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三百零九章 和解生暗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零九章 和解生暗恨(1 / 1)

拜月宫因为王猛的到来而变得格外热闹,特别是他带过来的那只银色大雕,在山门外闹出那么大动静之后,拜月宫有一头护宫灵兽的消息又传了出去。

不过这所有的热闹和动静都没有影响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忆月峰。

忆月峰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它就像是一个可以包容除了人修以外一切生灵的自然之所。那些从别处过来的虫鸟走兽完全不受阵法屏障的影响,自由出入的同时更是感知到忆月峰是它们最好的归处。

即便前面凤焱在占据石武身体后以一身火劲将忆月峰烧成灰烬,但元叔顾念着那些虫鸟走兽的陪伴,把它们恢复如初后便想让它们走了,没想到复活之后的它们却更不想离开了。毕竟忆月峰只有山顶和直通山顶的那条山石台阶是禁忌之地,山上的其它地方可都是它们的活跃之处。而且这禁忌之地还是对那些走兽来说的,元叔对于飞鸟飞虫可没有这方面的限制。

正在床上睡觉的石武突然后颈一暖,他迷迷糊糊中一个翻身就将那只催他早起的大白兔子抱在了怀里。石武在床上默数了三声之后就坐了起来,尽管他很想多睡一会儿,但他知道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起床的石武将大白兔子抱着先放回了桌上,递给它一根灵米萝卜后就去云海山雾屏风后面洗漱了。这一觉石武睡得还比较踏实,在用山泉水洗完脸后整个人就精神了很多。他从纳海囊中取出五块金露玉灵肉,这是昨晚他刚做的,用的还是凝气五层的髭毛棕灵猪。他现在吃这金露玉灵肉纯粹是因为先前答应元叔要吃个十几万块,顺带这也是他的早饭。不过他自从修炼了《九转化灵诀》就发现那一口即没的金露玉灵肉会形成一滴滴红色液体滴落在那个被雷霆气旋围绕着的血色圆球上,他也很好奇那个血色圆球是什么。

就在石武吃金露玉灵肉的时候,那三条曾经尝过味道的红灵鱼对石武兴冲冲地拍着鱼尾讨好,石武想了想后从纳海囊中又取出一块扔到了水盆里。

石武没去看那三条红灵鱼争肉,而是拍了拍手掌抱着那只还在啃着灵米萝卜的大白兔子去了外面。在那只大白兔子的见证下,石武找了工具过来在距离火纹花一丈距离的位置挖了一个两丈见方的土坑,在往里面扔了几块中品灵石后他就去打水将这土坑倒满了。

还在回味着金露玉灵肉美妙滋味的三条红灵鱼见石武又来了,还以为他会再给它们一块金露玉灵肉。哪知道石武过来就端起了盆子,它们看自己离云海山雾屏风越来越远,抗拒地拍打着水盆里的水花,很多还溅到了石武身上。

石武按着元叔那时候的口吻说道:“你们三个谁最有本事就直接跳出来,掉地上我肯定捡都不捡。剩下的我时不时就会给一块金露玉灵肉去外面的水池里。”

那三条红灵鱼都不傻,石武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它们谁都不想当那条最有本事的鱼,只得不情不愿地被石武倒进了那简易水池去陪火纹花了。

火纹花看着旁边那多出来的三条红灵鱼,也是好奇地用那火红色枝叶往水里蘸了蘸。那三条红灵鱼感知到火纹花枝条上的火系灵力,害怕地直游向另一边。它们这举动让火纹花大感有趣,它就像孩子一般用它的枝叶逗耍着那三条红灵鱼,一会儿让它们游到左边,一会儿让它们游到右边,最后它们干脆都潜到了池底。

石武见了哈哈笑道:“你就在这晒晒太阳玩一会吧,我看看赵大哥有没有回我传音。”

石武说着就从纳海囊中取出了赵辛的传音玉佩,看到上面忽闪忽闪的亮光后,石武的心情居然有些忐忑。只听里面赵辛的声音沉闷道:“小武兄弟,有些话还是当面说得好,你过来一趟吧。”

石武一听就知道他们之间真出了什么事,他收起传音玉佩后就对大白兔子和火纹花道:“你们自己玩,我去见一下朋友。”

已经爬在火纹花枝叶上的大白兔子对石武提了提前腿,然后就继续新奇地看着火纹花逗弄那三条红灵鱼了。

一道绿色光柱自落月峰的山腰位置轰然降下,这让不明情况的别宗门人都吓了一跳,等看到里面竟然有人走出后,他们眼中的惊诧之意就更明显了。等里面的石武走后,他们在向落月峰弟子打听中得知,那是忆月峰大弟子石武的专属传送阵。听到这里的他们不禁羡慕地看着那道向上走去的蓝色身影。

石武沿路与几个相熟的落月峰弟子打过招呼,他们与石武回过之后就有些避让地离开了。石武一路想着到底发生了何事,走到落月阁门外的时候吕崎殷勤地恭维道:“石师兄您来啦,我大师兄正在里面清算一笔采购的物资,您去里面稍等一会儿。”

石武知道三个月后拜月宫就要举行结婴庆典和空冥庆典,落月峰就成了近来最忙的峰头。不要说赵辛了,上次石武来的时候还看到赵胤都在亲自处理事务。

石武进来后见赵辛正在吩咐手下弟子将届时要给各宗的回礼标记好数量和品级,石武不打扰地径自坐着等待,心中边想着事情边觉得落月阁好像少了些什么。

差不多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赵辛才将这一批物资清点封存好。赵辛对石武道:“走吧,去我屋里聊。”

“嗯。”石武点头跟上。

赵辛和石武前脚进屋,吕崎后脚就将灵茶泡好了端过来,而后又识趣地关上门退了下去。

赵辛拿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小口,在嘴里抿了抿之后看向了石武,他心里是有气的,但直接说出来的话又显得自己小气了。毕竟他和石武相识之后石武对他那是没话说,他获得的中品灵石得到的好处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可事情一码归一码,他觉得石武无论怎么样都该把当初联合林二狗做戏给他看的事情说清楚。他只是要朋友间的坦诚相待,一个解释就行了。

石武看赵辛似在纠结,皱眉道:“不好说?”

赵辛点头道:“确实不好说。”

石武疑惑道:“是我对不起你还是你对不起我啊?”

赵辛哎了一声道:“这杯灵茶喝完我们走一趟吧。”

石武也就和赵辛一把将茶水喝了,而后在赵辛起身后跟了出去。

赵辛吩咐了落月阁外面的吕崎,若有新物资运过来就让他先处理着,处理不了的等他回来再说。

吕崎听后在那奉承地对赵辛和石武作着揖。

赵辛无言地在前面带着路,在这下山石道上遇到的每个落月峰弟子都会跟赵辛和石武行礼作揖,赵辛回过之后就一路向落月峰后山走去。

石武不太习惯这种气氛,他觉得朋友之间这样也太尴尬了。不过石武见既然还是在落月峰上,那这件事应该是关乎赵辛的。等赵辛将石武带到一处靠近山崖的矮小洞府前,赵辛指了指石门对石武道:“他在里面。”

石武这一路都在想到底会是什么事,现在听到赵辛说他在里面,石武心中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好久没见到也没去过问的人。

“林二狗。”石武脱口而出道。

矮小洞府内的林二狗似乎听到了石武的声音,不过他还不太敢确定。因为这么多天以来他几乎是在被监禁的状态下度过的,除了每天被赵辛派过来送上一顿灵食的人。其余时候不要说是活人了,连个动物脚步声都没有过。

林二狗小心地问道:“石师兄,是你吗?”

石武从里面听到了林二狗的声音,看着这几乎已经挨到山崖边上的矮小洞府,他问道:“赵大哥,你为何这般对他?”

赵辛没有正面回石武,而是唤着里面的林二狗道:“二狗啊,你出来吧。”

林二狗听到赵辛的声音后一阵哆嗦,他颤颤巍巍地打开洞府大门,从那狭窄的洞府内低头走了出来,露出了他那张面黄肌瘦的脸。

石武想上前扶着林二狗,却被林二狗悄悄避让开了。而后林二狗跪在地上对赵辛道:“大师兄,我错了!我不该跟您说谎的,我和石武早就相识,前面那场戏是我想出来的。”

林二狗在地上对赵辛磕着头,卑微至极。

石武终于知道赵辛在生什么气了,他怔在原地,而后他对赵辛作揖道:“赵大哥,若您是为了当初山下那件事生气,那我向您赔个不是。那件事确实错在我,那时候我想着若二狗可以跟我对着干,那就能在你这边被器重。后来你我相知相交,是我面子薄没有跟你说清楚这些,才有了今日的误会。赵大哥,对不住!”

见石武主动揽责,还对自己行礼道歉,赵辛那股子气就顺了。他一把拉起林二狗,然后对石武道:“小武兄弟,我知道你很够意思,我也是真心交你这个朋友。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有任何的欺瞒。今日这件事我也有做过的地方,二狗,这些天辛苦你了。”

林二狗哪敢去说辛苦,他直接道:“大师兄让二狗在这里潜心修炼,不辛苦!”

赵辛没有说话,只是对林二狗点了点头。

石武知道林二狗为自己受苦了,赵辛憋到刚来之前都没跟他说一句,那怨气就都撒到林二狗身上了。他也觉得这件事是自己做错了,若是调换过来,谁都不喜欢被人当傻子耍的。石武再次歉意道:“对不起赵大哥!”

赵辛甩了甩手道:“今日之事既已说清楚,那我们还是好朋友,以后就都敞敞亮亮了。”

石武点头道:“嗯。”

二人和解过后,赵辛这才又笑了起来。不过他们没有发现的是,林二狗看着二人的眼神深处,藏着一抹与以前不太一样的神情。

落月峰饭堂之内,因为现在拜月宫有别宗门人在,所以只要是夜间亥时之前来的,就都可以吃到热的灵米灵食。

前面每天只吃一顿的林二狗在石武的陪同下在饭堂内狼吞虎咽地吃着。石武有些埋怨赵辛既然是生他的气,为何不直接找上他,却将气撒在了林二狗身上。

林二狗吃的急了,一下子噎着,石武帮他轻拍着后背,林二狗好不容易才将喉口的饭食咽了下去。

石武对着林二狗道:“对不起二狗,是我的错。”

林二狗勉强地撑起笑脸,对石武道:“石师兄,没事的。”

看着那张面黄肌瘦的脸,石武心中尤为过意不去。就在石武想说什么的时候,林二狗先开口道:“石师兄,我刚听这里吃饭的人说林师姐筑基成功了?”

石武回道:“嗯。”

石武放在林二狗身上的手掌明显感觉到他的灵气乱了,而后石武就看到林二狗努力保持镇定道:“那真是太好了。”

林二狗吃完之后整理了一下仪容,他想让石武陪他一起去见林青,说是有东西要送给她。石武想着见一下熟人的话林二狗会开心一些,也就答应了。他带着林二狗一起进入了饭堂外面的绿玉传送阵,在他心中想着新月峰山腰位置时,林二狗还没准备好就感觉有一道光幕带着他升了上去。等林二狗再出现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听着旁边山泉瀑布哗啦啦冲击下来的声音,他吓了一跳。

石武对其轻声道:“不要害怕,这是传送阵,我们已经到新月峰了。”

林二狗佩服道:“石师兄真厉害。”

石武实在不习惯林二狗这么叫他,出言道:“二狗,你像以前一样喊我石武或者小武就行,这石师兄太生分了。”

林二狗忙说道:“石师兄,这是在拜月宫内,我还是要注意辈分的。”

石武听了也只好随他了。

石武带着林二狗一路向下,来到外门弟子居所的时候,这里的几个师妹都已经认识石武了。其中一个外向的叫吴淼的师妹打趣说道:“石师兄来我们这新月峰当真是勤啊。改天是不是要把林师妹娶到忆月峰了。”

石武尴尬道:“吴淼师妹别开玩笑了,我就是带我这同乡过来恭贺林师妹筑基成功的。”

那吴淼看了林二狗一眼,露出嫌弃之意后又满眼欢喜地看向石武道:“石师兄要是不嫌弃,可以多来看看师妹我的。”

林二狗被那吴淼看了一眼后自惭形秽地往后缩了缩,此时正好马茜和行令路过。石武与二人打了声招呼后马茜就轰散了那些看热闹的人道:“都不用修炼了吗?不用的话就去帮忙接待别宗客人去。”

那些人见大师姐发话了,连忙关上居所大门装作修炼起来。

而后马茜对石武道:“石师兄,先前林青师妹有危险你频繁出现在我新月峰倒还能理解,可现在林青师妹一切安好,你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修行了?”

石武心里那叫一个苦啊,又不是他想过来的。不过石武笑着道:“谨遵马师姐教诲,我等等就回去好好修炼。”

林二狗紧张地对马茜和行令行了个礼,马茜见过林二狗几次,只觉得这人上不了台面,对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后便与行令走了。

石武看着离开的行令,突然觉得行令身上似乎有一层不一样的光华。不过石武还没去细想,林二狗就扯了扯石武的衣服,对其抱歉道:“对不起啊石师兄,让你受责备了。”

石武甩甩手道:“这算什么啊。走吧,去看看我们轩林两村最有出息的林青去。”

有亲切的石武在,林二狗仿佛觉得真的没有什么辈分之别。

石武对林青屋内喊道:“林青,我带二狗来看你了。”

林青听见是石武的声音,嘴角泛起一抹浅笑后赶忙收起还在研究的冰花镯,周围似雪花一样漂亮的灵气还没完全收入镯内便随着林青匆匆出去了。

现如今的林青面容更加纯净,若出水芙蓉般清新脱俗,在她身后跟随的雪花灵气让她看起来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林二狗已经看得呆在了那里。他看到林青正向他走来,他不自觉地就想迎上去。

可林青看向的自然是石武,她首先跑到石武面前道:“你怎么还敢来的?我师父可是在新月峰山顶呢。”

石武指了指天空道:“青天白日的,林师叔做不出有失身份的事,不然昨天晚上他可以直接过来逮我的,也不用应付好新月峰门人后转一大圈再回来。”

林青嗯了一声后笑道:“你怎么这么聪明呀。”

石武回道:“可能是因为我在凡人界走过一条江湖路吧,经历得多了也就知道得多了。”

林青憧憬地看着石武,直到石武推了推旁边的林二狗,林青才把目光放到了林二狗身上。

林二狗被石武一提醒,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土黄色的玉簪子,他对林青道:“恭喜林师姐晋升筑基期。这是我前面在落月阁内兑换的一个凝气三层的簪子,你将它戴上之后可以凝聚灵气的。”

林青没有收下,而是对林二狗道:“二狗,你修炼不易,这簪子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林二狗闻言失落地站立在那,石武忙出言道:“林青,这是二狗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嘛。”

林青见是石武说了,也就从林二狗手中接过了那枚簪子,对林二狗道:“二狗,那就多谢你了。”

林二狗立马笑着道:“不用谢的,只要林师姐喜欢就行。”

石武见这里应该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对二人道:“那我先走了啊,你们慢慢聊。”

哪知林青连忙说道:“阿武,这冰花镯很好用,我很喜欢。”

说着,林二狗就看到了林青右手上那似冰似玉的雕花手镯,他顿时就觉得自己送的玉簪子像是路上捡的一样。他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石武也没在意地回了句:“喜欢就好,本来就是送给你的嘛。”

石武说完就笑着准备走了,哪知林二狗突然来到了他旁边对他道:“石师兄,东西我送完了,你顺道带我回去落月峰吧。”

石武还以为林二狗要跟林青说些话呢,毕竟来之前他看他那么兴奋的样子。石武问道:“你不跟林青说几句?”

林二狗语气平静道:“见到林师姐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而且我也要回去加紧修炼了。”

石武感觉林二狗今天有些奇怪,但还是说道:“那好吧。林青,我和二狗先走了啊。赵辛说这冰花镯还有很多作用的,你可以多熟悉熟悉。”

林青笑着回道:“嗯。”

就在石武和林青说话之时,先走在前面的林二狗嘴唇已经咬出了鲜血,不过他为了不让石武发现,第一时间就擦去了。等石武赶上来的时候,林二狗神色正常地与石武聊着天。

石武将林二狗送回去了那座洞府之外,看着林二狗进去都要低着头的矮小洞府。石武说道:“二狗,我去跟赵大哥说说,让他帮你换个洞府修炼。”

林二狗一把拉住了石武,而后笑着道:“石师兄,您不能去,我知道您是好意。但您这么一去,我这洞府是可以换上好的,但赵师兄本该消下去的气也会再升上来。若您真觉得我可怜,就给我些灵石和金露玉灵肉吧,我想好好修炼,以后靠实力争取到好的洞府。”

石武没有说话,而是从纳海囊中拿出了三十块凝气五层的金露玉灵肉,又拿了一百块中品灵石给了林二狗。

林二狗双眼直勾勾地看着石武递过来的东西,他跪在地上道:“多谢石师兄!”

石武忙扶起林二狗道:“二狗你不用这样,我们是朋友!”

“嗯,我们是朋友!”林二狗双眼垂泪道。

林二狗看到远处有人还不停地望向他们,擦了擦眼泪说道:“石师兄,您先回去吧。改天有空了我再去拜访您。”

石武点头道:“好!”

待石武走后,林二狗回去了他那个狭窄的洞府。与其说是洞府,这里更像是一个狗窝,一个用来羞辱林二狗的狗窝。在昏暗的灵石照耀下,林二狗的双眼却怔怔出神,他恨赵辛,但他更恨石武。若说先前他还能忍受在这狗窝里被圈禁的生活,那么在见过林青,看到林青对石武的态度后,林二狗产生了人最可怕的一种情绪——嫉妒!

林二狗嫉妒石武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能有那么多人为他付出。与石武相比,他觉得自己就是地上的一滩污泥,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就连以前待他亲切的林青都因为石武而看不起他了。在嫉妒的情绪下,林二狗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思考,他一心想着要如何变强,要把石武踩下去,为此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