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其他类型>东京对魔特异校> 第82章 第 8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2章 第 82 章(1 / 1)

    一大早上, 东京咒高的一年级生就兴致冲冲地起来。吃完早饭,两个大男孩便被钉崎野蔷薇拖着往门口走去。

    “你们两个,居然一点都没有干劲!”钉崎野蔷薇不明白这两个男同学怎么一点也不兴奋, 居然在这样的时刻都如此的沉默寡言——伏黑惠的性子一贯如此, 但是虎杖悠仁这样做就有些奇怪了。

    她倒是没有闹出什么以为“京都校姐妹交流会就是去京都”的错误。虽然很遗憾自己没法去京都旅游, 但是作为所谓的“迎宾”一员, 而能尽早见到前来的两校成员,这一报酬还是令她颇为心动的。

    先抵达东京咒高的是京都咒高的姐妹校学生。依旧是那几个老面孔,二年级的三轮霞,究极机械丸, 三年级的东堂葵, 禅院真依, 加茂宪纪,西宫桃。当然,还不了随队的校长乐岩寺嘉伸和教师庵歌姬。

    两个学校的学生刚一打照面, 就互呛起来。一开始京都校单方面的嘲笑,觉得对方找三个一年级的来凑人数,实在撑不起场面。但很快,随着二年级生的到来,两边有来有往,只有东堂葵一个人在遗憾, 今年的选手里面没有了乙骨忧太。

    至于校长, 则是老神在在地等在一旁,和夜蛾正道两人还算客气地聊了几句, 然后看着刚刚赶到的五条悟放下手里的一个男生, 和庵歌姬你一句我一句地又吵了起来。

    “他们一直这样的呢?”新来学校的吉野顺平感觉自己此刻对咒术高专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和他唯一熟悉的虎杖悠仁在一旁窃窃私语。

    “我也不太清楚呢, 我是转学生。”虎杖悠仁捂着嘴回答。

    钉崎野蔷薇是主动加入战场的。她一向钦佩着那位强大的禅院真希学姐,和对面嘴毒的禅院真依因而吵了起来。就在两人差点不顾场合地打起来之前,一阵汽车刹车的动静打断了这一切。

    “啊,他们来了。”五条悟抬了抬头,越过庵歌姬的头顶向台阶下方眺望。

    东京对魔特异校这次来的人比上次更多。除了校长,带队老师,参赛学生之外,还有许多可以被称为“家属”的存在。

    为首的依然是玛奇玛小姐,但她身后的队列,已经增多到了三个,毫不掩饰着内部分裂的关系。

    走在玛奇玛小姐身边的依旧是一脸沧桑的岸边队长,后面是被早川秋千叮咛万嘱咐后,才交托到他手上的早川电次和早川帕瓦。这一次,他们的身后多了个跟班,是一幅体育特长生模样的鲨鱼恶魔毕姆。

    而玛奇玛的身后,则跟着一个面容雌雄莫辨的青年,他的发色与玛奇玛的很像,只是更浅一些,偏向亚麻色。青年的长相俊美,让钉崎野蔷薇不由地多看几眼。只是这家伙脸上神情淡淡的,颇有些不情愿的懒散模样。

    那是收敛了翅膀的天使恶魔。而他正好居中,隔开了一对老搭档。

    玛奇玛的身侧的另一边,是一个极为帅气的女人。虽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西装制服,但她身形修长,那极为贴合腿线的西裤将她衬托得比另一边的岸边队长看起来还高。她的年纪看上去比玛奇玛要大上一些,扎着银白色的低马尾,气势却如出鞘的利刃,将“英姿飒爽”的字样印在了身上。

    黑色的西装外套敞开着,衣角翻飞。一直眼睛被黑色眼罩挡住,垂下的刘海只留下另一只半睁着分黑色眼瞳。虽然姿态随性,当看到她的那一刻,你就会意识到,这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那是光熙。

    而她的身后则跟着两个女生,一个扎着黑马尾,看着活泼而精神;另一个粉色短发盖住打扮脸庞,两只眼睛分得很开,一看就有什么基因问题,正怯生生地把手臂穿在同学的手肘上。

    那是科斯莫和屏翠。

    等他们一行人都走上了大平台后,三所学校的人算是到齐了。简单的寒暄之后,大家一起去宿舍修正,顺便在操场上先热身活动,为明天的比赛做准备。

    走在长长的通道上,学生们就散在一起了。早川兄妹是某种意义上的社交达人,火速地和东京校的朋友们混到了一起,闹腾得很,摇晃着虎杖悠仁让他把新收的小弟给他们“玩玩”。但帕瓦不改满嘴胡说八道的习惯,带着电次一起跑火车。很难判断,这究竟也算不算得上是一种战术。

    天使的容貌固然罕见,是那种9分以上的水准。但对于实力为上的咒术师们来说,容貌只是添光加彩的外物,故而也没太令人好奇。而且这家伙一幅无所事事的悠闲,脸上显露着毫无竞争性的懒散,散发着浓浓的咸鱼气息。只有五条悟知道,这小子看似纤弱的外表下掩藏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不过,其他两校的人很快就被走到最后面的粉红色小组给吸引了部分,乃至全部的注意力。

    只见刚才的御姐,被介绍为东京对魔特异校社团指导老师,体术教练的光熙小姐,此刻以一个微妙的姿势抱着身边的两个女生。

    相比天使更类似于宅男的气息,光熙的散漫就是那种从事工作10年以上,看透世情的资深打工人。但是她原先冷淡的面庞却挂着淡淡的微笑,甚至那里面有种类似于在深夜娱乐场所才会见到的,属于成人调情般的暧昧笑容。她那只半睁半闭的单眼,此刻也像是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说的含情脉脉,衬衫的口子最上方被解开了一颗,微微可见锁骨。

    她的左手揽着屏翠,右手抱着科斯莫。两个女生都熟练地依偎在她的手臂中,把脑袋靠在她柔软的胸脯边上。但这绝不是什么母爱情深的画面,名为监护人的光熙和她的被监护人之间,绝不是如此纯粹的关系!

    活泼的屏翠说着俏皮话,两只手抱着光熙的左手晃来晃去,找着比赛的话题可劲儿地撒娇。沉默的科斯莫意义不明地反复嘟囔着几个词,像是要把自己藏起来一般,拼命地往光熙的手下钻,如紧附在岩石上的贝壳。

    这是什么场面?

    是摇晃的红酒杯,闪烁的迪斯科灯,还有昏暗灯光下心照不宣的男欢女爱。是限制级的场面!

    早就见过的东京校等人只是看了一眼,又神色莫名的看了一眼——除了没见识的虎杖悠仁、钉崎野蔷薇和吉野顺平反应比较大。

    但到了一向“保守”的京都校这里,用沸腾的热水,炸响的油锅,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压抑不住的窃窃私语——也许分贝比这要大些。连年轻时玩摇滚组乐队的乐岩寺嘉伸校长,被眉毛遮挡住心灵之窗的面孔上,都明明白白写着“世风日下”四个字。

    “啊?她们?这是?”钉崎野蔷薇瞪大了眼睛,语无伦次地说着。

    无论是相差悬殊的年龄,还是上下有别的身份……这种关系,也太禁忌,太过火了,太犯罪了吧!

    请原谅她从乡下来见识少,从没见过这种刺激的关系。

    钉崎野蔷薇往左看,伏黑惠一脸淡定,往右看,虎杖悠仁睁大了眼,然后“啊……哦……”地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也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经历了怎样的一番转变,就顺理其章地说服了自己,平常心地接受了新世界大门向他打开,还顺便以过来人的身份和吉野顺平解释了一遍。

    “啊,原来咒术界是这样的啊。”吉野顺平被他带偏了。

    伏黑惠叹了口气,扫视过自己的那几名同学,露出了“不争气”的眼神。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他本来也不清楚,更不关心——最后,他还是闭嘴了。

    算了,随他们怎么想吧。反正风评被害的又不是自己——也许她们也不会觉得这是什么风评被害的场面。

    只有二年级生和五条悟若有所思,恍然大悟,然后对着一边的中年男人致以了难得的同情——岸边队长,原来不是你不努力啊!是性向问题啊!

    等他们来到宿舍休整一番,又在各自的休息室里商量作战计划时候,东京对魔特异校的名声已经被传成了奇奇怪怪的模样。

    玛奇玛小姐睁开眼,把手中停驻的一只鸟雀从窗口放飞出去:“真是不得了呢。这可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就在刚才,她联通了校园里,或者说,是这座山林里所有的鸟雀和老鼠,将方圆几里之内的布置“看”得清清楚楚。其中后山的一处,藏着一个秘密基地,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天元大人”的住所,薨星宫。

    不过这暂时还不是玛奇玛关注的重点,外加这种等级的布置,是层层结界术的叠加。若没有直接开启大门的“钥匙”,很难说是找到“天元”更容易,还是上高天原更轻松一些。

    玛奇玛笔下动作飞快,在预先准备好的地图上标注着所见到的布置,房屋,道路等图标逐渐填满了东京咒术高专的范围。她用着近乎作弊的能力,给接下来的参赛选手们规划着穿梭的路径。

    “明天第一场的比赛,应该是团体战,以祓除咒灵,战胜对手为目标。我们的立场是中立,但如果京都校要对东京校的学生下手,那我们就是唯一的决裁者。”她指了指贴在白板上的虎杖悠仁。

    “他也许会是所有‘人’的目标。”

    玛奇玛拿着红色马克笔,在地图上面花了一个大大的红圈。这圈很大,几乎将整个比赛场地都囊括了进去。

    “这里,就是战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