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其他类型>东京对魔特异校> 第85章 第 8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5章 第 85 章(1 / 1)

    正当比赛进行到最热闹的部分时——此处特指京都校和东京校很没同学爱地互相扯后腿, 而对魔特异校事不关己地朝着冠军努力,抢在竞争对手意识到之前先解决掉比赛。

    反正玛奇玛也没让他们掺和进姐妹校成员内斗的场面,那他们更没有理由去协助盟友了。就岸边队长所言, 京都校的实力和魄力也就那样, 只要不是职业咒术师出手, 虎杖悠仁还不至于真的在自家学校的地盘上丢掉小命。估计也就同样在后方看比赛直播的新一年级生吉野顺平,才会真的提心吊胆, 为好友的安危而担心吧。

    “呲”的一声,墙上贴着的,代表着对应咒灵情况的符纸一下子被齐齐点燃。火焰是橙红色的, 不似之前出现过的被标记了不同颜色的指示火焰。

    厅内的几人当即就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上面, 尤其是校长和带队老师们,第一反应是哪所学校的学生,居然瞬间把咒灵全部祓除了。这种事情,只有去年的乙骨忧太在诅咒女王里香的帮助下做到过。

    可很快, 这些临场经验丰富的成年咒术师们就反应过来其中的蹊跷之处,尤其是在冥冥用术式所链接的直播也纷纷断线之后。墙壁上的电视屏幕一台接着几台黑屏,让人心中生出了不安。

    出事了!

    那些咒灵不是被学生祓除的, 而是有外来的入侵者在作祟。

    作为东京咒高的校长, 夜蛾正道当下就想到了敌人好几条的袭击缘由。无论是为了虎杖悠仁,为了那些代表着咒术界未来的学生, 还是东京咒高本身的秘密仓库,或者天元大人所在的薨星宫, 都是值得那些图谋不轨者大动干戈的目标。

    夜蛾正道没怎么思考,就做出了安排:“我去基地!”他当即转身跑了出去。

    五条悟长腿一摆就站起来, 脸色也不好看。眼下没有了实时的监控, 学生的安危成为了他目前最担心的事务。

    “我们去赛场!”他对着京都校的乐岩寺校长和庵歌姬说道。

    有意无意被东京校所略过的对魔特异课却并不恼火, 甚至也不着急。要不是他们的管党身份摆在那里,恐怕会被其他两校当做幕后黑手,或者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之人。

    只见玛奇玛也站了起来,而岸边队长和光熙老师已经扔下了碍事的外套,将武装带挂在身上。光熙甚至都背上了她的那柄刀,面上凝重。她一直都把她的女孩儿守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给予那些魔人枷锁与庇护。科斯莫和屏翠不是善于战斗的类型,如果面对强大的对手,恐怕都没有使用能力的机会。

    玛奇玛可不是爱惜下属的那种好上司。光熙服从她的命令,却并不信任她。一想到那两个魔人脱离了自己的保护可能遇到的危险,她就忍不住想要甩开玛奇玛去森林里找人。

    玛奇玛说:“我们去后山。”后山离这里是最远的,却也是对魔特异校的学生主要出现的区域。

    五条悟、乐岩寺嘉伸和庵歌姬则是前往南部入口处。

    三列队伍匆匆分别,只留下驻校的咒术师和辅助监督与冥冥一起探查学校的屏障问题。

    五条悟是第一个到的,却被布置下的结界给拦在了外面。虽然有着强行击破结界的方式,但眼下时间紧迫,他也不得不让自己的同事先进去寻找学生。

    这是一处以“禁止五条悟”进入为条件,允许其他所有人进入的结界。显然,背后的谋划着对于东京咒高的内部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挑选的时间也恰到好处。

    若是仔细一想,敌人竟然可以准确判断人员的分布情况,和可能的动向,想来在袭击前就做好了充分的规划,造成一个两难的局面,让咒术高专的战力无论流向何处,都必然会有重大的损失。

    五条悟显然没有想那么多,或者说,他想到了,但是并不在意。对于他来说,当然是学生的安危更加重要了。对方恶意满满,无论是冲着掐断咒高的好苗子而去,还是为了盗取咒术高专的重要收藏,有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在,很难忍住大肆破坏的欲望。

    他发现这个结界范围又广,有足够坚固,不是普通的一击可以突破的,就知晓了敌人布置的充分性,还有对他搅局的恐惧。

    就算这样,也有人前仆后继地想要来绊住他呢。

    五条悟转身看向一个身形健硕,打扮得像杀猪匠的诅咒师登场。对方显然听说过他的名号,却还敢大言不惭地放话杀死他。为此,五条悟愿意暗暗地“夸赞”一下他的胆大。

    是什么给了这家伙信心,他会被一个普普通通的诅咒师给困住脚步呢?他五条悟又不是什么规矩守法的大善人。

    “有点烦人啊。”五条悟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我可是赶时间呢。”

    *

    玛奇玛带着岸边队长和光熙快速地奔向北方山丘,而第一个抵达边界的是光熙——她的速度可是对战千百人的依仗。

    光熙也不打声招呼,就跑进了深林当中,去寻找她的两个魔人女孩。玛奇玛对此并无异议,只有岸边担心地瞥了一眼。

    “走吧。”玛奇玛说:“这里有光熙就足够了。作为忠实的同盟,我们该去帮帮夜蛾校长。”

    岸边看着光熙瞬间消失的背影,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脚下一变,跟着玛奇玛转身走上一山之隔的禁地。

    京都咒高加茂宪纪和东京咒高的狗卷棘是最先遇上敌人的。那是一个借着森林的气息隐藏了自己的咒灵,在两校学生字面意义上打得火热的时候,挥舞着树枝和藤条将双方两人包围了起来。

    上一秒还在激战的两人,下一秒就联手退到了一起,共同解决飞舞的枝条。他们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脸色上看到了凝重的表情。

    这令人心惊胆战的威压,只可能属于特级咒灵。而眼下遍数整个咒高,也只有五条悟老师有着绝对胜利的信心。

    这根本就不是学生该应付的等级!

    不需要思考“谁把特级咒灵放出来”这种愚蠢的问题,两名咒术界出生的小咒术师就瞬间明白了敌袭的现实——能在咒术高专这种重要的咒术师基地大搞事情的,上一个还是叛逃的夏油杰。

    他们当即确定了直接逃跑的正确选择,没有人会责怪他们的不勇敢。

    然后,在两个学生跌跌撞撞的逃亡过程中,他们又遇到了另一条路上的熊猫和究极机械丸两名同学,两个人的逃跑之旅瞬间变成了四个人。无序多言,竞争对手们瞬间统一了战线,纷纷在施展咒术,拖延时间上达成了默契。

    虽然情况很危急,但这里是咒术高中的范围不是吗?学生们怀抱着一丝希望,期待老师发现不对劲,赶紧过来支援。他们只需要拖延时间,努力奔跑到救援来到的时刻。

    所以说,五条悟怎么还没来啊!

    然后,四人小组就遇到了对魔特异课的笨蛋三人组。

    “这是什么集齐七龙珠才能实现愿望的设定吗?”熊猫吐槽道。

    而笨蛋三人组,不愧是热血笨蛋,看到有特级咒灵这样等级的敌人,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迎战。就连一向欺软怕硬的帕瓦,也仗着手边人手众多而站在了前面。

    “喂,这可是特级咒灵啊。”熊猫此前听说过三人迎战刚刚孵化的特级咒胎,并获得胜利的英勇事迹。但是咒灵与咒灵之间的差异比人种差异还大,现在可不是盲目自信的时候。

    只见千百条树枝如长蛇般飞击而出,而在抵达到目标之前,一道泥沙扬起,挡住了特级咒灵的视线。

    诞生于森林的诅咒花御感受到了一股蓬勃的能量自地下涌出。在飞扬遮目的尘土之下,一头硕大的六眼四肢的鲨鱼从泥土里窜了出来。

    他尖锐的利齿,邪恶的外貌,还有诡异的浮空能力,都让他看上去像是什么新的鲨鱼咒灵。

    见到鲨鱼的出现,没见识过的京都校学生绷紧了身体,而作为自己人的其他两校学生在面上显露出无疑的喜色。

    “毕姆,上呀!快把它吃掉!”帕瓦出工不出力,高兴地躲在后面指挥,全然忘了她才不是那个指挥得动毕姆的人。

    然而毕姆虽然并不给别人面子,却很在意电次的感受。电次平时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小伙子,但是对上被他认定为家人的帕瓦,在以哥哥的身份自居以后,多少也成长了一些。

    “毕姆,上啊!”电次举起了他的电锯手,加油打气般“嗡嗡”地鸣响了几声。

    鲨鱼的眼睛里泛起了紧盯猎物的杀气,气势汹汹地张嘴咬去。那些枝条碰上他的嘴巴,就瞬间被锋利的牙齿搅碎,连覆盖在上面的咒力也被鲨鱼一起吞噬了下去。

    花御此刻很疑惑地停顿了一下,给出对方逃跑的机会。

    真奇怪,它怎么觉得对面出现了三只新生的小咒灵呢?它居然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同类之间的气息。可是他们居然挡在了人类的面前,选择与自己为敌。难道,他们是被束缚的式神吗?

    花御是个老实的咒灵,当即就不解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与我作对?我们才是同胞。”花御对自己遇到的每一个咒灵都习惯展露出友好的态度,不像一些霸道的同类一样喜欢争斗和吞噬。

    “你在说什么胡话?”帕瓦立刻反驳:“我们可是咒术界未来的救世主。”她的谎话和大话说得越发是得心应手了,理直气壮,毫不心虚。甚至连京都校的两人都有些被糊弄住,以为早川帕瓦进修了一个学年之后大有长进。

    花御倒转着的语言的将内心的声音清楚地传达出来:“人类是这个世界的灾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消灭罪恶的人类。”

    电次不屑地嗤笑道:“我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被否定为人的感觉令他心里不太好受。他是多么的渴求获得普通人的幸福生活啊!虽然不排斥自己的强大能力得到肯定,但体会过做人的尊严后,电次很介意有谁不把他当人看。

    “那就没办法了。”花御看着面前的三个极具周灵气息的非人类,感到了由衷的遗憾:“那我就只能把你们一起摧毁了……为新世界献上你们的力量吧!”

    “嗡嗡”的电锯声运转起来,电次给出了他的回答。而帕瓦挥手握住了一柄锋利的大斧头。

    “我知道了,这是比赛的项目吧。”帕瓦兴奋的地说:“你的分数一定最高,我们只要打败你,就可以获得冠军了。”

    她的脑回路自成一线,只有电次等人可以理解她。

    而被帕瓦这么一说,觉得这话有些道理,又充满槽点的京都校和东京校的学生,看着热血沸腾的电次和帕瓦,都打起了精神。如果能携手祓除一只特级咒灵……这可真是不得了的功劳。

    原本准备逃跑的加茂宪纪也犹豫了一下。在大家都选择战斗的时刻,退缩可不是个好选项。更何况,他还是三年级时,无论是从荣誉还是责任的角度,都不应当成为第一个逃兵。

    他疑惑地看着早川兄妹自信的表情,和熊猫与狗卷棘肯定的目光,又瞥了帕瓦一眼——这个姑娘有着与美貌形成正比的缺脑筋,实在很难令人不感到惋惜。

    花御就这样和这群小鬼们战成一团,木屑横飞。而另一边,漏瑚则是在靠近南部的森林中心遇上了另一只小队。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到来,兴奋地到处点火,碰上的他的学生也瞬间分成不同方向逃窜,扰乱它追踪的思维。

    “太懦弱了,太懦弱了。”漏瑚一边嫌弃,一边为小咒术师胆小而兴奋。这个任务真是太合它的心意了!碾压,摧毁这些小咒术师,还有别什么比这件事更令人高兴的吗?

    烈火熊熊燃烧,很快就烧红了天空。最先被吸引过来的,是像腹地侦查过去的姬野和早川秋。

    姬野伸出手,团成了一个拳头,而看不见的幽灵恶魔也伸出了千百只手,将两人包裹在躯体之下,隔绝了火焰的舔舐。

    他们被幽灵恶魔飞快地带到了起火点,感知到了那其中属于特级咒灵的威压。这是他们不太擅长应对的火系咒灵,拥有着澎湃的自然之力,不适合硬碰硬。

    早川秋想了想,解下了背后的武士刀。他的右眼中星光一闪,捕捉到了片刻之后的未来。

    姬野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却还是没有阻拦,只是叮嘱了一句:“秋,要当心。”

    说完这句话,她就操纵着幽灵恶魔将早川秋放下,然后从另一个方向去干扰漏瑚的咒术。

    幽灵恶魔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甚至无法被可称为同类的诅咒捕捉到,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隐形人物。漏瑚点火点得正高兴,却突然发现火势变小了。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子,将它与外界相隔绝。

    漏瑚伸出手杖戳了戳,果然碰到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这是什么情况?”漏瑚用它那只硕大的单眼扫视了一遍,却没感觉出什么,只觉察到了一团咒力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他尝试着到处突破,然后捕捉到了一丝缝隙。漏瑚释放咒力,将那看不见的缺口打开,然后向外面冲去。

    “噌”的一声,一把武士刀从缝隙中飞了过来。早川秋旋身躲过飞来了火焰,顺手接住被弹飞的武士刀,然后挥出了真正的第一刀。

    “一!”

    诅咒恶魔在黑暗中睁开了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