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二百五十一章 忆月峰大弟子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五十一章 忆月峰大弟子(1 / 1)

石武被公孙冶带着飞出忆月峰的时候,忆月峰外的那些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石武就不该活着出来一样。

也就林青和唐云在看到石武安好后,那紧绷的心弦终于有了一刻的松缓。

林青神情激动道:“活下来就好!”林轩看着自己徒儿的样子,心中叹着这丫头莫不是动了情。

唐云眼中含泪地跑上前去,在公孙冶带着石武落地后就一把抱住了石武。唐云激动道:“你没有骗我,你真的活着回来了!”

石武不知道自己这披头散发的样子被唐云这么美的姑娘抱着会不会激起别人的嫉妒之心,但还是轻拍着唐云的背道:“没事了,没事了。”

石武这时候也看到杨一帆正一脸惊疑地看着自己,他立感不对地想让唐云松开。可唐云兴许是太激动了,双手搂得很紧。石武只好尴尬地对杨一帆笑了笑,却看到杨一帆身旁的绿衣女子也对他噗嗤一笑。石武疑惑地看着那绿衣女子拉着杨一帆的衣袖然后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杨一帆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这次倒是石武看不懂了,杨一帆不是喜欢自己身前的唐云么,为何他会和那绿衣女子这么亲密。

公孙冶见众人都望了过来,赶忙对唐一卓咳嗽了一声,唐一卓有眼力劲地将唐云先拉至一边。

公孙冶对着在场众人宣布道:“从今日起,石武就是忆月峰大弟子。”宣布完之后,公孙冶御空飞起,回去了自己的宫殿。

在众人议论纷纷时,石武先行走向了林青,他笑着道:“看来你的祝福很有用,我以后说不定真有一番造化了。”

林青看到石武披头散发的样子,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根蓝色发绳道:“你头发乱了,扎起来吧。”

石武笑着说了声谢谢,接过以后就将头发扎成了一个高马尾,看起来立刻清爽了许多。

林青对石武浅笑道:“既然你已无事,那我就回去修炼了。”

“嗯,我们各自努力。”石武回道。

林青点头道:“在最高处见。”

林轩见二人只是知己之意,心中安定了下来。他恭喜了石武一声,跟唐一卓等掌座们打了声招呼后就带着新月峰的弟子走了。

石武正要去与唐一卓说最近可能要在观月峰吃上一阵了,那供月峰掌座周演先走过来道:“恭喜石武师侄了,如此正好,我在供月峰恭候你的大驾。”

石武可是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给周演扣帽子的,现在听到他皮笑肉不笑地对自己说这些,石武主动道:“周仙人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我一个凡人计较吧。”

周演推辞道:“石武师侄这话周某可不敢当,我这人没别的长处,就这记性是最好的。有些人在公孙师兄面前说我的话我还历历在目呢。我倒是很期待石武师侄能快点来供月峰挑选术法啊,到时候我可得好好指点你。”

石武一听就知道周演不准备善罢甘休了,但他还得客气道:“那有劳周仙人了。”

周演冷哼了一声就带着供月峰的弟子走了。

满月峰因为掌座闭关破境,所以是峰上长老带着过来的。他们与石武并无交情,与唐一卓等掌座道了声告辞后就回去了。

那与杨一帆在一起的绿衣女子应该也是满月峰的,她跟杨一帆说了几句后又看了石武一眼,接着快步跟上了满月峰那群人。

石武正苦恼着以后学习术法会不会被周演刁难,那满脸横肉的落月峰掌座赵胤又来找他道:“石师侄,恭喜你成为忆月峰大弟子。按照惯例,你明日来我落月峰一趟,把你的大弟子服饰和灵石丹药都领了去吧。”

石武忙拱手回道:“多谢赵师叔。”

赵胤似乎不想跟石武有过多接触,在石武说完之后就摸了一把自己的大肚子,领着门下弟子回去了。

石武在赵胤身后那群弟子中看到了那个关心他的少年,他终于记起这个少年是谁了。那时候在和林虎他们争夺仙桃时,轩浩然正是和他打斗在了一起。他记得这少年好像是叫林二狗来着,石武对着林二狗点了点头,报以一个谢谢的笑容。

林二狗见了也脸红地笑了一下,他知道石武是记得他了。可他刚走得慢了些,就被他身后不知道是师兄还是师弟的人赶着向前。林二狗也就没再停留地快步走了。

石武心中不悦地皱了皱眉,但落月峰的队伍已经去得远了,他没有立刻追过去。他想着明日自己是要去落月峰的,到时候再询问一番就好了。

忆月峰外面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如今就剩下唐一卓观月峰的门人,唐一卓带着唐云走到石武面前道:“感觉如何?”

“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石武如实说道。

唐一卓感慨道:“还好你平安无事。不然不止是云儿,就连我都可能会道心不稳。”

石武点头道:“既然我为了你们这么拼命地活了下来,那这段时间的饭食可否在你观月峰吃了。”

唐云听了笑靥如花道:“好呀。”

唐一卓则是反问道:“什么?你不都是忆月峰大弟子了么,为何还要惦记我观月峰的饭食。”

石武于是就把忆月峰上的情况跟唐一卓说了一遍。唐一卓也已经有十几年没上去过忆月峰了,现在听到石武对忆月峰内的描述,叹道:“没想到泉师兄的忆月峰竟变成了这样。”

石武问道:“泉师兄?是以前的忆月峰掌座吗?”

“嗯。那老仙长来到拜月宫之后就看上了忆月峰,他二话不说就将忆月峰清了场。忆月峰上无论是掌座还是长老弟子,都被他一衣袖给赶了出来。泉师兄想与那老仙长说理,哪知道连忆月峰的山脚都进不去。他羞愧之下意欲自行道消,还好被公孙师兄及时拦了下来。公孙师兄百般劝说下,泉师兄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不过他自觉无颜面对拜月宫门人,欲退出拜月宫。公孙师兄感同门之谊,就托人在上宗帮他争取了一个外门弟子的门额。”唐一卓忆起往事道。

石武也不好评价元叔的做法,只是道:“修真界真是残酷呀。”

唐一卓说道:“你在宗门内还算好的,要是去了外面,那才叫真正的残酷。外面最狠的是那些野修,他们不择手段多以杀戮晋升。一旦你暴露了自己的修为法宝,很可能就会有血光之灾。所以你以后要是在外历练,切记小心谨慎。”

石武记在了心里道:“嗯。”

唐云见他们话题沉重,就上来说道:“爹,石武刚刚才喝完造化汤,你就别吓他了。”

唐一卓正色道:“我不是在吓他,只是想让他多留一个心眼。今日他喝造化汤不死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那些在此安插卧底的大宗之内,他们必定会对他进行一番探究。”

“不会吧。”石武没想到自己喝完了造化汤还会有这么多人找上他。

唐一卓点头道:“会的,而且都是那种暗中进行的。”

石武问道:“那怎么办?”

唐一卓哈哈笑道:“能怎么办,先带你去我观月峰上吃一顿呗。”说着,唐一卓也不去管石武郁闷的表情了,带着他连同观月峰的一众长老弟子回去了。

许是唐一卓很久没来这观月峰的饭堂了,他一来之后那些在此吃饭的外门弟子都拘束到不行,连吃饭嚼菜都是小心翼翼的。

石武可不像他们那么拘束,反正唐一卓已经让杨一帆送唐云回去小楼了,这里也没他石武什么熟人。他一点也不客气地让那饭堂师父给自己打了三碗米饭,两大块灵肉,这可是足够三个人吃的食粮了。看着石武狼吞虎咽的样子,唐一卓已经后悔在来的路上答应管石武的饭食了。

唐一卓在石武将两大块灵肉就着两碗米饭吃完又去打了一块灵肉之后,下定决心道:“我最多管你到月底啊,后面你能去哪里蹭就去哪里蹭。”

石武一听就不乐意了,他道:“唐仙人不带你这样的,你刚刚还说会管我饭食,还让我敞开吃来着。”

唐一卓一脸无奈道:“我哪知道你的敞开吃是这架势啊,别说我观月峰了,就是赵师弟的落月峰也不一定扛得住啊。拜月宫给每峰的食粮物资都是固定的,我那些内门弟子虽然很多都已经辟谷了,但我这些外门弟子还是要吃的啊。所以你月底之前自己想好法子,可别想赖在我们观月峰。”

唐一卓说完之后,那些观月峰正在吃饭的外门弟子纷纷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石武刚要说唐一卓这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突然灵光一现道:“唐仙人你说什么?”

“我说你别想赖在我们观月峰。”唐一卓还以为石武在装傻,再次明确道。

石武气道:“我是那种人吗?再上一句的开头。”

唐一卓想了想道:“拜月宫给每峰的食粮物资都是固定的。”

石武大喜道:“对!就是这句。”

唐一卓看到石武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又想到了什么,悄悄道:“怎么着,这么快就有法子了?”

石武嘿嘿笑道:“老仙长应该从没去落月峰领过食粮物资吧。”因为元叔并没有在别人面前透露过名姓,石武为了不惹麻烦就继续以老仙长在外面称呼他。

“老仙长何许人也,他如何会去领那些食粮物资。”唐一卓边说边猜到了石武的想法,他哈哈笑道,“明日我那赵胤师弟可要肉疼咯。”

石武想到那白白胖胖的落月峰掌座,笑不打一处来地又去饭堂师父那里拿了两个灵果啃起来。

赵胤此刻刚回到落月峰山顶,就在石武打他主意的时候,他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赵胤狐疑地向四周看了看,他想着今儿个也不冷啊为何会打喷嚏呢。

赵胤手下几个喜欢拍马屁的弟子见他打喷嚏了,急忙上去关心着。有说这是吉兆的,有说这是有人在想他师尊了。

赵胤也就没去多想什么,他吩咐一个和他一样身材的弟子将明日要给石武的东西都先准备好。那弟子欣然遵命之后,赵胤就让那些弟子退下了。他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不得不去他那用灵石做成的蒲团上打坐起来。

观月峰上,见石武吃完了还要再拿两个灵果回去,唐一卓是真的开始心疼他那些外门弟子了。其实也是因为唐一卓在,他那些外门弟子才不好去跟石武争抢什么。

唐一卓念着石武这顿吃完明日就要去落月峰狠狠刮一层油下来了,心中这才舒坦了些。

石武边吃灵果边打了个饱嗝,他笑着道:“唐师叔真够意思!这是我来拜月宫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了。”

唐一卓只想着这小子能快点走就行,他装作客气道:“别客气,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天色也不早了,你快些回去休息吧。明日按时来我观月峰饭堂吃早饭就是。”

石武一看天色,确实该去休息了,他感动地回道:“嗯,那小武就去了。”

唐一卓眼见终于要把这尊供着的菩萨给送回去了,松了口气道:“明日让那些外门弟子早些把饭吃了,最后剩下多少再留给那小子。”

唐一卓正欲回去自己的洞府,可他一看石武这走的路线不对啊,忙追过去道:“石师侄,你这好像不是下山的路啊。”

石武正走在上山的路上,见唐一卓来了,就道:“我没说要回去啊,忆月峰那边太远了,回去还要爬那么高的石阶。这天黑地暗的,要是摔着了岂不是会让唐师叔心里内疚么。唐师叔都让我把观月峰当成自己家一样了,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地睡一睡自家客房吧。”

唐一卓被石武说的哑口无言。他算是发现了,前面要死不活的时候半句话都嫌多的这小子,现在是真活过来,不止是人活过来了,就连这脑子转的也比别人快了许多。唐一卓真想问一问这是不是也是造化汤的效果。

石武边走边笑着道:“唐师叔想什么呢?”

唐一卓念着石武已是忆月峰大弟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又见石武步法轻盈,呼吸绵长,就转移话题道:“你这是出来以后又吃了很多聚灵丹?”

石武回道:“没有啊,我就上去的时候吃了三颗,然后把剩下的当做杨大哥和唐姑娘的贺礼送他了。”

“什么!”唐一卓一听石武送给了杨一帆,还是当做给自己女儿贺礼送的,他直接举起手就要揍上去。

石武想到唐一卓最看重的就是唐云,忙解释道:“唐仙人您别冲动!这里山路狭窄我一个掉下去就说不清了。您听我说,我那时候命不久矣,然后杨大哥又觉得是因为他才找到的我,等于是他让我去送死的,所以他一直觉得对不起我。我就想自己能做点好事,就开导着劝他,最后祝他和唐姑娘百年好合了。”

“你倒真是喜欢做好人啊。”唐一卓想了想后收回了手掌,说道,“这一切还得看云儿的意思。”

石武立马边走边夸赞道:“唐仙人您真开明!”

唐一卓负手而立,一副仙人姿态道:“那可不!”

石武这时正好快步走到客房门口,摆了摆手道:“嗯,唐仙人晚安。”

“你!”唐一卓见石武真就把门关上了,气道,“好好睡吧你,别做噩梦了。”

石武笑道:“彼此彼此。”

唐一卓哼了一声,一甩衣袖飞身而起。

石武一进房间就躺去了床上。夜深人静,他更加思念远方的朋友了。他想着轩浩然,想着阿绫,想着阿九奶奶……

石武想着想着就盖着被子进入了梦香。

第二日一大早,石武精神饱满地起了床。他记得唐一卓让他把观月峰当成家一样,就想到以元叔的性子肯定不会在那青竹小屋内放什么家具,所以什么还得他自己来。于是他就把观月峰客房内被子之类的全部装进了纳海囊。要不是他不知道怎么把房子装进去,石武真的想把这观月峰的客房一并收了。

在观月峰外门弟子的注目下,石武喝了两大碗米粥吃了三块薄饼才屁颠屁颠地跑去了落月峰。

石武一路上问了些遇到的弟子,在他们的指引下来到了几乎全部被楼阁建筑占据的落月峰。石武上来以后发现这里比之观月峰还要兴旺。他随意找了一个正在清扫石阶山道的弟子,问道:“这位师兄,赵师叔昨日让我来领忆月峰大弟子的服饰和月例的灵石丹药。不知要去哪处领取?”

那正在清扫的弟子一看是石武来了,忙恭敬道:“石武师兄您别这么叫我。您是忆月峰大弟子,按照拜月宫的规矩,我要敬称您一声师兄的。”

石武看那弟子起码有二十来岁了,他不好意思道:“好吧,那你可以告诉我在哪吗?”

那落月峰弟子指了指半山腰处的那座气派阁楼道:“石武师兄,拜月宫弟子所要领的物资都是在落月阁内登记领取的。那里是由我们外门弟子中的赵辛大师兄管理,您只要报上自己的名字,他就会给您了。”

石武笑着拱了拱手道:“多谢。”

那弟子忙回礼道:“石武师兄不用客气。”

石武走了几步回首道:“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弟子没想到石武还会问他这外门弟子的名字,有些激动地回道:“师弟名为黄瀚,是落月峰外门弟子。”

石武点了点头道:“嗯,多谢黄瀚师弟,我先走了啊。”

“石武师兄慢走。”黄瀚诚惶诚恐道。

看着石武向着落月阁走去,黄瀚心中想着,这忆月峰的大弟子跟别峰的大弟子不太一样。然后他就继续清扫起山石台阶了。

石武从山道上走过,昨日那些弟子都见过他,虽然有些没等到他出来就走了,但还是从留在那边的弟子口中知道了石武成为忆月峰大弟子的消息,而且还是宫主亲自宣布的。他们注视着石武的时候,都恭敬地对他作了作揖。石武同样有礼貌地回了个礼后就赶去了落月阁。

石武心中暗道:“这落月峰的弟子也太多了,我这一个个回礼得回到什么时候啊。”

石武好不容易来到了落月阁内,只见这里虽然没有公孙冶的那座宫殿来的气派,但也算是他在这拜月宫里见过的第二气派的建筑了。而且石武看着阁内的四根粗大石柱好像还是灵石铸的,石武就忍不住过去敲了敲,在旁边感受着有没有灵气散出。

赵辛被外面的弟子通报说石武过来了,就立刻从里面的屋子里出来。赵胤昨儿个就跟他提过,不要结交也不要怠慢石武。等赵辛一出来就看到石武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地敲着那灵石石柱,心中对石武是一阵鄙夷。但他满是横肉的脸上还是堆出灿烂笑容道:“石师兄,您终于来了。”

石武一见这胖的跟水桶一样的赵辛,不由得感叹落月峰的油水可真多啊,就连一个外门大弟子都能吃得这么富态。石武也拱手道:“是赵辛师弟吧,我是来领取忆月峰物资的。”

赵辛忙让旁边似仆人一样的弟子将一个储物袋拿了过来道:“家师早就让我给石师兄准备好了。按照惯例,每峰大弟子分内外两门,内门大弟子与外门大弟子的份额是不一样的。但我师父说以石师兄的天资,怎么说也是按内门大弟子的来算,所以他让我帮您准备了大弟子服饰三套,中品灵石两块,下品灵石八块,一瓶共十颗聚灵丹。”

说着,赵辛就将那储物袋递给了石武,石武却并没有去接。

赵辛尴尬笑道:“石师兄,这都是有据可查的,赵某绝不会在这方面欺骗您。”

石武和善地笑道:“赵师弟误会了。我虽然初来乍到,但拜月宫门人皆是热心善良之辈,我一来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怎会认为赵师弟会骗我呢。”

石武边说边去接过那只储物袋,赵辛见此就放下心来,哪知石武继续说道:“这里的月例我就先收下了。可赵师弟也应该知道吧,我本是个凡人出生,还没达到筑基期的话就不能行辟谷之法,所以赵师弟是不是忘了给我忆月峰安排发放食粮了。”

赵辛一听原来是这样,笑着道:“您看看我,说实在话,这么久没发忆月峰那边的东西,我都把这事给忘了。您放心,我现在就让人帮您去拿这一个月的食粮,灵米灵肉肯定管够。”

石武忙让那要离去拿东西的弟子等等,接着对赵辛道:“赵师弟,我的意思是,我要拿忆月峰这十一年来存在这的所有食粮物资。算了,我大方点,要个十年的份额就够了。”

“什么!”赵辛顿时呆立原地,他没想到这忆月峰大弟子的胃口竟然这么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