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二百五十二章 应得之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五十二章 应得之物(1 / 1)

此刻的落月阁内还有别峰来排队领物资的弟子,赵辛先前对石武的殷勤他们看在眼里,除了羡慕之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石武是喝了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造化汤才成为忆月峰大弟子的。

不过石武现在的话倒是激起了那些别峰弟子的嫉妒之心了,因为石武索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那可是一峰之上十年份额的物资啊。他们看到赵辛的那张横肉笑脸瞬间变成了阴沉若死状,他们知道这下是要有好戏看了。石武或许新来不知,但他们这些在拜月宫时间久些的自然知道,这赵辛正是那落月峰掌座赵胤的亲侄儿。因为落月阁掌管着拜月宫的物资分发,所以赵辛平日里趾高气昂惯了,那些个别峰弟子来此领取物资都需要看他的脸色。没想到今日来了石武这么个狠角色,硬生生地要从落月峰割下一大块肥肉。

那些来领取物资的弟子都不去管自己要领物资这件事情了,而是既兴奋又期待地想看赵辛怎么对付石武。毕竟赵辛等于是赵胤的脸面,石武这般强势索要的话,那就摆明是要撕破脸了。

赵辛脸色阴沉地打量着石武,他看着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直呼其名道:“石武,你或许觉得这外隐界的灵食比你们凡人界的好吃太多,但你也要知道,这人一下子吃太多是会撑死的。”

“哦?”石武听后在落月阁内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然后直接说道:“赵师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就是我前面那些死去的师兄托梦让我过来拿的。他们说他们虽然死了,但还惦念着忆月峰,让我拿回他们的食粮物资把忆月峰发扬光大。赵师弟说这些话怕是要寒了我前面那些师兄的心了。”

赵辛明知道石武说得是假的,但还是背后生寒地抖了抖,有些生怯道:“我就是想提醒下石武师兄,你这么要东西,不太合规矩。”

石武看出了赵辛的心虚,哈哈笑道:“那不知如何才是规矩?或者换句话说,是不合拜月宫的规矩还是不合赵师弟的规矩。实在不行,我们要不要把公孙宫主和赵师叔都请过来,到时候看看赵师弟说的规矩是谁定的。这样可好?”

赵辛这下是真被石武吓住了,他觉得眼前的石武根本就不是个少年,而是披着少年面皮的一个老妖怪。他又想到对方可是喝了造化汤都活下来的人,暗骂自己怎么一时昏了头说出这等话语,他语气缓和道:“石师兄误会了,师弟只是没想到石师兄一下子要提取那么多的物资,一时间有些吃惊罢了。石师兄说得对,我这就通知我师尊过来,让他跟石师兄细说清楚。”赵辛可不敢一个人抗下这件事,那可是一峰十年的物资啊。既然石武都说要去找赵胤,那赵辛就顺势把赵胤请过来做主。

石武知道赵辛这是去搬救兵了,也不阻拦道:“赵师弟可要速去速回,我还赶着去供月峰周师叔那边呢,他昨日在恭喜我之后就让我有空了就快去藏术阁挑选功法,说要亲自指点于我。”

赵辛一听立刻就想起昨天周演是过去跟石武说了几句话,不过他那时候离得远就没听清周演说的什么。现在听石武这么一讲述,还真以为这少年不止跟观月峰有交情,就连供月峰上的周师伯也是他的莫逆之交。

赵辛先对旁边那下人模样的弟子道:“你快拿些灵果过来给石师兄解解渴,再去我房中取些茶叶给石师兄泡上一杯好茶。”

那弟子见赵辛与石武从剑拔弩张到各自客气只用了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赵辛喊着去拿灵果泡茶了。他跑过去赵辛旁边低声询问是不是要在茶里加点料什么的,哪知道被赵辛一推过去道:“磨磨蹭蹭的,你是不想在这干了吧。让你去你就老老实实地去。”那弟子这下知道赵辛是真要好好款待石武,他不敢怠慢地立刻跑去赵辛屋里准备起来。

赵辛又对石武恭敬道:“石师兄,您在这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我师尊处禀告。”

石武点了点头之后就看到赵辛急匆匆地出了落月阁。

那些别峰的弟子在这见了,都对石武啧啧称奇。他们自问刚刚那种情况要是换了他们,肯定早就被赵辛唬得自惭形秽地走了。可石武不仅没走,反而用三言两语就把赵辛吓得送灵果泡灵茶,现如今只能跑去落月峰山顶找赵胤过来。

落月峰山顶之上,一座雕梁画栋的精美宅子让人一见就觉得这是一所大户人家。这座宅子的主人正是那落月峰掌座赵胤,拜月宫对于各峰掌座的权限放得很宽,所以在赵胤接手落月峰后他就让人按着赵家如今在外隐界的宅子同样造了一间,这也算是慰藉了他的思家之情。赵胤自幼生长在外隐界的一户贫苦人家,父母皆是给人种粮为生。赵胤很小的时候就要去地里帮忙干活,也正因为这样,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被拜月宫上宗出来游历的一位前辈在田地中看到。他说赵胤这娃儿一看就是有福之人,于是就收了他做记名弟子。不过那前辈并没有带他回拜月宫上宗,而是给了他一本土系功法之后就将他放养在了外隐界的拜月宫。那时候的赵胤还很是瘦弱,他自知这是他鱼跃龙门的机会,所以来到拜月宫之后就开始每日每夜的勤学苦练。也许是他天资本就不错,也许是他勤奋过人,终于在他一百五十岁时结出了自身金丹。后续他又得公孙冶看重,继任成为了落月峰掌座。自他接任掌座之位后,他才终于松懈了下来,身形也随着做掌座的日子一天天地变大变胖。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反正他怎么说都是有金丹期实力了,再加上还是上宗前辈的记名弟子,让他更加高枕无忧。他忆苦思甜之后就让人在落月峰山顶造了这么一间宅子,每次在这里打坐他都会有一种成就感。

说来也是,谁天天在灵石蒲团上打坐,都会有成就感的。赵胤自昨夜打坐至今,那种心头慌乱的感觉渐渐消了下去。

就在赵胤觉得是自己想多了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伯父。”赵辛来到门外道。

赵胤一听是赵辛的声音,心中就更加自得了。自从他在这拜月宫发迹之后,对父母亲戚可谓是仁至义尽,除了帮他们花费灵石购置宅子之外,还将那些有资质的后辈都带到了拜月宫修行。可惜那些后辈绝大多数都吃不了修炼的苦,也就赵辛坚持了下来。他也就把心思花在了赵辛身上,不仅各种丹药灵食不缺,还让他在修为达到筑基之后坐上了落月峰外门大弟子的位子。

赵胤对着门外道:“进来吧。”

赵辛闻声进去,他每次进入赵胤的宅子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赵胤见赵辛进来了,问道:“东西给他了?”

赵辛回道:“给了。”

赵胤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赵辛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两只短胖的手掌在那不停地摩挲着。赵胤一见他这样就知道他是遇到了难办的事,问道:“怎么,你没有按照我说的给他内门大弟子的待遇,他询问之后发现了端倪?”

赵辛忙回道:“不是啊,我都是按照伯父说的,就连储物袋我都是挑的大的给他。”

“那他还有什么不满的?”赵胤有些生气道。

赵辛道:“他要忆月峰的食粮物资。”

赵胤一听了然道:“这倒是我疏忽了,他就是个凡人出生,现在还不能辟谷,他要食粮物资也是应该的,你给他就是了。”

“不……不是……可……”见赵辛吞吞吐吐的,赵胤不耐烦地盯了他一眼。

赵胤训斥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拜月宫有我在呢,遇到事情都不要慌。有什么就说什么!”

赵辛被赵胤这么一训,吓得立正道:“不是啊伯父,可他要忆月峰十年的食粮物资,这我怎么给他啊。”

“什么!”赵胤直接从玉石蒲团上跳了起来,他肚子上的肥肉都在那晃荡晃荡的,他怒道,“这小子喝那造化汤喝傻了么。这才当上第一天的忆月峰大弟子就问我要十年的食粮物资,要是给他多些时日,是不是要我把整座落月峰都给他啊。”

赵辛也觉气愤道:“以前那些个过来领物资的哪个不是好声好气的,这小子一来就拿宫主和各峰掌座压我。伯父,我看这次就得杀杀他的威风。”

赵胤本来还想着石武身后有个老仙长的,可他一想自己这边占着理呢,就算是闹到公孙冶那边他也不怕。他拍了拍赵辛道:“走,跟我去会会那个忆月峰大弟子,看他到底是凭什么敢在我们落月峰如此嚣张。”

赵胤与赵辛二人义愤填膺地往落月阁赶时,石武正优哉游哉地坐着品茶。石武是再次羡慕这落月峰了,他是第一次喝到这种灵茶,看着茶杯里碧绿晶莹的茶叶在灵泉水的冲泡下散发出一丝一丝的灵气,石武想着这落月峰到底有多少好货啊。他忍不住又细品了一口那满含灵气的茶水,觉得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拿个几盒回去给林青尝尝。

不过越是这般清闲,越是能让他想起恼人的事情,现在最恼人的或许就是供月峰那边了。他早上在观月峰吃饭的时候就跟饭堂师父打听过了,拜月宫所有弟子的功法仙术都在那供月峰的藏术阁内。获得功法仙术是需要门派贡献和提供自身境界证明的,好比说石武现在等同于是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连凝气期都不是,那么供月峰那边就只会给石武一本品级最低的凝气功法。等石武修炼到一定层数之后,再凭借着对门派内的任务接取,完成以后获得门派贡献值,用以兑换更高层次的功法仙术。石武知道对于修炼者来说功法是极为重要的,可这些偏偏都掌管在周演手中。他一想到昨日周演说要好好指点他就一阵头疼,他生怕周演在功法上面给他来几处阴的,到时候要是走火入魔可就惨了。石武还偷偷问过了,拜月宫不可私自交换藏术阁内的功法仙术,一经发现就按叛徒处理,可废去全身修为甚至当众处死。石武越想头是越疼,不得不又喝了几口灵茶来缓解缓解。

不过现在更头疼的一个人来了,那正是与赵辛同样一脸横肉的赵胤。他觉得石武这小子不是来拿物资的,他就是来从他赵胤身上割肉的。

石武见赵胤来了,主动站起作揖道:“赵师叔好。”

见石武喊自己赵师叔,赵胤明显感觉石武是想用那老仙长压他,但他自觉有理道:“石师侄啊,听我这弟子说,你要一下子提取忆月峰十年的物资?”

石武点头道:“嗯,按我一人份的来算就行了。”

赵胤奇怪道:“可赵某记得不差的话,石师侄前日从凡人界过来,昨日才喝下造化汤成为忆月峰的大弟子。你这十年的物资份额从何而来啊。”

石武笑着道:“赵师叔,师侄想问一下,这十几年来去喝造化汤死了的那些弟子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赵胤不知道石武这话是什么意思,就道:“他们没你那般好命,在喝了造化汤一两个时辰后就死了,尸体被老仙长扔出了忆月峰。后来公孙师兄见之于心不忍,就让他们以前所属的那峰掌座将尸体领了回去,最后将他们好生安葬了。”

石武哦了一声道:“那他们这算是忆月峰的弟子呢还是其他峰的弟子?”

赵胤觉得石武是在给他设一个圈套,但他暂时又找不到任何线索。他只好道:“公孙师兄为他们举行过了入峰仪式,他们自然就是忆月峰的弟子了。”

石武轻笑道:“有赵师叔这句话就够了。”

赵胤浑然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既然我忆月峰十一年前就开始有弟子在了,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哪一日入我忆月峰的,但就像赵师叔说的,公孙宫主为他们行了入峰仪式,他们就是我忆月峰的师兄了。只是他们命薄,在忆月峰没待几日就道消了。但我现在作为忆月峰大弟子,自然是要帮我前面这些在忆月峰待过活过的师兄们领一下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我这做师弟的也会秉承他们的遗志,将忆月峰发扬光大!”石武一派正气凛然道。

赵胤被石武这一番话给说蒙了,他觉得这小子说的全都是歪理,可要去反驳的时候偏偏还找不到理由。这也只怪赵胤自己把自己困住了,忆月峰每年都是在年初就选定喝造化汤之人,公孙冶也会在当时就办一个忆月峰的入峰仪式,这是要给那些人一个暗示,凡是被指定了喝造化汤的,逃都逃不掉,死也是忆月峰之人。所以石武说的这些在赵胤看来完全没错。

赵辛也是没想到石武会这般说辞,他看着赵胤被说的愣在了那里,自己也是一筹莫展。

至于在这里看戏的那些别峰弟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自叹不如地佩服着石武。

赵胤心里那叫一个恨呐,他暗骂着唐一卓道:“你个老东西有事没事去闹个屁闹,现在可好,你是救下你女儿了,倒给我来了个打秋风的。”要是赵胤知晓唐一卓昨晚就知道了石武要来落月峰上刮油水,他铁定气得打上观月峰了。

就在赵胤苦思怎么回绝石武时,石武反而要先行出门了。

赵胤疑惑问道:“石师侄你这是?”

石武满脸无奈道:“没什么,就像赵师弟说的,落月峰有落月峰的规矩,我这么索要不合适。而且我看赵师叔也在为难的样子,肯定是在想着我前面那些忆月峰师兄的物资该怎么算给我。我这就帮赵师叔去公孙宫主那里问个清楚,每次都是他老人家主持入峰仪式,他肯定最清楚了。”

赵胤闻言面色铁青,双手指节在袖中爆出节节脆响。赵辛和那些在场的弟子生怕赵胤会对石武出手,都有意无意地退到了边上。

石武却是站在原地神色不变地看着赵胤。

赵胤脑中思绪飞快闪过,他虽然懈怠了修炼,但不代表他没了脑子。赵胤哈哈笑道:“石师侄说的是哪里话,你也不用去麻烦公孙师兄了,就按石师侄说的十年物资就是了。不过这数目有些大,你给我三日时间,三日之后,石师侄过来拿就好。”

石武见好就收道:“那就有劳赵师叔了。”

赵胤盯着石武道:“石师侄客气了,忆月峰有石师侄这等人才在,想不发扬光大都难了。”

石武轻笑道:“那还不是靠我前面那些师兄积累下来的福德嘛,对了,还要谢谢赵师叔帮我忆月峰细心保管这么多年。我回去肯定会跟老仙长提起赵师叔对我忆月峰的恩德。”

赵胤神色一变道:“这点小事就不用石师侄叨扰老仙长清修了。三日后我派门下弟子将物资送到忆月峰山脚。”

石武抱拳谢道:“多谢赵师叔了。师侄等等还要去供月峰找周师叔一叙,就不打扰赵师叔修炼了。”

赵胤听到石武要去找周演,拦下石武道:“石师侄啊,有件事师叔倒是忘了跟你说了。拜月宫五十年一次的宫内大比还有八年就要开启了,到时候是由我落月峰主办,各峰都会派出弟子出战,最后争得头名的弟子不止有丹药法器的奖赏,若是被前来的内隐界上宗使者看中,就能鲤鱼化龙成为那内隐界上宗弟子。你们忆月峰虽然人丁单薄了些,不过还好,作为内门大弟子的你可以直接和其他五峰的内门大弟子对战。想是以石师侄的天资,肯定会技压群雄,争得头名的。”

石武刚刚还在心里窃喜着终于搞定了以后的饭食,怎么现在还有什么宗门大比,而且看赵胤这语气也不像是在唬他。石武内心暗道:“完了完了,这下惨了,到时候供月峰和落月峰的内门大弟子对上我还不得把我揍个半死啊。”

石武内心有苦说不出,但面上依旧真切道:“多谢赵师叔提醒,说起来周师叔还说要指点我呢,我这就前去供月峰。”

赵胤怎会不知这小子第一天来就在公孙冶面前把周演得罪了,现如今看他还一副假模假样地要去找周演指点。赵胤畅快笑道:“那石师侄可得快些去咯,不然周师兄开始闭关研究古籍术法的话可就指点不了你了啊。”

石武一听心中反而一乐道:“师侄这就行去,定不辜负师叔们的良苦用心。”

赵胤挥了挥手一脸和蔼道:“去吧。”

石武作了个揖后就快步走了。

落月阁内那些领取物资的弟子还真以为赵胤和石武师叔师侄情深呢,殊不知二人的对话里早就藏了好几把刀了。

落月阁赵辛的专属房间内,赵胤正在压着怒气喝着灵茶,赵辛在旁边一句话都不敢说。

赵胤将整杯灵茶喝完才消了些气道:“辛儿,你这两日就去帮我准备忆月峰食粮物资的事情,从我的份额上提过去就是了。”

赵辛见赵胤竟然真的准备把忆月峰十年的物资给石武,轻声问道:“伯父,您就这么算了?”

赵胤冷笑道:“算了?怎么可能算了!不就是十年物资嘛,我给,就当是不曾吃进我们肚里就是了。不过他既然敢这般来我落月峰讨要,我自然是要让他尝尝后果的。”

赵辛一听就知道赵胤没有善罢甘休,欣喜道:“那就好。”

赵胤对赵辛道:“你等等先去供月峰一趟,帮我带个消息过去给你周师伯。”

赵辛忙说道:“周师伯跟那小子可是莫逆之交啊。”

“莫逆之交?”赵胤白了赵辛一眼道,“你周师伯跟那小子莫逆地就差没掐死他了。”

赵辛一听就知道自己刚刚上了石武的当了。正在暗恨的同时赵胤就以灵气束线在他耳边低声数语,赵辛听了惊道:“伯父您这不是便宜他了吗?而且周师伯怎会答应啊。”

赵胤哈哈笑道:“辛儿哟,你觉得这是便宜他了?你看着好了,等你周师伯听到你帮我带过去的话,只会和我一样笑出声。到时候你再用刚才那句问你周师伯,看他会说什么。”

赵辛见赵胤一脸肯定的神色,心中疑惑着过去了供月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