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自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自知(1 / 1)

从落月阁下来的石武心中忐忑,他这下不仅可以拿回十年的食粮物资了,就连八年后的一顿毒打都预定好了。

在回去的山道上石武还慌不择路地撞倒了个人,石武忙对那人说着对不住。等石武定睛一看,那被撞之人不就是林二狗嘛。

石武本想扶林二狗起来顺带帮着把撞倒的一只水桶提起,可他发现自从他出来以后就有很多落月峰弟子在盯着他,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对林二狗示出好意。

不过林二狗一见撞他的是石武,不仅没有在意,反而还笑着想上去打个招呼。

石武忙对林二狗使了个眼色,低声道:“我得罪了你们掌座,装成不认识我,快骂我几句。”

林二狗一听还有些懵,但听到石武再次说了一声快之后,林二狗只好壮起胆子道:“你……你走路不长眼睛么!都不看人的!”

那些有意盯着石武的人看到林二狗这番顶撞石武,倒是有些吃惊。毕竟石武刚刚在落月阁内出尽风头,没想到却被那个平日里唯唯诺诺的林二狗给唬住了。

石武故作高傲地一甩衣袖,指了指林二狗以后就大步走了,临走前低声道:“有空一叙。”

林二狗惊慌地嗯了一声,然后学着石武甩了甩衣袖,做出一副晦气状。他也不知道石武怎么得罪他们掌座了,不过既然是石武让他这么骂的,他想着石武应该不会记恨他的吧。

林二狗还在想着的时候,那满脸横肉的赵辛也从山道上下来了,他还正好看

到了林二狗吼石武的那几句,心中讶异的同时感到一阵畅快。

林二狗正低头捡起地上的水桶,一看有只白白胖胖的手帮他一起过来捡,他下意识道:“多谢。”

等林二狗抬头看到帮他的是赵辛时,吓得吞吞吐吐道:“大……大师兄好!”

赵辛见林二狗连石武都不怕,见了自己却怕成这样,心中更是乐开了花。他满脸和善地对林二狗道:“二狗啊,下次别做这么重的活了。你等等就去我落月阁报道,就说是我让你上去的。我们落月峰外门弟子中,也就你最有胆色了。”

林二狗像是做梦一般道:“什么?”

按照平时的话赵辛只会觉得这林二狗木讷又蠢笨,可他刚刚亲眼看到这小子吼了石武,这等对内唯唯诺诺,对外据理力争的性子他很是欣赏。赵辛拍了拍林二狗的肩膀道:“跟着我好好干,我赵辛绝不会亏待你。”

林二狗忙回道:“多谢大师兄!”

这句大师兄赵辛是听得真舒坦,他对赵林二狗点点头之后就笑着走了,他还要赶去供月峰周演那边给他伯父传信呢。

赵辛的嗓门本就大,加之好几个外门弟子离得不远,他们一听赵辛这般器重林二狗,不由得羡慕起来。等赵辛一走,有两个平日里经常欺负林二狗的外门弟子忙殷勤地上去帮林二狗挑起水桶,嘴上还不停地奉承着他,希望林二狗以后可以多多关照他们。这让林二狗更觉不可思议地怔在原地,他不知道为什么石武几句话就能将自己推到那么好的位置。他在心里佩服着石武的同时,也对自己未来的修行之路开始期待起来。

石武从落月峰下来以后并没有过去供月峰,周演那边他暂时是不会去的。他要先上观月峰一趟,将宗门大比和修真界的一些事情问询清楚,这样子才能让自己有备无患。至于为什么不回去忆月峰问元叔,实在是石武还不清楚元叔对他是什么态度,而且他心里也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元叔在他身上的企图。石武清楚地记得自己喝完造化汤之后问了元叔那几个问题,他听到了造化汤是种子的回答,后面他也在自己脑中听到了别人的声音。其实石武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石武还是要去验证清楚。阿大以前教过他,如果在确定对方对自己有企图的时候,反而可以大胆地提出自己的想法,在对方的企图达成之前,你永远是主动的一方。

“阿大爷爷,不管别人有什么目的,小武都会好好活下去。待我仙法有成,必定手刃金为,再去石齐玉手中将断罪取回,到时候交给阿九奶奶,以告慰您的在天之灵!”石武下定决心之后就快步过去了观月峰。

那些在半道上遇见石武的观月峰外门弟子一见他这会就来了,还以为他是要去饭堂坐等吃饭的,心中暗暗叫苦着他们的伙食肯定又要少了。

石武不知道他们的心思,与几个面熟的打过招呼之后就直上观月峰山顶去寻唐一卓了。这里他最可以相信的只有唐一卓,毕竟自己是唐云间接的救命恩人,这份人情还是可以用的。

唐一卓自从造化汤之事结束后就再无顾虑地开始打坐清修,如今的他是金丹中期修为,这次破除唐云的死局更是让他的心境修为隐约摸到了金丹后期的门槛。唐一卓在心中感叹:“果然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石武在唐一卓洞府外道:“唐仙人,小武有事相询。”

唐一卓刚念叨完就听到了石武的声音,头疼道:“福祸相依啊福祸相依。”

唐一卓立身而起,来到洞府之前右手轻挥,石门应声开启。

石武刚想进去边坐边聊,唐一卓这主人倒先出来了,石武只得跟在他身后一起过去外面的空地上。

唐一卓双指轻抬,两张由地底藤蔓缠绕而成的座椅出现在石武眼前,靠近石武的那张座椅旁还有一只装有清水的木杯。唐一卓道:“坐吧,我这里没有落月峰那么豪气,不过我这地底甘露也算是佳品了。”

石武不客气地坐在那张藤椅上,虽然现在的他身形矫健,爬那么高的石阶也不在话下了,但还是会口渴的。他见唐一卓就准备了一杯甘露,问道:“唐仙人不喝?”

“这是我待客时才会拿出来的。说吧,找我什么事。”唐一卓知道石武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么急匆匆地赶来,肯定是又遇到什么事了。

石武就开门见山道:“唐师叔,我想问一下宗门大比的事情。”

唐一卓听了微微一怔,然后想到八年后是落月峰主办宗门大比,反问道:“是赵师弟跟你提起的宗门大比?”

石武点头道:“嗯,在他答应把忆月峰十年食粮物资给我之后,他就跟我说了这事。”

“然后你还是把那些物资接下了?”唐一卓问道。

石武肯定道:“对啊,我没修炼到筑基期就不能辟谷,这不是您告诉我的嘛。而且这本就是我忆月峰的东西,我去索要也是合情合理的。”

唐一卓打量着石武道:“你说的是不错,可八年后的宗门大比你要是遇到了落月峰上的内门大弟子,我肯定在你认输之前就已经被打成猪头了。只要不是故意伤及性命,不是在认输之后再施以术法,都是合情合理的。”

石武尴尬地补充道:“说不定还有供月峰的内门弟子。”

唐一卓一听就乐笑道:“对啊,我倒是忘了,你还惹上了周演。”

石武见唐一卓还在笑他,叹道:“唐师叔麻烦你摸着自己良心想想,我是怎么惹上的周师叔。”

唐一卓不领情道:“那时候怎么看怎么是你仗着自己没几天活了,说的也是自己的想法。我可没让你说什么换成是你你也会上去揍他一顿。”

石武无奈道:“你是不会说,你就那么做了。”

唐一卓不想跟石武在那瞎扯,就说道:“宗门大比却有其事,而且最后的奖励很是丰富。不过我奉劝你暂时别去想那些,快点修炼才是真的。若无它事你就回去吧,我最近可能要闭关冲境了。”

“有的有的,还有关于修炼功法的事情,我想您跟我讲讲。”石武赶忙说道。

唐一卓奇怪道:“这你不应该去找老仙长吗?实在不行也是去供月峰找周演啊,他虽然与你有仇,但你是公孙师兄亲自宣布的忆月峰大弟子,他怎么都不会在功法上做手脚的。而且那凝气期的功法浅显易懂,也做不了手脚。”

“你以为我不想找老仙长吗?我问过他会不会教我术法,你猜他怎么说。”石武苦笑道。

唐一卓还真有兴致道:“老仙长怎么说?”

石武回道:“他说看心情。”

唐一卓道:“看心情?那是心情好的时候教还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教?”

石武这下是真的哭笑不得了,他回道:“我与你说了一样的话,老仙长最后还是说了句‘看心情’。”

唐一卓有些同情石武了,老仙长性情古怪,看样子石武也讨不到什么好啊。唐一卓说道:“我这边毕竟不是供月峰,你可以先去周演那边将凝气期功法领回来。如果你实在怕周演动手脚,你可以拿到我这里让我帮你看一眼。”

“多谢唐师叔。”石武感激道。

唐一卓摆摆手道:“别谢我了,我只是还你一个人情罢了。虽然我当时已经跟你谈好了条件,但说句心里话,我还是欠你些的。”

石武笑嘻嘻道:“唐师叔别这么客气啊,我们谁跟谁啊。”

唐一卓忙打住道:“别别别,你这么套近乎我可受不住。我最多帮你个一两次,后面的事情还得靠你自己。”

石武明白道:“嗯。那唐师叔跟我讲讲修真界的修为划分吧,我到现在都没人跟我讲过呢。”

唐一卓点头道:“好吧。我所知的境界中是以凝气期为开始,分一至九层。在第九层时会达到一个瓶颈,全身上下灵气饱和,再无吸纳的空间。到时候就需要以外力丹药或者一处灵气极为浓郁之地一举冲破自身瓶颈达到筑基期。达到筑基之后就能开始感悟自身的道,但那种感觉还不明确,就像是在迷雾中隐隐看到前方有一个目标,你要摸索着向前,不断地向着那个目标靠近。这时候你需要的灵气会是凝气期的十倍甚至更多,因为此时的你要学会控制自身的灵气,这样子才能御空飞行。在对阵杀敌的时候,会不会御空飞行往往能决定最后的战果。”

石武认真地听着,默默记下。

唐一卓继续道:“从筑基期开始就只分筑基初期,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这三个阶段是自身灵气凝聚提炼的过程。好比你是一个水缸,灵气就是里面的水。可每当你使用术法时,你体内的灵气会大量地消耗,你在筑基期要控制自身使用术法时灵气的消耗。比如说你在筑基初期使用术法时需要用水缸里一大瓢的水,可你到了筑基后期就只要一小杯就行了。这样子虽然你所能容纳的灵气并没有多大的增长,但在你不断凝聚之后所能使出的术法次数会比之前多很多。”

石武喝了口甘露,顿觉清爽好喝道:“那有没有办法将我的水缸变大呢。”

唐一卓孺子可教道:“你的想法很好,但这就要说到灵根了。正统的灵根分有金木水火土五种,但我在修真界也遇到过稀有的风灵根、雷灵根等等。风灵根修士的速度一般都会凌驾于其他灵根之上,雷灵根修士的术法也会比其他灵根的更具破坏力。”

唐一卓刚说完,石武体内凤焱和印沁同时不屑地切了一声。凤焱道:“前面说的还不错,后面真的是太没眼界了。”

印沁难得附和道:“老焱你总算说了句正常话,风雷灵根算个屁,唯我水灵根才是灵根中的至尊!”

“呸!我火灵根才是灵根中最强!”凤焱不服道。

印沁不满道:“小焱你又开始说胡话了。”

凤焱抓着那三条玄天锁链道:“要不是九瓣寒莲子和这玄天锁链,你早就被我的流火打成筛子了。”

印沁不以为意道:“对对对,要不是这玄天锁链,有些火灵根的魂魄早就输的闭眼了。”

凤焱亦回击道:“总比有些水灵根的残魂差点被水系至宝冻成冰渣子来得好。”

“那也是说明我水系至宝厉害!”印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

二人在石武体内吵得不可开交,外面的石武则是勤学好问道:“唐师叔,那您是什么灵根?”

唐一卓见石武眼中充满着期待之色,回他道:“我是中品木灵根。”

虽然早有猜测,但得到唐一卓亲口所说之后,石武还是很向往道:“怪不得唐师叔的木系术法如此厉害!”

唐一卓见石武真情实意的样子,谦逊道:“其实我这种灵根算是普通的,我家云儿才是厉害。她是双灵根修士,不仅有中品水灵根还有中品木灵根,是相辅相成的两种灵根结合。”

石武一听羡慕道:“真厉害啊,怪不得那时候公孙大……宫主说唐云喝下造化汤有一成的机会能存活。”石武一时激动差点把公孙冶叫成公孙大哥,还好他反应快,立马就纠正了过来。

唐一卓想了想后摇摇头道:“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让她去的。算了,都过去了,我继续给你讲吧。刚刚说的灵根除了属性以外,还有品级之分,依次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这就对应了你刚刚想问的水缸大小。小武,其实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天定的,不必太过强求。”唐一卓从杨一帆那里得知,在杨一帆去轩家村的时候帮石武探查过,结果显示石武是没有灵根的。唐一卓也就认为即便石武喝下了老仙长的造化汤,最多就是个中品灵根。

石武期待道:“唐师叔,要不您帮我看看我现在是什么灵根?”

唐一卓隐晦道:“小武,你现在是忆月峰之人,按照规矩我不可以探查其他峰的弟子。你可以让老仙长帮你探查一下,或者在供月峰挑选功法时去照一照那里的灵根镜,上面会自行现出对应灵根的颜色,颜色越深就代表灵根最纯净,品级也越高。”

石武一听兴奋道:“好的,小武有空了就去。唐师叔继续啊,我记得您是金丹期修士,快跟我讲讲金丹期吧。”

唐一卓本想让他一步一步来,但看他如此好学的样子,也就告诉他道:“在达到筑基后期,身体会再次迎来那种瓶颈。等你运用一个术法的时候自身灵气和外界灵气持平,近乎不再需要你消耗自身灵气时,你就要开始于体内凝结金丹了。修真界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身为金丹客,方是我辈人’。金丹期乃是修真界的第一个分水岭,有人直至筑基后期的寿命耗尽,甚至用各种丹药续命都没凝出金丹,有人天赋异禀在百岁之前就成了金丹修士。我是在一百三十岁时凝出的金丹。当时……”

石武追问道:“当时怎么了?”

唐一卓提醒道:“小武,这是我木系功法的修炼经验,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之后会不会影响到你日后的修行,你确定要听么?”

石武这时候已经完全着迷了,他第一次听到这么详细的讲解,狠狠点头道:“我想听!”

唐一卓只好道:“当时的我在一处灵气极佳之地闭关,然后运起功法将自身灵气不断地在体内缠绕凝结。我将自身化为炉鼎,在一次次蓄满灵气之后再炼化着我体内的木系灵力。我只觉得我全身的灵力要将我的经脉骨骼生生碾碎,但先前充斥在经脉骨骼内的灵力又在保护着我。就是在这种灵力相冲之下,一道金芒开始一点点汇聚在我气海位置。我当时已经处于入定的状态,我仿佛可以看到自己气海位置的那枚金丹从指甲大小渐渐变大,等它环绕成一颗金色圆球的时候,我全身的灵气被它吸收一空。那时候的我对于灵气的需求就像在沙漠中渴了几天几夜的人对水的需求,我不仅将闭关之处的灵气全部吸入体内,就连准备好的所有丹药、灵石都吸光了。等我那颗金丹内的灵气饱和之后,我的体外也跟着开始散发出金光,我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破关而出的我觉得自己不再是天地间的蝼蚁,我相信只要顺着我的大道前行,一定可以有我的一片天地。”

唐一卓述说着自己凝结金丹时的情景,听得石武心中澎湃不已,他可以想象那时候结出金丹的唐一卓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唐一卓拍了拍旁边的石武道:“是不是觉得很厉害?”

“嗯!我也想成为金丹修士!”石武直接回道。

唐一卓听了突然神情漠然道:“可直到十年前我才知道,我当时的想法在那些人眼里根本就是个笑话。小武啊,你可以把目光放得长远些。等你有了想要保护的人,金丹修为是远远不够的。”

石武其实很想问唐一卓关于唐云娘亲的事情,他隐隐可以猜出一些,但他想着这是别人的家事。唐一卓不主动提的话,他也不好问。石武只好道:“唐师叔,小武记住了。”

唐一卓嗯了一声道:“至于金丹期怎么突破至元婴境我还不太清楚了,公孙师兄说让我到了金丹后期去找他,他会分享给我他结婴的经验。”

石武心满意足道:“已经很好了,今天能听到唐师叔这么知无不言的对我说这些,小武真的很感激。”

唐一卓哈哈笑道:“你小子平时油头滑脑的,认真起来的样子有我当年的几分神采!”

石武一想到唐一卓前几日那焦虑枯槁的模样,虽然现在看起来好多了,但还是觉得他比不过自己,就笑嘻嘻道:“唐师叔真会夸自己呀。对了,小武想起来我还有点事要回忆月峰,就先走了啊。”

唐一卓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石武不客气地将那杯甘露一饮而尽,然后一溜烟地就小跑下山了。直到他转身回去洞府才回过神来,敢情这小子是在说自己没他好看呢。唐一卓轻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小武啊,快些成长吧。”

石武走到忆月峰山脚下的时候心情比第一次来时还要沉重。他看着那熟悉的入山石阶,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旁人道:“我知道你在我体内,所以在修炼之前,我必须要问清楚一些事情。”

石武体内还在争论火灵根和水灵根到底是谁厉害的凤焱和印沁在听到外面石武的话语后都噤若寒蝉,他们同时望向了正前方的石武人魂位置,却发现三条玄天锁链内的石武人魂依旧在沉睡着。

凤焱和印沁震惊地相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石武到底是如何发现他们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