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武侠修真>自求吾道> 第二十四章 韦一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四章 韦一刀(1 / 1)

大壮与石武一路相谈甚欢,不知不觉间他们已行至徐家村。天色渐暗,大壮提议先去徐家糕铺买两块红枣糕放着,免得第二天起早赶路的时候铺子都还关着。

阿大并无异议,客随主便,他看得出来,石武兴奋地比大壮更想去尝尝这红枣糕是什么滋味。其实这也是阿大想看到的,石武这些日子来总有些阴郁,越来越不像这年龄孩子该有的样子。现在遇到大壮,可能是经历相仿吧,石武今天过得很开心。

马车慢步向前,大壮发现两边路上屋门紧闭,偶尔从窗户里露出一两个面孔,一见到他们就立马把窗户关上了。

石武看着空荡荡的街道,问大壮道:“大壮哥,这徐家村村民都睡这么早么?这才刚到酉时吧。”

大壮也不解道:“不应该的,我上次也是晚上到的徐家村,那时候这里行人摊货还很是热闹,怎么现在像是闹了鬼一般?”

石武有些害怕道:“大壮哥,这黑灯瞎火的,你别说鬼不鬼的啊。”

大壮拍了拍胸脯道:“小武兄弟别怕,有我在呢。”说完,他突然想到车后还坐着一个高深莫测的阿大,心里就更有底了。

阿大神情肃穆,来了一句:“引君入彀?”

阿大坐起身来,问了大壮徐家糕铺的位置。然后他就用手轻抚了抚两匹马儿,从大壮手里接过缰绳,牵着马儿向前走了。

阿大一路走,周围村民屋中的烛火就一路熄灭,看得大壮都有些毛骨悚然了。

石武小声问道:“阿大爷爷,不会真有鬼吧?”

阿大驻足回身道:“有是有。不过很多时候,活人比鬼更能让人害怕。”

石武挺了挺身子说道:“阿大爷爷,要不我们回去村子外面栓好马儿直接睡了吧。”

阿大道:“那倒不必,你看前面不是开着一间铺子嘛,看位置,还恰好是那间徐家糕铺。”

被阿大这么一说,大壮石武望过去,那边烛火通明处确实开着一间铺子。有别于死寂昏暗的街道,这家铺子显得很通亮,可越是这样就越让人觉得诡异害怕。

石武嘀咕道:“阿大爷爷,我听浩然说过,这以前啊有种叫阴阳通的说法。就说在阴气极重的地方,那些下面的东西就会在阳间现行。你看前面那铺子像不像阴阳通啊?”

阿大没好气道:“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奇闻异事也算见得多了,敢情都比不上你俩小子胡诌呗。要不你来带路?”

石武听了忙说道:“没有没有,您带您带。”

阿大也就不管他,径自向前走着。待走到徐家糕铺的时候,几个伙计像没看到阿大他们一样,专心忙活着蒸糕拿屉笼。

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掌柜模样的人,焦急地催促道:“你们快点,里面那位爷说了,那三位客人就该来了,再不快点,我们通通都得掉脑袋。”那掌柜的刚说完,就定睛看了看前面,只见一个老头牵着两匹劣马,身后车上坐着两位年轻人。他疑惑地上前问道:“三位可是从太平镇过来?”

阿大回道:“是。”

那掌柜的如释重负道:“可把你们等来了,快里面坐里面坐。”

石武低声道:“一定是阴阳通啊阴阳通,连我们从哪里来的都知道。”

阿大道:“我们买两块糕就走,多少钱?”

那掌柜的推手道:“这我可做不了主,这铺子里的糕都让一位爷给包了。”

“哦?”阿大转身问大壮道,“那你还买么?”

听阿大这么一问,那掌柜的连同身边忙活的伙计,都把目光投向了大壮。

被这么多人盯着,大壮一时间不太适应,但一想到阿花喜欢吃,他坚定道:“叔,我想买。”

“那好,我们就买。”阿大转头又对那掌柜的说道,“你去里面问一声,多少钱一块?”

那掌柜的忙奔到里屋,不久之后回来道:“那位爷说了,您要一块,他就给您一百两银子。您要两块,他就给您二百两银子。以此类推,您要多少,他就给多少。”

这回倒是换大壮和石武纳闷了,天底下竟然有这等好事,买东西不花钱就算了,对方还送钱过来,数目还如此之大。

阿大摇了摇头道:“我的朋友只是想买几块糕而已。”

那掌柜的苦笑道:“您就买了吧,您不买,我们的命说不定都没了。”

阿大道:“全村子的人都得罪不起你里面那位爷?”

那掌柜的点头道:“莫说是我们村子,就是前面镇上官家来人,也奈何不了这位爷啊。”

阿大又看向大壮道:“现在你还想买吗?”

大壮有些犹豫了,这到底是买好还是不买好。

石武忍不住问阿大道:“阿大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大道:“是里面那人想求我们办事,又怕我们不答应,所以在这里等我们。让这里每家每户都闭门谢客,独留下这徐家糕铺做明灯。江湖上这叫做引君入彀。”

石武轻呸了一句:“这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啊阿大爷爷。”

阿大道:“来者不善。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我们的信息被行旅门卖了多少两银子,值不值得我们再杀回去。”

“哈哈哈哈,前辈果然是高人,单凭些许信息就知道是行旅门卖给我的消息。”里屋走出一人,其人身材魁梧,露出一臂于衣外,脸上胡子凌乱,目光凶恶,身侧更是斜跨着一柄九环大刀。

阿大道:“一路走来,我就在行旅门出过一次手。他们的地图我是花真金白银买的。可他们却把我的信息散了出去,这笔账,不能不算。”

说着,阿大整个人气势抖升,于黑夜中仿佛能看得到他身外有一股无形的气在燃烧一样。

那人见了又喜又惊,立马双手作揖道:“望前辈息怒。在下韦一刀,那笑面佛出家前是我的师弟,他把您的信息只给了我一人。我前些年遭人暗算,侥幸逃脱之后立誓必报此仇。但那贼人如今势重,我根本没机会与他单打独斗。好在昨日笑面佛飞鸽传书于我,说太平镇上凭空多了一位先天武者,让我莫要错过了。我多方打探,这才知道前辈会路经此地。前辈放心,只要前辈助我,您与这位小兄弟在行旅门的路费,我韦一刀出了。事成之后,我另当奉上白银五百两作为报酬。”

比起阿大的冷漠无感,石武此刻心潮澎湃。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江湖嘛!

石武激动地握紧了拳头,他真的很想阿大答应下来,这样他就可以跟着一起去看这场江湖争斗了。

可阿大却道:“若是以前,这般情况下我可能会考虑。但现在,我不想横生枝节。”

说罢,阿大自怀中取出一钱银子放于蒸笼旁,然后从桌子上拿过两张干荷叶,一张放上三块红枣糕,一张放上两块红枣糕,分别包好递于大壮和石武。大壮还没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石武则是失望地接过荷叶包。石武知道,阿大的这个举动已经是拒绝了韦一刀的请求。

果不其然,阿大牵起马儿转身向着暗无光亮的村口走去,而在他身后,灯火通明处的韦一刀内心却是一片黯淡。他仿佛看到自己报仇的希望随着阿大的离开一点一点消失在黑暗之中。

过了良久,似不甘心,似还想最后一搏。韦一刀扔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给那掌柜的,然后拿起蒸笼旁的那一钱银子,紧紧握在手中追了出去。

徐家村村口,阿大让大壮去捡些干枯树枝回来。大壮虽不知阿大要做什么,但现在他心里是极佩服阿大的,别人愿意花这么多银子请阿大帮忙,就说明阿大是有本事的人。更别说阿大最后还拒绝了。

阿大见石武有些不高兴,问道:“怪我不带你去看江湖?”

石武抿了抿嘴道:“有一点。”

阿大道:“你这表情哪是有一点啊。”

石武直言道:“阿大爷爷,别人都把条件开得那么好了,你为什么不答应下来啊?你连杨仙人都不怕,更何况那些江湖中人。”

阿大道:“小武啊,你想的太简单了。报酬越丰厚,风险也就越大,没人会平白无故送一大堆银子给你。如你所言,我是不惧杨一帆,因为在我看来,杨一帆只是个涉世未深,会些道法的孩子而已。但江湖并不是你想象地那么简单。”

石武犟嘴道:“有什么复杂的,不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吗?像刚刚那个韦一刀,别人都怕他,但阿大爷爷比他厉害,他还不是得在那恭敬着。”

阿大道:“是,你说得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若他要杀的那个人背后也有一个厉害的人呢?我是可以帮他杀了拿了银子就走。可你就能确保那个人没有师门亲友?到时候牵出来的又是一堆麻烦事。此次我们不是闯荡江湖,而是要带你回秦国治病,路上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石武还是不甘心地嘟着嘴,他知道阿大的武功,所以他一直想看阿大在江湖中纵横无敌的样子。他觉得这样才潇洒,才是侠客的风采。

阿大也不跟他争了,毕竟石武年纪还小,很多事情只能看到表面。

可就在大壮抱着干枝回来的时候,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人手上也抱着很多干枝,石武看的是眼前一亮,可阿大看到的却是麻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