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二百六十六章 初试灵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六十六章 初试灵膳(1 / 1)

“咚咚咚——”一串轻轻的敲门声自青竹大屋外响起,元叔知道外面是谁,但他不知道那少年为何会主动来找他。因为在元叔的印象里,那少年是很有分寸的,只要自己大门紧闭,他是不会过来打扰的。元叔还是走到了门前,开门之后就看到了那个少年满脸的喜悦,他眼中似有星光,在看到自己后就恭敬地低首作揖。元叔笑着道:“你可别这么客气,我是不会答应你什么的。”

石武诚恳道:“小武不敢妄求元叔什么,我只是来谢谢元叔的。我以后会加紧修炼,如果印沁需要修炼火系术法,我会连他的那份一起修完。”

元叔仿佛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他应下点头道:“孺子可教也。去吧,印沁的那份以后就靠你了。”

石武嗯了一声后再次恭敬地作揖才退了回去,对于元叔屋内他一眼都没有去看。他是来感谢元叔的,并不是来窥探的。

石武虽然走了,但其体内印沁的嘶吼还在元叔耳边回荡着:“元老头你什么意思!我的那份跟火有屁的关系!”

元叔装作没听到的打了个哈欠:“这天气真不错,适合再睡个回笼觉。”说着,他就关上了屋门,再不管外面印沁说什么了。

石武来到了青竹小屋外面,从纳海囊中取出了那台白色的灵石重碾。看着和磨盘一样的灵石重碾,石武感觉自己等会儿就得像牛一样干活了。可不知为什么,他反而觉得很高兴,起码这样子他可以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

石武拍了拍那台灵石重碾后就下山去了,青竹小屋内虽然锅碗瓢盆样样齐全,但那些看起来都是玉石打造的,这么贵重的物品石武还不敢冒然去用。石武觉得还是得去忆月峰的饭堂找一口平时用来煮饭的锅子,这样子烧起来也不用那么心疼。他来到山腰处的一条岔道上,扒开那些藤蔓后就向着里面走去。他路过一间间被树木藤蔓压垮的房屋,感慨着只要给这些植物时间,它们就能随着自己的想法恣意生长。

石武按着观月峰和落月峰的饭堂位置,也在差不多的山腰处看到了挂着饭堂牌子的那间大屋。石武见这里门也没关,就直接进去了。穿过蛛网遍布的大厅,石武找到了后厨,他将灶上那口大锅抬了下来,然后又从橱柜里找到了几双碗筷和两只还没损坏的玉盆,这倒是给了石武意外之喜。但石武也在地上看到了野兽的脚印,他将这些物品稍微清理了一下就放入了纳海囊中匆匆回去了。

在山道上快步走着的石武总感觉身后有东西在追自己,后面连头都不敢回地拔腿跑去了石阶上,等到了山顶位置他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石武先去了青竹小屋外用还剩的清水将锅和碗筷玉盆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然后将就着堆了个土灶,将锅安放好之后又去落月峰山脚下打了几桶水上来。他给自己煮了一小锅米饭,还在上面蒸了一块肉。虽然没有调味料,但灵肉本身就鲜美无比,这一顿饭菜石武吃的很满足,毕竟这是他回到忆月峰后的第一顿熟食。

石武已经好几日没洗澡了,在吃完饭后的一刻时,石武在那只玉石打造的浴桶里倒满了水。他还故意先将上半身衣服脱了等了一会儿,见元叔并没有过来说什么,那就是默许他可以用来洗澡了。石武以双手贴在玉石浴桶上,施展出引火术将里面的水一下就烧热了。他把裤袜挂在了那云海山雾的屏风上,整个人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跳进了浴桶里。

连日来的疲惫在这一刻彻底得到了舒缓,石武双手靠在浴桶上,闭目想着以后的打算:“引火术已经成了,而且比想象中还要厉害。但我手上就一块中品灵石了,我需要快些将金露玉灵肉做出来,这样子无论是卖给拜月宫,还是像赵辛说的卖给其他峰的弟子都可行。”

石武洗完之后将身上擦干,换了一身忆月峰大弟子的衣服穿上,看着左边胸口的上弦月图案,石武脑海里现出了唐云的身影。石武觉得唐云和拜月宫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特殊的联系,但他一会儿就自嘲道:“别想了,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再去管别人的事吧。唐云还有唐仙人护着呢,你自己好好加油才是真的。”

石武从青竹小屋内将那袋子灵米扛了出来,又把刚刚洗净的玉盆拿了一只过来。石武将灵米铺在了灵石重碾上,又把接灵米水的玉盆放在了重碾的引口下面。做好这一切后,石武就双手抓紧重碾上的长条把手,开始向前推了起来。

似磨盘一样的灵石重碾在石武的推动下将灵米反复碾压,颗粒状的灵米渐渐变得细碎,接着开始现出粉末状,其中蕴含的灵米水也在石武手中长条把手的推动下一点一点被挤压出来。看着如白玉一般的灵米水滴落在下方的玉盆里,石武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等石武看到重碾上的二十斤灵米已经全部化作了粉末状,地上接灵米水的玉盆里也差不多接了半斤灵米水时,他端起玉盆又从纳海囊中拿出了张禾输给他的那只聚灵盆。他发现这聚灵盆上印着一只他不认识的灵兽图案,而且按这聚灵盆的大小,一次应该只可以煨煮五斤左右的灵肉。石武想着以防万一,还是多准备些灵米水为好,就把灵石重碾上的灵米粉先都收了起来,他不想浪费粮食,这些灵米粉还可以用来做些面食。

石武将米袋里的灵米铺在灵石重碾上,又推了三轮之后,确定两斤左右的灵米水应该够了的时候,石武将那只聚灵盆固定在了两排砖石堆成的简易架子上。石武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整块灵肉,铺满这一尺半宽的聚灵盆后,就倒入了灵米水浸到与这块灵肉齐平。

石武看了看上方天色,估摸着是在未时左右,他想着第一阶段要在十二个时辰内循环三次,那就是每四个时辰内要将半斤左右的灵米水吸收入这块灵肉之内,而且煨煮的灵火还要均匀分布在聚灵盆外围。石武想好之后就将聚灵盆的盆盖盖上,他取出那块中品灵石放在了右手中,这煨煮阶段也是在考验灵膳师对灵火的控制力,但这对现在的石武来说完全没问题。

石武心念一动间就将中品灵石内的灵力缓缓地聚集于右手双指上,引出的火焰若一张轻薄的火网包裹着聚灵盆内灵米水浸到灵肉的位置。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耐心等待与专心煨煮阶段,还好石武的性子在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已经完全沉稳了下来。他一边以引火术静静煨煮灵肉,一边期待着能做一块完美的金露玉灵肉出来。他也在暗暗告诉自己,他的灵石不多了,任何步骤都不能有失,只要专心致志,他就可以不动用那些上品灵石。毕竟上品灵石在外隐界极为稀少,而且公孙冶送的还是品质极高的六角菱形。

石武感受着太阳落下月亮升起的转变,在听到聚灵盆里刚开始发出吱吱声时,估算着时间差不多的他迅速地将盆盖掀起,一股灵米的清香和灵肉的鲜香从锅中一齐散发出来。石武闻了一下就赶忙将旁边玉盆里的灵米水倒入,再次浸到与灵肉齐平后,他又快速地将盆盖盖上。石武已经看到那块灵肉外开始现出白玉之色了,这也让他信心大增。他知道第一阶段是重中之重,虽然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灵肉,但只有拿这种灵肉练熟了才能用那凝气五层的髭毛棕灵猪和凝气六层的紫鬤牦牛肉做出更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聚灵盆里的米香和肉香飘散了出去,数只鸟儿扑扇着翅膀来到石武身旁转了一圈。可它们在盆盖盖上后又没找到那香气的来源,最后只是在灵石重碾上啄食了些残余的灵米粉才飞走了。

石武暗道这些在外隐界的灵兽可真有口福,然后一只更有口福的大白兔子就一蹦一跳的过来了。石武跟它也是很熟悉了,他道:“你可别靠近了,我右手上的可是火。”

那只大白兔子可不听石武的,它扑腾着肥硕的身子,跳到了石武的怀里。石武现在右手不好乱动,只得用左手将那只大白兔子的耳朵抓起,放回地上道:“别来捣乱啦,我有正事呢。”

那只大白兔子也真乖乖地不去石武身上了,而是向着那装有灵米水的玉盆跳去,这可把石武给吓坏了,他忙以左手将那玉盆拿起,求饶道:“别别别,兔子哥,兔子姐,有话好好说,不就是为了一口吃的嘛。我这还有压好的灵米粉你要不要啊?要的话你就先跳远一点。”

那只大白兔子果真跳到了旁边,等着石武拿出允诺的灵米粉。

石武搞不懂这只兔子的呆萌是装的还是真的,但他可以确定,这世间万物对吃的都是一样执着。石武不得不将左手上的玉盆先放到另一边,然后开启纳海囊拿出了一袋子下午磨的灵米粉。他先抓了一把送进自己嘴里,觉得这些灵米粉嚼起来香香糯糯的,比直接嚼灵米口感好太多了。然后在那只大白兔子又跳过来后就立刻讨好地抓了一把放在手心递给了它。

那只大白兔子吧喳着小嘴飞快地吃着,不一会儿就将石武手中的那把灵米粉全吃完了,最后舔着石武手心让他觉得好痒。它吃完之后又对石武摇动着前面两只小腿,石武会意地问道:“还要吃?”

那只大白兔子听后就向石武跳近了一步,石武识相道:“别动别动,站原地。再来一把就行了啊,我后面一段日子也得靠这些口粮呢。”

石武说着就从袋子里又抓了一大把灵米粉,递给那只大白兔子道:“最后一把了啊,吃完了就乖乖睡觉去。”

那只大白兔子哪还管其它的,只顾着在石武手上吃着灵米粉了。看着这只可爱的兔子,石武突然觉得这漫漫长夜也没那么难熬了。待那只大白兔子吃完,石武就把手缩了回去,那只大白兔子也没有再去问石武讨要什么,而是转身跳进了石武的青竹小屋内。石武在后面喊道:“喂喂喂,吃完了就走啊,不陪我一会儿?”

那只大白兔子才没有被石武的话语给劝回来,扭动着它的小屁股一蹦一跳地就进了屋。

“你个小没良心的。”石武撇了撇嘴后就继续专心煨火了。

忆月峰上的植物动物好像都进入了甜甜的梦香,静谧地让人不忍打扰。山顶位置就石武那里还有着亮光,石武觉得这拜月宫突然变得与凡人界的冬天一样冷了。还好这时没有刮风,他身前也有灵火升腾,也不至于觉得冷。

夜色漫漫,冬日的太阳升得比别的季节都晚些。在天光还未破晓的卯时,石武终于迎来了第一阶段最后一次循环,当灵米香气和灵肉香气交融着升腾而出,石武已经可以看到聚灵盆里的灵肉裹上了一层鲜亮的白玉之色。石武稳稳地将最后半斤灵米水注入了聚灵盆中,洁白如玉的灵米水在外面灵火的煨煮下继续融入了灵肉之中。

石武的热情驱散了所有的寒意和困意,他匆匆抓了两把灵米粉吃了以后就越发专心地煨煮起来。其实很少有灵膳师在第一次制作灵膳时就选择这种需要长时间不间断供应均匀灵火的灵膳,因为这对灵火的掌控要求极高。石武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或者说,他也没别的选择,毕竟他手上就一张《金露玉灵肉》的灵膳方子。

未时的太阳高照,石武先行将那个储放灵肉的灵盒取出,然后细心地听着聚灵盆内灵肉与灵米水交融之声。在最后一丝灵米水被灵火煨煮入灵肉时,石武撤去手上灵石灵力的输入。石武用右手将被灵火灼烧成古铜之色的聚灵盆整个扣入事先打开的玉盒中。只见玉盒内的灵肉呈现漂亮的白玉之色,而且进入灵盒的时候还如豆腐般有弹性地扭动了数下,石武赶忙盖上盒盖,这块灵肉需要冷却一日才能进入后面的裹金阶段。

盘膝坐了一天一夜的石武起身的时候双脚都是麻的,他敲了敲腿冒出个奇怪的想法道:“听说那些个仙人一闭关就是百八十年的,他们醒来的时候会不会都不会走路了啊。”

石武呵呵笑着,双手紧紧抱着那只装有白玉灵肉的玉盒,想了想后先放去了青竹小屋内最高的那层橱柜里。放好后他才去外面收拾了聚灵盆和盛放灵米水的玉盆等物,然后回去洗漱了一下就先睡了一觉。

等石武睡醒已是傍晚酉时了,他走到绿玉传送阵上想传去落月峰问一下赵辛金露玉灵肉拜月宫是怎么回收的,至于卖给别峰弟子又是什么价。先前他是八字还没一撇,就没有关心这些问题,但现在第一阶段已经结束,只要第二阶段把握好了,就可以边自己留些金露玉灵肉使用边卖些出去赚取灵石了。

石武激动地走上了绿玉传送阵,心中想着落月峰山腰位置。可他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绿色光柱亮起。他走了出去再次进入,依旧是如此。石武纳闷道:“不会是我前面在落月峰使用的次数太多,把这绿玉传送阵给用坏了吧?”

石武一想到以后不能用绿玉传送阵了,这上山下山跑来跑去岂不是要累死。

“冷静冷静,这可是元叔施展的阵法,不可能这么容易坏的,一定是我哪里弄错了。”石武在绿玉传送阵外看了又看,这阵法确实没问题,那就是人了。等石武看到身上的忆月峰大弟子服饰时才想起,元叔跟他说的是要穿着深蓝色氅袍再想着去哪。

石武一拍脑袋立刻赶回去了青竹小屋内,那只大白兔子被突然的开门声吓了一跳,见是石武后就又趴在灵石灯盏旁边睡觉了。

石武在山海云雾屏风后面急匆匆地换好了那件深蓝色氅袍,换上以后他也对这件衣服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好像穿着这件深蓝色氅袍才是真正的忆月峰大弟子一样。

石武笑着走过去绿玉传送阵,然后随着那阵绿色光柱传到了落月峰山腰的位置。那些从饭堂出来的落月峰弟子又见到了石武,他们的目光中有畏惧的,有惊慌的,更多的是逃避。他们像是见了瘟神一样速速走了,生怕石武跟他们搭话。

石武无辜道:“不就是让你们受苦吃了几顿咸菜咸饭嘛,是你们掌勺大师傅的亲传弟子不争气,这也不能怪我啊。”石武说归说,但没有任何停留地远离了饭堂位置,去落月阁找赵辛去了。

自从那场奇异的雪融化之后,各峰上除了还开启着守护阵法外,一切都和以前差不多了。落月阁内的赵辛更是捡了个便宜,前几日发放完物资月例后他就安心在他专属的房间内休息了,那本去供月峰时一时兴起兑换的土系术法已经在他储物袋中吃灰好几天了。

听外面的弟子报告说石武来了,赵辛本不想见的,他昨儿个也看到了那紫色雷电。他怕那闪电是劈石武的,要是一个不小心连累到他可亏大了。

赵辛问道:“今儿个有打雷吗?”

那来通报的弟子回道:“大师兄,今日晴空无云,不曾打雷。”

赵辛略微安心道:“那你让他进来吧。”

“是。”那弟子回了声后就将石武带了进来。

石武还是第一次来赵辛的专属房间,他看这里装饰精美,桌椅柜子皆是上好的木材打造,桌上的香炉内还燃着好闻的香料,就连赵辛躺的那张床也是气派不凡。

石武羡慕道:“赵师弟真是有福之人啊。”

“石师兄请坐。”赵辛笑道,“我还不是靠着我伯父嘛。倒是石师兄,这智谋胆色皆是过人。”

石武摆了摆手道:“赵师弟过奖了,我来找你是想一谈合作之事。”

赵辛犹豫道:“石师兄,你先等等,我有一事相问,问完了你再说合作的事。”

石武不知道赵辛要问什么,难道是林二狗和他合谋的事情被赵辛发现了。说起来石武过来的时候还真没看到林二狗。石武道:“赵师弟但说无妨。”

赵辛也就问道:“石师兄,昨天那几十道紫色雷电不是劈你的吧?”

“什么?”石武昨日在忆月峰内完全不知道紫色雷电的事情,现在听赵辛问这个,觉得莫名其妙道,“赵师弟是不是搞错了。我昨日全天在忆月峰上练习引火之术,未曾见过赵师兄说的紫色雷电啊。”

赵辛见石武不像是在撒谎,而且那么厉害的雷电,要是真劈的石武,石武也没命活啊。赵辛想着既然不是劈石武,那就是劈那老仙长了。赵辛居然还有些偷偷乐起来,想着果然恶人自有天收,怪不得那老仙长不敢出忆月峰,原来是怕被雷劈啊。

石武见赵辛在那傻乐的样子,在心里反问自己到底该不该跟这家伙合作。他想到观月峰上的内门大弟子萧椋好像人也不错,突然就打起了退堂鼓想去找萧椋合作了。

哪知赵辛先开口道:“刚刚石师兄说的合作是什么事情?”

石武想着先问问价也好,就道:“我的金露玉灵肉还差最后阶段就做好了,就来问问你门派是按什么价格收,还有你上次说的卖给别峰弟子是多少灵石来着。”

赵辛愣了一下道:“石师兄,你不是说你昨日还在练习引火术来着,怎么这么快就把金露玉灵肉做到最后阶段了?”

石武想了想就把自己用了十二个时辰将灵肉以灵米水煨煮成白玉之色的事情说了出来。

赵辛听得是目瞪口呆,他坐起身走到石武面前确认道:“石师兄,您可别跟我开玩笑啊。这金露玉灵肉我落月峰内门大师兄做过,他都是在到了筑基期后才开始尝试练习的。而且第一阶段就因为灵火不能保持均匀,导致那块灵肉一边吸收了灵米水,一边干硬生焦。他试了差不多六七次才成功的,你连凝气期都不是,还做出了传说中的豆腐状白玉灵肉,这这……这不可能啊。”

石武就差没去忆月峰上拿过那个玉盒给赵辛看了,他说道:“你爱信不信,要不是那灵肉要冷却一日,我都想拿过来给你看了。”

赵辛道:“好!师弟就期待着石师兄那五两金露玉灵肉了。”

“五两?我做的是五斤啊。”石武脱口而出道。

赵辛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现出惊恐之色:“五……五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