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33小说网>玄幻魔法>朱颜女将> 番外之觅音篇(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番外之觅音篇(下)(1 / 1)

番外之觅音篇(下)

四年后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觅音帮助玄韶找到了赤穹国混入熙昭的细作,而这次不经意的“偶然”也改变了她的命运。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彼时的觅音接了玄玥的帖子,正在玄府做客。玄玥与觅音私下交好,玄玥向来不是势力之人,纵然觅音是庶出,且门第并不算高,但她看得出觅音是真诚善良之人,所以她愿意与之真心为友,没有半分轻视之心。

“觅音你来了。”

“瞧你这眉头紧锁,这是去哪了?”

“我刚把给哥哥炖的补汤送了过去。”

“细作一事还是没有进展吗?听闻昨儿个又有一队巡卫兵被杀,想来都是赤穹人做的吧。”

“是啊,赤穹的人当真是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此次事态严重,关乎熙昭军队核心机要,虽然早已封锁了城门以保证不会有人逃出去,可是在城内已经寻找了多日仍旧未果,且赤穹的细作非但隐藏的很好,他们还在不断的暗杀熙昭的官员官兵,短短几日已有十数人死亡。

与玄玥交谈此事的过程中,觅音突然想到几个蹊跷可疑之处,她将自己的想法讲给了玄玥听,原本她只当这是两人闲聊时的对话,不想就是她这几句看似无意却十分关键的分析,在玄玥转述给玄韶后,竟让其豁然开朗,结果很快,玄韶根据觅音的点拨成功揪出了赤穹的细作并交给皇上发落。

“妹妹,这次多亏你的提示,我才能这么快的抓住细作,制止了他们继续在我熙昭境内为非作歹。”玄韶欣喜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玄玥却摆了摆手道:“非也非也,哪里是我想出来的,这一切都是觅音想出来告诉我的,我啊,不过传达了一下罢了。”

“觅音?可是与你较好的延陵家二小姐?”

“正是!”

也是从那次起,觅音在侦查方面过人的天赋能力被逐渐发现,后来多次帮助玄韶成功缉拿犯人或提前知晓敌情。玄韶将觅音举荐给皇上,皇上对于觅音的过人的分析及探查能力亦是颇为看重,破例封她为从四品兵部侍中,后来觅音多次立功,逐步升为三品枢密使,直属皇上,成为御前行走之人。

觅音欢欣,不仅因为她如今可以给延陵家带来荣耀,在府中扬眉吐气,给母亲过上舒心的日子,更是因为她如今可以行走于宫中,也就意味着可以时常见到太子,嘉阳璟麟。

她并无何非分之想,她恪守着自己的身份,从未外露过自己的心迹。

而关于觅音,璟麟如同他父皇一样,惊喜并欣赏她过人的能力,做事有女子的细腻,却又不会过分的骄矜,所以自己办事甚至出战,总是愿意带着她。

彼时的太子,对于儿女私情没有任何想法,年轻的他一心扑在社稷江山之上,想要成为父辈祖辈那样英勇伟大的王,兴国安邦、开拓疆土,无畏而执着。

终至有一天,骄傲的璟麟一时大意,战败成为盘龙寨的俘虏,虽然他最后逃出了寨子,但他却无法原谅自己,于是逃离去了荒野之境,开始对自己的心灵的救赎。

他几乎是不眠不休的折磨自己,终于有一天他熬不住,昏倒在了大雪之中,待他恢复意识时,恍惚间竟有一女子在照顾他,可那女子以轻纱拂面,虚弱的他只得任由她照顾却无从知晓女子的真实面容。待他恢复精力时,那女子却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

也便是那时起,璟麟心中有了一名女子,尽管他不知她的姓名、容貌,甚至不确定她是否当真存在,亦或只是自己病中糊涂臆想出的人。

他曾尝试着去那荒野之境周边寻找,却终究无果。

那一日,皇上要求他迎娶慕云沫为储妃,他第一次对自己的父皇说出了“不”。

他抗拒,最大的原因并非因为对方是敌国将军之女,也并非轻视慕家败落,而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那个拂面女子。

但皇上并没有给他拒绝的余地,璟麟最终也只得妥协,赤穹虎视眈眈,苍玄阁野心勃勃,羌兰国亦不可小觑,各国局势诡谲莫测,自己作为储君,又如何能够因为一个不知究竟是否存在之人而至熙昭储君的使命而不顾?

而心烦意乱的又何止他一人?觅音无意中听到了皇上与太子的对话,一颗心亦是跌入了谷底。

可无论璟麟是娶慕云沫为储妃,或是熙昭其他高门贵胄之女,都与自己无关,不是吗?觅音又怎知璟麟心中一直挂念这蛮荒之地的拂面女子。

就如同璟麟不知,那拂面女子,正是觅音。觅音当初四处寻找璟麟,终于在那荒野之境找到了他,可她知晓骄傲如他,直接现身劝阻根本无法劝他回熙昭,于是暗中默默看着他,当他昏倒时,觅音则以纱拂面,照顾了璟麟整整三日三夜未曾合眼,待璟麟快要恢复时,觅音却悄然离去,她不愿让太子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恐今后面对他时自己无法自处。

在太子与慕云沫的大婚上,慕云沫被设计陷害谋杀皇后,于是他们的大婚未成,事后璟麟也暗自松了口气,至少暂时他可以继续在心底守着对那个神秘女子的执念。

其实璟麟在与觅音相处时,也渐渐发现对于她的感觉似乎并非只是下属或者朋友那么简单,尤其是那一日在熙昭母亲颜氏生辰宴上,见到觅音换上素日从不穿着的裙装的那一刹那,璟麟竟有些晃神,后来璟麟多次提醒自己,心中牵挂的是那拂面女子,而对于觅音只是信赖的朋友罢了,可他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的就会停留在她身上。

后来太子与一众人进入虚浊峰与靳焱生死一战时,觅音拼死救下中了白缚幻术的璟麟,而璟麟也终于知道,原来自己苦苦找寻的拂面女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觅音!

觅音被白缚掳走,璟麟近乎疯狂,多次冲动杀红了眼差点乱了心智,也是因为心忧觅音。

在与苍玄阁主亦尘合力击败靳焱之后,璟麟与众人撤离了解开封印的虚浊峰,而觅音也已被后来赶到的玄玥所救。

回到上陵城之后,觅音一直昏迷,璟麟直接将其带回自己的宫中,召太医院院首为觅音医治,而自己亦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

嘉阳暮天到璟麟宫中时,看到如此这般景象,心中便也知晓了大概。

而璟麟也没有隐瞒之意,觅音尚未醒来,他就直接跪在了嘉阳暮天面前。

“父皇,儿臣心仪觅音,求父皇赐婚,让觅音嫁与儿臣为储妃。”说罢,他深深伏地埋头,因为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皇上能够恩准觅音成为他的储妃,毕竟觅音的出身确实会遭人诟病。

嘉阳暮天双手背后,看着璟麟却半天没有说话。

璟麟由此更加紧张,果真,他的婚姻还是无法由自己支配吗?

“父皇,儿臣早已爱上觅音,而觅音对儿臣亦是有情有义,多次舍命救了儿臣,儿臣不想辜负她,更不想放弃她。”

“璟麟,你确定,觅音舍命救你不是因为君臣之谊而是因为爱慕之心?”

“这……儿臣……”

“你啊,都不能确定,就这般心急的求朕指婚,好,若觅音醒来,你确定她对你亦如你对她之心,那朕就答应你,为你们赐婚!”

“父皇,您说真的吗?您答应了?您不介意……”

“璟麟,父皇当年便是因为所谓的家世门第而与自己心爱的女子错过了一生,如今你既有深爱之人,我又怎会多加阻挠,再造成一个悲剧在我心爱的儿子身上?”

“儿臣谢父皇!”璟麟大喜,他没有想到皇上竟然如此轻松的便答应了。

“好了好了,你在虚浊峰上也受了伤,要当心自己的身子,不要一直跪在地上了。”嘉阳暮天拉璟麟起身,看着儿子脸上无法掩饰的欣喜,他自己心中也十分欣慰。

其实嘉阳暮天答应儿子为他和觅音赐婚,除了不想让自己年轻时的悲剧重演,还有另外一重考虑:如今熙昭繁荣稳定,璟麟并不需要娶一个有强大母家的女子为储妃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反之若外戚过于强大,对于璟麟未来掌权治国,反而是个潜在的威胁,不若让他娶一个家族没有过多权势的文臣之女,任何时候,她唯一的依靠只能是自己的夫君、未来的皇上,而这个人选最好的自然就是璟麟的心仪之人,觅音。

几日后,觅音终于醒了过来,而她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竟然就是眼中愁云渐渐散去的太子,璟麟。

“殿下……”

“觅音,你终于醒了。”

又过了三日,觅音在太子和太医的精心照顾下,精力和体力渐渐恢复,这日傍晚,太子亲自喂她喝下汤药后,叫旁边的宫人全部退了出去。

“觅音,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殿下但说无妨。”

“嫁给我,可好?”

“殿下,我……”觅音闻言大惊,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身子,试图拉开与太子的距离。

而璟麟却抓住她的手继续认真的说道:“觅音,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也知道你的顾虑,可是回看当初玄韶和慕云沫因身份而屡屡错过,再回看我父皇年轻时跟我哥哥生母因身份而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这世上悲剧已经太多了,我们又何必再添一桩?”

“觅音,嫁我为妻,可好?”

他说的,不是嫁给他成为储妃,而是妻子……她从小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妾室而遭受了太多的白眼与苦难,而如今璟麟便要许她正妻之位,原来他都知道,知道她心中的痛,以及最重视的东西。

“殿下……”

璟麟紧紧的抓着觅音的手神情坚定,而他的心中却是十分不安。

终于,觅音心中的包袱随着璟麟低沉而真诚的声音缓缓卸下。

这世间,最难得也最美好的事情便是,我努力凝望你的身影,而你也正好在回首寻我,两个人共同向彼此靠近,直至相拥。

“我愿意。”

本书来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