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四十五章 后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五章 后敌(1 / 1)

自雷行山作别之后,阿大带着石武一路东行,中间在路过的村子花了八两银子买了一匹瘦马,让石武骑着。不是阿大不想再买一匹,实在是整个村子就一匹马儿,还是那老乡看阿大出价很高才卖给他的。

阿大现在左边背着石武的包袱和“一纸清荷”,右边背着重新用麻布裹起来的“断罪”和干粮,自个儿还得在前面拉着马儿。因为石武生怕再多点重量就把这匹马儿给压垮了,他现在坐在上面也是忐忑不已,一动都不敢多动一下。他们已经行了三日,这天傍晚,他们终于来到了大些的城池。

看着城门上方雕刻着的“渠丰”二字,阿大和石武被门口侍卫问询了一番就进去了。阿大自然不会说他们是去往秦国,而是说去东江镇探亲的。

进了渠丰城,阿大就问路口小贩买了两张葱油饼,递给石武一张之后就打听起渠丰城这边的客栈怎么走。

那小贩指了指前面的主路道:“您沿着这条石板路往右一直走,经过七八个铺子之后就会看到一个门面很大的客栈,那就是本城最大的客栈了。南来北往的客人大多都住那儿。”

阿大谢过之后就跟石武吃着葱油饼过去了。他们走后不久,两个侍卫模样的女子扔给那小贩一两银子,问刚才那老者跟他说了什么。

那小贩不知所措地将银子捧在手上,如实说了阿大询问客栈在哪的事情。那两个女子见也问不出什么,就快步跟了上去。

那小贩惴惴不安地看着手里的银子,纳闷地挠了挠头,最后还是收了起来。他嘴里还在嘀咕着,怪事年年有,今天最奇怪。

按照那小贩说的路线,阿大带着石武来到了这家三层高楼的客栈门口,客栈匾额上用笔锋遒劲的草书写着“云来客栈”四个大字。

店小二见有客人来了,立马勤快地迎了上来,问道:“二位客官是住店呢还是打尖?”

阿大道:“住店。”

店小二闻言先将那匹瘦马牵到了旁边的马厩里,拿了一把干草放在马槽之后就带着阿大和石武进店了。

客栈掌柜的是个年约五十的妇人,此刻她正在柜台上算着账,店小二机灵地先上前说道:“掌柜的,这二位客官住店。”

那妇人掌柜一脸笑意道:“二位客官,我们这里分有人字号房、地字号房和天字号房。价钱依次是每晚一钱银子、五钱银子和一两银子。不知二位客官要住哪种?”

阿大道:“给我们来一间天字号房。”

“好咧。对了二位客官,我们这里的厨子南北菜都会做,现在天色已晚,不知二位客官吃了没有?”妇人掌柜殷勤询问道。

阿大转问石武道:“想吃点什么?”

石武想了想,报出了“笋干烧肉、干煸青菜、山药炖排骨”三个菜名。

妇人掌柜一一记下,说了句等等就送来之后,让店小二带他们先上三楼了。

这天字号房果然比先前在太平镇上的房间好上许多。房间更加宽敞明亮,里面的陈设也是精致了不少。房内还挂着两幅字画,分别是百鸟图和牡丹争艳图,虽谈不上名家手笔,却也画的不错了。旁边的岸桌之上还备着笔墨纸砚,想是为需要办公的客人准备的。

石武帮阿大取下包袱,然后倒头就躺在了那张木雕大床上。他们这三天都是在野外生着篝火铺些杂草就睡了,石武都快忘记睡在床上是什么感觉了。

阿大见了道:“你累了等等吃了饭就好好休息。”

石武躺在床上道:“累倒还好,不知道韦大哥有没有送大壮哥和阿花姐回到太平镇。”

阿大倒了杯温水,喝了口道:“一刀做事还算稳当,应该没有问题。”

石武侧过身道:“那就好。阿大爷爷,你说我们前路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吧?”

阿大喝水的手顿了顿,想了想道:“三日之内应该无事,三日之后就难说了。”

石武道:“嗯?”

阿大说道:“雷行山被灭,应该没人会帮他们出头。铁屠城主之死晋国朝廷即便有心追查,也不会有太大动作。最麻烦的是齐方城主那边,按现在知道的,他父亲是当朝镇国公,皇室一脉,权势手段自是不必多说。那金面人好巧不巧也是皇室中人,推算消息往来的时间,如果他们真有动作,应该是在三日之后。”

石武又问道:“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们啊?”

“不知,但一来必定是雷霆手段。金面人肯定将我们的信息都告诉了镇国公,他也知道普通杀局已经对我构不成威胁。想要让我就范,擒住你是最好的选择。”阿大看了看石武,出言道。

石武哎了一声,不甘心道:“他们不会真卑鄙到要拿我这小孩当筹码吧?”

阿大反问道:“后悔了?”

石武立马摇头道:“不后悔!他们擒了我就擒了我吧。管他是镇国公的儿子也好,晋国的太子也罢,大壮哥的仇我们那时候无论如何都是要报的。”

阿大道:“好。无论发生什么,阿大爷爷陪着你!”

石武点了点头,又说道,“阿大爷爷,小武好像懂了你那时候在火堆旁跟我说的话了。你说得对,江湖果然不是这么简单的。我们不知道这些仇怨之后站的是谁,即便现在报了仇,后面还是会有纠缠不清的仇怨跟着。”

阿大道:“你懂了就行。没事的,阿大爷爷在呢。”

“嗯。”石武觉得自己很幸福,有那么爱他的爹娘,还有这么好的阿大爷爷陪着他。他突然什么都不怕了,只等在秦国治好了病就回去轩家村。

这时,门外店小二轻叩房门,说道:“二位客官,饭菜来了。”

“进来吧。”阿大道。

那店小二应声进门,将饭菜放好之后就出去了。

石武正要端起碗筷吃的时候,阿大先阻止了他。阿大自怀中取出一枚银针,在每样饭菜里都验过一次之后才让石武动筷。

石武纳闷道:“阿大爷爷你在太平镇的时候不是说不用这些的嘛?”

“那是以前,现在我们树敌在外,不得不防。何况我们进城之后就有人在跟着了,想是我们的样貌画像已经被人送到本城城主府上。是故刚刚进城的时候即便我们隐瞒了去向,但还是有人随后跟上盯梢。算了算了,不想了,先吃饭吧。”阿大说完就吃了起来,他一直觉得吃饱了才能好好想事情。现在他和石武都是又累又饿,哪管得上去想别人的动向。

石武听了也不想了,动筷开始品尝自己点的这三个菜。一大条笋干入口,咬时太过酥烂不说,还没有收入肉汁的香甜,完全比不上以前他爹爹做的。这盘干煸青菜则是油放多了,想是厨子怕油少的话菜叶先行焦了,影响成菜时的观感,可这样子反而会让人吃起来觉得油腻。山药炖排骨就更不用说了,排骨汤小火煨的时间短了,火候不够,汤色没有那种纯白润感,石武一尝之下失望连连。

阿大看着石武奇怪的表情,盛了一碗汤品着道:“你爹爹做的菜确实比大多数厨子好吃。谁让你以前身在福中不知福,不多吃几口的。”

石武听了不自觉地扒了一口饭,又夹了一块排骨放嘴里咬了起来,想从里面找到石临涛那时候做的味道,却发现怎么吃都没有那种记忆中的味道出现。

石武无奈承认道:“我那时候就应该多吃几口的。”

阿大道:“不急,以后见了临涛,让他多做几顿补偿你就是。”

“嗯!”石武狠狠地点着头。

就在阿大和石武在客栈吃饭之时,渠丰城主府上已经有人前来禀告了。

雷行山被灭,齐方城主与铁屠城主身死的消息近日也传到了渠丰城,渠丰城主拿着手里的公文,若有所思道:“一老一少,样貌也跟公文上所画的不差。现在他们到了我渠丰城,上面让我监视其行踪,随时汇报。”

渠丰城主府的管事是个英气的扎着高马尾的女子,她言道:“城主,那我们要不要派人过去探上一探?”

渠丰城主阻止道:“万万不可。对方连齐方城主都敢杀,绝不是我们能招惹了。而且上面既然只让我们监视,那说明肯定会有大动作。翠鸢,你派人远远盯着就行,莫要靠的太近了。”

翠鸢从未见过渠丰城主如此慎重,她领命之后就出去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晋国都城,镇国公府。

烛火摇曳,白布垂挂。

一个七十多岁身穿九蟒锦袍的老者扶靠在椅子旁,他神情悲凉地看着金面人寄来的书信,叹道:“你这孩子,连死都不愿承认自己是我的儿子。只要你说你是镇国公的儿子,那金面人即便拼着两败俱伤都会救你下来。可你为什么不说啊!为什么啊!就因为我杀了你娘亲?你娘亲只是个商贾之女,我娶她做妾已是万分宠爱了,可她还不知足地想要嫡夫人的位置。我如何能容她?皇室如何能容她?可你不一样,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啊,方儿!”

整个镇国公府静若一座孤坟,除了大殿之中的镇国公,无人敢发出一声。

直至半夜时分,有首如鬼吟般的歌谣传了进来“人买头,我接头,谁家新怨积旧仇。天无忧,地无忧,人间要命念无幽。”

来人一袭黑衣,在国公府屋檐上如履平地。其手中提着一盏橘色灯笼,烛光摇曳,映照着他半张枯槁的脸,像极了传闻中的索命鬼差。他森森咧嘴,询问道:“国公爷,您这次买谁的头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