来了赵辛的哈哈笑声:“做人要知足啊,我还想着这九千盒金露玉灵肉卖了以后,我要送你些什么好呢。”

石武道:“帮我去小集会买一把筑基期的木系法剑吧,一定要好的那种。”

赵辛道:“得咧,等庆典一结束或者在到来的别宗门人那里看上我就帮你买了来。”

“以物换物也可以的。”石武提醒道。

赵辛笑了笑道:“你放心,你赵大哥这方面熟练的很。”

石武道:“赵大哥,谢谢。”

“我们之间还要这么客气吗?”赵辛道。

石武诚恳道:“赵大哥,其实前面我都不准备和你做朋友了,但被人说了一顿后我觉得自己错了,让你受委屈还不和你做朋友,那就真把你委屈惨了。”

赵辛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而后道:“你能这么说出来那就是把我当真朋友!”

石武认真道:“嗯!赵大哥,能在外隐界认识你真不错。”

“你小子今天怎么了?干嘛说得这么煽情啊,又不是见不了面了。”玉佩另一头的赵辛好像还感动上了。

石武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话还是早些说出来好。”

赵辛问道:“你是不是也知道有人要来拜月宫闹事?”

石武啊了一下道:“闹事?”

赵辛于是就把赵胤说的话告诉了石武,石武有些不解道:“按理说他们应该打不过公孙宫主吧。”

赵辛道:“单打独斗我们宫主自然不怕,就怕他们是一群人一起上。”

石武焦急道:“那怎么办?”

赵辛道:“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不是还有驭兽宗宗主和柳菡师伯他们这些掌座长老在嘛。”

“好吧。”石武道,“那我先去将这一百斤三彩鹿肉做了,下次你再帮我备些灵米和金麻籽吧,上次那些也快用完了。”

赵辛那边回道:“没问题。”

二人结束完传音后便各自将玉佩收好。石武又拿起谢灵那块传音玉佩看了看,想了想后还是先放回了纳海囊中,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接着他便专心用筑基中期的三彩鹿做起了金露玉灵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